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净心:国旗不能在香港倒下

2019-08-08 07:16:03

【采访/观察者网 王恺雯】

数名香港暴徒以示威之名,三天之内两度将尖沙咀海港城外的五星红旗强行取下抛入海中。

8月4日凌晨及5日晚上,数十名香港民众自发前往事发现场,他们高唱国歌,将国旗重新升起。

“我们全都是香港本地人,非常爱自己的国家,爱自己的民族。我们行得正走得正,不需要戴口罩,光明正大。”护旗行动发起人之一、“爱港行动”召集人陈净心5日晚在尖沙咀的国旗下对媒体说道。

敢于同反对派针锋相对的陈净心,是香港街头政治团体中极具个性的人物。从五年前的违法“占中”到如今香港的“修例风波”,她都站在爱国爱港、反“港独”的最前线,与暴徒、“港独”作斗争。

“爱港行动”是一个怎样的团体?香港出了哪些问题?为什么杠上支持违法“占中”的艺人?8月6日,观察者网专访了陈净心,听她讲述关于自己和香港的故事。

“爱港行动”召集人陈净心  图源:微博@陈净心_香港 视频截图

那一夜,他们从香港各处赶来升国旗

观察者网:最近几天,您和一批爱国人士两次将尖沙咀的国旗重新升起,您如何得知国旗被暴徒扯下的消息?两次升国旗的过程中,有没有支持你们的香港市民或捣乱的示威者?

陈净心:两次都是我在网络上的群组里面得到的消息,群组会第一时间把香港的事情发过来告诉我。

我们没有受到示威者的阻挠,第一次我们一行有11个人,当时没有暴徒,昨天(5日)我看到有几个戴口罩的(示威者)站在旁边,但我们人多,六十多个人,他们就没有走过来骚扰我们。不支持我们的不敢走过来,支持我们的就走过来,问我们要国旗,和我们一起唱国歌,其中有很多香港老百姓,跟我们说他们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们其实很爱自己的国家,都对现在暴徒破坏香港安宁的行径看不过眼。

8月4日凌晨,数十名香港爱国市民自发升起国旗

观察者网:损毁国旗的行径已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国旗及国徽条例》,暴徒公然违法、玷污国旗,他们怎么会如此嚣张?

陈净心:他们要挑衅嘛,要挑战我们国家的主权。第一次他们把国旗抛到海里面,警察没有什么动作,靠我们老百姓把国旗升起来。其实这个国旗是有办法不让它被拉下来的,旗杆这里有手掣(手动装置),可以找个箱子把它锁起来,不要让任何人都能够把国旗拉下来,要有个规范,虽然海港城是私人的地方,属于九龙仓,但特区政府可以跟私人物业商量。

不能光靠我们香港老百姓(保护国旗),长期来说,一定要由特区政府或者物业来做这个事情。我们很有爱国心,但我们有工作。这帮“港独”他们很闲,都在放暑假不用上学,出来搞事还有钱拿,我们没有,还要照顾家庭、孩子。

5日晚,大批香港市民来到尖沙咀天星码头附近的升旗台,将五星红旗再次升起  图源:中通社

昨天(5日)我真的很气愤,国旗第二次被拉下来。国旗是国家尊严的象征,我们就立刻去把国旗升起来。

第一次(4日凌晨)我们把国旗升起来,(“爱港行动”)成员都是从香港各个地方赶过来的,大埔墟、香港仔、沙田、旺角,哪里都有,他们住得很分散,我们能做的只有把国旗升上去,但让我们一直守在国旗边是无法做到的。

(观察者网注,截至8月6日晚,尖沙咀天星码头树立的五星红旗附近已有多名安保人员驻守。)

观察者网:最近随着暴力的升级,有更多香港人站了出来,但也有很多人保持沉默,您怎么看这种现象?港人又是如何看待最近的一系列风波?

陈净心:表面上看来有很多人反对(政府)是吗?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很多香港媒体都是反对派的,我的微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很多出来背书的所谓“老百姓”其实都是演员,这样的演员出来支持搞乱社会,其实一般老百姓已经忍无可忍了。

香港很多法官都是外国籍的,把反对派的黄之锋他们放了,七警除暴安良,被抓去关两年,我们老百姓谁还敢出去和他们(暴徒)起冲突?如果你有孩子有工作,你敢出去吗?你要坐牢,前途尽毁。

(观察者网注:2018年黄之锋冲击“公民广场”案上诉成功,由监禁6个月改为维持原判社会服务令;2019年“占旺”案上诉获减刑至2个月。)

观察者网:香港警察最近承受了巨大压力,有不少网民认为警方对暴徒过于克制,您是否也这样认为?您觉得香港警方在执法的时候会有什么顾忌?

陈净心:香港的警察是非常优秀的,他们的设备都很精良,但他们为什么不敢执法呢?七警案那些警察执法被判了两年。

(观察者网注:2014年违法“占中”期间,7名香港警察因涉嫌袭击前公民党成员曾健超,被裁定袭击致造成身体伤害罪成,各被判2年监禁。7人提出上诉后,2人成功撤销刑期,5人获减刑至15-18个月监禁。与此案相关的曾健超因涉嫌拘捕及袭警,被判入狱5周,作为选委会委员,他在狱中参与了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投票。)

7月14日沙田骚乱中,有警察手指被咬断  图源:香港“东网”

7月31日,暴徒在法庭外围攻警车  图源:香港“东网” 

观察者网:五年前的违法“占中”时期您就积极与反对派、“港独”作斗争,您觉得如今的这场风波,和“占中”相比出现了哪些变化?

陈净心:我们老百姓现在也没办法了,以前“占中”都是封人行道、马路,现在搞地铁、机场、搞过海隧道、搞警察局、搞政府部门,什么都搞,甚至还有骚乱。

跟五年前的“占中”相比,已经是把混乱带到社会各方面,还有立法会里面反对派议员站出来护着他们,不让警察平乱,有外国记者帮他们挡着,现场还有CIA的特工。香港警力也不够,而且暴徒已经在使用汽油弹、腐蚀性液体了。

8月5日,港铁站内有极端示威者包围不同意见的香港市民  图源:大公文汇全媒体

8月5日晚,暴徒在香港北角殴打欲通过被阻道路的私家车主  社交网站视频截图

观察者网:您对特区政府在“打击港独”这方面有什么建议?

陈净心:(叹气)香港一定要搞定英国(外籍)法官的问题,一个社会里面,法官都是外籍,社会是搞不定的。暴徒上了法庭,法官说你无罪了,不然就是罚款或缓刑,能起什么作用?现在的问题没得解。

内地人看香港忧虑,我比你们更忧虑,心痛啊!好好的“东方之珠”变成这样,希望内地人能体谅我们老百姓的苦,我们也不想香港到这个地步,但外国势力已经入侵了。

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前)在2019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演辞  图源:香港特区政府新闻公报

国旗不能在香港倒下

观察者网:“爱港行动”的规模有多大?这样的爱国爱港力量,对香港本地年轻人的吸引力如何?

陈净心:老实说我们的团体一般都是过了40岁的人,年轻人有,但是太少。没办法,整个环境就是这样。我们的核心成员有20多个,如果是要行动的话有一百多人,年轻人很少,最年轻的也30多岁。

所以现在问题是很严重的,学校都被渗透了,一味要民主自由、人权,要有独立思维,老师现在教孩子,认为父母不对就和他们抗争。我现在有很多朋友,孩子打家长,只是因为政见不同。香港如果教育、法治不搞定,就根本搞不定。

观察者网:负责“爱港行动”是您的正式工作还是一个“兼职”?团队日常会有哪些活动?

陈净心:我结了婚就没有工作,失业十多年了。为什么会搞这个“爱港行动”?就是我发现香港10年前已经开始乱了,反正我没工作,我觉得我要用自己能做的去唤醒香港人。其实我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去找朋友吃饭啊,没有工作有老公养我,但我要为国家做点事情。我就是希望香港人了解,我们和内地同胞是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民族,是血浓于水的。

“爱港行动”方面,有重要的事情我们就会站出来,政争我懒得管,但你们把国旗拉下来,这是国家尊严的问题,我们就会出动。

我们的其他成员都有工作,涉及很多领域,有退休警察、消防员、公务员、餐饮界、工程界、的士司机等,都是我在网络上把他们召集来的。

7月25日,“爱港行动”前往美国驻港领事馆门外示威  图源:香港《文汇报》

观察者网:网络上有人质疑您是在做“爱国生意”,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陈净心:如果我要做“爱国生意”,我一定很早就出来了。我不介意别人对我的眼光,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国家民族、父母、天地、祖先就可以了,我不能控制别人说什么,如果介意别人说话我就不用出来了。

我举报支持违法“占中”艺人,其实当时很多人都骂我,说我只为了让自己红。他们不理解,我举报这些艺人很危险,我不止是打烂他们的饭碗,也是打烂他们背后整个团队的饭碗。我那时在香港街头走路都怕,怕有人来报仇。但为了我的国家,我必须要发声。但别人不理解我,说我为了举报艺人出名,其实举报了他们之后我低调了两年。

这次我为什么会去升国旗?国旗是不能在香港倒下的,当时我们10多个人一起去,心里其实很害怕,满街都是黑衣人。但为了国家,我们只有冒着生命危险把国旗升起来,有人质疑说我吃“爱国饭”,如果没有那么大的爱国心,你肯定不会走出去的。

唯一不能原谅的艺人是何韵诗

观察者网:网络上有人称您“女版黄安”,您认同这个称呼吗?您之前举报了不少支持违法“占中”的艺人,似乎也引发了一些争议。

陈净心:当然不认同,这是我自己做的事情,我一直在做的。我为什么要举报支持违法“占中”的艺人?其实真的要我举报,不止这些有问题。但我为什么只拉几个出来?我只想拉几个特别过分的出来,杀一儆百。

当年的违法“占中”使香港瘫痪两个月、民不聊生,作为艺人歌手,他们的言行对年轻人影响力大,有些艺人歌手更直接参与“占中”搞乱香港,这个使我非常气愤。我要他们明白,搞乱中国人的地方,就没有资格赚人民币,所以我在微博举报他们在香港的恶行。要清楚的一点是,不是中国政府抵制他们的,是正义的内地人民团结一致抵制他们的。

我也曾在微博写得很清楚,如果社会持续动荡不安,经济下滑,失业率居高不下,这对你们艺人歌手有什么好处?如果老百姓失业,首当其冲影响的就是你们这些娱乐界艺人歌手。

他们若是道歉我肯定会原谅,人谁无过?如果你有反省自己,我就不说了,我跟你没有仇。但有一个人我永远不会原谅她,何韵诗,我怎么原谅她,她是钉在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的罪人,害了很多香港的年轻人。

何韵诗利用自己歌手的身份和影响力,去影响很多香港年轻人。她之前在脸书(Facebook)说要瘫痪特区政府、瘫痪交通,煽动香港年轻人罢课、罢工。“占中”时期她站在最前面,现在也是,还煽动香港人仇恨警察、政府,甚至去联合国唱衰国家,一派胡言。

她有加拿大国籍,她“反中乱港”是不会为香港人着想的,她觉得自己卖国了,有名声了,还能去联合国,搞乱香港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可以回加拿大,她是加拿大人嘛。香港最麻烦的事就是允许双重国籍,一些政客、法官也是这样,搞乱香港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啊,回自己的国家就可以了,却要我们香港人自己买单。

观察者网:站在反“港独”最前线,您有没有受到威胁恐吓。之前您的脸书也被停用过,最近还有这种情况吗?

陈净心:我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怕什么?怕死就不要站出来,我没工作没孩子,牺牲就牺牲了。我脸书账号被封了20多次,最近一次是半年前。不封我账号的话,我在香港的影响力不会那么小,但一封我,之前加的朋友都没了,只能重新来,所以我现在在香港的网络影响力没有那么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净心

陈净心

香港“爱港行动”召集人,护旗行动发起人之一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恺雯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国旗不能在香港倒下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