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同:沙特对也门的空袭到底是怎么进行的?

——也门局势分析之二

2015-12-23 08:29:40

【也门胡塞武装击毙沙特将军,令外界吃惊不小。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同曾驻阿联酋、沙特、也门等国,特撰写系列文章,为读者梳理数月来的也门战局,此为第二篇。

2015年3月26日,以沙特为首的多国联军发动对也门胡塞武装的空袭行动,使本就扑朔迷离的也门问题升级为一场战争,此后,规模或大或小的空袭不断。而到了8月底,也是在26日,沙特军方宣布地面部队进入也门境内,那么在这5个月之间,空袭到底是怎么进行的?除了联军、哈迪政府和胡塞武装,还有哪些力量影响着战局?让我们回到3月26日,从头开始看这场空袭。

3月26日,时任沙特驻美大使阿迪尔·朱拜勒(又译阿德尔·阿祖贝尔)首先宣布了多国联军开始空袭胡塞武装的消息,这样的方式显得很奇怪,因为按惯例,军事行动应该由沙特国防部直接通过沙特官方媒体沙特国家通讯社发布。这位前驻美大使现在已成了沙特外交大臣,正是从空袭事件开始,他才开始逐渐进入大众的视野。

根据朱拜勒在美国以及沙特官媒沙特通讯社的确认,多国联军部队以沙特为首,还包括阿联酋、巴林、卡塔尔、科威特这4个海合会成员国,以及埃及、约旦、苏丹、摩洛哥、巴基斯坦等国,此外,美国政府也明确表态愿意为联军行动提供后勤和情报支持。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此次行动中担任沙特方面的统帅同时也是联军领导者的,是沙特国王萨勒曼的小儿子,沙特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亲王,而在空袭开始约一个月之后的4月29日,第一个确认空袭信息的阿迪尔·朱拜勒接替此前担任外长一职近40年的费萨尔亲王成为了新任外交大臣,而空袭的领导者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亲王则被任命为第二王储。

沙特前驻美大使、现外交大臣朱拜勒

这些信息综合在一起,无法不让人联想,空袭与人事变动都是萨勒曼国王在2015年年初上台后执政思想的实践,一改前国王阿卜杜拉执政时期的怀柔策略,用空袭胡塞这样的大胆的军事行动捍卫沙特的稳定和大国地位,同时以此为契机,让沙特王室第三代与新生代的核心政治人物逐渐进入公众视野,以推动政府人员的交替。也正是如此,此次空袭也被一些西方国家媒体形容为第二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亲王的“成名之战”。

仅从空袭宣布开始的信息我们无法得出这样的结论,但站在数个月后向前回溯,我们可以通过比较空袭初期、1个月后、2个月后的沙特主流媒体报道得出结论,这次空袭进行的过程并没有沙特军方预期的那样顺利。从空袭开始约2周左右,多国联军就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的空军基地每天召开记者会通报战果,多国联军发言人、沙特空军将领艾哈迈德·阿西里在那时每天都会向媒体展示空袭的画面,并现场接受各国媒体的提问,由于阿西里会说法语,他还偶尔用法语直接接受提问并用法语回答。在初期,联军的空袭多为也门北部的军事基地、军营以及军火库以及首都萨那部分胡塞武装人员聚集的地区,其目的是为了摧毁胡塞武装的武器装备,迅速削弱其战斗能力,为哈迪政府军反攻铺平道路。

可以看出,在开战初期,整个联军对于战果都信心满满,光是看双方实力的对比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几轮空袭过后胡塞必定会投降。当时沙特本地媒体也陆续披露,联军计划在第一阶段空袭取得效果之后,配合哈迪政府重新夺回被胡塞武装控制的主要城市,随后联军将向也门派遣地面部队,驻守主要城市,帮助哈迪进一步稳定局势完成政治过渡。

但这份传闻中的计划并没有真正实现,胡塞在初期吃了空袭的亏之后,迅速将自己在中部和南部的部队打散并回撤,并没有继续在亚丁周围死守。胡塞武装的大本营位于也门北部与沙特边境交界地区的萨达省,几乎整个萨达省都是高原山区,胡塞武装经常躲避空袭的方法就是化整为零,进入山区地带,让空袭无从下手。

另一方面,由于空袭对于目标的选择太过依赖情报,胡塞武装便把一些军火、战略设施加以掩饰,并通过一些“障眼法”化解空袭。比较经典的一次就是联军军方通报击毁了也门首都萨那附近的一座军火库,并称在袭击前侦测到胡塞武装企图转移这些军火,而与此同时胡塞武装则宣布联军空袭的是一所破损的学校,并称联军口中所称的“转移军火”实际上是在运输修缮、装修房屋的材料。空袭开始后,网络上就充斥着很多这样无法辨别真假的信息,一方面影响了联军对于情报准确性的判断,另一方面也为胡塞武装博得了“同情分”,国际社会也愈发关注也门人道主义危机,压力逐渐转向沙特一方。

4月下旬在也门首都萨那附近的一次空袭

而更令联军失望的是,哈迪的政府军即使在空袭的帮助下,也仅仅是在与胡塞武装的交战中有了些起色,并没有显示出能击败胡塞军队的实力。联军的空袭就像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无从发力,战局也因此变得十分胶着。

空袭开始1个月之后,沙特媒体仍然积极的报道着战果,但这样的消息已经无法引起大型国际媒体的兴趣,舆论势头开始放缓,4月21日,联军宣布,此前实施的名为“果断风暴”的行动结束,而下一阶段进行代号为“重建希望”的行动,发言人还特别提出,这样的安排并不意味着停止空袭,但这时国际舆论因为空袭屡次误伤平民已经变得对沙特不利。

5月上旬,迫于国际舆论压力,交战双方达成了5天的停火期,并由联合国各分支机构组织向也门民众提供人道主义救援。于此同时,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也门各派也在积极磋商,希望拿出一个政治和解方案,但就在各方认为联军会借此机会全面实现停火的时候,联军又重新开始了空袭,5月24日,胡塞武装还声称击落了一架联军的战斗机,事态重新升级。

此后的两个月中,空袭仍然继续,但这时连阿拉伯媒体都开始讨论政治协商解决也门问题。联军的空袭行动间或进行,但此时的空袭已经几乎全是沙特空军完成的,联军也仅剩沙特、阿联酋等海湾国家在支撑,埃及、巴基斯坦等国从“参与”转变为“支持”,摇旗呐喊却没有实际行动。空袭的声势渐微,而胡塞武装对于沙特的反击也开始让后者“吃不消”了。

尽管空袭是联军进行的,但在胡塞武装心中,沙特是唯一的敌人,一方面沙特作为逊尼派大国,与什叶派分支宰德派的胡塞武装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根本矛盾,沙特等国在空袭开始之前就多次指责伊朗通过援助胡塞武装资金、武器来干涉也门内政,伊朗也是空袭开始之后第一个站出来坚决反对空袭的国家。这样的背景被很多媒体演绎成为了所谓“大国博弈”,但实际上宗教分歧只能解释为何胡塞武装尽管占尽劣势却坚持不妥协。

在空中遭受打击的同时,胡塞也在陆地上寻求反击机会。胡塞大本营萨达省临近沙特也门边境,而这段总长度约800公里的边境线上,几乎都是山地,习惯了山地作战的胡塞武装在这样的地形上有着很大的优势,他们的火炮也可以轻易打击到沙特最南部的地区,仅在空袭开始后的一个月,沙特最南部的纳季兰地区就遭受了数次炮击,零星的交火不断,甚至还有传闻说沙特王室一位王子在视察边境时遭炮击,虽然最后证明消息有误,但纳季兰、吉赞等地的安全形势因胡塞武装的“偷袭”式反击变得十分严峻,让沙特军方头疼不已。虽然军方早早地在南部边境配备了坦克、迫击炮等装备,但仍没有好的应对胡塞反击的方法。

此外,由于胡塞武装控制了也门西部重要的军港荷台达,胡塞武装的船只可以轻易通过红海从海上直达吉赞的沿海地区,尽管目前还没有这样成功的战例,但对于海防沙特军方也是丝毫不敢马虎。为了应对胡塞可能发动的反击,4月初沙特南部与也门边境临近地区学校全部停课、航空管制,随时准备撤出军方划定的高危地区。这样的战备短时间内影响较小,但几个月过后,沙特方面也开始吃不消了。

眼看战事越拖越长,空袭后继无力,联军在8月26日派遣陆军部队分别从也门北部边境和南部亚丁进入也门境内,也门战事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同

陈同

中东观察员,曾驻阿联酋、沙特、也门等国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也门局势
也门局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