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包道格:中美应围绕“一带一路”展开密切合作

2017-11-24 08:08:29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副院长道格拉斯·帕尔(包道格)日前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表示,在“温暖的”的中美元首北京会晤后,中美可以共同创造环境,创造更多积极机会,推动未来中美关系继续前进。

包道格曾于1986年到1993年间相继在里根政府和老布什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先后担任亚太事务主任、资深主任兼总统特别助理。

包道格(图/参考消息)

可对亚太未来有更宏大设想

《参考消息》:您如何评价特朗普的亚太之行?您认为中美元首北京会晤取得了怎样的成果?

包道格: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亚太地区的安全和经济关系颇有兴趣,他此行更加注重双边议题。所访国家的东道主皆对他报以热情的款待,尤其是中美两国元首此次会晤更是深化了他们始于今年4月海湖庄园的“温暖的”个人关系。

美方应该着眼更大格局的中美关系,这样我们就能充分利用当前的现实优势: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领导集体更高效,经济管理能力更强,中国经济运转良好。正因为有强有力的中国领导人,我们可以共同对亚太未来展开更宏大的设想。

《参考消息》:中方欢迎美方参与“一带一路”框架内合作。基础设施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一个重要领域。特朗普政府提出1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投资计划。您认为中美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可以怎样合作?

包道格:我认为中方邀请美国参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是明智之举。中国也需要合作伙伴。同时,对中国的合作伙伴来说,单一的基础设施投资来源也是不健康的,因为每个经济体都希望得到深入全面的发展。对于美国及合作伙伴而言,需要与中国合作,这样能在基础设施要素上获取最优化的资源配置。

另外,中美双方应该围绕“一带一路”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展开密切合作。美国很有必要与中国展开合作,并确保双方在东南亚和南亚地区有协调的基础设施发展计划。

《参考消息》:中美还在哪些领域有合作潜力?

包道格:在安全合作领域,美中两国有共同目标,即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双方虽然从不同立场出发,但能寻求一种方式来协调双方在朝鲜半岛的行动结果。到目前为止,中美之间保持着不错的合作,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除此之外,中国南海也是热门议题。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中国、越南的渔民都在这里作业,鱼是这些渔民赖以生存的收入来源。我们要科学地了解(中国南海)究竟有何种资源,这些资源面临何种威胁,如何实现可持续开发和保护。在渔业领域,我们可以展开相当务实的合作。

中国领导人展现远见卓识

《参考消息》:美国政府对华政策在特朗普任内有何变化?能否描述您眼中的中美关系未来发展图景?

包道格:现阶段,特朗普政府仍然缺乏对华政策、对亚洲政策有影响力的幕僚,缺乏一个具有外交或者亚洲背景的人。(政府中)影响力颇大的三位前将军(凯利、麦克马斯特、马蒂斯)的经验还局限于中东,并没有太多亚洲背景。

2017年2月20日,美国佛州,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现役军人、美国陆军能力集成中心主管麦克马斯特为新任国家安全顾问。(图/东方IC)

如果我来规划(建议)中美关系发展,双方需要把眼光放长远,设定长期目标,比如双方如何共同管控朝鲜半岛紧张局势,保持好两军互信机制等等。

对美国来说,美国希望既保持自身利益,又能维护与盟友的关系,以及盟友在区域内的经济利益。中国同样希望维持自身稳定、保持经济利益。通过合作,我们可以找到一个满足双方诉求的途径。这需要战略思维和具有远见卓识的领导力。在这点上,中国的领导人展现了这种领导力。

美国在全球领导力上错失良机,令人遗憾。今天的中国,正处于一个过渡转换期,从专注国内事务到更加开放。中美现在都在经历过渡期。我们可以创造环境,增加积极因素,减少消极因素。未来我们能够在合作道路上继续前行。

《参考消息》:中美会否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包道格:不可否认,美国战略界对中国存在一些疑虑。这更需要中美双方努力凝聚更多共识,管控分歧,减少彼此疑虑。

中共十九大后,中国在处理一些重大问题时,更有自信,包括面对世界渔业、疾病、基础设施等各类全球性议题。中美可以不断通过(合作)实践来减少互疑,我们应该同中国一起看看我们还可以在哪里共同努力,实现这些目标,从而进一步消除彼此的疑虑。因此,我认为,对美国来说,以更合作的方式重新制定政策,而不是抱有竞争思维,才是有好处的。

美应以更开放姿态拥抱中国

《参考消息》:在贸易、台湾等敏感议题中,您认为哪一个可能对中美关系的发展构成最大伤害?

包道格:美国存在全球贸易逆差,双边贸易逆差是其中一部分,因为我们的支出超过储蓄。只要我们维持这种状态,贸易逆差就不会消失。如果撇开贸易,假设特朗普在减税、基础设施支出等内政方面卓有成效,经济将会增长,美元将会升值,那么无论我们的双边贸易状况如何,贸易逆差都会增加。政府对这一点存在误解。

美国政府考虑对中国产品采取关税和配额措施,我不认为这是正确方式。这与里根政府1982年采取的政策非常相似。希望我们不要重蹈覆辙,因为当时的效果适得其反。

美国对台政策方面,我认为特朗普政府会坚定遵循美国主流对台政策,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特朗普政府对台政策会保持连贯性,不会有太多变化。

《参考消息》:一些中国企业投资美国时受到美方相关机构的调查。美国是否应该以更开放姿态拥抱中国企业和投资?

包道格:尽管我们是资本主义经济,但并非没有任何限制。所以,一旦中国企业获得补贴或者特殊市场优待,我们就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参与(竞争)。但我认为,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CFIUS)应当只关注涉及国家安全的议题。类似竞争政策、反补贴行为等议题应归入单独门类。

(参考消息网11月23日报道,文/柳丝 韩梁 胡若愚)

包道格

包道格

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