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恒:美国人是如何成为瘾君子的?

2018-12-06 08:17:2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恒】

如果要选出一个最让美国人民头疼的社会问题的话,毒品泛滥获得的关注可能仅次于经济衰退。

毒品在西方往往被称为“美国病”,仅在2017年,就有超过72000名美国人因为毒品失去生命,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美国人在越战中的死亡人数,并且还在保持着每年17.7%的增长速度。

美国的毒品史始于鸦片和大麻。最开始用于医疗的大麻和鸦片,在利益的驱动和良心的缺乏下,催生出了一个高达千亿美元的毒品市场,美国靠世界5%的人口,消耗了60%的毒品。

美国历年因为滥用药物死亡的人数

美国人对于毒品的第一印象也来自于英国人带来的鸦片,不同的是,中国人随之展开了虎门销烟,而美国人则将鸦片作为一种有效的麻醉剂,广泛地用于医疗当中。本杰明·富兰克林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也曾为了治疗膀胱结石而使用鸦片。在十九世纪的美国,鸦片甚至是一种常备的家庭用药,在南北战争时期被作为军需物资发放给士兵。

十九世纪美国的鸦片馆,当时鸦片是一种为社会所接受的药物,纽约的鸦片进口量从1840年的24000磅稳步增加到1872年的416924磅

随着静脉注射器的发明,短时间内注射鸦片提取物达到兴奋状态成为可能,美国第一次面临药物滥用的影响。

到二十世纪初,超过二十五万美国人是鸦片成瘾患者。为了解决这个鸦片上瘾问题,更强力的鸦片提取物——吗啡取代鸦片作为医用镇痛和麻醉药。吗啡是第一种阿片类药物,最初因其缓解疼痛的能力而被誉为神奇药物。

全球阿片类药物消费量和实际需求的比例

在19世纪,没有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这样的机构来规范药物的广告宣传。对医生来说,当时药品种类的匮乏使得他们不得不去尝试一些新的药物,而在新的药物取得成效之后,往往会陷入过度使用的情况。

当时的阿片类成瘾患者主要是中上层阶级,也就是有机会去接触优秀的医生并且有能力尝试新的治疗方法和药物的人群。医生并非不知道吗啡的成瘾性,但医生和患者都认为吗啡成瘾是一个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结果。吗啡被用来治疗与鸦片相同的症状以及处理手术麻醉,甚至用于治疗酒精中毒。同时,它也用于减少分娩期间的痛苦。

1885年的一张推销含有鸦片成分的儿童止咳糖浆的海报,鸦片提取物在当时是许多专利药的主要成分,从磨牙粉、咳嗽糖浆到很多妇科药品都有其身影。

化学家从鸦片中提取出吗啡,希望以此解决鸦片的成瘾性,但并不成功。他们试着寻找其他新的药物来替代吗啡,一个新的魔鬼“现身”了——海洛因。

1898年,拜耳制药公司发现,当吗啡被煮沸时,形成了一种新的强效止疼药,它就是海洛因。为利益考虑,该公司很快开始进行积极的营销活动,出售其含海洛因的各种药物。海洛因被吹捧为可治哮喘、咳嗽、感冒、支气管炎和肺结核,甚至可用于儿童。它也被宣传成一种不会上瘾的药物,可以作为酒精和吗啡的替代品。

2017年美国因吸食毒品过量致死人数达72000人,其中超过五分之一由海洛因引起

作为抗吗啡成瘾运动的一部分,慈善协会在当时甚至将免费海洛因样本邮寄给吗啡成瘾者。结果,海洛因成瘾开始生根发芽。

美国的毒品成瘾早期主要是海洛因和吗啡成瘾,1930年代的大萧条和1960年代的嬉皮士时代是吸毒人数剧增的时代。

一战时期美军配发给军人的吗啡注射液

残酷的一战战场上,吗啡作为军用物资被广泛配发给军人,用以缓解军人的紧张,提高勇气,短暂止痛。这样的行为使得这些吗啡成瘾的一战军人在战争结束后成为西方第一代毒品成瘾者。

在越南战争期间,驻扎在国外的美国士兵则滥用海洛因,估计有10%至15%的军人沉迷于海洛因。

在20世纪80年代,制毒集团改进了技术,流入美国的海洛因纯度大大提高,可以直接吸入鼻腔,带动了第三波吸毒热潮。

在越南战争中,海洛因通过各种渠道流入驻越美军中,士兵大面积吸毒成了军官们除了战争之外必须解决的问题

鸦片、吗啡和海洛因都是罂粟的提取物,刚开始都是作为药物使用,对于解决人类的病痛有很好的效果。但随着药物的滥用,这类阿片类药物逐渐被禁止使用。

不过,聪明的吸毒者们总是能够在各种层出不穷的新药里找到满足,而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制药商们也鼓足了劲头宣传他们的新药。

芬太尼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海洛因、芬太尼和卡芬太尼的致死含量对比,只需要极少量的芬太尼及其衍生物卡芬太尼即可致人死亡

芬太尼作为强效脂溶性麻醉性镇痛药物,自1960年首次合成以来已有50年的历史,至今仍然是麻醉与镇痛领域最为常用的药物之一。1977年斯坦利应用大剂量芬太尼取代吗啡成功用于心脏手术麻醉,标志着心脏手术麻醉进入了芬太尼时代。

作为一种致幻剂,芬太尼的效果是海洛因的五十倍。与海洛因、吗啡和鸦片不同的是,芬太尼的合成不需要罂粟作原材料,它的原材料获得相当容易,这让它的泛滥几乎不受控制。

然而,芬太尼还不是尽头。

尽管在过去十年中已导致数十万人死亡,但药物制造商仍在继续推出用于治疗中度至重度疼痛的新型阿片类药物。DSUVIA是一种新的药物装置组合,带有一个涂药器,可以将止痛药直接放在舌头下,药丸立即溶解。DSUVIA由制药公司AcelRx生产,比吗啡强500倍,比芬太尼强10倍。

美国AcelRx公司生产的一种名为DSUVIA的新型阿片类药物

阿片类药物本身是一种很有效的止疼药,它本意被创造为人类的福音,为人类解决病痛,但追求利益的制药企业、失职的政府机构及人类尚不全面的知识体系,让我们释放出了这个潘多拉魔盒的另外一面。

要解决美国的阿片类药物滥用问题,美国政府是最重要的力量,但药企的游说、官僚机构的拖拉、党派利益的角逐,都在拖累它的步伐。

时间已经很紧张了,2000年到2017年的数据表明,至少有10%的美国未成年人尝试过阿片类毒品,这还不算其他种类的毒品。

欢迎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塞外声”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恒

陈恒

文史爱好者,工科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人是如何成为瘾君子的?
金钱和权力共舞:布什家族发家史
在美国分裂之时,总有人能大发横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