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同:前总统萨利赫在也门战局中的角色与作用

——也门局势分析之三

2015-12-29 07:40:25

【也门胡塞武装击毙沙特将军,令外界吃惊不小。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同曾驻阿联酋、沙特、也门等国,特撰写系列文章,为读者梳理数月来的也门战局,此为第三篇。】

可以说,也门之乱始于2011年“阿拉伯之春”进入也门,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下台。2011年,在也门执政33年的总统萨利赫遭遇权力危机,6月遭炮击受伤后前往沙特进行治疗,后在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以及国际社会的调解下,将权力移交给自己的副手哈迪,换取萨利赫家族免责后下台。此后似乎萨利赫及其追随者就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中。

到了2015年,联军在刚开始空袭也门时声称,空袭是为了打击胡塞反政府武装,而在几天之后,空袭的对象就变成了胡塞反政府武装以及萨利赫党羽。联军为何把一个什叶派反政府武装力量和也门前总统并列为打击对象?这要从这几年萨利赫在也门政治中扮演的角色说起。

萨利赫交权下台之后,作为也门第一大党“全国人民大会党”的党魁,他对于“全人大”党的影响力以及遍布也门军、政两界的亲信旧部,成为了2011年至2015年萨利赫搅动也门政局风云的最大筹码。

萨利赫

被赶下台的萨利赫在伤愈后开始谋划重新回到也门政治舞台,但无奈他在位时任人唯亲的做法与企图永远连任把也门变成“家天下”的作风实在无法博得民众的原谅与支持,不仅是萨利赫本人,连他的哥哥、儿子等一系列亲信都面临这样的窘境。2013年,也门政治过渡进程受阻,南方分裂主义与胡塞反政府武装这两个大问题困扰着也门全国和解对话的代表们,民众也开始抗议哈迪政府“无能”,但只要是萨利赫的亲信出来发表演说或在媒体上撰文指责现政府,民众就会立即掉转“枪口”指向萨利赫一派,表示“再怎么样也不能回到萨利赫时代”,“哈迪政府无能但萨利赫别想再掌权”。

虽然在军、政两界根基很深,但萨利赫家族在也门民心尽失,有“也门之狐”之称的萨利赫也开始转变自己的策略,挑动哈迪政府与反对派别的矛盾,进一步拖慢也门政治过渡进程,让民众对政府失望,对其他党派也失望,而“最终意识到萨利赫才是真正值得信任的领导人”。

此后胡塞反政府武装势力逐渐壮大,也有部分亲政府媒体指责是萨利赫在背后推动了胡塞的发展,并依靠自己经营多年的部落关系弥合了一些胡塞与其他部落的冲突与分歧,从而让胡塞势力成功地由大本营萨达省发展到了北方各省,并与焦夫等省份的部落首脑(也门当地称“谢赫”)达成了合作协议,使胡塞在2013至2014年获得了良好的发展环境。

除了扶植胡塞对抗哈迪政府,萨利赫还注意到,随着也门政治过渡进程屡次受阻,南方分裂思想开始冒头,也门在1990年之前分为北也门(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和南也门(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南北方在1994年统一问题上存在巨大分歧爆发战争,最终北方胜利、也门重回统一,但南方人以及南方文化因为这场败仗而逐渐被也门主流社会边缘化。此外,也门的石油资源,农耕资源均分布在中部以及南部各省,在这样的“南方富有资源而北方掌权”的框架下,南方独立的思想越来越严重。

萨利赫集团正是看准了这个时机,先是在全国和解大会上与北方各派提出南北资源按省份平均分配的提案,引发了南方各派别的不满,又在南方出现以“南方运动”为首的分裂势力后,站出来号召国家统一。通过一系列的政治手腕搅动也门政局。而萨利赫亲信最成功的一次“政治战”就是在2014年11月,以哈迪恳求联合国对萨利赫实施制裁为由,撤销了哈迪在也门全国人民大会党副党魁的职务,足见萨利赫在这个也门最大政党里的影响力。

进入2015年以来,眼看胡塞势力坐大,哈迪政府节节败退,生怕胡塞真的打败哈迪坐稳江山的萨利赫又开始呼吁美国以及海合会国家介入也门局势,打起了“宗教牌”,针对胡塞什叶派的背景,呼吁沙特等逊尼派大国打击胡塞武装。据沙特当地媒体透露,萨利赫在空袭开始前2天派自己的儿子艾哈迈德·萨利赫前往利雅得,并与联军指挥官默罕默德·本·萨勒曼亲王进行了会晤,并代其父向沙特政府提出包括解除联合国对萨利赫的制裁、用打击胡塞的情报换取对萨利赫家族的保护等一系列提议。但已经决定发动空袭的沙特政府拒绝了萨利赫的提议,而他的儿子在空袭开始后离开了沙特返回一直居住的阿联酋。(艾哈迈德·萨利赫是前也门驻阿联酋大使,在被哈迪政府解职后凭借个人关系留在迪拜居住。有意思的是,哈迪政府并没有正式宣布大使的变动,但也门使馆的人向笔者证实,艾哈迈德的职务确实已被解除。)

艾哈迈德·萨利赫曾任也门共和国卫队指挥官

被拒绝后的萨利赫仍在寻找机会通过这次空袭博取政治资本,在空袭开始后,有关联军误炸也门平民的新闻传出,也门民众对于联军的空袭十分愤怒,萨利赫趁机站了出来,带头反对空袭,并称空袭无法解决目前也门的问题,反而会加深也门的人道主义危机。这一出尔反尔的表态触怒了沙特,更让沙特明确了在也门只能扶植哈迪政府,决定同时对萨利赫集团进行打击。于是,在后面的空袭行动中,联军打击的对象变成了胡塞反政府武装和萨利赫及其追随者。

在也门战事推进不力的情况下,政治和解成为国际社会一同呼吁的途径,而美军的撤出、阿拉伯联军的介入,使也门政治局势面临重新洗牌。萨利赫手中最大的政治资本是他在也门军、政两界的心腹旧部,简而言之是他手里掌握着一部分情报,如果他与联军合作将对胡塞造成更加精确的打击,他与胡塞联合则可以让也门战事继续胶着下去,让沙特、阿联酋等国家越来越着急。萨利赫目前的状态仍然是摇摆不定,或被一些阿拉伯媒体解读为“待价而沽”,以情报为筹码换取自身利益。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手中的情报还有多少剩余价值我们尚不可知,曾经的追随者们,在战争乱局的压力和新的外部势力介入的大背景下,是否还能一如既往地支持他,这些因素不仅决定了未来萨利赫集团的命运,也会让也门局势产生相应的变化。

可以说,在目前哈迪政府一心投靠阿拉伯联军的局面下,也门未来的政治格局初见端倪,哈迪政府、胡塞武装在正面战场对抗,萨利赫集团左右摇摆不定,而盘踞阿比扬省的“基地”组织则寻觅机会壮大实力,南方分裂势力仍然存在,一旦胡塞武装与哈迪政府形成长期对峙状态,那么南方独立的言论比较抬头。可以看出,萨利赫手中的情报和力量将成为我们常说的“x因素”,成为外界解读也门局势时最不可忽视也是最捉摸不透的关键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同

陈同

中东观察员,曾驻阿联酋、沙特、也门等国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也门局势
也门局势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