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方仁:中华文明历史经验对当今经济理论和政策的意义

2018-04-04 07:32:2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方仁】

在一媒体公众号上看到清华大学李稻葵教授的文章:《理论上不去、讲不圆,中国在国际上就会永远吃亏》。文章强调,中国目前紧迫需要说清楚的是:“为什么我们要市场跟政府同时使劲?过去我们的成功经验是什么?”我想就此提些建议。

要说清楚“为什么我们要市场跟政府同时使劲?过去我们的成功经验是什么?”,不仅要看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更要看我们四千多年历史上的正反经验,还需要知彼知己,以美国人之矛,攻美国人之盾。

中华四千多年文明的历史经验

中华文明为什么能够成为五千年来,世界上独一无二没间断过的文明?历时几千年,这不可能有任何的偶然性,只能是必然性。在这必然性中,经济思想、经济政策起着关键的作用,良好的经济思想、经济政策是德治的主要内容。现存最早的历史文献《尚书》中的《大禹谟》就明确:“德惟善政,政在养民。金、木、水、火、土、谷,惟修;正德、利民、厚生,惟和。”

现在的人们很难相信,为什么几千年前小农经济时代的经济思想、经济政策今天还有用?实际上,无论是古时候的农业时代还是现代工商业时代,很多基本道理是相通的。

我先举些例子看看我们的祖先都做过什么:现代政府处理经济危机使用的很多看起来高大上的措施,比如财税政策、货币政策、工程建设提供就业机会,等等,在中国三千年前的西周文献《周礼》和记载春秋时期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管仲的思想和实践的《管子》中都有很多记录,所推行的政策措施比起美国等西方国家,更加以民为本,也更加有效。

至于市场跟政府同时使劲,中国历史上从来如此,早已行使四、五千年了。西汉著名的《盐铁论》争论的就是这个主题。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主要生产资料土地,国家都是有控制的;重要商品盐、铁、茶叶,等等,也经常以官营(国有)为基础的。考古发现的远古王城,外城、宫城之间,都有成片的作坊区。这些成片的作坊区,应该就有成规模的官营(国有)生产基地,至少为中央王国政府供应高等级的产品。

李光耀在《从第三世界到第一》一书中,自称吸取了中华文明的大量历史经验,短短三、四十年就把前殖民者分而治之遗留的种族严重对立、贫穷落后的新加坡,发展到人均收入可与世界最发达国家比肩,治理良好、族群和谐的社会,国有公司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丰年不仅税收按足额收取,还因为丰年谷贱伤农,粮食保价收购的历史,也至少有三千多年了,西周的《周礼》、春秋时期的《管子》等都有记载。这是中华文明得以在世界上独一无二地延绵不断非常重要的经济政策。

农业时代,民以食为天,丰年谷贱,容易浪费,国家保价收购,既保障了农民的收入和种粮的积极性,也使国家有充足的储备应对荒年,平抑物价,甚至赈灾发放。这对今天的启示是什么呢?

北京市南新仓、北新仓资料图(图/东方IC)

农业社会有丰年,有荒年,丰收年多储备,荒年才能游刃有余地应对。工商业社会也有经济周期,经济好的年头,多收些税等充实国库,经济低谷,或者经济危机才能有充足的余地度过。(当今美国等发达国家,政府债台高筑,经济危机穷于应对,难道不是因为经济周期中,税收等宏观措施不能及时地调整吗?)

税收的重要性以及因地因时制宜的税收制度,历朝历代都很重视,对国家管理的成败也有根本性意义。现存最早文献《尚书》中就有夏朝因地因时制宜的税收制度《禹贡》,西周的《周礼》和春秋时期的《管子》等,都有很大篇幅记载、论述税收制度。宋末元初的大学者马端临用毕生精力所著《文献通考》,元代以前中国历朝历代的制度考证和比较,就从税收(田赋)制度开始。

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当有好皇帝领导着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土地、重要商品、税收制度,等等,管治得当,就国泰民安。坏皇帝和混乱的中央政府,导致地主豪强大规模兼并土地,垄断重要商品,税收制度繁重、混乱,就是国家动乱,改朝换代的开始。

在即将到来的智能社会,市场跟政府同时使劲会越来越重要。只有这样,智能社会才能惠及大众,而不是造成大规模失业,贫富更加悬殊,最后引起世界震荡。

以美国人之矛,攻美国人之盾

美国历史上有没有政府强力干预经济呢?当然有!当政府强力干预经济时,老百姓的日子就比较好过,相比之下,资本集团、金融寡头就没那么多额外的自由了。所以,当今美国高喊“自由!自由!”的,不是大众,而是通过政治献金控制政府,通过投资收购控制媒体,通过基金会提供资金控制智库和大学学术研究,强抢豪夺大众自由,攫取超常自由的资本集团、金融寡头。

举两个例子说明吧。

早期殖民的小农经济时代,美国波士顿周围的新英格兰区域,土地政府所有。人少地多,实施的是与中国夏、商、西周时代类似的授田制。耕者有其田,新英格兰区域没有奴隶,白人大众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了丰衣足食的美好生活。

工业革命以后,美国大众生活最美好的时代是二次大战以后到里根上台之前,吸取了大萧条和二战那些血淋淋的教训以后,在罗斯福新政框架下的三十多年,政府通过税收,投资高速公路网等基础设施,强力干预经济。这一时期还出现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婴儿潮。为什么会有婴儿潮?因为老百姓的生活有保障,并且蒸蒸日上,多数大众实现着“新房子,新车子,后院跑着两孩子”的美国梦。

罗斯福新政框架下的三十多年,美国的资本集团、金融寡头受到了非常大的限制(当然,有些措施没有随着时代变化而及时调整,也犯过严重的错误)。里根上台以来无休止地给富人减税和推行所谓的放松管制,彻底颠倒了罗斯福新政。

里根(图/东方IC)

从里根上台到现在的三十多年以后,美国又回到了曾经的“镀金时代—gilded age”(老百姓称之为“强盗资本家时代—robber baron age”),才导致了美国今天的贫富悬殊,民粹高涨。所以,当今美国的资本集团、金融寡头想方设法屏蔽了罗斯福新政下这三十多年的历史,大肆鼓吹所谓的里根-撒切尔经济学。

亚当斯密“看不见的手”是谬论,在西方社会贻害无穷,到了今天还是美国资本集团、金融大鳄强抢豪夺,没有底线地使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遮羞布。

美国今天贫富越来越悬殊,民粹越来越高涨的病根,就在于没有做到市场跟政府同时使劲,政府已经被在市场上兴风作浪的资本集团、金融寡头,通过政治献金控制了。为了继续得到竞选献金,2017年11月8号的美国《新闻周刊》报道,90%共和党众议员与财团的代理人签署了不增加所得税的保证书。

里根在美国颠覆了罗斯福新政,其他西方国家都跟着走了,只是不同的国家紧跟的程度有所不同,北欧小国紧跟的程度最低,社会矛盾也较小。所以,所谓的里根-撒切尔经济学,危害波及整个西方,直至整个世界,是当今世界经济和发达国家等各国贫富整体严重失衡的罪魁祸首。

所以,所谓的里根-撒切尔经济学,危害波及整个西方,直至整个世界,是当今世界经济和发达国家等各国贫富整体严重失衡的罪魁祸首。

特朗普欺骗民众,转移美国的矛盾

当今美国众多问题的根子在包括特朗普自己在内的资本集团、金融大鳄身上,反而嫁祸于非法移民和中国等其他国家。特朗普口口声声污蔑中国偷了美国人的工作。中国人什么时候到美国去偷他们的工作了?这些工作不是明明白白地因为美国的资本集团、金融寡头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多年来通过产业外包降低成本,提高利润,送到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去的吗?

今天的美国市场到处都是中国制造的产品,但真正的中国品牌却很少,基本上还都是美国人自己的品牌,特朗普宝贝女儿自己的品牌也在中国生产。这就是美国公司产业外包的结果,中国是得到了就业机会,但赚到手的只是给美国品牌公司的打工钱,利润的大头都进了美国的资本集团、金融大鳄们的腰包了!

最典型的就是苹果手机。众所周知,苹果手机都标着中国制造,但是,中国内地劳工成本只占2%都不到,就是价高1000美元的苹果手机,中国内地赚到的打工钱还不到20美元!所谓的中美贸易巨额逆差,主要的贡献者也是美国人自己的公司!

美国的产业外包确实使美国老百姓和政府很受伤,老百姓失去就业机会,政府失去税收。那么,美国的产业外包是怎么形成的?难道不是因为过去三十多年,资本集团、金融大鳄们贪得无厌,控制政府,无休止地给富人减税,放松管制造成的吗?

眼下的美国,股票等金融资产价格高涨,社会总财富历史新高。但是,社会财富被少数人垄断,最富有的两家8口人就拥有高达2000亿美元,天文数字的财富,比美国底层35%,超过一亿人口的总财富还要多!财富被少数人垄断,致使政府债台高筑,不能投资需要大规模更新扩展的基础设施,提振经济,促进收入可观的大众就业;致使亿万底层人口没有合适的收入支持正常消费,阻碍经济持续均衡发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方仁

陈方仁

旅美学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