观察者网

安德鲁·马朗茨:特朗普是新闻发布厅里最大的搅局者

白宫新闻发布厅里发生了什么(下)

2017-06-21 08:17:07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本文为《白宫新闻发布厅里发生了什么》的最后一部分,阅读前文请点击链接)

特朗普与特鲁多的联合新闻发布会

美国总统与来访的外国元首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通常被安排在白宫东房(East Room)进行,这个房间非常像法国凡尔赛宫的舞厅。记者们被工作人员引导离开新闻发布厅,进入一条铺设着白色大理石地面的走廊,两边的墙上挂着最近几届总统和第一夫人的画像。“啊,快看,温特利希,这不是希拉里吗?”霍弗特站在希拉里·克林顿的画像前激动地叫起来。去年竞选期间,Gateway Pundit对希拉里的报道大多会取这样的标题:《著名牙医表示——希拉里·克林顿正受到牙龈炎和免疫系统失调的严重困扰》、《突发——顶级医学专家认为希拉里·克林顿已经患上帕金森综合症》。霍弗特和温特利希在希拉里的画像前再次摆出了OK手势,拍了一张照片。

与新闻发布厅的座位规矩不同,白宫给记者们重新安排了在东房的座位。在每一把金色椅子的坐垫上,都有一张写着媒体名称的白纸:《泰晤士报》在基督广播网旁边,而美联社则紧挨着布赖特巴特新闻网。霍弗特和温特利希无论怎样也找不到给Gateway Pundit安排的座位,于是他们与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和俄罗斯电视台(RT)的记者坐在了一起。“人们都说我们网站是普京的拉线木偶,那我们索性就坐在俄罗斯同行旁边吧”,霍弗特笑着说。

第一排都留给了各大电视机构,其中有NBC新闻台的克里斯滕·维尔克(Kristen Welker),另外还有5位膀大腰圆的男摄影记者。他们没有座位,都站在一个木制的长条踏板上,每个人之间都有一定间隔,他们正细心地为即将开始的现场直播做着准备。随着总统的到来,房间安静下来,出镜的记者们都对着各自的摄像机镜头,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成了难以打扰他们的背景。一开始只有一两个人发出声音,随后几个电视记者同时展开了报道,就像一个交响乐团在正式演奏前的调音:

“……特朗普总统今天将很难躲开这些问题……”

“……特朗普总统还会对他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抱有信心吗……”

“……很显然,特朗普总统已经与俄罗斯大使通了气……”

“……弗林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按照例行的规矩,两国联合新闻发布会大多采用“2+2”模式:来访的外国元首点两名外国记者提问,美国总统则点两名常驻白宫记者提问。前几届美国总统通常会点到《泰晤士报》、美联社和路透社之类的媒体。而在特朗普总统仅有的两次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一共四个提问机会,他把一个机会给了路透社,另外三个则给了默多克媒体集团旗下的三家右翼媒体:福克斯新闻网、福克斯商业报道和《纽约邮报》。“看看今天他会叫谁吧”,一位记者自言自语,“说不定会叫到National Enquirer,管他呢,只要问到弗林就行”。

美国《纽约客》杂志网站文章:特朗普是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的搅局者吗?

特朗普总统和特鲁多总理先各自做了礼节性的简短发言,随后特朗普把第一个提问机会给了来自辛克莱广播集团(Sinclair Broadcast Group)的斯科特·图曼(Scott Thuman),辛克莱广播集团旗下有多家电视台,影响力覆盖全美。据POLITICO报道,在去年竞选期间,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就曾与辛克莱广播集团达成协议:辛克莱广播集团旗下媒体可以更便利地采访特朗普,而做为回报,辛克莱广播集团同意播出所有总统候选人辩论的原始视频,其中不掺入任何解说或评论内容(后来辛克莱广播集团否认了这一协议的存在)。果不其然,斯科特·图曼居然问了一个关于特朗普与特鲁多之间私人关系的问题,他甚至还扯到两人在“哲学问题”上有颇多观点相左。

特朗普把第二个提问机会给了保守派媒体Daily Caller的24岁记者凯特兰·柯林斯(Kaitlan Collins)。由于这是常驻白宫记者们提问弗林问题的最后一个机会了,很多人伸长脖子直勾勾盯着这位柯林斯大记者,对她寄予了最后的希望,“特朗普总统”,柯林斯开始发问了,“您已经就任总统一个多月,您每天都收到情报机构的很多简报,那么您认为对我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呢?”

听到这个问题,很多记者在现场已经难以掩饰内心的愤怒,而在推特上,这种情绪更是发泄得颇为直接。发布会结束后,雅虎新闻网记者亨特·沃克尔(Hunter Walker)发推特说:“听到在场记者们抱怨没人提弗林问题,我只想说——我真为美国媒体人感到耻辱”。随后沃克尔和柯林斯在推特上发生了口角。就在当天,Daily Caller的另一位记者、柯林斯的同事编辑了沃克尔等记者的网上言论,以《这七位气急败坏的记者应被赶出美国》为标题发在了网上。

就在柯林斯离开东房前,美联社记者朱丽·佩斯(Julie Pace)走到她跟前说:“是不是有人告诉过你问什么问题?”

后来柯林斯跟我谈过这件事。“我觉得他们对我很有敌意,的确有领导跟我说过去白宫可能要问问题,不过并没有告诉我该问什么问题”,柯林斯指出,奥巴马在2009年的第一场记者会上曾被一个《时代》周刊记者问道:“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面有什么让你大吃一惊的细节吗?或者有什么特别让你喜欢的地方吗?”

“我对当时提问的内容并不后悔”,柯林斯对我说,“两年后,人们不会再想起弗林是谁,但他们会记住历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比如我们是否与朝鲜开战,这也是我提出国家安全问题的原因”。

回到Hay-Adams酒店后,霍弗特跟Gateway Pundit的一个专栏作者通了电话,用的还是免提,而温特利希则趴在床上盯着笔记本电脑——他正在用谷歌搜自己的名字,看有什么关于自己的最新报道。由于左翼非营利机构Media Matters当天已经把长篇博文《一个以搅局为使命的记者正在白宫向外界发出报道》放在了网上,温特利希有了点小名气。甚至《泰晤士报》也以《白宫向亲特朗普博客媒体签发媒体执业资格证》为题做了报道。当晚,温特利希发起了反击——《反特朗普的纽约时报向Gateway Pundit发动了媒体攻势》。

打完电话,霍弗特拉着温特利希乘电梯来到一楼的Off the Record酒吧,在那里霍弗特遇到了老朋友山姆·南伯格(Sam Nunberg),这位老兄曾做过特朗普的顾问,现在是一名律师,他整天都泡在酒吧里,跟一些专门跑华盛顿政治新闻的记者喝酒。“还记得我吗?”霍弗特说。“噢,当然,你是亲特朗普阵营的,从政治立场光谱上来说,介于布赖特巴特和Drudge两家之间对吧?”南伯格回应道。“哦,少来啦,你这家伙可真会说话”。

霍弗特点了一杯柠檬汁,开始接一个电话,打来电话的叫朱莉亚·哈恩(Julia Hahn),她原来在布赖特巴特新闻网曾与史蒂芬·班农一起共事,现在则随班农一起在白宫谋了个职位。“可要记得代我向史蒂芬问好啊!”说着霍弗特挂断了电话,他转向我说:“这女人在白宫工作,说什么是我的粉丝,哈哈哈”。

当天傍晚,弗林辞去了国家安全顾问的职务,各大媒体的头条给予了集中报道,不过霍弗特和温特利希都没有关注这件事,霍弗特搭乘晚间航班飞回了圣路易斯,而温特利希则与改革派博主陷在社交媒体的口水战里。霍弗特动身前往机场前,我对他说在本文发表前,《纽约客》杂志的事实查证部门会跟他联系。“噢,真的吗,其实我们Gateway Pundit也有这个部门,而且规模非常庞大,雇佣的都是全职员工”,霍弗特说着不知什么原因大笑起来,他笑得太卖力,手里那杯柠檬汁差点洒出来。

斯派塞的新闻发布会

就在柯林斯与沃克尔在推特上发生口角的第二天,他们居然坐在白宫新闻发布厅的最后一排,亲密地聊起天来。美国城市广播网驻白宫特派记者爱普罗·莱恩(April Ryan)来晚了,人们站起来,好让她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就在当天例行记者会开始前几分钟,19岁的矮个子男孩凯勒·马扎(Kyle Mazza)跑进了发布厅,在前排附近的走道占了一个好位置。马扎是新媒体时代的罗格尔布·高义尔,是“自由人”群体的新生力量。他是UNF(Universal News Forever)新闻网唯一的记者,不过这家媒体目前还没有申请到广播频率或电视频道。

CNN的吉姆·阿科斯塔(Jim Acosta)站在讲台附近,开始对着镜头报道:“我认为这次新闻发布会不会有什么新意——‘总统都知道什么?’或者‘总统是什么时候获悉这一情况的?’——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也就喜欢回答这种问题”。阿科斯塔的这番话虽然是通过镜头对着CNN观众说的,但他似乎也在有意对发布厅里的每个人说,而且大家都听见了。

阿科斯塔回到自己在第一排的座位上,突然大声喊道:“让辛克莱广播集团(Sinclair Broadcast Group)和Daily Caller的人坐到前面来吧!大家同不同意?反正发言人喜欢他们提问,他们坐到前面不是更方便吗?”Daily Caller的柯林斯尽量向前看去,似乎在有意避免与别人发生目光接触。这时我注意到,一位广播电台记者坐在位子上正对着自己的微型麦克风小声做着现场报道:“这间发布厅已经充满了怒火”。

这时门打开了,斯派塞缓步走到讲台前。除了相机的快门声,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情人节快乐”,斯派塞说,“这件发布厅里真是充满了爱意,哈哈,真的,连我都能感觉到”。

斯派塞把第一个提问机会给了美国广播公司(ABC)的乔纳森·卡尔(Jonathan Karl),他问道:“斯派塞先生,你现在是否还坚持认为特朗普团队内部在选举前真的没人与俄罗斯人有过接触呢?”

“关于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目前还没有什么最新消息足以改变我的看法”,斯派塞说。他接着强调,记者应该将报道的重点集中在信息泄露的源头,而不是泄漏的内容。随后,一位路透社记者问了一个关于俄罗斯的尖锐问题,斯派塞生硬地应付了一句,然后就进入了Skype提问环节。

第二天,特朗普与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再次举行联合记者招待会,特朗普把两个提问机会给了基督广播网和Townhall。在从东房回新闻发布厅的路上,三个摄影师从侧门走到外面吸烟。“你们猜谁会得到下一个提问机会?烹饪或者汽车评论媒体很有希望吧?”其中一个摄影师打趣道。“我看至少人家以色列记者还敢提出真正的问题,以色列的确是个民主国家,美国已经完了”,另一个人接过话茬。

在新闻发布厅里,讲台已经被天鹅绒缎带围了起来,一张警告标志写着——“请勿在讲台附近拍照”。显然白宫方面已经注意到霍弗特和温特利希拍的那张照片了。我把那张警告标志拍下来发给了温特利希和霍弗特。“哈哈哈哈哈哈”,温特利希给我发了这六个字。而霍弗特则回复道:“你这张照片不是P的吧?”

特朗普是最大的搅局者

温特利希在华盛顿找了房子,然后就乘大巴回纽约去了。我在华盛顿的日程还剩一天,于是我参加了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那天上午11点,我走进白宫新闻发布厅的时候,气氛显然已经处于一种骚动状态。

“总统刚刚表示,要亲自主持新闻发布会。”

“他亲自来主持?什么时候?”

“一个小时以后,我猜,他刚刚这么说的。”

“难道他不知道‘主持新闻发布会’意味着要回答各种问题吗?”

记者们排队堵在白宫东房门外,19岁的凯勒·马扎也拿着从自动售货机买的两罐金枪鱼罐头跑了过来。由于这场新闻发布会是临时安排的,没有任何通知,所以东房的座位也没有事先安排,大家就随便坐了。凯勒·马扎第一个跑过去,抢在第一排坐了下来。

自担任总统以来,特朗普从来没有一个人主持过新闻发布会。他曾用“2+2模式”接受过提问,但从未在众多常驻白宫记者们面前接受过持续的问题轰炸。“他会回答我们的问题吗?还是只把我们当讲话背景或道具那样利用?”一位坐在我旁边的记者对这一安排有些质疑。“他必须回答问题,他不得不回答,如果他敢小看我们……”,这时特朗普走了进来。他先做了引导性发言,然后说:“请大家准备好问题,下面我们进入提问环节了。”

记者们长舒一口气,开始低头看他们的采访记录本。“大家不会没问题问我吧?当然,这也不是不可能”,特朗普说道。显然,他是在开玩笑,但当时没有一个人笑出来。

仅仅过了几分钟,人们就意识到这一次特朗普并不想与到场的媒体人为敌。“在这个美好的上午,我要亲自主持这场新闻发布会,通过在场诸位记者的工作,直接向美国人民发声,因为此前这个国家的媒体并未真实传达我的声音,所以今天能有这个机会,我感到非常荣幸”,特朗普说道。虽然只有简短的几句话,但第一句他就说错了——那明明是个美好的下午。随后他回答了几个问题,内容都涉及与俄罗斯的关系,但他都给予了否定和驳斥:“‘通俄’这件事是捏造的,我本人与俄罗斯没有任何关系,我已经有好多年没与俄国人通过电话了,不是我不想跟他们交谈,实在是在那个国家我真得没有什么熟人。当然,我跟普京总统通过两次电话。”

我注意到,记者在提问题时,特朗普会在第一时间对记者的表现给予评价(“这个问题可不简单,不过似乎你不怀好意啊”、“你的提问相当专业,真是个不错的问题”),有时他也会“离间”两位记者(“我是不是该再给这位记者一个机会?你觉得呢,彼得?”),当然他也表现出充满支配欲的一面(“你应该站起来提问”、“好,你坐下吧”、“说出你的问题”、“好了,不要再说了,闭上嘴吧”)。在场的诸位记者除了将各种情绪发泄在推特上,似乎别无办法,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坐在那里,接受特朗普的命令和羞辱。也许值得欣慰的一个细节是特朗普与美国城市广播网驻白宫特派记者爱普罗·莱恩(April Ryan)之间长达3分钟的对话。在这一过程中,特朗普两次把美国城市比作黑人的地狱,他甚至问黑人记者莱恩国会里的非洲裔议员是否是“你的朋友”。

在新闻发布会即将结束的时候,大厅里有些乱,马扎突然站起来问了一个关于特朗普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的问题:“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为这个国家做了很多,总统先生能告诉我们第一夫人为美国做了哪些事情吗?”

“啊,这才是真正的好问题”,特朗普用手指着马扎问:“你来自哪家媒体啊?”

“UNF新闻”,马扎说。

“好,以后我看电视时会关注你们的节目”,特朗普说。

我在现场给温特利希发了条短信,问他是否在看新闻发布会的现场直播。“真是个不错的机会,可惜我不在!”温特利希回复道。

是的,这是个反击主流媒体的绝佳机会,而且是在美国总统的见证下,在全美国最高层级的平台上,而温特利希和霍弗特竟然错过了。不过,即使那天温特利希在场,他那些搅局的常用技巧也是多余的。毕竟,掌控新闻发布会全场节奏的这个男人同时也是世界上最有天赋的搅局者——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全文完,观察者网马力译自3月20日《纽约客》杂志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安德鲁·马朗茨

安德鲁·马朗茨

美国《纽约客》杂志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