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南方人物周刊》09年报道:王立军点名要摆上《南方周末》等高档读物

2012-12-18 21:51:50

《南都周刊》、《南方周末》等媒体最近报道王立军风生水起,观察者网特地转载《南方人物周刊》09年的一篇报道《打黑风暴中的王立军》以飨读者。

以下为报道全文:

“内除积弊,外消积怨。”这是王立军打黑除恶行动的目标,而一场针对警察队伍自身的整顿2008年就已经开始

8月16日,重庆市各媒体接到通知去市公安局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必须有一名副主任级以上人员参加,当晚不少参会人员忙到次日凌晨。第二天,重庆市各媒体均以重要版面刊登了67名犯罪嫌疑人的照片、姓名及涉嫌的罪名。

自今年6月份,重庆市公安局正式宣布对黑恶势力、黑恶犯罪“发起新一轮凌厉攻势”,对近年来掌握的黑恶团伙实施“毁灭性的打击”以来,重庆市公安部门已经打掉了14个犯罪团伙,除已抓捕上千人外,还全球追捕469人。

在打击黑恶势力的同时,被坊间称为“文二哥”的原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文强涉嫌违纪被纪委“双规”,他在此位置盘踞16年,在当地口碑不佳。据本刊记者多方核实,重庆市公安及法院系统亦有一批人己被限制行动或接受调查。

重庆市人民政府网站近日也发布消息,重庆市下半年将面向社会公开考试录用公务员1188名,其中人民警察达768名,超过总招录人数的64%。

这股打黑风暴引起了重庆自直辖市设立以来的最大官场震动,目前,打黑除恶风暴何时结束尚难知晓,但这场风暴的中心则是重庆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王立军。

犯罪嫌疑人岳村被抓捕归案

犯罪嫌疑人岳村被抓捕归案

王立军是谁?

知情人透露,“两声枪响”让部署在国庆节后开展的重庆打黑活动提前启动。

一声枪响发生在今年3月19日19时42分,重庆市高新区石桥铺的某驻渝部队营房一名哨兵遭一蒙面歹徒枪击身亡。该案至今未破。

另一声枪响发生在今年6月3日凌晨,重庆江北区爱丁堡小区门前发生持枪杀人案,重庆男子李明航在回家途中被枪击致死。案发后,王立军亲自去勘验现场,“凶手和受害人的距离判断非常重要,通过勘验得知,受害人距凶手只有3米的距离,被击倒前,受害人还伸出一只手,可能是打招呼,所以实际距离可能只剩2米。”一位参加7月31日由重庆市公安局主办的“金融、企业界的代表与市公安局领导座谈会”的与会者转述了王立军的讲话。

爱丁堡小区枪击告破后,6月15日,重庆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案件情况并宣布启动打黑除恶行动,王立军开始了执掌重庆警界以来最大规模的行动。

王立军1959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工商管理硕士。历任铁市公安局副局长;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党组副书记,党组书记;铁岭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锦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2004年11月任锦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长。

这段工作经历奠定了王立军“打黑英雄”的形象,网民甚至称之为“王青天”。一次接受电视台采访时,他提到自己身上有20多处大小伤,最严重的一次昏迷了10多天,曾有人出500万买他的人头。

去年6月25日,王立军被正式任命为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他是2008年重庆引进的9名担任副厅以上领导职务的干部之一,薄熙来执政重庆后加强了重点岗位干部的交流任职工作。

犯罪嫌疑人陈坤志在逮捕证上签字

犯罪嫌疑人陈坤志在逮捕证上签字

2009年3月26日下午,重庆发布公告,任命王立军为重庆市公安局局长,中共重庆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光磊不再兼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这也正符合直辖市政法委书记不兼任公安局长的惯例,北京、上海等地近年已有类似举措。

6月25日,打黑除恶行动正式宣布启动10天后,国务院、中央军委任命王立军兼任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第一书记。这一职位任命被外界认为是他全面接管重庆警界的开始,当时正处于打黑除恶斗争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关键时期。

在上述座谈会召开前,重庆官员被“双规”、老板逃跑的传言满天飞,王立军向座谈代表解释打黑政策,“尽量减少损失,保证企业不垮,企业账号冻结的,有正常的业务可申请临时解封,解封后再冻结。”

王立军还讲到抓捕犯罪嫌疑人马当的情况,他对马当的儿子讲,“抓你们爸那天,我们守在外面守到了3点钟,尽量不打扰其他人。”行动前,王立军还给参与行动的干警讲了美国同行的故事,“一个歹徒劫持了一个小孩,警察没有办法最后开枪将歹徒击毙,为了怕小孩心中有阴影,警察马上对小孩说,刚才是搞演习,是假的。”

重庆市公安局一位干警称,王立军在局里讲话从来不拿讲话稿,“不讲空话、套话,话的信息含量很大,而且有学术成分,有许多新名词。”

“内除积弊,外消积怨。”这是王立军打黑除恶行动的目标,而一场针对警察队伍自身的整顿去年就已经开始。

接下页

 
    业务就是政治

 

在重庆市一位老警察看来,长期以来,“当地部分警察长期作风不正习惯了,没人监督,没人管理。”

当地百姓亦对警风不正深恶痛绝。一位重庆市某事业单位的干部向本刊记者讲述了他所知道的某派出所的故事,到了年底,派出所为了提高破案率,故意让一些小混混去农贸市场上扒窃进城卖菜农民, 然后马上破案。“为什么去农贸市场呢?因为那里都是没权没势的菜农,农村来的,不会有大问题。后来,这家派出所搬家还是叫这些小混混帮忙搬的。”

王立军到任后,他提出要把这支队伍打造成“专业化、职业化”的队伍,“警察就得像警察”。

“过去,警察作为国家机器,讲的是政治性、革命性,政治上靠得住最重要。而王局提出业务体现政治,没有业务水平,政治觉悟再高也没用。”王将坐办公室的民警推向“前锋”,到一线巡逻,过去许多协警做的工作现在必须由警察来做。

责任观念也是他始终强调的,“任何一件事,出了事就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不能像以前一样,就教育教育、批评批评了事。”重庆市公安局一位干警说。在公安局里,有许多因为小事被免职或被处罚的案例。据传言,有一次王立军在开县检查工作,发现某值班警察竟然酒气熏天,王一把扯下他的警章来并骂道:你这个XXX,把派出所当你家了。

重庆下属某县一位民警将枪忘在厕所里,市局机关马上派人去查,很快发现枪支被一名保安拾得,没有扩散,按过去的做法,这样的情况最多批评教育。而这次,该县公安局局长、副局长均被免职,市局分管枪支工作的也免了一个副处级干部。

王立军还对某些基层单位进行集体诫勉谈话,这一举措过去很少。

重庆律师周立太前几个月到重庆下属某县办案子,见到派出所的民警私下骂王立军,因为王立军来了他们不敢酒后上班。但发现不少警察被免职或“双规”、王立军是“动真格的”后,现在不敢有怨言了。

在管理上,王立军采用新的思维。“以前在公安局听都没听说过的词,比如集约化、项目化、流程化、标准化等等。”王立军的打黑行动也是如此,打掉了14个团伙,成立了15个专案组,从市局及各区县调配,选拔负责人,限时破案。

王立军来了以后,还专门整治虚假数字。一位重庆市政府特邀监察员去年参加了公安局的一次专家座谈会,提到“为了提高破案率,刑事案件故意不立案”的情况比较普遍,重庆市公安局开始清查2007年和2008年两年应立案而没立的积案,“结果本来是8万起案件,一查之后翻一倍,达16万起,过去50%多的破案率一下降为了28%。”这一直面问题、自我加压的工作作风受到与会专家的一致肯定。

在打黑斗争中,公安局给每户发“致重庆市民的一封信”,并附一个打印好回信地址、印有“绝密”字样的信封以及足够的邮票,“举报人只要填写名字和基本事实就可以。”同时,加大宣传,连公交站台也设置了大幅通告鼓励群众举报。

此举取得奇效,在这次打黑行动中,截止8月15日,群众向公安机关提供线索9000多条,其中80%都是实名举报。

犯罪嫌疑人王天伦被抓捕归案.

犯罪嫌疑人王天伦被抓捕归案

重庆公安局成立于1949年11月,刘邓大军南下,“就地卧倒”,成了公安局第一批成员。重庆公安局一位民警介绍,“占地300多亩的公安局大院硬件设施超过任何一个省厅级,甚至比公安部的还好。”

现在,这个大院正在进行装修,王立军要求建成文化公园,“140多米的长廊,今后沿途都是咖啡吧、书吧,民警可以到这里休息,免费喝咖啡,王立军亲自点名要摆上《南方周末》等高档读物。”

政法系统地震

王立军的前任,重庆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叫文强,在重庆,文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

官方简历显示,文强1955年12月生,重庆巴南区人。他曾就读四川省公安学校,从巴县(现改为巴南区)公安局的普通侦查员做起,官至巴县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副局长,后任巴县县委副书记。

文强在十几年的公安系统工作中,一直分管刑侦,并因张君案而扬名。2003年,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因为公安系统用人的惯例是局长很少从本地副局长中产生,如果不调离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已经到顶了”。

在当地官场,文强的口碑不佳。一位房地产老板对本刊记者讲,他亲口听到当地一高档夜总会老板向他显摆自己与文强的不一般关系。而在坊间的传言中,文强可以和重庆早年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头目坐在地摊上一起吃麻辣面。

文强自去年8月调离公安局后,关于他被“双规”的传言一直不断,每次出现传言后,他又在公众媒体中出现,传言便不攻自破。而他被“双规”当天上午,有一位朋友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听说他被“双规”,他回答说:“我也听说我被‘双规’了。”

重庆市近年来打黑行动一直不断,然而屡打不绝。这次打黑行动则与以往完全不一样,据一位知情人转述专案组成员的话说,“过去不管办什么案子,说情的人一大堆,而这次没有一个说情的。”

文强被“双规”的同时,本刊记者获知,重庆公安系统有一大批区县公安分局的局长或副局长被控制。北碚区公安分局是个典型,北碚区是重庆较偏的一个区,修通高速公路后才与市区联系紧密。该区原局长谢德玖在调到重庆公安局公交分局、副局长王小恒在调任到渝北区后相继被控制,副局长赵新生亦被控制接受调查。

坊间传言,北碚区公安分局被彻查与6月26日发生在北碚的一桩刑事案件有关,因赌债纠纷,一位北碚的“黑帮老大”白天在闹市被当街杀死。随后死者的出殡车队有100多辆车。此时,重庆全面打黑行动启动不到半月,此前一天,王立军刚获任武警重庆市总队第一政委、第一书记。

在打黑行动启动的次日,重庆法院系统也发生“强烈地震”,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弢、原执行局局长乌小青等人涉嫌严重违纪被正式公开宣布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张弢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5月14日,就继续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建设“平安重庆”对媒体发表讲话。

张弢生于1963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1997年7月,张参加“博士生服务团”赴重庆市挂职,属于重庆引进的第一批博士服务团成员。2002年7月,张弢任重庆市高级法院副院长。与其他被控制官员不一样,张弢仅46岁,且文化水平高。

外界普遍传言张弢被双规与一桩土地拍卖案相关,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曾专门调查此案,并在今年4月19日的新闻调查栏目以《土地拍卖悬案》为题播出。3年前,重庆发生了一起数额几千万的土地拍卖案,但在此之后,重庆多个部门的多次调查,认为此案涉嫌恶意串通、商业贿赂,甚至非法拘禁,但是3年多过去了,这起案件仍然悬而未决。

据知情人透露,重庆市高院、一中院及五中院等均有不少法官被控制调查。同时,与案件相牵连的数名律师也被控制。

一位重庆市公安局的干警觉得打击黑帮集团的关键是打击其背后的“保护伞”,“打黑比破案容易,人都是公开了,横霸一方,只不过是过去不敢抓。没有保护伞,抓了就可以了,人就在那里。”

另一类黑恶势力

在传统眼光中,黑社会性质犯罪即打打杀杀,争地盘收保护费等等。

在当地可以听闻许多此类故事,如建筑材料沙石,市场价60元/吨,一些黑帮垄断这一行业,将价钱提为65元/吨。还比如,重庆人早晨喜欢吃的麻辣小面,餐馆老板不在指定地点进货可能会遭暴打。

在重庆市政法委列举的黑恶势力犯罪的特点中提到,“一些黑恶势力相互火并争场子,强行收取保护费,导致命案频发……不少犯罪集团已经集‘黄、赌、毒、枪’于一体,疯狂从事杀人、伤害、绑架、贩毒等严重刑事犯罪活动。”

2008年11月14日,重庆市云阳县召开公判大会,对21名犯罪分子依法进行惩处

2008年11月14日,重庆市云阳县召开公判大会,对21名犯罪分子依法进行惩处

重庆地处两江交汇的小盆地,码头文化浓厚。北京时事评论员蒋兆勇分析说,这些官员以同乡关系为纽带,“在官场形成了一个战线,在关键部门的位置上有他们的人,最易与黑社会性质组织勾结。”

重庆律师周立太分析说,黑社会性质组织有四大特征,一是行业垄断,二是开赌场,三是开娱乐城,四是放高利贷。

而在重庆市一位房地产老板看来,“那些都是传统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好比是树叶上的虫子,喷点药就可以消灭掉,而真正的黑社会是藏在树的根部,运用法律漏洞,进行高科技犯罪、金融犯罪。”

从目前警方公布的67名犯罪嫌疑人的涉嫌罪名看,没有涉及金融领域的罪名。

重庆市一位地产老板透露,“一些黑恶势力通过与银行、法院的特殊关系,对一些商业集团进行精准打击。如,一些信托公司、担保公司与银行勾结,精准盯住某家资金链可能出现紧张的企业,然后主动提供高利贷,再趁机吃掉这家企业。有一家房地产企业做一个3亿元的信托产品,支付了1亿3千万的利息。一家类似遭遇的企业老板,甚至带了桶汽油跑到某银行负责人的办公室。还有一些黑帮通过勾结法院、估价公司和拍卖行,暗中抬高价格或控制卖价,从中牟取巨额财富。”

在上述《土地拍卖悬案》的节目中,央视记者采访了当事人谈及土地拍卖过程中的“秘密”,20多个人在拍卖现场的走廊里,不听话的人就被拖走,以阻止竞争对手竞拍。一位重庆房地产老板告诉本刊记者,在拍卖现场有几种手段阻止拍卖,“一是直接告诉竞拍者,敢举牌,出门就打断你的腿。”另一种是根据标的物价格给予一定的金钱补偿,让对方自动放弃。

陈坤志是参与该桩土地拍卖的关键人物之一。央视的这期节目还采访了陈,陈对央视记者说,“我的人身安全有威胁,总有人说要抓我去坐牢。”而今一语成谶。

陈坤志早年曾是重庆江北区石门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屡次违纪被处分。后离开警队。知情人透露,陈的发迹得益于处置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他几乎是一夜之间暴富”。2005年,东方资产管理公司重庆办事处将金额21亿元的不良债权以4300万元打包处置给民营企业重庆万贯科技有限公司,购买仅为债权总额的2.1%。

陈坤志参与其中,而至于购买“资产包”的4000余万资金来源何处,万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龚刚模在2006年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说,我一个人没有这么多钱买这个“资产包”,是朋友一起“筹份子”(即“入股”)买下的。

与此同时,王立军在7月31日的座谈会上还披露,当地黑恶势力“放水”(放高利贷)资金多达300亿,这相当于重庆市年财政收入的1/3,民间金融并不发达的重庆,这笔“放水”的资金来自哪里呢?

龚刚模和陈坤志在这次打黑除恶活动中均被逮捕,前者的罪名包括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故意杀人罪,后者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逮捕。

8月17日,重庆市政法委书记刘光磊在提供给重庆本地媒体的新闻通稿中表示,“打黑除恶第一阶段工作初战告捷,但任重而道远。”

延伸阅读

王立军罕见旧照

南都周刊报道王立军“三套刀法”

分享到
来源:南方周末网站 | 责任编辑:梁福龙
专题 > 传媒帝国
传媒帝国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