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晨枫:波音起诉庞巴迪尔——茶杯里的风波

2017-06-15 08:28:24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4月27日,波音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诉讼,指控加拿大庞巴迪尔飞机公司涉嫌倾销C系列客机,不当损害波音的商业利益。6月9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裁决,有理由认为波音的商业利益已经受到庞巴迪尔的不当影响。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尚未确定波音商业损失的数额,美国商务部也还在继续调查。这两个调查一旦完成,可能导致对庞巴迪尔的反倾销制裁,包括惩罚性关税,这对庞巴迪尔将是巨大的打击。

首架交付商业运营的CS100,瑞士国际航空公司用该机执行苏黎世飞往巴黎戴高乐机场的航班,图片来源:庞巴迪公司官方

另一方面,6月1日,加拿大媒体透露,特鲁多政府对波音的倾销指控感到愤怒,已经暂停与波音就18架F-18E战斗机采购案的谈判。6月7日,特鲁多政府宣布新的国防计划,将战斗机需求从65架上调到88架。

庞巴迪尔代表加拿大硕果仅存的航空工业,C系列现在包括108座的CS100和130座的CS300,未来可能扩展到160座的CS500。这代表了庞巴迪尔的未来。这是介于ARJ21和C919之间的客机,每排座位2+3,采用了新一代设计理念,包括更宽大的机舱和座位、复材机翼和机身、普拉特-惠特尼PW1400G齿轮驱动涡扇等,在省油、降噪和舒适方面达到了新的高度。

应该说,C系列在技术水平上领先于波音737,包括最新的MAX系列。这不是庞巴迪尔的高明,而是波音的无奈,50年的成功使得波音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只能对737一代一代地小改渐改,但还是要继承基本的技术框架,以保护用户对技术保障和训练体系的投资,因此反而难以放手采用新技术。

CS100比波音737MAX系列里最小的-7还小,并不与波音竞争,CS300、CS500与-8、-9的载客量重叠,构成竞争。但CS300、CS500是否能影响波音,还要看航空公司的技术路线。如果确定要运作波音737MAX-10,或者已经运作波音737-700、-800、900,那为了简化技术保障和训练体系,全波音路线是最合理的。对于大多数美国航空公司来说,这是现实情况。换句话说,庞巴迪尔的威胁更多是理论上的,而不是真实的。

波音737MAX 图片来源:波音公司

波音指控的基础是庞巴迪尔与达美航空在2016年4月签订的75架(加50架增购选项)CS100,波音认为这75架的单价是不合理之低的2000万美元,远低于庞巴迪尔在财务报告中透露的3300万美元的成本价,构成倾销。另外,庞巴迪尔与加航的协议单价也高于达美航空,侧面证明了庞巴迪尔在美国市场的倾销。

达美航空反驳:波音在谈判中从未提议过波音737-700或者MAX-7,而是提议二手的巴西航空E-190(应该是波音在卖出新机时接手作为抵扣的二手飞机)和波音717(原麦道MD90,已停产),因此波音的指控不成立。

庞巴迪尔声称这是项目启动时的优惠价,符合商业惯例,波音在启动波音787计划时,也以低于成本的价格促销,这是波音也不讳言的事实。波音则反驳:庞巴迪尔的项目启动是在2008年,早就促销过了。庞巴迪尔无奈地再反驳:当年的促销不成功,多年来一直卖不动,所以需要在2015年“再启动”,再次促销。

波音还指责加拿大联邦政府和魁北克政府对庞巴迪尔的财政补贴。由于C系列在很长时间里没有买家,庞巴迪尔几度陷入困境。2015年,庞巴迪尔试图把C系列的主要股份卖给空客,但空客不领情。庞巴迪尔想把C系列推销给中航的消息也时有所闻,但中航商飞在研发自己的ARJ21,同样没有了下文。

2015年10月29日,庞巴迪尔把C系列的32亿加元债务作为亏损注销。同一天,魁北克政府提供10亿加元的援助。2017年2月,加拿大联邦政府提供了3.725亿加元无息贷款。这些财政援助确实有政府补贴的嫌疑。

加拿大空军的CF-18,机体已经面临老化的状况,图片来源:加拿大空军

但波音对于政府补贴的指控依然是十足的虚伪,同样的理由也用来指控空客,两家的官司打成一团狗屎。美国政府通过NASA和军购对飞机公司的隐性补贴不是秘密,这正是空客反诉波音的主要依据,当然这不妨碍波音理直气壮地指控别人。

但商场从来不那么简单。面对明摆着的F-18E订单,波音不可能不想到连带影响,为什么波音为了并不紧迫的潜在竞争而放弃垂手可得的战斗机订单?

加拿大的CF-18相当于美国的F-18A/B,已经很老旧了,近年来接连出现因为机体和发动机的老旧而发生的失事,从公关和作战实力来说都是灾难,在利比亚、阿富汗等盟军作战中,要么小心轻放,要么索性缺席。美国海军的F-18A/B早已退出一线了,仅剩的都是辅助用途,比如科研测试和训练。

哈珀政府不经竞标直接打算订购65架F-35A作为下一代战斗机,引发巨大的争议,只好取消。幸好当年只签订了备忘录,取消也就取消了。但下一代战斗机的问题还在,CF-18在继续老化。特鲁多在竞选时,口号之一就是拒绝F-35A,用性价比更高的F-18E代替。

上台后,不敢贸然直接选择F-18E,而是暗渡陈仓,先订购18架F-18E作为过渡,其余47架通过竞争选择。这实际上是一个圈套。如果这18架F-18E先期订购了,后面的47架再选择其他飞机,在后勤保障上就是灾难,在采购上也没有了批量优惠,实际上不大可能,但这毕竟是一个可能。

美国海军F-18E战机,图片来源:美国海军摄于阿富汗

波音刚与美国海军达成协议,推出F-18E Block III。除了保形油箱、结构寿命延长到9000小时外,重点是电子系统,具有更加先进的计算机架构和大屏幕座舱显示,还有分布式目标导引处理网络(Distributed Targeting Processor Network,简称DTPN)和更加高速宽带的战术目标导引网络技术(Tactical Targeting Network Technology,简称TTNT),用高速数据链实现作战云。

美国海军对F-18E/F相当满意,对隐身的作用与美国空军有不同的理解。由于舰载要求带来的增重和其他因素,舰载战斗机总是比同时代陆基战斗机的飞行性能差一点,因此美国海军已经习惯于以战术、远程武器、作战体系和飞行员的技艺制胜,从来就不是技术至上主义,F-18E只有半隐身并非了不起的弱点。在先进电子战和远程武器配合下,F-18E能够完成舰队防空和对海对陆打击任务,还将与F-35C一起使用至少30年。

波音对F-18E的改进也非常用心,仔细控制成本,突出云作战能力,但放弃了隐身效果有限的外挂保形武器茧包,也放弃了受到空间和环境限制而难以实现远距离探测的内置IRST,没有采用增推20%的F414EPE,也没有整合EA-18G一级的被动探测能力。

这些都在波音的技术能力之内,但一旦成本显著上升,将危险地逼近F-35A/C的成本,性价比优势就荡然无存了。如果有需要,在成本上也可以接受,这些都是可以容易地添加的中期升级选项。这比漫天承诺、落地追加要靠谱得多。

加拿大空军的A310MRTT加油机正在给CF-18加油

加拿大已经使用CF-18有30多年了,改用F-18E对训练、技术保障体系的压力很低。加拿大的A310MRTT加油机是为CF-18改装的,只有软管加油系统,可用于F-18E,但换用F-35A的话,需要硬管加油,不仅需要更换加油机队,也需要完全不同的飞行员和加油机操作员的训练体系。

加拿大国内不乏对F-18E的反对之声,但大多站不住脚。最大的反对理由是盟国都采用F-35A,如美国(空军)、挪威、荷兰,加拿大若采用F-18E,将难以确保与盟国的无缝协同作战。这个说法是荒唐的,莫非美国海军与美国空军无法无缝协同作战?

在美国海军自己的F-18E和F-35C之间呢?F-35A/B/C之间的差别在于机体和发动机,但航电、武器系统是相同的。也有说F-18E不够先进的,这也站不住脚。美国海军有信心依靠F-18E在未来30年内保卫航母的安全,加拿大没有理由怀疑F-18E的先进性。

另一个反对理由当然是F-18E不够隐身,但加拿大空军的首要任务不是深入敌后打击地面目标,而是保卫加拿大的领空,F-18E是为舰队防空设计的,比以对地攻击为主的F-35A更加适合加拿大的需要。

还有一个理由也站不住脚:F-18E是海军战斗机,加拿大需要空军战斗机。CF-18就是海军战斗机,加拿大用了30多年了,很满意,怎么突然就不适合了?说起来,加拿大北方广袤的冰原只有有限而且分散的基地可用,未必不像固定的航母,海军战斗机并非不适合。

反对之声很可能来自航空工业界。加拿大是F-35研发的国际合作伙伴,“按理”应该分得一定的工作份额,价值几十亿美元。在理论上,F-35不搞补偿贸易,各国供应商的工作份额不按该国采购案的总值返还工作份额,买得多不保证工作份额就多,买得少也未必见得工作份额就少。

几乎美国所有的盟友都参与了F-35项目的生产工作

这样做法的原意是促进择优选择,确保最低成本。在理论上,如果供应商确保质优价廉,该国不采购F-35都是可以入选的,实际上当然就两说了。洛克希德果然威胁说,如果加拿大不购买F-35A,就将把加拿大供应商排除在外。这或许是反对派的最大动力所在。

但是战斗机采购毕竟是大项目,拖沓、讨价还价是免不了的。由于石油跌价的影响,加上特朗普“美国第一”政策的波及,加拿大经济遇到困难,在预算上不免拖泥带水、瞻前顾后。波音等不及了。波音现在手里的订单只能保证F-18E的生产线在2017年继续开动,正在试图说服美国海军再采购一批,或者落实加拿大、科威特、芬兰的订单,但要是没有进一步订单,将被迫关闭。

但敲打庞巴迪尔除了可能丢掉加拿大的F-18E订单,还有更大的问题。加拿大的WestJet大量使用波音737NG(主要是-600、-700、-800),波音737MAX是未来升级换代的自然选择。但这不等于空客A320NEO就自动排除了,加航当年就是从波音737大转弯改用A320的,尽管那笔订单沾满了贪腐的狗屎,前总理莫鲁尼至今因此灰头土脸。

波音如果坚持要以倾销罪在美国市场惩罚庞巴迪尔,不仅可能迫使特鲁多政府转向F-35A,还可能招来加拿大对波音737MAX回敬某种惩罚,事实上迫使WestJet和其他加拿大航空公司转向空客。波音以超常的低价向联航出售波音737NG,用以填补在NG和MAX之间的生产空隙,但这也在事实上构成了倾销。加拿大未必不能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反正波音声称CS300、CS500与波音737MAX-8、-9形成竞争。

波音737NG

弄到最后,各自退让一步是最有可能的前景:波音与加拿大达成协议,波音撤回对庞巴迪尔的倾销指控,加拿大不仅迅速落实18架F-18E的订单,而且取消后续竞标,直接订购F-18E。特鲁多政府在没有任何预警和公开讨论的情况下,突然把加拿大空军的战斗机需求从哈珀时代的65架提高到88架,也可能与此有关。

加拿大在理论上正在对包括F-18E、F-35A、“台风”、“阵风”的多种战斗机进行评估,但“台风”、“阵风”基本上没有可能入选,武器、技术保障体系都与加拿大的现有体系太不相同,真正的选择只有F-18E和F-35A。

自由党在竞选时坚决反对选择F-35A,F-35A也确实不争气,如果在成本和进度控制上像样一点,在哈珀时代就已经既成事实了。但F-18E Block III的成本优势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显著,2016年的离地单价达到9830万美元,这还是Block II,不是最新的BlockIII。另一方面,F-35的生产渐入正规,批量也初步形成,第10批低速预生产的F-35A离地单价(包括F135发动机)竟然降低到9460万美元,2018年预计离地单价还可能进一步降低到8500万美元。这些价格不一定完全可比,但F-18E的成本优势在迅速消失,是不争的事实。在这样的情况下,波音只有剑走偏锋了。

茶杯里的这场风波最后会怎么收场,吃瓜群众表示喜闻乐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晨枫

晨枫

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宇波
专题 > 航空航天
航空航天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