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方仁:中美两国,谁的市场不开放?

2018-04-13 07:11:2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方仁】

中美之间,谁的市场对对方更不开放?

美国政府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其长期以来时不时指责中国市场不够开放,现在更是挑起贸易战,逼迫中国让步,这类言行不仅带有一股熟悉的“霸道”气息,考虑到双方市场实际情况,也有几分虚伪——不好意思,就这么直白。

“贼喊捉贼”

要知道,自改革开放以来,美国有成千上万的大小公司在中国大赚特赚,而中国有多少公司在美国赚钱了?

以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汽车工业为例。前几年,中国汽车业内70%的利润被外资跨国公司赚走。如其中大头之一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其2017年在中国销售量达400多万辆,早已超过在美国本土的业绩。其实几年前,在美国国内的电视采访报道中,就有美国经济专家对中国的支柱产业都如此深度地对外开放,表示相当惊讶。因此,中国市场的开放度,美国人不是不知道。

通用汽车公司汽车生产线(图/视觉中国)

此外,外资跨国公司被报道出来的在中国赚走的利润还只是明的,还有众多在中国账面上看不见的。尽管中国要求外资跨国公司在中国通过合资方式经营,损失了外资跨国公司的一部分运营自由度,但是他们利润没少捞,甚至比独资还要多。外资跨国公司通过分公司内部购买材料、配件等,抬高卖入中国分公司的价格,把尽可能多的利润留在中国以外的分公司,使得中国国内的合资公司很多年不是处在亏损状态就是低利状态。

前几年有朋友在国内的外资跨国公司上班,他问过我,为什么他们公司要花那么高的价格从国外进口在中国国内很容易买到且价格低得多的商品。我在大型跨国公司做过金融、财务、投资,对这些把戏熟悉得很,我把跨国公司的把戏讲给那位朋友听,他才恍然大悟。但是,他不是决策者,明白了也没用。

美国人多年来在中国“偷”走中国合资方的巨额利润,特朗普和政府高官却肆意污蔑,把中国通过正常商业谈判,要求美国公司转让一些技术,指责为偷窃。这就有点贼喊捉贼了吧?更有甚者,美国现任国务卿、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曾在国会听证会上,污蔑每年为美国学校和社会送去数百亿计美元的中国留学生为间谍。

近几年,中国终于有些公司有能力在海外投资收购了,美国政府就到处围追堵截,制造莫须有的罪名;不仅在美国阻碍中国公司投资收购,更对欧洲各国施加压力,迫使中国公司在那儿的多项投资收购项目流产。美国苹果公司在中国盈利颇丰,华为的电信设备和手机在美国刚露头角,美国政府就以威胁安全罪名给禁售了。谁的市场开放,谁的市场不开放?美国市场在政府干预下,对中国高技术公司快成封闭的了。

其实所谓的“巨额贸易逆差”,很大部分也是美国市场不对中国开放造成的。中国反复要求大量进口美国技术含量高的商品,美国政府也是以莫须有的威胁安全理由,立法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出口。(详见科工力量在“观风闻”的评论文章)中国没要求他们出口敏感商品,只是要求与巴西等国家同等待遇,就能大幅减少中美贸易不平衡,美国政府却拒绝了。

究其因,美国政治精英秉持古希腊海盗和殖民的历史文化特性,自命为天然的统治者。他们想把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永远限制在给他们打工的地位,看到中国开始有能力和他们平等竞争了,就气急败坏。

特朗普的鹰派高官,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指责中国政府公布自己的奋斗计划——“中国制造2025”——是“肆无忌惮”,“企图告诉世界中国要主宰高技术领域”, “让其他国家没有未来”。也因此,不惜以贸易战捣乱。不过,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他,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已有深厚的资金和人才储备,国内还有近14亿的消费群体,美国人企图遏止中国技术进步,这是办不到的。

事实上,除了遏制中国的霸权心态作祟,特朗普鹰派政客利用贸易战施压中国,还是为了转移美国国内严重的社会矛盾,试图以此掩盖混乱的总统治绩,度过下半年中期选举一关。这以邻为壑的作法,已为多人所诟病,在此不赘述。

舆论反击

挫败特朗普的贸易战,中国除了果断反击,还可考虑舆论攻势。

国内有国际影响的学者和外语过硬的学者型官员,比如像傅莹这样的官员,可以在美国主流媒体发表文章,接受美国电视采访,甚至还可以直接与美国重要人物面对面电视辩论,以美国大众喜好的方式揭穿特朗普的把戏。特朗普与美国主流媒体之间矛盾迭起,国内学者和官员应适当抓准时机发声。

争取舆论进攻机会,是一方面;如何进攻,是另一方面。换而言之,我们该晓什么情动什么理?

先从近火救起,我们或可争取向美国大众讲清,中国人并非像特朗普污蔑的那样,偷走美国人的工作;那些工作是全球化背景下,美国资本集团、金融寡头追求利润最大化,通过产业外包送到中国去的。这不,特朗普女儿也把自己的品牌外包到中国生产。而这些决策,也正是中美贸易存在巨额逆差的主要原因之一。

伊万卡·特朗普资料图(图/东方IC)

我们可通过各种途径提议,解决美国问题的关键,需要推行类似罗斯福新政那般政策,给富人大幅加税,限制资本集团、金融寡头无限膨胀了的经济权力;同时减少政府债务,积累资金,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或投资教育,提高老百姓收入和生活水平。

我们或可尝试从特朗普最在乎的政策入手。其实,特朗普推行减税政策,缺乏坚实的民意基础。共和党以其在参议院一、两票的微弱优势和众议院的绝对优势,强行通过减税法案。事后,民主党参议院领袖无可奈何地用了一个词回击:“耻辱。”而给富人加税这一点,美国老百姓也是赞成的——近几年的民意调查显示,70%以上美国老百姓支持给富人加税,整治华尔街。

施政者与社会民意的认知矛盾,不失为我们“瓦解对方阵营”的突破口。这时,中国就可寻好机会,列数据,讲道理,告诉美国民众特朗普推行减税政策,富裕阶层从中得利远超底层人民。

现在看到的是中国驻美大使“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式的强硬喊话,估计效果会恰得其反,引来美国大众反感。受爱国主义情绪影响,贸易战一旦打响,尽管自己的生活和收入会受影响,一定时间内,美国老百姓也会自愿被特朗普绑架,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国家输。

类似情况已有先例。当年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开始也没有民意支持。但是,那些傲慢的政治精英层知道,只要仗一打起来,老百姓就会支持,因为老百姓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国家落败。后来确实如此,再加上开始战事进展出奇顺利,小布什志得意满地驾驶战斗机降落航空母舰,向全世界宣布“目的达到了”的时候,他的民意是高涨的。

当然,后来战事久拖不决,民意又下去了;当最后灾害形成,民意已无法“抢救”。那时的民意狠狠地惩罚了小布什和共和党:小布什成了美国有史以来,以最差民意离任的总统;共和党不仅在2006年中期选举同时丢掉参众两院控制权,2008年大选败得更惨,丢了总统宝座,参众两院的席位与2006年中期选举后相比,也更加大幅缩水。特朗普若继续如此一意孤行,难保最后不会跟小布什一样,深陷泥淖。

中国国际话语权薄弱,非一时之事。而今中国日渐崛起,为推动新型全球治理体系的构建,中国愈需在国际舆论场中取得一席之地。今次贸易战不失为舆论造势练兵的好时机,贸易推搡之外,备好舆论攻势,除缓一时之急,也算是为长远计谋积累经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方仁

陈方仁

旅美学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