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晨枫:再谈合成营的野战防空问题

2017-11-27 08:16:20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中国陆军应该乘信息化的东风,避开专注于专业防空系统的弯路,打造网络化、分散化、全员化的合成营级野战防空体系。在专业的防空指挥中心的协调和控制下,营内所有武器平台都兼任野战防空任务,极大地提高火力分布和火力密度,以适应新时代的野战防空需要。

在部分合成营还以59坦为主战坦克的今天,在敌人飞机和武直依然是显著威胁的今天,奢谈以反制导弹、制导炸弹为主的网络化、分散化、全员化的野战防空似乎是不着边际。但关注一下中国陆军过去20年的发展轨迹,关注一下现代军事技术的发展轨迹,尤其考虑到中国陆军发展已经过了“看菜下饭”的初级阶段,开始进入需求拉动和爆发发展的新阶段,明确方向才是强军的第一步,而且第二步随后就到。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专业防空还是全员防空,实际上是以反飞机为主还是以反导弹为主的问题。反飞机包括打武直,反导弹则不是一般概念上的反弹道导弹或者反舰导弹,而是打制导炸弹、制导炮弹、制导火箭弹、反坦克导弹、空地导弹和其他巡航导弹,还包括打无人机,尤其是多如牛毛但简单实用的低空低速战场无人机。值得注意的是,巡航导弹不仅是“战斧”那样的准战略打击武器,而是所有在大气层内具有机动飞行能力的导弹,是相对于弹道导弹而言的。

PGZ-07双35高炮

对于合成营野战防空来说,反飞机和反导弹实际上不再是个问题,因为飞机也好,武直也好,直接冲到视距内用航炮和火箭弹直射攻击,这样的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更多的是在视距外用导弹或者制导武器攻击。能在发射武器之前就把飞机打掉,这当然是最好的,但这也是可望而不可求的,合成营野战防空必须考虑武器已经发射后的防御和生存问题。

更大的问题是,来自飞机和武直的导弹只是威胁的一部分,制导炮弹、制导火箭弹至少是一样大的威胁,而步兵反坦克导弹是更大的威胁。

这还不算,单人抛飞的微型固定翼无人机、多旋翼无人直升机正在成为不可忽视的新威胁。现阶段这些无人机还主要是侦察用的,在发现即摧毁的现在,这已经是巨大的威胁。如果武器化了,可以发射微型制导武器,那就更无法置之不理,必须立刻打掉。

通常意义的专业防空系统不是不能拦截这些威胁,但成本太高了,而且覆盖面和发射速率方面容易百密一疏,功亏一篑。

陆盾2000近程防空反导系统 类似的全套防空系统光制导系统的成本就相当高,多辆车辆构成的全系统无论机动性还是覆盖面都不符合陆军的要求

在多年的反恐战争中,西方提出了C-RAM的概念,原意为反炮弹、反火箭弹、反迫击炮弹,但现在的范围早已扩大到合成营反导弹的全范围。C-RAM与传统防空系统的关键差别在于成本,其次在于能有效应付突发威胁,只有用反应敏捷的低成本拦截突然袭击的低成本,这才是有效和可持续的作战理念。

在反恐环境里,C-RAM主要用于拦截武装分子的冷枪冷泡,保护对象也不一定是作战部队,很可能是平民。平民是无武装的,而且是固定目标,保护平民只有用专用系统,强调面防护。平民也是无防护的,来袭武器一旦击中目标,可能造成不可接受的损失,所以拦截要求万无一失。即使保护对象是作战部队,反恐环境下对伤亡的承受能力也远远低于事关国运的大规模战争。最早的成功部署的C-RAM是以色列的“铁穹”,就是用来拦截哈马斯的火箭弹的。

以色列部署的铁穹

在合成营作战环境里,突然来袭的导弹和制导武器成为主要威胁。


但合成营不仅是机动的,还有自己的装甲防护,抗打击力远远高于固定的平民目标。无制导的概略射击的命中率是一个运气问题,过去合成营主要就是靠机动和自身的装甲防护“硬抗”炮火打击的,现在依然可以。但制导武器的威胁显著提高,靠运气躲过去是不可能了,“硬抗”也是抗不过去的。在作战环境里,万无一失的防护并无必要,也不可能做到。

C-RAM以保存合成营战斗力为主,点防护与面防护应该相结合。美国正在研制的MML可以粗略算做合成营的C-RAM。这依然是专用系统。值得研究的是利用合成营自有武器的兼用系统。

密集阵上陆的C-RAM系统,最早2004年参加过伊拉克,用于保护美军营地

坦克主动防护系统是反制反坦克导弹和其他制导武器的有效手段,但作用距离近,更大的问题是“弹舱容量”小。对付零星打击没有问题,但现代战场上制导武器普及化了,后续打击再次到来时,就不好办了。反应装甲也有类似的问题。

全员化的合成营野战防空以反导弹为主,好比超级主动防护系统。不仅极大低增加了拦截距离,也极大地增加了弹舱容量,增加了合成营的主动抗打击能力。这不取代反应装甲和主动防护系统,而是补充。几千年来的战争实践表明,多层防御永远是最好的防御,防御是生存的关键,只有生存下来了,才能主动积极地打击敌人,才能取得胜利。

在技术上,导弹与制导武器的弹道比较规则,一般无规避动作,也不会主动利用地形地物的掩护。制导炮弹、制导火箭弹、空地导弹的速度高,但弹道简单、直接。制导炸弹的速度低,危害最大的光纤制导反坦克导弹的速度只有每秒一百多米。来袭武器通常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缺乏抗打击能力。在摧毁来袭武器方面,能完全摧毁当然最好,但部分摧毁导致近失也是可以接受的,合成营的装甲防护足以抵挡弹片的杀伤。

光纤制导红箭-10反坦克导弹

C-RAM的另一个特点是,在探测到来袭武器时,首先要判别是否可能击中被保护目标,流弹就由它去,这避免了无谓的拦截。对于合成营C-RAM来说,这也包括了对简单弹道还是机动弹道的判断,试图拦截常规火炮或者火箭炮的齐射是徒劳的,也是不必要的。C-RAM对射程的要求也不高,这是守株待兔的自卫作战,敌人不打上门来,并不要求在尽可能远的距离上就消灭敌人。这使得合成营C-RAM的技术要求与传统的野战防空系统有所不同,也是全员防空的基础。

合成营的坦克炮、自行火炮可以通过HVP技术参与防空。由于口径大、射程远,甚至可以作为合成营C-RAM的远程部分,重点打视距边缘的飞机、武直、大型导弹。有条件的话,还可以配备正规的“道尔”一级的野战防空导弹,用于对付飞机和武直。打导弹是合成营C-RAM的主要任务,但不必是唯一任务。

2016年解放军装备的道尔M1改进型防空导弹参加演习

但对于合成营C-RAM的主要的近程反导作战来说,最现实的选择还是步战的速射炮。步战的中小口径速射炮经常与小口径高炮同源,或为近亲。换句话说,步战速射炮用于防空,效果至少与牵引式小口径高炮相当。步战具有在运动中稳定射击的能力,比牵引式高炮更甚一筹。加上完备的火控系统和数据链,这是步战防空的技术基础。

传统火控采用相对座标,根据目标与自身的相对距离、方位、速度等要素确定瞄准要素。这要求各单元自备完整的探测、控制和射击能力。网络化火控可以采用绝对座标,防空火控中心发布目标的绝对位置、方向、速度等要素,射击单位根据自身的位置(如果在运动中射击,还要考虑自身的速度和方向等)将目标诸元解算成相对座标,后面的火控解算就都一样了,而不需要自身具有探测能力。


如果步战的主动防御系统自带毫米波雷达,那防空火控中心只需要把目标移交给步战的毫米波雷达,由后者控制瞄准射击,自己就可以转向其他目标,系统应付饱和攻击的能力更强。有条件的话,防空指挥中心本身还可用微型系留无人直升机搭载额外的下视雷达天线,用于超低空补盲,系留电缆不仅用于雷达数据下传和控制信号上传,也是电源线。机上只需要很小的电池,确保在电缆意外断开时能在无线电控制下受控降落。

如以我军陆上信息化作战平台为基础改造的步战车就很适合类似状况下的任务

在合成营防空指挥中心的集中控制下,步战向来袭飞行目标射击。由于步战数量较多,甚至可多车多炮集火射击,提高命中概率。这是数量稀少的专业防空系统难以做到的。但步战毕竟不是专用防空平台,合成营防空体系或许应该整合进入合成营的综合指挥与火力控制体系,空地目标探测分工协调,射击指挥统一进行,指挥官根据目标性质、方向、距离和自己的兵力分布,最优选择投入交战的单位。这样的高度自动化和一体化的合成营不再只是有自身火炮和工兵支援的装步营,而是陆上的导弹护卫舰编队。

反过来,如果依赖专用的野战防空系统的话,不管是纯高炮、纯导弹还是弹炮合一,都有部署位置和风险问题。为了提供最有效的保护,防空系统应该部署在合成营进攻队形的周边,但这里也最易遭受敌人反坦克火力打击;靠里靠后部署提高安全性,但有射程、射界和反应时间的问题。合成营进攻队形成员直接担任网络化防空单元的话,可以有效地解决这一经典难题。

网络化防空的天然命门是通信。要是战场通信受阻,网络就崩溃了,也就谈不上网络化防空了。但通信和网络抗干扰不光是合成营防空的问题,要是信息化的合成营的通信崩溃了,所有方面的战斗力都必将受到严重损失。矛和盾是相长的,干扰技术在进步,反干扰技术也在进步,通信和网络的反干扰必须全力对待,但这不是放弃信息化、网络化的理由。就像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依赖电气化了,断电会打乱整个社会和经济的各个层面,但去电气化并不可行。通信和网络的反干扰是现代战场的关键课题,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在打飞机时代,合成营野战防空在任何时候面临的威胁数量通常是个位数的;在打导弹时代,任何时候的威胁数量很可能是十位数的。另一方面,打飞机与打导弹的难度不同。这一切决定了合成营野战防空的性质变了,不能再套用传统思维了。

合成营的网络化防空不是不可能的梦想。这样的合成营在一般硬件上与现有概念并无代差,但在信息化架构方面是革命性的变化,在作战理念上更是如此。中国陆军有需求,中国军工有技术,中国军人有能力,跨过机械化和信息化的初级阶段,使得中国的合成营一步到位。当然,这一步到位是指直接跨入领先位置。军事现代化是无止境的,永远在路上。

建军90周年展出的09双35高炮

我军伴随防空“护法”另一位,红旗17,两者配合成就的是现有世界顶级伴随防空水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晨枫

晨枫

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荀越
专题 > 习主席带领我们强军
习主席带领我们强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