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过度家族化管理 闽系房企宝龙失守商业地产阵地

2019-02-01 18:14:42

过度家族化管理 闽系房企宝龙失守商业地产阵地

来源:马一凡|界面新闻

距离职业经理人王寿庆离职宝龙已经整整一年,宝龙集团总裁许华芳亲自兼任商业集团总经理一职至今,都没有再寻觅到合适的职业经理人。在这一年中,宝龙在商业地产领域加速掉队,全年仅新开三个商业项目,其中厦门宝龙一城开业时间一再拖延,广东事业部拓展计划受挫。

将商业地产作为主业的宝龙地产(01238.HK)尽管在2018年全年实现了合约销售额的大幅增长,不过过度家族化管理的问题仍然困扰着这家公司。

根据宝龙地产发布的公告,2018年其合约销售总额(连同共同控制实体及联营公司的合约销售额)约为人民币410.36亿元,同比增加约96.5%,这已是宝龙近年来实现的最快增速,去年其合约销售额同比只增加了18.4%。

合约销售额的大幅增长得益于宝龙自2016年开始在拿地策略上的放开,大幅增加了住宅和商业的土地储备。2015年时宝龙仅新增了在上海的三幅商业地块,而到了2016年,宝龙新获取了13个商业及住宅项目,2017年时又新扩展了18个商业及住宅类项目,2018年上半年新扩储14块土地,全年新增20余幅土地。

扩储是有代价的,宝龙的净负债比率大幅上升,2017年净负债率达到86.8%,相较2016年大涨了10个点,2018年上半年净负债比率更是高达100.4%。

规模化背后,宝龙在过去一年大幅加大了和其他房企的战略合作。从拿地情况来看,2016年获取的13宗地块中,仅有4块土地权益占比小于50%,而2018年获取的18宗地块中,高达11块土地宝龙所占权益比低于50%。2018年以来,宝龙又相继与碧桂园、金茂、中梁、旭辉等房企共同宣布战略合作。

尽管这让宝龙在2018年实现了合约销售额的跃升,但在其主业商业地产上,宝龙呈现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局面。

2018年全年宝龙仅新开业3个商业项目,包括一再拖延后才最终入市的高端产品线厦门宝龙一城,以及上海青浦宝龙广场和轻资产项目四川江油宝龙广场。

这样的开业节奏让宝龙在国内商业地产领域已经失去了一席之地。相比之下,万达在2018年开出了49座万达广场,另外还开业了青岛东方影都万达茂和南京仙林万达茂两座文旅城;在商业地产上与宝龙定位类似的新城控股2018年开出了19座吾悦广场;华润置地有9个新商业项目开业,全年投资物业租金收入达到95.76亿元;红星美凯龙集团旗下的爱琴海商业新开7个项目,新签下26个项目。

宝龙将自身定位为城市综合体运营商,早在2003年开始就进行商业项目开发,2009年在香港主板上市,在业内一度有“北万达、南宝龙”的地位。但如今的宝龙旗下共管理39个商业项目,这个数字,甚至远比不上万达一年新开的商业项目数量。

不仅早已被万达甩在身后,近两年来,新城控股旗下吾悦广场、龙湖天街、华润万象城/万象汇、中粮大悦城发展迅速,作为后起之秀,他们的招商、运营、品牌能力都反超宝龙,实现了开店数量及租金收入的迅速提升,宝龙在行业中遭到多方夹击。

近几年宝龙试图对旗下产品线重新梳理,提出开发宝龙一城、宝龙城、宝龙广场三大产品线,分别对应为(超)高端、高端(中高端)、中端主流。

2018年9月开业的厦门宝龙一城是宝龙第一个超高端产品,不过该项目其实原定计划在2017年12月开业,结果开业时间一拖再拖。界面新闻记者获悉,开业延期最大的原因就是宝龙的招商能力跟不上。许华芳对厦门宝龙一城的期待是做成奢尚名品购物中心和大型高端商业街区,但是专业做商业地产已经十几年的宝龙却十分缺乏高端奢侈品方面的招商资源,导致项目无法如期开业。

宝龙集团的总部位于上海闵行七宝,2016年开业的上海七宝宝龙城是其“总部项目”,也是许华芳眼皮子底下的项目,但招商和运营混乱,在2017年年底出了问题。七宝宝龙城和厦门宝龙一城两大项目的问题叠加,让许华芳发了一场火,从那时起,刚到任宝龙商业集团总经理一职只有几个月的王寿庆最终离职的局面就已经定下了。

王寿庆是老万达人,他在上海项目公司带领的商管团队,曾打造出在万达内部销售业绩多年蝉联冠军的上海五角场万达广场。他在宝龙试用期还没结束就离开了,随后去了旭辉旗下的旭美商业担任总经理。

在王寿庆之前,宝龙还挖过前正大广场总经理、西蒙地产集团国际部副总裁、加拿大亿万豪剑桥公司中国区副总裁潘丽君任商业负责人。潘丽君曾和任志强等人合伙开发过北京第一家购物中心性质的华威大厦,还曾主导开发了沃尔玛在中国的第一家购物中心,在商业地产领域有20多年的经验,但是潘丽君在宝龙也仅仅待了6个月便离职。

在这些职业经理人离开后,“地产二代”许华芳事无巨细地管理集团大小事务。宝龙的地产主业下设事业一部、事业二部、置地、浙江事业部四个平台,各有副总裁负责,他们全都向许华芳汇报,许华芳还兼任商管负责人。

缺乏职业经理人带来外部基因进行革新,宝龙的商业地产发展停滞不前。

作为决策核心圈的董事会也极为家族化——许健康、许华芳、肖清平、施思妮、张洪峰担任执行董事,许华芬担任非执行董事。其中许健康是宝龙的创始人,许华芬、许华芳是其子女,施思妮是许华芳的妻子;肖清平是许健康的同乡,曾于1997年至1999年间担任晋江市土地管理局主任,目前他在宝龙不负责业务,只主管行政人事。

宝龙的重心目前在长三角,此外还布局了海西、环渤海、中西部,2018年时宝龙曾希望拓展广东市场,组建广东事业部,不过界面新闻记者获悉,经过大半年的筹备后,这一南拓计划受挫,已经暂时搁置。

扩张乏力,宝龙地产在商业地产领域持续掉队的局面未来几年可能将会继续,根据其规划的目标,2019年—2020年将计划再开业11个城市综合体,如能按计划完成,到2020年宝龙旗下将有50个商业综合体项目,但在二三四线城市战场上将和宝龙迎头对垒的吾悦广场届时数量将增加至100座。龙湖方面也宣布,龙湖天街的开业高峰将到来,未来两年估计有超过20座天街开业,整个集团的经营性收入要在2020年突破150亿元。随着商业地产头部房企迅速规模化,资源也正在向他们集中,这可能导致排在后面的房企在招商、谈判、运营管理中愈发弱势。

在“北万达、南宝龙”时代,宝龙错过了战略机遇,在近两年后起之秀崛起的时代,闽系家族化企业宝龙仍在继续失守阵地。

分享到
来源:财联社 | 责任编辑:关文平
专题 > 中国房市
中国房市
小编最近文章
林毅夫:我为什么常常说自己不会得诺贝尔奖?
微信号“长安剑”的秘诀:在舆论场不随波逐流,敢于直言
看完史上最贵避孕套,还记得《武侠》中汤唯晚上洗鱼鳔吗?
2015中国股市:你亏了还是赚了?
这几年“失联”的大佬们最后都怎样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