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璐:从特朗普访华随行CEO名单看中美经济关系走势

2017-11-07 14:33:5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璐】

根据白宫10月16日正式发布的特朗普总统亚太之行的详细行程,特朗普11月8日至10日将对中国进行正式的国事访问,这是他亚洲之行的一部分。此外,特朗普还将访问日本、韩国、越南和菲律宾,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领导人会议和东盟成立50周年庆祝活动。

9月先行来华、为特朗普探路的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曾在北京表示,计划在特朗普访华时率领高级别贸易代表团随行,届时将有40家企业高管陪同。美国产业消息人士称,已有多年没有大型企业代表团随同美国总统出访中国。

自特朗普上任以来,中美政府开展的元首级外交共有两次,首次是4月份习近平和特朗普在美国佛罗里达洲的海湖庄园会晤,第二次是二人在7月份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闭幕后的会谈。合作共赢成为会晤的主旋律,而且成效显著。双方商定启动了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包括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同时同意继续就朝鲜半岛核问题保持密切沟通与协调。

习近平和特朗普在海湖庄园首次会晤(图/新华社)

而特朗普此次访华,则是应习近平在海湖庄园会晤后的邀请。作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自然对中美经贸关系格外关注。他高举“美国优先”大旗上台,一直把贸易逆差问题看得很重,“不分敌友地”推翻了多个贸易协定: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要求韩国修改自贸协定等等。对于中国,特朗普经常提及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巨大贸易逆差,将之作为华盛顿应该采取更多保护主义措施的理由之一。而此次特朗普率领高级别贸易代表团的重要目的,便是寻求通过增加对华出口高价值的美国商品和服务来降低贸易逆差。

多家外媒披露了随行名单上企业的名字,美国能源与大宗商品企业将是陪同总统特朗普11月访华的企业代表团主力,主要的科技和金融公司则大多不在名单之列。这一名单上的公司组成无疑反应了中美经贸关系未来的动向。具体来讲,特朗普的对华经济政策的核心要点为促进对华在能源和大宗商品的出口,吸引中国的投资和减少美国在华企业的市场准入壁垒。同时,中国应该对美国在高科技和知识产权领域制造的摩擦和挑战有所警惕。  

加强对华出口,改善贸易逆差

在竞选时,特朗普就曾毫不留情地指责与中国糟糕的贸易情况,“从美国外流的钱已经把中国重建了一遍”,而且他们“偷走了美国的工作机会”,承诺当选后对华实行惩罚性关税。虽然在入主白宫后特朗普没有履行竞选时的承诺,但是毫无疑问,改善与中国的贸易赤字将成为其对华经济政策的核心导向。

据路透社北京发出的最新消息,一份初步名单显示,美国能源和大宗商品企业将成为特朗普访问北京的商务代表团的主要成员。随行的40余家公司中,10家公司属于天然气或其他能源领域,其中包括Cheniere能源公司,以及由David Messer领导的Freepoint大宗商品公司等,川普此行有机会撮合多达数十亿美元的能源订单。

以石油和天然气为主力军的特朗普代表团和其前任奥巴马在2015年派出的多家在清洁能源方面顶尖企业为主的代表团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也彰显了特朗普希望以“经济”和“就业”为核心,推动传统能源行业发展的政策。

中国是最强劲增长的全球油气和煤炭市场。发展天然气和提升能源效率等都是中美共识。特朗普政府正在谈判的最大交易之一,是中国石化(600028)数十亿美元的投资项目,有望为美国遭受飓风蹂躏的德克萨斯和维尔京群岛带来数千个工作岗位,同时减少两国间每年1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

中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2年~2016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增长8.2%,服务贸易增长83.9%,双向投资增加了约2.4倍。在过去十年中,美国有30个州对华货物出口至少增长1倍,4个州增长超过5倍。美中贸委会预计,未来10年美国对华货物和服务出口将翻一番,达到3690亿美元;到2050年将增至5200亿美元。

这一贸易状况除了与美方积极推进对华出口有关,和中国主动配合也密不可分。在4月份的海湖庄园会晤上,双方启动了100天经济计划,旨在减少中美贸易逆差,以及发布了一些特定行业的声明,如恢复美国在华牛肉的销售。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9月14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方愿与美方积极推进中美经济合作一年计划,也愿继续扩大自美国进口。

美国牛肉再次进入中国(图/@东方IC)

虽然两国的贸易不平衡在近年有所改观,但是情况仍不容乐观。美国商务部2月7日公布的2016年贸易统计数据(通关)显示,美国在商品贸易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约合2.39兆元人民币),占整体的47%。

中美贸易逆差的根本原因众说纷纭。

有美国对中国长期指责的“汇率操纵”以及去年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被时任财政部长雅各布·卢提起的“产能过剩”,这两种美方常提起的原因带有很强的政治色彩,是其发起贸易保护措施的借口。而美国经济学家的主流观点是,贸易逆差缘于政府预算赤字过高以及家庭消费过度所导致的国家储蓄短缺。

在中国学界,盛行的说法认为,这是因为中国处于国际产业链的终端,属于总装,很多上游企业都在别的国家,在中国完成装配之后出口,都算是中国的出口,而美国通过品牌和技术垄断获得的附加值并未算在美国的出口额里。

再一种观点即是下面所涉及的原因:美国对中国出口的技术贸易壁垒以及其他限制制约了美国对中国出口额的增长。

与知识产权相关的贸易壁垒和摩擦

值得注意的是,在40个公司的名单中,主要的科技和金融公司大多不在名单之列,路透社分析称:这反映出华盛顿在这些领域向中国开放的进展缓慢。为数不多的特朗普随访科技企业之一是高通科技公司。这是因为这家公司在中国的收入占到全球收入的一半,但最近他面临着一系列非常棘手的法律问题,包括与苹果的诉讼等事宜。

高通在中国起诉苹果(图/@东方IC)

在今年7月中美全面经济对话(CED)欢迎午餐会上的演讲中,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指出,受美方陈旧的出口管制法规政策影响,美国企业没有获得应有的“蛋糕”。2001年美国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占中国同类产品进口的16.7%,去年这一比重降至8.2%。以集成电路为例,去年中国进口总额高达2270亿美元,超过原油、铁矿砂、初级塑料三种大宗商品进口总额,但美国只占4%。

根据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今年4月的报告,如果美国将对华出口管制程度降至对巴西的水平,对华贸易逆差最多可缩减24%;如果降至对法国的水平,最多可缩减34%。然而,从特朗普此次访华偕同的CEO名单可见得,美国对华出口管制仍然十分苛刻,且将会继续抑制美国对华出口总量。

中美经贸关系中另外不可忽视的一个层面,便是贸易摩擦。自美国8月宣布对华发起针对知识产权的贸易调查后,在美方频频升高的调门中,两国贸易摩擦的风险愈发凸显。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USTR)罗伯特·莱特希泽在声明中表示,将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就中国有关法律、政策、实践或做法“可能不合理或歧视性地损害美国知识产权、创新或技术发展”展开调查。此即所谓的“301调查”。

然而,为了铺垫特朗普访华,美方开展了缓和中美经贸领域的摩擦一系列举动。首先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延后对中国铝箔反倾销调查的初步裁决,其后美国10月17日公布的针对主要贸易对象的汇率报告中未将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这为特朗普访华以及双方进行的磋商留下余地,塑造了良好的访问氛围。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这位来华90多次的对华政策强硬鹰派,表示他们将期望达成“直接成果”和“具体协议”,但是同时承认市场准入、知识产权和关税都是比较复杂的问题,需要较长的时间磋商。这反映了美方或许已经意识到沟通和协商的正和游戏比相互制裁的零和游戏更有利两国经济相互促进,偕同发展。

应该期待此次特朗普访华可以为暨海湖庄园会晤、7月份全面经济对话后又一推动中美经济关系平稳、有序发展提供强大动力。

降低美国在华企业市场准入标准

除了能源订单外,此次川普访华能否加速促成美国电动车龙头特斯拉落脚中国,也是外界关注的另一焦点。有关特斯拉在中国设厂一事,分析人士指出,大陆商务部日前已官方出面表态支持,加上据传特斯拉CEO马斯克也随团同行,种种迹象显示,此事有机会在川普访问中国的期间正式拍板定案。

商务部发言人高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关于特斯拉建厂,根据我们的了解,目前特斯拉公司正在与上海市政府的有关部门进行沟通。对于外国投资者来华投资,特别是在高新技术、节能环保、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的投资,我们始终持欢迎的态度。我们将按照党的十九大精神,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对外开放,努力为外商营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切实保护外商的合法权益。”

特斯拉在中国落户对罗斯在9月份访华期间的言论是一个呼应。罗斯表达了希望改善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市场准入情况,呼吁中方对在华美国企业给予公平互惠待遇。针对这一问题,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回答说:如果中美的经贸关系只对中方一方有利、而对美方没有利益,美国企业家也不会持续在中国做这么多年的生意,对中国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也不会呈增长态势。

在特斯拉的案例中,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这家新能源汽车生产商已与上海市政府达成了协议,将在上海自贸区全资建设工厂。如果消息属实,意味着特斯拉将是第一家在国内独资建立工厂的汽车制造商,无疑对其是极大的利好消息,有助于大幅削减其生产和运输成本,扩大特斯拉在华的市场份额和自己的产业链。

特斯拉中国官网截图

与中国降低外资企业市场准入门槛的总体趋势相反的是,美国却在近期收紧外资审查,毫不掩饰针对中资。美国参议院共和党党鞭科恩(John Cornyn)和共和党参议员皮廷格(Robert Pittenger)表示,近期将公布准备已久的CFIUS审查扩容法案。对于推动立法的动机,科恩毫不掩饰这是出于对中资企业在美收购的忧虑。他认为中企收购美国技术,破坏了美方的比较优势和工业基础。

据第一财经的统计,CFIUS在2001至2016的年度报告,自2007年以来,中企收购美企的被审查案例和失败案例均逐年递增,其被审查交易的比例从2005年的1.56%上升至2013年的21.6%。就在9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做出否决中国私募基金以13亿美元收购美国芯片制造商莱迪斯(Lattice)的决定。

由此可见,中美双方如何在平等互利、相互磋商的基础上降低外资准入壁垒具有极强的必要性,也将成为中美关系今后重要的议题。

中美经贸关系的未来蓝图

从特朗普访华的随行CEO名单可以推测出,在特朗普任期内中美经贸关系仍然需要面临在贸易逆差、知识产权、市场准入、汇率操纵等方面相关的龃龉,但从整体来看中美两国具有巨大的经济互补性,来源于两国的资源条件、经济结构以及消费水平的差异,可以互通有无,互相促进,形成良性而可持续的双边经贸关系。

10月16日,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CNN)就中美经贸关系进行论述,发表了题为《中国的开放如何惠及世界》的署名文章。作为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美国也从中美经贸关系中获益不少。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和荣鼎集团报告显示,中国企业在美俄亥俄州等“铁锈地带”直接雇佣了超过 14万名美国人。仅福耀玻璃集团一家企业,就在俄亥俄州莫兰市雇佣了 1500 名当地居民。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报告显示,仅 2015年,中国就从美国采购了 1650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这一数字还在快速增长。美中经贸关系直接或间接支持了共 260万个美国就业岗位。仅 2016年上半年,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在华销售了 180万辆汽车,比该公司同期在美汽车销量多 40万辆。同期美福特公司在华汽车销售量也超过 58万辆。

正如习近平主席访美时指出的“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期待中美经贸关系在商人出身,因此格外重视经济利益得失的特朗普能够将此次访华传达的对话和沟通的积极信号作为排解矛盾纠纷的渠道,而非两败俱伤的贸易调查和贸易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璐

陈璐

伦敦政经学院国际政治经济学硕士,旅居纽约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