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岑少宇:“云南白药”出了什么问题?

2018-10-23 14:02:28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岑少宇】

科普医生博雅的一则微博,不仅让舆论关注上本不起眼的牙膏,还让“云南白药”陷入了有效性风波。

她发现,在这款号称能防止牙龈出血的牙膏里,除了云南白药提取物,还有止血的处方药氨甲环酸。而且不只是云南白药牙膏一家,货架上的其他“中草药牙膏”里“都有”氨甲环酸。

经过舆论的第一轮发酵,至少大家通过此事能够明白:1. 牙膏在我国被列入化妆品,要按“化妆品标准”管理;2. “化妆品”里可以在规定允许的范围内,出现很多人原以为只有处方药里才含有的成分。

换言之,“云南白药牙膏”的做法是完全合法的,而且将氨甲环酸明确写在配方中,很难说是故意隐瞒。牙膏同行肯定更清楚这些情况,长期以来都没有以此为由攻击“云南白药牙膏”,显然价值不大。(当然,他们也许在盘算,能否从虚假宣传的角度入手。)

只是这种公开对普通消费者意义有限,一般人又不参加化学竞赛,不会去查各种成分到底起什么作用,或许会把列在苯甲酸钠后的氨甲环酸,理解为另一种防腐剂。

既然添加氨甲环酸的行为没有什么问题,那么焦点就完全转移到了添加的动机上。有些人质疑,云南白药压根没有止血作用,比如博雅就认为“真正起作用的是氨甲环酸”。

氨甲环酸的止血作用,确实无可质疑,但在逻辑上,不能就此推断云南白药没有止血作用,以下情况皆有可能:

1. 云南白药没用,氨甲环酸有用;

2. 云南白药有用,但氨甲环酸效果更好;

3. 云南白药有用,效果也更好,但氨甲环酸便宜,降低成本;

4. 云南白药有用,但和氨甲环酸比,哪个效果更好不清楚,用氨甲环酸的效用保底;

5. 云南白药有用,但和氨甲环酸比,哪个效果更好不清楚,但氨甲环酸便宜,降低成本;

6. 云南白药有用,氨甲环酸也有用,两个合用效果更好;

7. 云南白药集团作为一家企业,就是想在牙膏里用氨甲环酸,只要合法,你管得着吗?

等等等等……

我没有查到云南白药对牙龈止血的确切临床研究,毕竟作为一个被赋予诸多功能的“神药”,牙龈止血实在太小,也许不值得花力气搞正儿八经的临床研究。

【在笔者写作本文时,云南白药集团发布了新的回应,罗列了一些研究项目,我也在此补充说明下:

这些实验都明确说是云南白药牙膏,对于解释云南白药和氨甲环酸的有效性,没有什么帮助。最后一篇英文文献看标题没有说牙膏,似乎是用云南白药做的研究,但只要按图索骥就会发现,写的是“含有云南白药的牙膏”,而云南白药牙膏早在2004年就已上市,2010年的研究中使用的究竟是含有氨甲环酸的牙膏,还是只含云南白药的牙膏,还需白药集团明示。

其实,还是有些国家级研究,或可作为参考。早在2010年,国家科技部十一五重大专项“云南白药胶囊技术改造”子课题“云南白药胶囊用于促进骨折愈合”和“云南白药胶囊用于围手术期术中止血”的临床试验就完成了。

根据官方通稿,设置了安慰剂对照、随机、双盲、多中心临床试验,共入组2800余例。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北京大学口腔医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等67家医院共同参与完成。

研究证实云南白药胶囊用于术中和术后止血、消除肿胀、促进粘膜愈合的疗效均优于安慰剂……术前3天使用云南白药胶囊,可有效减少颈椎椎管减压术、锁骨骨折切开复位术围手术期出血。

图片来源:云南白药集团

这从侧面可以证明,以云南白药作为有效成分的“云南白药胶囊”,在上述条件下是具有止血作用的。一般人不会像专业人士那样死扣条件,按公众的标准,单单这些研究,就足以为云南白药止血的有效性提供依据,要推翻这样的认识,就要证明这一重大专项研究存在问题。云南白药集团参与其中,也不能拿来作为怀疑研究有效性的依据,毕竟还有很多大医院背书。

当然,这项研究所列出的成果,只是与安慰剂对照,与氨甲环酸或其他现代药物比怎么样,还是不知道。

所以,云南白药的真正问题既不在于“添加”(合法的),也不在于止血有效性(有重大专项研究可以证明),而是在自己的周边商品里,采用了江湖郎中“兑西药”的方式,反而引发了对白药本身的质疑。

江湖郎中怎么“兑西药”?倪海清案就是很好的例子。

倪海清是浙江省金华市的一个农民,小学文化,根本没有行医资格,突然在2009年开设“民间草药研究所”,出售治癌“特效药”,后来还被捧为“神医”,甚至在金华协和门诊部开设了中医肿瘤科。

倪海清,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他自称偶然获得了别人的祖传秘方,再自己研究出了“特效药”,到案发时,已经卖了150多万元。

倪海清因生产、销售假药罪一审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二审被判7年。有人还为其洗地,认为药方是有效的,只是没有得到官方的批准,所以只是法律意义上的“假药”;或者是中医药利益集团对民间的打压,甚至是国家要从民间抢方子。

然而,浙江省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发现,作为“海清中草药肿瘤研究所研究成果”的药品中,均检出醋酸泼尼松,它本就可用于治疗急性白血病和恶性肿瘤。谁家的祖传秘方里有醋酸泼尼松?倪海清自己所谓研究的成果,就是加入醋酸泼尼松?

现在网上还有追念倪海清的人,然而没有什么正经中医,会认为他的“秘方”不是彻头彻尾的假药。按照抢药方的阴谋论说法,反正倪已经被抓进去了,方子又已经成熟有效,其他中医药利益集团还不赶紧顺着秘方的路子,稍微做些调整,弄批号上市?根本没影的事。

还有些江湖郎中和“江湖企业”一边在保健品、补酒等商品宣传上标榜有传统医学的底子,一面在里面添加西地那非。西地那非是什么,就是“伟哥”的主要成分。

不要以为这只是江湖段子。2016年5月1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特地发布《食品安全风险解析:警惕部分产品非法添加“西地那非”》,警示此事。

可见,云南白药的配方手法,与这些不法分子非常类似,引起人们的嘲讽、怀疑是很正常的。球还是要踢还给云南白药方面,究竟为何加入氨甲环酸,质疑者、洗地者说了都没用,还是要云南白药集团给出合理、可信的官方解释。

但我觉得一些问题仍有探讨空间,不只是云南白药集团,其他涉及传统医药的企业、部门都可以思考:

一是,像牙膏这样的周边产品,是否有必要追求“疗效”?

如果用了只添加云南白药、没有氨甲环酸的牙膏,牙龈依旧出血,合理的推论当然是“保健品”不足以应对,应该就医。或许有消费者会愤愤不已,责怪牙膏无效,但企业应该在宣传上就缓解消费者不当的期待,而不是强化。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添加氨甲环酸,都是没有必要的;在宣传中过于强调疗效,与现在爆发的舆论风潮相比,与可能引发的虚假宣传问题相比,至少在形象上恐怕是得不偿失的。

开发周边产品当然有益,但首先还是要做好药物生产、研发的主业,同时尽量减少周边产品带来的风险。2017年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药品抽检不合格信息中,云南白药因中药饮片不合格上榜3次。如果药都做不好,牙膏做得再好,真是长久之计?

云南白药牙膏去年销售额曾达40亿元,占整个集团的1/5,可面对这种“诱惑”,更该好好抉择。

二是,有些“主业”为什么没人去做?

从企业的利益来讲,做研究也要为自己服务,有信心胜过安慰剂,但和其他药物相比没有信心,那么当然只安排与安慰剂比较的临床试验。否则,一旦结果对自己的品牌不利,股价大跌,这种事情谁会去做?

这和企业国营、私营的性质倒没有必然联系,国企如果有盈利指标,如果参与市场竞争,一样会趋利避害,做出“理性”的选择。

真的要为传统医学好,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国家还是要在研究方面有特殊安排才行。

(本文作者为沪上“济生堂”后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岑少宇

岑少宇

留澳科普作者,《生物学的足迹》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医学
医学
作者最近文章
“云南白药”出了什么问题?
纳入全球医学纲要,世卫组织与中医早有“情缘”
一族麦凯恩,五世“美国梦”
法国喜提“殖民红利”,中国能学?
挑衅中国,新西兰会步澳大利亚后尘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