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中情局分析师公布审讯萨达姆细节 严重误判反被“打脸”

2016-12-26 17:26:56

【此文系《参考消息》12月26日节选自由约翰·尼克松撰写的新书《提审总统:审讯萨达姆·侯赛因》,该书将于12月29日出版。小标题为《参考消息》编者所加。】

我已经27个小时没有合眼了,疲惫到了极点。但消息传来,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兴奋。

负责搜寻我们所说“1号高价值目标”的特种部队小分队从一个地洞里拽出来一个人。他与所描述的情况相符。

我的中情局上司在追问我这个专家。

这个身材魁梧、衣着凌乱的男人真的是伊拉克独裁者、世界头号通缉犯萨达姆·侯赛因?

萨达姆被验明正身

那是2003年12月13日,我到伊拉克已经八个星期,以中情局分析师身份寻找线索抓捕萨达姆和他的心腹。这时我接到通知去见中情局执行局长“嗡嗡叫”克朗加德。

旨在推翻伊拉克政权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将近9个月,但就萨达姆而言,一切都是似是而非的“遇见猫王”现象。我的意思是,直到在萨达姆家乡提克里特附近农场搜索的部队发现了一个大胡子男人藏在狭小的地下掩体里。

现在,几个高级军官在克朗加德的办公室里询问我:怎么确定无疑地认定身份?我告诉他们,萨达姆的右手和手腕处有部族文身,左腿有子弹留下的伤疤,下唇往往耷拉在一边。这些都是我通过研究录像带发现的。

克朗加德打断我:“我们需要确保这个人是萨达姆,而不是某个替身。”

关于萨达姆有多个长相酷似者的传闻让我们这些情报界人士感到好笑,但我决定还是保持沉默为妙,开始拟定只有独裁者能回答的问题清单。

当场,军方把那个假定为萨达姆的人空运到巴格达机场,决定在那儿进行身份鉴定。

午夜时分,经过漫长的等待,车队整装待发。戴着夜视镜的男子开车载着我们以100英里的时速沿机场路疾驰,那里在晚上是禁区。在机场,一条小路通向曾经驻扎着萨达姆的共和国特别卫队的低矮碉堡。里面闹哄哄的,又经过一番等待,终于,一名美国军人说:“好了,伙计们,看你们的了。”

门突然开了,一股凉风扑面而来。他坐在一把金属折叠椅上,身穿白色阿拉伯大袍和蓝色棉夹克。

无可否认,这个人有其人格魅力。他高大——高六英尺一英寸(注:约合1.85米)——壮实。即使是肯定会被执行死刑的囚犯,他也散发着重要性的光芒。

我首先通过翻译发话:“我要问你一些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明白吗?”

萨达姆点头。

“你最后一次见到你活着的儿子们是什么时候?”

我知道萨达姆会目中无人,但他回答的霸气仍让我吃惊:“他们是谁?你们是军事情报人员?伊拉克情报局?回答我?表明你们的身份。”

我注意到他的部落纹身和下垂的嘴角。现在我需要看看他的枪伤。

我们想知道的太多了。他是怎么逃离巴格达的?谁帮了他?他不会说的,他只会回答他想回答的问题。

他大喊:“你为什么不问我政治问题?你可以从我这里了解很多。”他特别指出了押解他的部队对他的虐待,他们对他进行了长时间的谩骂。

我表示怀疑。眼前的这个人对杀死自己的人民毫不犹豫却在抱怨受到的轻伤。他撩起长袍展示他左腿的伤。我看到的是一道旧伤。我问他,那是枪伤吗?他嘟囔了一声表示认同——这是最终的证明。我们抓到了他。

美国错得非常离谱

捕获萨达姆的过程虽然非常顺利,但现在我们必须要了解其政权的真面目,尤其是作为美国出兵借口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真实情况。但他的反应简直是在嘲笑我们。

“你们找到了叛徒带你们抓到萨达姆·侯赛因,难道没有叛徒告诉你们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什么地方吗?”他在这个话题上越发起劲,称美国人是一群无知的流氓,不仅不了解伊拉克,还一心要毁灭它。

他说:“伊拉克不是恐怖主义国家。我们与(乌萨马·)本·拉丹没有关系,也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我们的邻国也构不成威胁。但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说伊拉克想要攻击他的父亲,说我们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我们没有理会萨达姆的刺激言论,只是问他是否曾考虑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先发制人,对付在沙特阿拉伯的美军。他回答道:“我们从未想过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用化学武器去对付世界?会有人完全有能力去做这件事吗?当没人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付我们时,谁会用这些武器呢?”

这并非我们预想会听到的答案。为什么美国会错得如此离谱呢?

萨达姆给出了答案:“没有聆听和理解的精神——我也难辞其咎。”他罕见地承认,他原本可以采取更多措施更加清楚地表明伊拉克的意图。

他是在逗我们,故意歪曲事实以保留他的骄傲吗?

我就他在两伊战争期间对库尔德人居住的城市哈莱卜杰使用化学武器提出了问题。他变得非常愤怒。“我不怕你们或你们的总统。我会采取必要的措施保卫我的祖国”。

然后他转向我,冷笑道:“但我没有做出那个决定。”

我们决定结束简短的对话。当萨达姆离开房间时,他看了看我。这辈子很多人让我生气,但从未有人用这种凶残的憎恨眼光看我。

我的上司对我们取得的进展感到高兴,但此次交流有些东西让我苦恼。我的直觉告诉我萨达姆的话有些是事实。他对哈莱卜杰事件感到愤怒。不是因为他的手下使用了化学武器——他并没有表现出懊悔——而是因为这给了伊朗大肆炒作的机会。

萨达姆预言美挫败

并非只有这件事让我惊讶。例如,在我研究萨达姆的多年里,我从未怀疑一个大家公认的看法,即他的继父殴打他。许多分析萨达姆的知名精神病专家说,这就是萨达姆如此残暴和他希望获得核武器的原因。

然而,在我进一步的审讯过程中,萨达姆推翻了我们的假设,称他的继父是他所认识人中最好的人:“易卜拉欣·哈桑——真主保佑他。如果他有秘密,他一定会告诉我,对他来说,我比他自己的儿子伊达姆还亲。”

中情局了解到,萨达姆遭受着背部剧烈疼痛的折磨,并放弃了红肉和雪茄。我就此询问了他。他说他不知道我从哪里获得这些情报,但都是错误的。他告诉我,他每天抽四根雪茄,很喜欢吃红肉。他还出人意料得健康。

中情局关于萨达姆的描述称他是个长期的骗子,但其实他可能相当坦率。我们对他铁腕统治的看法也是错误的。我们的审讯清楚地表明,在他统治的最后几年,萨达姆似乎对伊拉克内部发生的情况无能为力。他对政府的所作所为漠不关心,没有制定切实的伊拉克防御计划,也没有理解即将逼近的风暴的巨大规模。

萨达姆也很快否认参与9·11事件。他说:“看看是谁参与其中。他们来自哪里?沙特阿拉伯。这个(头目)穆罕默德·阿塔是伊拉克人吗?不,他是埃及人。为什么你们认为我参与了袭击呢?”

实际上,萨达姆认为9·11事件可以让伊拉克和美国关系更近,因为华盛顿需要世俗政府帮助打击原教旨主义。不幸的是,他搞错了。

在我们的谈话中,我们经常可以听到压抑情绪的爆发。萨达姆推断美军不会进展顺利,并对此感到高兴。他说:“你们会失败的。你们会发现统治伊拉克并不容易。”历史证明他是对的。但当时,我奇怪为什么他会那么想。

他说“因为你们不懂语言、历史和阿拉伯人的想法。不了解伊拉克的天气和历史就很难理解伊拉克人民。这就像白天和黑夜、冬天和夏天的而差别。这就是人们说伊拉克人顽固的原因——因为夏天非常炎热。”

他微笑着说:“明年夏天,如果天气非常热,他可能会起来造反。1958年夏天就有点热。20世纪60年代,当天气炎热时,我们就会爆发革命。你或许应该把这个告诉布什总统。”

布什归咎于中情局

直到很多年以及向伊拉克派遣更多人后,我才有机会面向布什总统解释伊拉克的真实情况。但现在,萨达姆被审判和判死刑,并最终在2006年底被绞死。

2007年底,我被召唤到椭圆形办公室向乔治·W·布什作详细汇报。他问我,萨达姆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告诉他,一开始他让人消除警惕性,利用自我贬低的玩笑让你放松。

布什总统看上去似乎要失去自控了。我连忙解释说,真实的萨达姆爱挖苦人、傲慢自大且性格残暴,这似乎让布什总统冷静了下来。

他看着副总统迪克·切尼,他们的眼神仿佛心照不宣。当我离开时,布什开玩笑地说:“你确定萨达姆没有说他把装着炭疽病毒的小瓶子放在哪里了吗?”大家哄堂大笑,但我觉得这个玩笑并不恰当。

几个月后,我被要求重返白宫。这次,布什总统看上去心烦意乱,他要我简短介绍什叶派神职人员穆克塔达·萨德尔的情况,他是迈赫迪军首领,当时针对盟军发动了危险的叛乱。那是议程之外的情况。

布什在其2010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我决定不会因为关于伊拉克的错误情报而批评中情局辛勤工作的爱国者们。”但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做。他把一切错误归咎于中情局,称他们的分析是“凭空猜测”,而他却只听他想听的。

我不是要暗示萨达姆是无辜的。他是残忍的独裁者,让他的地区陷入混乱和流血冲突。但事后想想,与让我们勇敢的士兵白白浪费努力以及“伊斯兰国”组织的崛起相比,让一个衰老而又不管事的萨达姆掌权似乎让人安慰,更不要说耗费2.5万亿英镑重建伊拉克了。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

新华社主管主办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伊拉克局势
伊拉克局势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