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晨枫:世界之巅上的中印轻坦之战 印度有胜算么?

2017-09-18 08:33:35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洞朗事态得到和平解决,但中印边境的摩擦和冲突动因还存在,中印因为边境问题再次爆发战争的可能性还存在。印度陆军为此开始制定要求,计划启动轻型坦克的采购。印度陆军不满足于扔石头和挨无影腿。更重要的是,中国在西部高原成功地试验了新轻坦。印度还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认定中国将首批装备300辆,优先装备西部。这极大地刺激了印度。

印度陆军拥有4000多辆主战坦克,主要为T-90S和T-72,248辆“阿琼”中的118辆已经交付。问题是,这些主战坦克都太重,不适合在中印边境的高山作战。印度国防部近年批准增购约350辆T-90S,用于在中印方向组建6个坦克团,但这只是在阿萨姆和西孟加拉部署的新增力量,用于防止中国军队长驱直入切断西里古里“鸡脖子”,并不是用于开上高山的。印度陆军没有任何适合高山作战的轻型坦克。

事实上,世界上并不存在适合高山作战的轻型坦克,只有中国的新轻坦除外。印度向中国采购新轻坦用于应对中印边境冲突,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按照现在的标准,除了少数例外,二战初期很多主力坦克大概都可以算作轻坦。轻坦重量轻,速度快,成本低,机动灵活,但也有火力弱、装甲薄的缺点。随着战争的持续,早期轻坦很快被中型坦克取代。中型坦克的火力和装甲显著加强,但速度依然较快,成本依然较低。一对一打不过重型坦克,但依靠数量和战术还是可以取胜的。二战时代最优秀的中型坦克无疑是苏联的T-34。

《解放》五部曲中的T-34

战后,中型坦克逐渐发展成现代主战坦克。随着火力和防护的不断加强,重量也随之增大。现代主战坦克的重量可以超过典型的二战时代重型坦克,美国M1A2的重量甚至直逼巨无霸的“虎王”。凭借强大的动力,现代主战坦克的速度和机动性一点也不差,但健步如飞的犀牛依然是犀牛,硬要塞上羊肠小道照样要抓瞎。高山上道路崎岖狭窄陡峭,稀疏而且等级不高的路网和桥梁承受不了主战坦克的重量,缺乏高原化加强的坦克发动机在高山上功率锐减,大功率发动机的油耗也增加后勤负担。

在战后美苏争霸的大环境下,以美苏欧为主的世界坦克研发和制造中心长期以欧洲战场为重点,专注于研发和部署越来越重的主战坦克,轻坦长期被忽视,只有少数轻坦作为边缘产品还继续存在,如美国的M551“谢里登”和苏联的PT-76,强调两栖或者空降等特种能力,主要在缺乏敌方装甲威胁的地方钻空子,而只有很有限的与敌方主战坦克对抗的能力。

但中国是一个另类。在很长时间里,中国的坦克设计谈不上世界领先,但在轻坦方面独具中国特色。62型轻坦相当于轻量化的59型中坦,在作战上也是作为“轻量化主战坦克”使用的。63改更是少见的装备105毫米炮的两栖坦克。广大的水网、稻田、山地使得中国具有独特的轻坦需求。

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62轻型坦克

63A两栖坦克

进入21世纪后,中国的坦克技术取得了飞速进步。火控和数字化技术跨入世界前列,动力不再拖后腿,复合装甲和爆反模块技术炉火纯青,坦克炮和弹药技术更是笑傲江湖。在这样的背景下,新轻坦隆重登场。

新轻坦不改异类本色,35吨级的重量介于传统的轻坦与主战坦克之间。1000马力使得96B主战坦克在俄罗斯“坦克两项”中飞起来,更大的马力和更加先进的传动系统对重量减轻10多吨的新轻坦的意义不言而喻。105毫米坦克炮不仅后座较小,精度很高,而且穿深相当于上一代120和125毫米坦克炮。更加重要的是,新轻坦不像欧美轻坦那样,只有象征性的装甲防护,而是具有接近现代一线主战坦克级的装甲防护。

这不再是只能钻空子、打冷枪的传统轻坦,而是火力、机动和防护平衡发展、能够独当一面的新一代“轻量化主战坦克”。据认为,新轻坦在火力、防护和机动方面超过典型的二代和二代半坦克,比如改装升级版的美国M60A3,接近三代坦克,如日本的10式,但重量至少轻10吨。不仅在山地、水网等常规主战坦克难以施展的特殊地形可以横行霸道,在有效的战术和体系支持下,面对主战坦克也能打得有声有色。


美苏欧倒不是完全放弃了轻坦领域。美国M551“谢里登”是60年代研制的轻型坦克,但侧重在空投和河湖、沼泽的浮渡能力。152毫米短管炮可以发射支援步兵作战用的榴弹,或者MGM-51“橡树棍”反坦克导弹。但战斗全重仅15吨重的“谢里登”只有象征性的装甲,铝制车体被地雷或者火箭筒击中后容易起火,引爆车内弹药,在越南战场上臭名昭著。

“谢里登”作为美军第82空降师的唯一装甲力量,在海湾战争中随先头部队首先部署到沙特,不过在战斗中一无建树。1996年退役后,美军再无现役轻坦。

越战中的M551

在80-90年代,美国盛行快反部队的理念,曾经研究过多种新异的轻坦概念,包括采用75毫米高初速炮甚至无炮塔结构的设计,最终会聚到M8轻坦,采用铝制车体和带自动装填的105毫米坦克炮。为了能用C-130运输机空运和空投,重量限制在19.25吨,在投入战斗前可根据需要加装不同厚度的附加装甲,但最高等级的装甲也只能抵抗轻型步兵反坦克武器,在现代战场上缺乏生存力。而且本该轻捷如飞的轻坦加装附加装甲后,气喘吁吁,机动性不再,实际上生存力不升反降。

M8计划在1997年下马,代之以“斯崔克”为基础的105毫米轮式突击炮,不再纠结于装甲防护,以机动性换生存力。

越野测试中的M8

M8夭折后的最终成品,M1128机动火炮系统

英国也没闲着,在60年代末推出“蝎”式超轻型坦克,战斗全重只有8吨重,同样侧重空投能力。就数量而言,这大概是西方最成功的轻坦,总数达3000多辆。但76毫米低压炮的射程只有2200米,威力也比迫击炮大不了多少。装甲更是可怜,号称能抵挡7.62毫米子弹,但也只是普通子弹,穿甲子弹就抵挡不住了。就实际作战效能而言,这东西实在是相当于穿上防弹背心的履带式摩托车,认真当坦克用就输了。

 FV101蝎式

苏联在50年代研制的PT-76可算战后应用最广的轻坦,具有不需准备就能水上浮渡的能力,在越南战场上发挥在水网、稻田里机动灵活的优点,颇受好评;在十月战争的渡河作战中,也建立功勋。一直到前南内战和印度尼西亚在亚齐的反游击作战中,都可以看到PT-76的身影。配装的85毫米炮是二战时代的老东西,早已过时,但底盘在ASU-85空降自行反坦克炮和ZSU-23-4自行高炮上还是可以找到影子。

在PT-76两栖坦克后进行腰腹训练的印尼士兵

时间快进到90年代,俄罗斯在BMD-3空降战斗车的基础上,研制了2S25轻坦。可以空投,能玩落地即战斗的俄罗斯空降兵的传统拿手好戏,还能在河湖甚至海上浮渡。炮塔正面号称能防23毫米炮弹,但其他方向就只能防轻武器射击和炮弹弹片了。战斗全重只有18吨的小身板,能有这点防护能力就不错了。2S25最大的亮点在于其125毫米坦克炮,这是轻量版、低后座的125毫米炮,带自动装填,号称能使用俄罗斯标准的125毫米坦克弹药,能发射9M119“斯维尔”炮射反坦克导弹,现装备俄罗斯空降兵和海军陆战队。

08年莫斯科胜利庆典中的2S25


最有名的现代轻坦大概要算瑞典的CV90120,这是CV90步战换装低后座120毫米炮的版本,在理论上具有与豹2、M1A1相当的火力。与前述轻坦不同,38吨的车重使得CV90120无法空投或者浮渡,而且叫好不叫座了近20年,至今没有任何订单。

CV90120

与2S25一样,CV90120的120毫米炮的纸面威力十分了得,但这类大口径低后座坦克炮为了装上轻量级车体,需要采用炮口制退器或长行程后座等低后座技术,会降低射击精度。实际使用中还需要使用减装药弹药,不仅降低初速,导致精度和射程损失,还降低穿深。换句话说,小车扛上了大炮,但不等于小车就真的有了装备同口径大炮的主战坦克的火力。

装甲防护就不用提了,前装甲或许有抵抗23-30毫米炮弹的防护能力,其他方向都是只有轻武器级的防护能力。这是只能用于侦察或者步兵支援的突击炮,可以在冷不防中撩对手一把,但不是真正的坦克。但这与空降兵或者海军陆战队避实击虚、攻其不备的作战性质是相符合的。

不难看出,除了强调两栖能力的PT-76,美俄欧的轻坦主要是用于空降装甲力量的,因此总重受到运输机的空运、空投能力的限制,尤其是C-130一级的战术运输机的空运、空投能力的限制。C-17一级的大型运输机的载重能力更大,但空投重量未必见得更高。尾门滑板的承重能力限制不算,沉重的坦克在机内移动,并最终从尾门空投,使得飞机的重心变化难以处理,容易影响飞行安全。

从步战改装的话,可以共用基本平台。但用作轻坦底盘的话,步战的基本车体过高,带来不必要的重量,更是增大目标。高高在上的炮塔不仅提高全车重心,还有射击稳定性不足的问题。步战的发动机一般前置,迫使炮塔靠后,也不利于全车的重量平衡。除了以色列的“梅卡瓦”,当今世界上所有主战坦克都采用发动机后置和炮塔中置,正是因为这样格局的重量平衡较好,外形低矮。

但中国的新轻坦不同,从一开始就不被空降要求所羁绊,也不走步战改装的弯路,全新设计,采用发动机后置、炮塔中置的最优布局,按照接近三代主战坦克的火力、防护标准设计,在机动性方面更是突出。更重要的是,这是为高原作战优化的新概念轻坦,或者说高原化主战坦克,用作低海拔山地作战同样出色。事实上,中国陆军对其火力和防护十分有信心,以至于原42集团军装甲旅的依然十分强劲、并无老旧过时问题的96A主战坦克被新轻坦替换下来。

除了美俄欧外,即使算入韩国、日本,世界上也只有中国算坦克大国了,从生产数量、品种到技术水平都已经居于世界前列。美俄欧都有山地,韩国、日本更是多山。

但说到高原,中国具有世界上最独特的高原要求和最丰富的高原使用经验,原因无二,因为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就在中国。不光坦克,飞机也一样,与俄罗斯合作研制的新型重型直升机虽然起飞重量达到38吨,但比米-26的50吨正常起飞重量和56吨最大起飞重量还是要小很多,然而发动机和动力系统的要求是一样的,正是出于高原考虑。即使民航的ARJ-21和C-919的发动机也做了充分的高原考虑。

印度倒是有高原要求,但是且不说藏南缺乏重载道路和桥梁的条件,作为印度坦克科技之花的“阿琼”在平地上都跑得踉踉跄跄,高原上就免谈了。印度也有高原使用经验,但只有把T-72勉强开到拉达克的本事,功率下降40%且动辄过热也只有硬抗。

在高原地区的T-72M1行进速度跟步兵行走差不多

中国不一样。中国的坦克装甲车辆行业是近十几年世界上最活跃的,而且具备了为独特要求自主研发的经济和技术能力,新轻坦就是成果之一。据说比96B领先一代的新型动力包不仅功率充沛,还具备高原散热和启动系统。车上还有保证乘员战斗力的车内环境控制系统。这样的豪华配备到低海拔使用,实际可用功率更大,可靠性更高,在丛林、雪原、山岳、海岛使用,更显神威。

事实上,对付只有二代坦克的弱势海岛对手的话,用新轻坦作为登陆部队主力还能增加每次航渡运送的坦克数量,尽快形成压倒优势,但这就不是印度关心的问题了。

新轻坦的105毫米坦克炮似乎美中不足,但除了防护最强悍的三代坦克正面装甲外,足够击穿任何其他对手。事实上,新轻坦的105毫米炮穿深至少不亚于上一代典型的44倍口径120毫米和48倍口径125毫米坦克炮,包括大名鼎鼎的德国莱茵金属Rh120/L44和中国的89式120毫米自行反坦克炮。

与美俄欧的典型轻坦相比,中国新轻坦的重量偏大。但除了不适合空投外(本来就没有这个要求),并不影响通过性和机动性。适中的重量不仅提高装甲防护能力,还与高精度、低后座、大穿深的坦克炮相结合,形成强大的行进中全向精确射击的能力。这才是真正的轻坦。事实上,车体过轻的话,加上从步战(或者轮战)改装而带来的偏高的重心,常使得有些轻坦的侧向射击稳定性不好,影响射击精度,甚至影响安全,更谈不上在进行中精确射击,只适合在静止中射击。


对于新轻坦来说,在高原特定条件下,即使遇到气喘吁吁勉强爬上来的三代坦克,依然能利用机动性优势,绕到侧后打击对手。在低海拔战场上则不必包打天下,还有99A这样的重磅主战坦克坐镇。这还没有触及新轻坦具有高度信息化的优势,不必像传统坦克一样,经常依赖自身的火力、装甲和机动与对手打遭遇战或者攻坚战。

印度纵有各种奇葩,但从来不缺深谋远虑。印度陆军对于中国新轻坦的威胁很清楚,开始制定下一代轻坦要求,希望尽早装备,填补与中国的差距。印度新轻坦要求能快速部署,具有良好的防护和强大的火力,擅长在山地作战。

具体来说,要求重量在22吨级,能在3000米以上高海拔山地作战,坦克炮要能在2000米距离上击穿具有高度保护的装甲车辆和主战坦克,还要能发射高爆弹要和炮射反坦克导弹。22吨级的重量应该是空运要求,便于印度空军的伊尔-76、C-130和C-17的空运,但这个重量要空投就比较吃力了。高原上空气稀薄,运输机的失速速度太高,降落伞的下降速度也太快,本来就不适合坦克空投。

环顾世界,符合印度陆军要求的新轻坦不多。CV90120的重量太大,本身也缺乏高原化加强,很难入选。美国“斯崔克”或者意大利“半人马座”这样的8x8轮式突击炮在重量上符合要求,但轮式的越野性毕竟比不上履带式,而且缺乏合适的炮射反坦克导弹,也难满足要求。

或许只有俄罗斯2S25最符合印度的要求。不顾虑影响空投能力的话,发动机适当加强一下,或许还可加挂附加装甲,提高一点防护能力。最重要的是,125毫米炮比中国新轻坦的105毫米炮在纸面上更好看,而且在理论上与印度现有的T-90S和T-72的弹药共用,这对印度很重要。

2S25虽然是从BMD-3空降战斗车改装而来,倒是发动机后置、炮塔中置的布局,这是因为BMD-3本身就是发动机后置的。液气悬挂可以在6-7秒内在190-590毫米范围内调整车底高,不仅有助于改善通过性,还可用于降低车高和隐蔽,并在开炮时自动调整硬度以降低后座的影响。

2S25要求能在4000米海拔作战,但中国经验表明,娇气、复杂的液气悬挂不一定适合高海拔使用,因此采用全液气悬挂的另一个新轻坦方案在竞争中落选。2S25的发动机只有510马力,差不多正好是新轻坦的一半。不过2S25可以在无准备情况下直接下水,在3级海况下航行,水面航速8-10公里/小时,能在水面上对前方左右各35度射界内的目标开炮,还适合在沼泽地使用,但这对高原作战不重要。

在“印度制造”的大气氛下,印度也可能尝试自行研制。在2009年,印度陆军曾发布要求,试图启动轻坦的采购,但后来搁置了。总管印度国防科技研发的国防研发局(简称DRDO)早在80年代就试图研制轻坦,但在1994年由于印度陆军的冷淡而下马。考虑到这正是“阿琼”故事最出彩的时期,印度陆军的冷淡容易理解。DRDO表示,只要印度陆军愿意联手重启,并承诺采购,印度的国产轻坦项目可以继续下去。

印度的轻型坦克研制方案就叫DRDO轻型坦克

这是从印度按照许可证生产的苏制BMP-1步战(一说BMP-2,两者的车体和发动机相同)的底盘和法国GIAT TS-90型105毫米炮塔拼装而成的。BMP-1是第一代步战,战斗全重只有13吨,73毫米低压炮主要用于反步兵和反工事,车载的9M14(北约代号AT-3“萨格尔”)反坦克导弹才是主要反坦克武器。GIAT TS-90原来配备的是90毫米高初速长身管反坦克炮,能发射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105毫米版威力更大。但DRDO轻坦比“阿琼”还惨,研发了10年,超支78%,除了笼统的DRDO轻坦,但连正式名称都没有,就下马了。

在理论上,DRDO轻坦2.0可以从现在正在按照许可证生产的BMP-2步战的底盘与“斯崔克”或者“半人马座”的105毫米炮重新开始,但DRDO轻坦1.0的经验表明,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即使有了番茄与鸡蛋,番茄炒鸡蛋依然是个技术活。已经研发了几十年的“阿琼”还没有理清楚,只有靠Mk1、Mk2的文字游戏掩盖无能,轻坦再折腾个几十年并非不可能。而且BMP-2的发动机功率与BMP-1一样,只有300马力,背上沉重的105毫米炮塔后,不上高原都嫌动力不足。单薄的装甲只能抵挡轻武器射击,虽然不比西方主流轻坦差多少,但与中国新轻坦的差距就引人注目了。

105毫米坦克炮尽管与中国新轻坦的口径相同,但这不属于印度陆军当前的标准坦克炮口径。当年印度陆军的“胜利”主战坦克倒是使用105毫米坦克炮,但那是60年代的北约标准坦克炮,比中国新轻坦的105毫米炮落后一大截。要足够高大上,还是需要125毫米炮,但那样BMP-2作为底盘就嫌太轻,用俄罗斯的轻量版125毫米坦克炮都需要特别处理,这样一来二去,还不如直接引进2S25,再针对高原需要进行特别改装。最后当然要引进生产,只是炮管、炮弹的制造都要打起精神,不要再自作聪明修改工艺,别再弄出炮管挨个炸的壮举。

最大的问题是,即使机动性还过得去,这依然是重火力、轻装甲的突击炮,缺乏与火力、防护、机动平衡发展的中国新轻坦在机动中对抗的能力。突击炮是自行反坦克炮的进一步发展。二战经验表明,自行反坦克炮适合打伏击,不适合在机动中与坦克正面对抗。但在高度信息化的中国新轻坦面前,谁打谁的伏击还不好说。更何况山地作战地形复杂,有利于步兵反坦克武器在近距离上发挥作用,缺乏装甲保护的突击炮的生存力实在不足。在随便哪个游击队都能从炕底下拖出几具火箭筒的今天,指望精锐的中国山地步兵缺乏反坦克手段,还不如指望老虎吃素。

印度陆军很焦虑,急切希望迅速得到能压倒中国新轻坦的轻坦。但是这一次,美俄欧都掉了链子,印度想直接买都没处买,DRDO则从来都靠不住。在喜马拉雅山上,能与中国新轻坦对抗的还只有中国新轻坦。说好的喜马拉雅山上的轻坦之战,可能只是中国新轻坦的拔剑四顾两茫茫。更大的问题是,这可能只是印度军方尴尬的开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晨枫

晨枫

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龙象之间
龙象之间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