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晨枫:重新找到位置的美国陆军

2018-03-04 15:00:2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创纪录的2019财年美国国防预算很抓人们的眼球。一般认为,空军得到了大头,海军第二,而陆军得到的只比零头多一点。事实上,以增幅计算,陆军预算增加了14.9%,空军14.1%,海军12.1%,横跨各军种的全系统预算只增加了5%。这反映了美国战略思想的悄悄变迁。

“修正主义”的威胁

在后冷战时代,美国陆军曾经很失落。尽管美国官方在最近才明确把中国列为试图改变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的“修正主义力量”,中国早就是美国战略规划的头号目标了。“海空一体战”在前几年甚嚣尘上,不需要想象力就知道主要对象是中国,主要想定战场在西太平洋。这里是海空军的战场,没有美国陆军多少事,以至于美国陆军被迫通过陌生的以地制海、以地制空和战场反导来刷存在感。

在美国一强独大的后冷战前期,俄罗斯相比于苏联只是破船剩下的三千钉。在美国和西方的狂妄和自私面前,被逼到墙角的俄罗斯在普京的领导下,扎稳脚跟,出奇制胜,在一手烂牌的情况下,在东乌克兰和叙利亚将了西方一军。美国痛定思痛,重新把俄罗斯定义为必须重视的“修正主义力量”,是事出有因的。

在最新的美国战略思想中,美国必须应对中俄在欧亚两方面的威胁。在亚太,海军和空军依然是主导力量;在欧洲,陆军和空军才是主导力量。美国陆军终于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和定位。

在东欧进行部署的美国陆军“斯特赖克”部队,东乌克兰冲突重启了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陆军对峙

在后冷战前期,美国陆军也沉浸在高科技银弹迷思之中,提出“科曼奇”武直、“十字军战士”自行火炮、理想单兵武器系统、地面战斗车辆等超前的先进武器系统概念,试图作为先驱引领地面战争的革命,但无一逃脱先烈的下场。接下来的十年反恐占据了美国陆军的主要精力,装备研发与采购都由此主导,使得今日美国陆军处于很尴尬的地位。一方面,中俄(尤其是中国)不断列装大量先进主战装备;另一方面,大量最新主战装备实际上只是在拉平与美国的差距,即使有所超越,也只是小幅领先。99坦、直-10、红旗-9作为参照的M1A1、AH-64、“爱国者”的基本型都是20-30年前就已经列装的美军装备。

但与美国国防部总的研发开支增幅(24%)超过武器装备采购开支增幅(15%)的大潮流相反,美国陆军的研发开支增幅只有8.5%,而武器装备采购开支增幅则高达18.4%。这是很有意思的。仔细分析陆军装备采购的变化,也有助于理解美国陆军对当前重点的理解:注重当下,Buy Today,Fight Tonight。

2019年度美国陆军军费各项开销的涨幅,从上到下以此为:人员费用,操作与维护费用,武器装备采购费用,研发费用

这不是俄罗斯的钢铁洪流威胁真的那么近在眼前。不管俄罗斯重整军备如何高调,新装备大多还是冷战结束时代的技术水平,兵力则大大萎缩了。俄军在叙利亚和东乌克兰的出人意料大多表现在对技术的娴熟掌握和对战术的灵活应用。换句话说,训练水平和官兵的主观能动性显著提高,但在装备技术方面,并没有太了不起的亮点。

重型化与信息化

独自处在巅峰,容易心猿意马、海阔天空。看到对手的真实实力后,花拳绣腿就现原形了,皮糙肉厚的好处就重新认识到了。美国陆军的新采购重点充分显示了这一点。

在后冷战初期和反恐时代,美国陆军以飞行陆军理念为核心,重点在武直和运直,尤其是适合高原高温使用的CH-47F/G重型运直。在2019财年里,CH-47G的采购数量还是增加了17%,但UH-60M只增加了4%,AH-64E更是降低了5%。曾经成为美国陆军重点的战场反导也风光不再,“爱国者”MSE(PAC-3的增程改进型)的采购维持原来的数量,不增不减。总体而言,陆军的航空与导弹采购经费分别比2018财年下降10%和5%。

有较强吊装能力和运载能力的CH-47直升机曾经是美军非常倚重的装备,但也在反恐战争中暴露了自身的脆弱性,在与“修正主义敌人”的正面交火中,CH-47的生存能力只会更低

但是武器与履带战斗车辆的经费增加了惊人的88%,其中GMLRS制导火箭弹增加56%,M1A2升级141%,ATACMS导弹升级231%,最惊人的是155毫米炮弹,增幅达到795%!

相对增幅固然重要,绝对数量也不可忽视。155毫米炮弹从16000多发增加到近15万发,其中1189发为GPS制导的“神剑”炮弹。GPS制导的227毫米火箭弹GMLRS从6048发增加到9450发。M1A2坦克升级从56辆增加到135辆。其他装备的增幅、实际数量和具体耗资情况请参见下表。注意,有些项目只有增幅和数量的数据,缺乏具体耗资的数据。

美国陆军部分装备采购列表

部分装备的采购开销涨幅,其中红色为军火,绿色为地面载具,深蓝色为飞行器,浅蓝色为网络战装备

毫无疑问,美国陆军对炮兵火力和重装甲的重视程度极大地提高了,但凡事不宜简单化解读。

在反恐时代,美军主要还是习惯性地依赖空中火力,炮兵相对不受重视。这个问题在制导炮弹和制导火箭弹大量装备后有所改变,但常年忽视和作战使得155毫米“铁炮弹”的库存严重降低,一旦爆发与中俄一级的对等对手的常规战争,很快就有库存见底的危险。所以现在的大举增购是恢复库存,而不是“大炮兵主义”归来,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M109的升级被砍掉一半了。

另一方面,GMLRS的定购基数就大大超过155毫米的“神剑”,2018到2019财年仅增幅就3倍于“神剑”的全部订购数量,绝对数量则是9倍于后者,也说明了美军炮兵建设的重点。在美国陆军参谋长马克·米雷上将的六大现代化重点中,名列第一的就是远程精确火力。227毫米的GMLRS射程达到70公里,还有很大的增程潜力。以SDB小直径制导炸弹为弹头后,可以利用滑翔而轻易将射程增加到100公里以上,还可以具备折返攻击的能力。这不仅极大地减小了常规火箭炮可观的最小射程死区,还可以攻击反斜面。相比之下,“神剑”的弹道限制要大得多,射程也受到39倍炮管的限制。美军正在试验把炮管延长到52倍的套件,但即使成功,射程依然不可能达到227毫米的MLRS火箭炮的水平,更何况MLRS还可使用ATACMS战术弹道导弹,这也是2019财年的新宠之一。

MLRS既能发射227毫米火箭弹,又能发射ATACMS战术弹道导弹

另一个引人注目的新宠是M1A2坦克。这些不是新造的,而是升级到SEP v3标准。这是2015年才推出的升级包,包括新型数据链、新型弹药、改进的红外夜视仪、通用遥控武器站等。除了SEP v3,还有261辆M1A2坦克计划加装以色列的“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提高防护能力。M1A1/A2在两次伊拉克战争中表现突出,在技术水平上也显著高于俄罗斯的T-80、T-90,所以美军一直对升级改造不急不火,但被俄罗斯全新的T-14“阿玛塔”坦克吓了一跳。T-14“阿玛塔”最后是杀手锏还是坏玩笑,现在还不好说。但美国陆军总算惊醒了,不敢再懈怠了。还有99改在地平线那一头呢,尽管M1A2对阵99改的可能性很小。

M1A2 SEP v3已经被部署在了东欧,也是最有可能碰上“阿玛塔”的地方

美国陆军对重装甲的重振范围还更大,“装甲多用途车辆”AMPV是很有意思的例子。这是从M2“布莱德利”步战发展而来的通用装甲车,大概可以比作取消炮塔的M2“布莱德利”,用于取代M113装甲车。M113是一代经典,但轻薄的铝装甲已经不适合现代战场防护要求,车内空间也嫌局促。M2“布莱德利”在设计时就要求能抵御30毫米炮弹的攻击,防护能力比M113显著提高。AMPV将用作装甲运兵车、指挥车、救护车、迫击炮车等。在网络化和信息化后,AMPV不再是简单的“战场的士”,而是地面作战体系的一员。

加强防护的趋势还体现在“联合轻型战术车辆”JLTV上。这是用于取代“悍马”的。与更早的吉普相比,“悍马”不仅载重量更大,还有车底防地雷能力。但反恐战场的经验表明,这点防护能力不够用。重装甲的防地雷车MRAP的防护能力足够了,但重量太大,重心太高,目标太大,战场机动性太差,在高烈度战场上反而生存力更糟糕。JLTV应运而生,要求具有接近MRAP的防护和“悍马”的机动性。尽管未来美军的重点不在反恐,现代战场模糊了前后方的界限,非战斗车辆也需要较好的防护。JLTV还有大量的充电口,以适应信息化的现代步兵的能源要求,因此JLTV依然是美军现代化的重点。

JLTV理论上能够充分适应治安战和正规作战两种不同的战争环境

另一个大趋势是加强战场网络化、信息化建设,这里的重点是“联合战斗指挥平台”JBC-P,供车载和徒步使用,采用卫星通信,具有保密通信(包括实时聊天室功能)、图像和视频传送、手机-平板电脑式的人机界面等先进功能,可以在谷歌地球上拖放通用图标来标定敌我位置和目标性质,通过增强现实(AR)来确认或指引目标,在连排数据库上共享弹药和伤亡情况,与友军分享行军和进攻路线以避免拥挤,当然还有三军通用的友军位置标识功能。装备JBC-P后,网络化、信息化不仅深入到作战部队,还广泛配发到后勤车辆和人员,充分体现了现代战场不分前后方的特点。

值得指出的是,经过反恐的考验,美国陆军现在更加信任装甲。不仅主战坦克要求更加坚固的装甲,勤务装甲车和轮式车辆也都要求更好的防护水平。但再强大的装甲也不足以裸奔,永远有更强大的炮弹、导弹和炸弹在等着。网络化和信息化的作用是知己知彼,避实击虚,在打击敌人的同时,避免被敌人打击,这才是最有效、最主动的防护。强大的装甲只是在遭到伏击或者遭遇战时闪避不及、抗过一击时用的最后防线。时代不同了,敌人出手越来越重,最后一道防线也必须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强大才管用。

JBC-P支持手写笔输入,操作非常简单

另一个值得指出的是,曾经很红火的“斯崔克”轮式装甲车辆在2019财年里不是亮点,只有区区3辆。“斯崔克”依然是美军的重要装备,但和飞行陆军一样,轻装化更加适合对比悬殊、单向透明的战场。在面对中俄这样对等对手的时候,敏捷和高效的战斗力要让位于强大和可靠的战斗力,有时候,关公的青龙大刀就是比秦琼的撒手锏更加令人放心。

但对飞行陆军地位的相对淡化不应理解为陆航不重要了。就投资而言,60架AH-64E和50架UH-60M依然分别耗资12.7亿和11.2亿美元,仅次于135辆M1A2的26.6亿和3390辆JLTV的13.2亿。战场反导也是一样,82枚萨德导弹及相关系统耗资11.5亿美元,240枚PAC-3 MSE及相关系统耗资11.3亿美元,这些无疑也是重量级的。2019财年所反映的只是这些传统重头的相对重要性有所下降。

未来项目:仍是未来

不为人所注意的是,M1A2坦克和M2步战的升级经费有很大一部分不是来自军费中的“基础预算”,而是来自与具体作战行动或者战略倡议有关的专项开支,在这里就是“欧洲威慑倡议”(European Deterrence Initiative)。过去有先例,MRAP就是用反恐战争专项经费支出的,也不是来自“基础预算”。

同样不为人所注意的是,美国陆军即将启动新轻坦的研制,尽管用了“机动防护火力”(Mobile Protected Firepower)这样一个奇怪的名称。在不算很成功的M551“谢里登”之后,这已经不是美国陆军第一次启动新轻坦的研制了,上一次的M8达到了样车试验的程度,装备105毫米炮的“斯崔克”MGS甚至投入了有限使用。被空投和两栖要求束缚了手脚的薄皮大炮的传统轻坦不再适合现代战争的需要,但便于空运、适合山地水网作战、对道路要求较低的轻量级主战坦克具有独特的价值,难说中国新轻坦的成功是否刺激了美国陆军一把。这不是美国陆军的第一次了,以地制海、以地制空也是“拿来”的。

挂满反应装甲的M8“装甲火炮系统”

另一方面,科幻级的未来垂直起落飞机(FVL计划)依然“未来”,原本准备替代UH-60“黑鹰”、AH-64“阿帕奇”、CH-47“奇努克”的FVL已经到了技术验证机阶段,贝尔的V-280“勇敢”与西科斯基的SB-1“不屈”已经首飞,但本来急迫的工程研发和量产现在反而不急不火了。下一代地面战斗车辆NGCV也是“慢慢来”。

值得指出的是,美国陆军由于人多,占国防开支的总份额一直不低,但装备采购款额相对空海军较低。在2019财年里,地面系统开支“只有”159亿美元。相比之下,舰船有331亿美元,飞机则高达552亿美元。即使扣除飞机开支里海军和陆军的部分,空军开支依然是大头,而地面系统开支里也有少量来自空军和海军,如JLTV和后勤车辆。

如果美国陆军在欧洲的战备姿态继续提高,主战坦克和自行火炮的开支将迅速增加。M2“布莱德利”步战的升级现在还不是重点,美国陆军其实在寻找下一代,一旦计划正式启动,这又是一个销金坑。刚伸进去的以地制海、以地制空和战场反导也是不能放手的。随着美国陆军的转型方向和重建重点的明确,与空海军的经费争抢将加剧。更大的问题则在于像“特朗普元年”这样的高位军费开支是否能持续。缺乏真实增长的美国经济是最大的制约。奥巴马不是看不到削减军费对美军的负面影响,而是在黄油已经掺水的情况被迫少要一点大炮。特朗普的顶风作案到底是成功逆袭,还是回光返照,要不了几年就能见分晓。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晨枫

晨枫

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于宝辰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