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猫眼上市在即,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模式遭质疑

2018-09-05 15:26:57 来源:财联社 记者:黄一灵

猫眼终于迈开独立上市的步伐。

9月3日晚,猫眼电影在港交所发布招股说明书,正式启动IPO计划。从猫眼的股权结构来看,其通过新设立的猫眼科技控制境内经营实体天津猫眼微影,同时,光线及其关联方、腾讯和美团点评持股比例分别为48.8%、16.27%和8.56%。

即便背靠三大巨头,拥有顶级流量和资源,可星光熠熠的猫眼电影还是没有走出亏损困境,2018年上半年,猫眼亏损2.31亿元,去年同期为1.17亿元。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公司一时的亏损也无伤大雅,只要业务后续保持强劲状态,有充分的想象空间。不过,猫眼目前面临内忧外患,一方面,由于退票风波,猫眼“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模式遭到质疑;另一方面,从今年暑期档数据来看,电影市场危机潜伏,票房增速有不及预期的风险,作为主要收入来源于电影相关业务的猫眼,业绩将大大承压。

真实业绩浮出水面

在招股说明书公布之前,猫眼的业绩情况一直是个迷。

2017年5月-10月,于2016年战略投资猫眼的光线传媒曾发布三份公告。(注:当时光线传媒收购的仅是天津猫眼文化,其随后与微影时代合并并更名为天津猫眼微影)

在这三份公告中,都有提及猫眼2016年业绩,有趣的是,这三份公告日期虽相差不到半年时间,但猫眼2016年净利润数据却大幅变动,从亏损5.1亿到亏损1.09亿元再到盈利近200万元。

为什么短短5个月,数据变动幅度能如此大?最有可能的解释是,猫眼有进行会计处理增加净利润,例如将成本等转移到关联公司上。这其实无可厚非,毕竟2017年市场上已有猫眼上市的传闻,且这样的会计处理也并不违规,只不过投资者无法得知猫眼真实的盈利情况。

随着猫眼公布招股说明书,这一数据也终于浮出水面。

2015年-2017年,猫眼实现收入分别为5.96亿元、13.77亿元、25.48亿元;净亏损额分别为12.98亿元、5.08亿元及761万元;经调整后2015-2016年分别亏损12.7亿、3亿,2017年盈利2.16亿。

2018年上半年,猫眼颓势再现,出现增收不增利的局面。数据显示,其上半年营收高达18.95亿元,同比增长103.5%;亏损2.31亿元,经调整后亏损2070万元。2017年同期,猫眼亏损1.17亿、经调整盈利为940万元。

内忧:在线票务行业增速放缓业务模式遭质疑

从收入构成来看,猫眼电影的收入分为在线票务业务、电影宣发业务和非票业务。

在线票务市场,猫眼是当之无愧的行业老大。艾瑞报告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猫眼为中国最大的电影票务服务提供商,市场份额为60.9%。

不过,猫眼仍面对淘票票这个强有力对手的竞争。当下在线票务市场基本是双寡头格局,猫眼和淘票票(港股上市公司阿里电影旗下)六四开,如果后续,弹药充足的淘票票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依靠再次发起票补大战,那么猫眼势必要作出反击,毕竟互联网时代的消费者忠诚度极低,通常就是哪里便宜去哪里(参考美团和饿了么的外卖竞争、滴滴和美团的打车竞争),而这将直接影响猫眼在线票务的财务数据以及市值。

联讯证券分析师陈诤娴对此表示,淘票票的策略是猫眼变数的关键,假设淘票票的定位是要盈利,且管理层给的蜜月期并不长,那么市场将走向理性竞争,猫眼的盈利将会非常可观。可若淘票票与猫眼都唯市场份额优先,这会形成较长时间的压制。因此这个事情的不确定性在于可持续性和持续多久,也看阿里对于淘票票在其互联网帝国中的定位,是要求盈利,还是娱乐生态圈战略布局(这种情形下即便长期亏损也是可以接受的)。

退一步来说,即便猫眼与淘票票不打价格战,整个在线票务已经逐步进入存量竞争,增速明显放缓。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整体在线票务渗透率为83.8%,相较2017Q4的82%提升较少。

在线票务行业增速放缓,便意味着天花板已现,而当下猫眼的营收大多还是由在线票务贡献。2018年上半年,猫眼网上娱乐票务业务营收为11.48亿元,同比增长91%,占总收入比重为60.6%。

猫眼其实也知道在线票务天花板有限,2014年开始,其就开始延伸产业链,进军电影宣发业务,参与电影的投资出品、发行和宣传。像《羞羞的铁拳》、《我不是药神》、《驴得水》等热门电影,猫眼都有涉足。

从财务数据来看,猫眼的这一步走的相当明智,为公司开拓了新的收入来源。从2016年到2018年上半年,其宣发业务分别实现营收3.37亿元、8.52亿元、5.61亿元,占总收入比重分别为24.5%、33.4%、29.6%。

2018年7月,猫眼还以9.53亿元入股欢喜传媒,欲进一步打通上游产业链,后者优势在于深度绑定宁浩、徐峥、王家卫、陈可辛等知名导演。

对于猫眼而言,内容制作也好,投资宣发也罢,它们既是进一步扩宽收入来源,也更是为了上市做准备,因为全产业链的故事会让其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同时,上市可以募资,为猫眼真正从在线票务转向深入布局产业链上下游赢得筹码。

但随着《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爆发(猫眼担任该电影出品方、发行方、宣传方等多重身份),市场对于猫眼这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行为产生质疑。虽然猫眼对此进行否认,称裁判员应该是有处罚和处置能力的,但猫眼并没有,因此不存“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的说法。

截至目前,该事件并没有一个定论,电影局只初步认定《后来的我们》的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具体问题尚待研判。如果最终结果与猫眼有关,那么猫眼的上市进程或将打上一个问号;如果无关,为了确保公平,后续电影市场对于猫眼这种“平台方身兼多职”的现象可能也将多一份约束。


外患:拐点已现18年暑期档上座率降至5年内最低

暑期档战绩一直是电影行业的风向标,与往年相比,2018年电影档略显不同,无论是电影总票房、电影数量还是口碑都创下近年来的最好成绩。

根据国家电影局提供的数据,2018年暑期档(6月1日-8月31日),全国电影票房173.99亿(含有服务费),较去年的163亿增长6.74%;上映影片数量高达149部,同比增长10%。而今年上榜的国产片平均口碑却创近五年新高,达6.58分。

一片欣欣向荣下,其实暗藏风险,因为2018年暑期档票房增长是建立在票价回升、上座率回落的基础上。

数据显示,今年暑期档的总观影人次为4.96亿人,同比增长5.53%,低于2017年27.03%的增长率,高于2016年2.78%的增长。国盛证券表示,2016年暑期票房相比2015年其实是下跌的,而今年暑期档仍有近7%的同比增长,说明票价较前两年有所增长,另外从供给和需求端看票价仍具上涨基础。

票价上涨,直接带动上座率数据的变化。今年暑期档上座率仅13.7%,同比减少1.5%,创近五年最低数据。

此外,暑期档另一重要迹象是票房下沉暂停。艺恩数据显示,近五年来,三线及以下城市票仓占比首次出现下滑,由17年的40.3%下降至40.1%。

其中,三至五线城市票房占比别为19.1%、14.4%和6.7%,票房分别同比增长5.8%、6.9%和 3.6%。

究其原因,这还是因为快手、抖音等短视频的崛起,它们抢夺了原本属于观看电影的娱乐消费时间。为何这一点在三线及以下城市尤为明显?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1月抖音在三线以下用户占比达到了54%,而采取“农村包围城市”战略的快手三线以下用户更加之多。

从以上数据来看,初步可以判断,小镇青年进影院观看电影的消费习惯实质上并没有养成,前两年票房市场崛起原因实质在于票价低和娱乐消费模式贫乏。票房下沉趋势暂停,再加上一二线城市的影院数目已接近饱和,后续电影票房的增长或将面临瓶颈。

这一点从院线行业的数据以及业绩亦可以得到佐证,目前,院线行业仍在全面扩张,且渠道下沉。截止2018年6月底,全国银幕总数达到55623块已位居世界第一,同比增长23%,其中县级影院银幕总数占比37%,五线城市新增影院数量同比增长10.3%。可单银幕平均产出却在持续降低。截至2018年上半年,全国单银幕产出已降至百万元以下。

与此同时,18年上半年院线上市公司业绩整体都乏善可陈,其中金逸影视和上海电影净利润均同比下降。连行业龙头万达电影的票房业务毛利率都一降再降,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爆米花等非票业务上,可随着小镇青年用户群体的流失,非票业务前景亦不明晰。

一家公司的发展,离不开行业的大环境,猫眼亦是如此。如今,行业拐点已至,电影市场的增长不及预期可能性将变大,猫眼选择在这个时候上市,业绩或将承压,毕竟其各项业务都是围绕电影行业展开。

不过,猫眼也不得不上市,数据显示,猫眼2018年上半年现金流出净额4.47亿,正如招股书中所称,如果不能进行外部融资,业务、财务及经营业绩“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原标题:猫眼的野心与困境)

分享到
来源:财联社 | 责任编辑:李丕
专题 > 商业
商业
小编最近文章
美媒:为什么中国自认为能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秩序?
Facebook、联想、腾讯、百度纷纷来晒自家黑科技
B站董事长:三五年内,中国将产生第一部有世界影响力的国漫
戴立忍声称并非“台独”,那公然吹嘘邪教又作何解释?
一个外国妹子想在中国跳桥 外国网友:MDZZ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