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常松:北大退档风波平息,但舆论真的胜利了吗?

2019-08-14 08:44:0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常松】

8月11日,一则《关于北京大学2019年在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招生录取工作的相关情况说明》发布,让持续五六天的北大退档风波最终有了答案。

相比于媒体和网友的强烈关注和口诛笔伐,两位高出河南省一本线40分左右的考生在面对重重压力和大喜大悲之后,最终得到了北大的录取。

当事件尘埃落定,各路舆论逐渐平息,再回顾整个退档事件,高校、考生、河南省招办之间的交锋,折射出高考录取过程中的哪些问题?

回顾整个事件,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按照规则被投档的考生由于分数太低遭到了北大的嫌弃,最终被退档。而引起社会热议的更是北大的理由——“全是为你好”。

通过媒体曝光,北大与河南省招生办公室的过招在7月10日上午的10分钟内。双方来回两个回合,河南招办两次希望北大能够认真考虑,结果同样的退档理由,北大复制粘贴了4遍。

根据北大公布的说明来看,两位被退档的学生分数确实离北大在河南省统招分数线相差甚远。其中,第6名考生考分为667分,两个被退档的考生考分为542分、536分。估计北大招生组老师觉得这分差无法向学校交代。北大给出的方案是,先退档两个低分的第一志愿考生,然后录取两个高分的第二志愿考生(考分均为671分)。然而河南省招办并没有给北大的“小算盘”买单。

经过这几天的舆论发酵,北大招生委员会最终开专题会讨论承认,已退档的2位考生达到了同批录取控制分数线且符合录取条件,应予录取;退档处理过程存在不合规之处,招生办公室的退档理由不成立。两位退档的考生最终按照程序申请补录。

捡漏成功,算是捍卫公平与正义?

这个结局也令经历几天大起大落已决定复读的考生迎来了北大的录取通知书。在知乎平台上,据用户“指间的青春”透露,第8名考生满足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的要求,在志愿上也是非常任性地将清华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等一干中国顶级大学填了个遍。最终这位“人生能有几回搏”的考生“捡漏”成功。

那么北大到底是怎么违规?考生又是怎样获得意外之喜呢?

原因就在于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在河南录取工作采取的是“顺序志愿”的投档方式,这种方式,在过去被普遍采用;现在大批省份已采用“平行志愿”替代,更加有利于高分考生。

两种方式的区别非常明显:“顺序志愿”是以“志愿”优先,将第一志愿填报该校且满足分数线的考生投档给高校,由高校根据专业志愿录取。只有当第一志愿的考生未能满足招生计划时才能从第二志愿中录取。也就是,第一志愿的低分考生会比第二志愿的高分考生优先录取。

这样就会产生一个常见的问题——如果第一志愿报考该校的考生分数太低但是可以完成招生计划,那么高校也无法从第二志愿中录取高分考生了。这就是高校录取分数线的“小年”。在笔者高考时,就是采用“顺序志愿”,当年吉林大学、北京理工大学都是以一本线录取,就是遭遇了“小年”,第一志愿报考该校的考生分数太低。

因此,北大就是遭遇了“小年”。由顺序志愿的规则来看,只有当满足河南省“国家专项计划”报考条件的第一志愿人数不足计划8人时,才能在第二志愿中录取。但是遗憾的是,满足录取条件(达到一本线)的第一志愿的考生人数已足够北大完成8人的招生计划了。那么不管分数多么低,北大也不得不接受,公众也不得不接受。这就是高考的“程序正义”。

此次事件的经过是典型“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的区别。在现代法治国家,程序正义应该优先实现。在高考录取中,就是严格按照录取规则进行投档。尽管有时候人们会觉得实体上并非全都正义,在高考录取中,出现“捡漏”的考生。而程序正义最大的目的就在于最大限度地剥离人的意志和情感,以避免出现肆意和专横。

程序正义包含两个基本层面的价值:一是工具性价值,指程序对于满足主体的正义、和平、安全和秩序等实体目标是否有效;二是独立价值,指程序对于满足程序主体就程序本身所提出的目标(程序性目标)是否有效。

反映到高考中,就是在统一的高考录取规则下,程序的主体——考生和高校都在同样的竞争框架内完成利益的博弈,最终实现教育资源的有效、科学配置。基于此规则的所有结果本身都是合法且正义的。

那么,让低于大部分考生100多分的考生迈进同一所大学本身代表着“正义”吗?

事实上,为了能够使得录取规则更加有效、科学地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合理配置,对于高考录取的规则一直都在不断完善,“平行志愿”就是更加有利于高分考生的。这种方式以“分数优先”为基础,对考生按总分从高分到低分,根据考生所填报的院校顺序,投档到排序在前且有计划余额的院校。因此这种方式,就会更好地实现“高分先挑”。如果按照“平行志愿”的规则,北大就可以优先录取第二志愿的高分考生了。

北大此次的这一路操作,不仅仅践踏了“程序正义”,更是践踏了“教育公平”。

高考志愿填报和高校录取的规则不仅仅是保证了考生之间的公平竞争。这个竞争不仅仅是高考总分的竞争,更是报考策略的竞争。如何有效地利用志愿填报规则,衡量院校、专业、地域等因素,充分利用自己的分数上一所更好的大学,是考生在报志愿时不可忽略的竞争维度。在每一年高考中,都有很多“化腐朽为神奇”的考生。

维护规则,让竞争策略在一纸表格之内,才能让不管身份背景如何的考生利益都能得到实现。否则,如果每个学校都像北大这样,对于合规的考生嫌弃分低退档,那么整个高考录取工作,又有何秩序可言?填报志愿的考生又有何规则可依?

另外,有一点更被忽视的公平,规则也维护着高校之间的竞争公平。试想,如果北大这次录取了两个671分的第二志愿的考生,那么这两个考生的第一志愿院校该如何处理呢?如果他们已经被投档到第一志愿院校,那么还要因为北大想要而再给退回来,让北大先挑?分高的考生当然是好学校想要的生源,但是高校录取绝不是“丛林法则”,好学校先挑,挑剩了再给后面的学校挑。大家同台竞技,各凭本事吸引考生。在“顺序志愿”的规则下,就是会偶有出现小年,也是必然的数据波动,对于任何学校都该“玩得起”,

因此,北大真正动摇的是整个高考录取过程中公平与正义两块基石。作为全国顶级高校,如果开这一先例,那么必然有无数效仿者,店大欺客,店大欺店,再无秩序可言。

傲慢与偏见

“考生高考成绩过低,根据我校教学强度,若录取该生,考生入校后极有可能因完不成专业被退学。本着以人为本,为考生负责的态度,特向贵办申请退档。”

这是发生在一个月前的故事的起点。投档、退档在高校招生中是常规操作,只不过,这段被北大10分钟内复制粘贴了4次的退档理由过于辣眼睛。

不仅如此,招生组在此后的采访中更是引战无数——

 “录与不录,权利是在高校,北大的退档没有任何问题。”

 “遗留问题由高校负责,河南招办推得一干二净。把不符合录取条件的给投档了,还要高校负责,没有这个道理。”

而就河南招办所提到的“河南整体生源质量较高”的说法,他也表示不认同:“河南省考生质量一般,全国考生生源质量好的是京、沪、江、浙、川。”

 “北京大学在河南招生的最低线是680分、690分左右,你530多分来了能跟得上吗?跟不上的话,跳楼的情况都有。”

仿佛从一开始就给考生的学业生涯判了死刑。

然而更加辣眼睛的,是来自北大校内的声音,来自两位即将迈进北大校门的考生即将面对的学长学姐。

北大学生在“树洞”里对这一事件的吐槽

有人说不要和211都上不了的网民一般见识,有人要当助教挂走他们俩,还有学长想要好好爱两位新同学。在匿名的树洞里,人们尽情地展现着面具背后真实的面孔。两位考生幸运地进入了北大,但是或许并不知道未来等待他们的会是怎么样的傲慢与偏见。

其实,此次北大的“国家专项计划”的填报在河南省遇冷,以至于偌大的河南省只有6个高分考生将其作为第一志愿填报。据某北大招生志愿者分析,主要是配置的专业吸引力不强,以为仅打出北大的招牌,就可以吸引考生。

如今的考生已不再是一味冲着名校招牌的“傻白甜”了。特别是现代社会,行业间收入差异巨大,“男(女)怕入错行”越来越成为考生和家长的顾虑。甚至一些难以就业的专业,即使有名校光环加持,也未必吸引人。如果没有更好的前途,即使是顶级名校,也少有人愿意用青春买这个虚荣,特别是亟需通过大学升学来改变全家命运的贫困地区考生。一厢情愿地强调自己的录取分数线高,但是却不结合当地考生的需求实际,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精英式的“傲慢与偏见”呢?

“国家专项计划”的录取分数并不是招生的KPI。两个考生的成绩根本不会影响北大的录取大局——文理科状元的去向、文理科录取分数线的高低。但是,所有的工作思路都是在这几年北大清华“抢人大战”的大背景下展开的。

如今,两校的竞争不断升级,已由买方市场变成了卖方市场。很多优质生源地高中,校方和考生待价而沽。招生工作也进一步前移,早在模拟考就要圈定种子生源;在高考前就要在学校和考生上划地盘,分出哪里是自己的“票仓”;长期跟踪种子选手,给出合适的自主招生政策;在最后的决战阶段争抢“自由人”;细节上还要教授给志愿者对应对方的招生策略的拆招互黑。

对于口无遮拦、媒体公关素养极差的这位招办负责人来说,他们更多在意的是不希望自己的分数线会被干到这么低,跟学校没法交代。然而,当事件闹到今天这个份上,北大也要两害相权取其轻,在“冒天下之大不韪”违规到底面前,也只能接受这两个低分的“幸运儿”了。河南招生组之前不好交代,现在也好交代了。

舆论真的胜利了吗?

如果不是北大,如果不是被媒体曝光引发公众热议,这样的操作是不是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进行了?

在中国,没有哪项考试是像高考这样,被公众如此关注,如此在意公平公正;也没有哪所大学像北大清华这样被以显微镜盯着看,被媒体极力找出猛料。然而,其他名校和普通大学呢?那些普通的学生呢?他们的录取过程如何,其中有没有不合规的情况?这些也要靠舆论来监督吗?

对于公众而言,500多分上北大也绝对不是一个正常的结果。在平息了风波之后,更需要的是关注高考改革本身。曾几何时,我们对于高考“一考定终身”的方式有所诟病,但当迈出改革的步伐的时候,发现有些进步的代价是不得不承受的。

在全国新高考的大背景下,新政也频频漏洞百出。就拿“国家专项计划”来说,最终被录取的考生,也绝不是河南贫困地区考生中最优秀的那几十个人。如何能让更优秀的考生获得更优质的教育资源,是高考录取工作所有规则设计的最本源的出发点。

这些年,高考录取工作,从考前报志愿,到考后估分报志愿,再到知分报志愿;从“顺序志愿”到“平行志愿”;从统一考试到自主招生、高考生综合素质评价——各项改革都在进行中。针对贫困地区的专项计划,就是为了能够支援贫困地区建设,促进贫困地区教育公平。

而这项计划自实施以来,确实也为很多贫困地区考生带来了上名校的机会,其中很多学生进入大学后表现优异,在同届学生中出类拔萃。比如2014年通过清华大学“自强计划”录取的曲靖彝族女孩钟玲,在2017年获得本科生特等奖学金。这样的殊荣,每年全校也只有10位。当年,她就是获得了自强计划40分的降分政策。

改革的方向和初心是没有问题的,真正出现问题的是改革的细节。低于北大分数线100多分被录取,也一定不是社会和高校追求的“实体正义”,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改革的细节不到位,很多政策多于笼统。这要给改革完善的时间。比如为了更好地实现国家专项计划,在未来的政策设计中,是否使用平行志愿,是否基于高校自主划线的权限,是否限制降分额度。

那么谁去监督?舆论吗?

很多的乱象不公开不透明,是靠舆论来治理吗?然而舆论一般只关注标签化的事件,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要在整个体系实现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那一定还是靠制度本身。

所以一项改革不仅仅是几个部委联合发文就能结束的,而是必须从上而下在各个细节的紧密配合,在执行中不断完善,接受考生、校方的充分监督。否则,改革的初心就会在执行之中走样,成为某些人投机取巧的捷径,甚至出现权力寻租(比如新高考移民、假贫困身份),造成新的不公平。

在此前的高考改革中,我们跌倒过。当年某名校自主招生也曾被搞得乌烟瘴气,国防生培养铺开后,很多学校的培养质量也一度无法达到部队人才需求。而在网络中搜索“贫困专项”就会发现,不仅仅是“国家专项计划”,还有地方专项、高校专项,其中也存在各层次院校鱼龙混杂,考生质量参差不齐,公开透明还不够的问题。为何能低于100分上XX大学,依旧是网友们热议和费解的话题。

如何让一项本应惠及贫困地区考生的政策真正惠及贫困地区,如何让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匹配给更优秀的考生,这是永远需要破解的命题。

既然我们已经迈出了这一步,那么改革就永远在路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常松

常松

教育观察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西教育
中西教育
作者最近文章
北大退档风波平息,但舆论真的胜利了吗?
校园食品安全,当政府和市场都出问题了怎么办?
错失数学金牌,怎么就撩动了家长们的神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