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俄印中领导人最近都去了,欧洲到底该拥抱谁

2017-06-04 08:53:22

【在G7峰会上特朗普与默克尔的交流显然不成功,对新美国失望的默克尔表示“完全依靠他人的时代结束了”,“欧洲人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与此同时,俄罗斯、中国、印度的领导人相继访问欧洲。在特朗普领导的新美国不再可靠的现在,欧洲究竟应该拥抱哪个国家才是最好的出路呢?

本文原载于《参考消息》】

欧美“离婚”给中俄提供机会

【 俄新社莫斯科 5 月 30 日电 】 题:默克尔提出离婚.分手费 3300 亿欧元(作者经济学引尹万 · 丹尼洛夫 )

在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过显然不成功的交流后,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我们能够完全依靠他人的时代在某种程度上结束了,欧洲人应当用自己的双手担负自己拘命运。”事实上这更像是默克尔决定发出与美国“在地缘政治上离婚的声明”。默克尔不仅与特朗普性格不合,而且他们对欧洲应在 21 世纪的全球化政治中占据什么位置的看法也不一致。

默克尔提出,欧盟应当力求维持与美国和英国的友好关系,但继续以离婚作比喻,这非常像结束家人关系后“仍是朋友”的传统愿望。跨大西洋团结出现危饥有着复杂的起源,其组成部分可划分成意识形态和经济。遗憾的是,意识形态因素在专家和社会讨论中受到的关注过大,应当尤其关注经济原因。 现实表明,会计报表往往是西方伙伴任何意识形态的主要源头。

欧盟领导人和特朗普总统在主要问题上的意见明显不一致,其中一个有着明确的价格——一年3300亿欧元。

这个数字相当于2015年欧盟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北约拨款”和“防务开支”——这些都是委婉的说法,实际上是支付给美国军工业和五角大楼的费用。对于欧洲人来说,这不仅是钱的问题,还在于美国新的领导层试图得到贡赋,而不是出售保证欧洲安全的服务——哪怕以过高的价格。特朗普不愿清楚地肯定华盛顿忠于北约宪章中的第五条,即如果有成员国受到攻击,北约必须集体回应。这引发了欧美专家界的真正恐慌。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专栏作者道出了学者们对美国总统行为的反应:“特朗普对第五条避而不谈——这是对整个北约的攻击。”如果从欧洲人的角度看待局势,美国建议他们一年支付3300亿欧元,却不打算给予任何安全担保,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将不得不依靠自己独自处理。

在此背景下尤为迫切的是研究组建全欧军队的构想,这一点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早就提出过。

欧盟会找到足够多人支持将3300亿欧元花在自己身上的想法。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华盛顿绝不会喜欢这个想法。这个冲突显然不足以挑起货真价实的地缘政治离婚,不过随着特朗普出现在白宫,美国和欧盟关系中的冲突层出不穷。

美欧关系中的严重刺激因素之一是美国总统企图侵犯德国汽车制造商。特朗普威胁增加德国汽车公司进入美国市场的难度。尽管特朗普政府否认他在与德国人面对面谈判时以此作为威胁,但在这种情况下相信媒体的说法是有原因的。美国总统今年 1 月就公开发出过类似的威胁。

井非只有默克尔认为与美国过于亲近的地缘政治关系已然不符合欧盟的利益。在最近一次的达沃斯论坛上, 欧元集团主席杰伦 · 戴赛尔布卢姆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称,在与美国关系复杂的情况下.中国成为“欧盟重要朋友”这一角色的强大争夺者。他强调,“在投资方面中国在欧洲的参与程度已然很高并且愈发广泛,如果你推开自己的朋友,那么就不要惊讶他们会寻找新的朋友。

确实,在美国公开勒索和敌对的背景下,中国的投资和全球化项目”一带一路“对欧盟而言很有吸引力。

不要期待欧盟和美国间的地缘政治离婚会快速明了地进行,太多东西牵址着大西洋的两岸,因此欧盟远离美国或需要漫长的时间。

美国和欧盟离婚对俄有利,这在地缘政治方面提供了一定机会.并且为俄罗斯和中国创造了空间,玩弄曾经牢不可破的西方联盟的内部矛盾。如果欧盟和美国花费精力互相竞争并互相使绊,那么从长远来看这将令俄更容易在遭遇西方阻力的地方推动自身利益。

中印难以替代美国成欧盟新伙伴

【德国(世界报 》 5 月 30 日文章】 题:印度和中国没法取代美国(作者 扬斯·达姆斯)

可能只有极少数德国人对于莫迪多少有点了解。但是当这位印度总理近日对德国进行访问时,国内对此访的期待程度是迄今为止极少会与一位印度总理联系起来的。在某些人眼中,印度突然之间成了除中国以外的某种希望的寄托。

原因在于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争端和七国峰会后默克尔在慕尼黑所发表的讲话。对与特朗普的会谈感到失望的默克尔呼吁欧洲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因为继莫迪之后,中国总理也将对德国进行访问。部分观察员认为这一时机并非偶然,而是在旧伙伴美国不愿再像以往那样的情况下,欧洲寻找新伙伴的一个战略。而这可能过于一厢情愿了。

中国和印度是德国企业的重要贸易伙伴。德国去年总共向这两个国家出口了价值960亿欧元的商品和服务。可以比较一下,对美国的出口价值为 1070 亿欧元,也就是说多出了整整 110 亿欧元。换句话说这两个国家并不能轻易取代跨大西洋贸易的重大缺失。

它们可能也根本不打算这么做。这一点联邦政府的人是清楚的:“中国和印度虽然重要,但也是极其棘手的贸易伙伴。”

时任经济部长加布里尔试图迫使中国人加强合作。当时的关趣词是互惠。德国人要求的只有一点:权利对等。如果中国人想不受阻碍地收购德国企业,那么德国企业在中国至少应当获准成立自己的公司。到目前为止这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联邦政府的消息称,自那以来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除了在措辞方面。“自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起,中国人开始大力倡导自由贸易,但是除此之外它在重要争议问题上和以往一样顽固。”

在关于钢铁产能过剩和倾销价格的国际争端当中,中国人根本没有给出要求的数据,尽管它做了种种承诺。而且北京迄今也没有遵守它对德国总理所做的推迟实行电动汽车比例规定的承诺。“什么都没发生。”柏林失望地表示。

印度也不是德国企业可以在当地顺利可靠地开展业务的伙伴国。印度广大地区根本没有基础设施。司法和政府部门不按德国习惯的标准办事——这与美国不同。

不管怎样,联邦经济部对于特朗普欧洲之行贸易方面的评价相对积极,称有所进展。毕竟与他的财政部长在几个月前所做的不同,这位美国总统勉强表示总体上支持自由贸易。这是个进展。

此外,德国经济部长齐普里斯上周访问华盛顿期间,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也通过提及德美留易关系对美国人的重要性发出了某种信号。特朗留在访问布鲁塞尔期间将德国对美国的出口顺差称作是“非常非常糟糕”,而他的专家们据称对这一看法根本没有取得一致。但总的来说,对联邦政府而言这肯定是令人迷惑和不知所措的。

因此,又作对特朗普治下的新美国的失望可能只是默克尔转向欧洲、加强欧元区和寻找新的贸易伙件的一部分原因。她的表述可能也是源于这样一个认识:一个更加强大、不依赖于美国的欧盟是部分选民所关心的议题,她可以借此在联邦议会选举中得分——如果代价不是太大的话。

总理清楚这点。而且她清楚该如何利用德国人对安全的渴望。比方说,欧盟长久以来一直在与日本和南方共同市场国家商讨贸易协定。联邦政府的消息称,“眼下这些谈判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如果这些协定得到签署,默克尔就可以将它们作为走向正确道路重要的最初几步载入自己的功绩册。

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

新华社主管主办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宋煜昊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