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志文:“奥赛”不敌美国后的中国教改思考

2015-07-21 07:34:57

最新一届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美国21年后第一次超越不可战胜的中国,获得第一名。好事者还贴出了2010年奥巴马总统在白宫接见奥赛获奖学生的照片。

与此同时,奥赛在中国一片喊打声中,从政策层面全面退出各级保送生与加分的指标体系。

但美国的大学却一如既往地喜欢这些奥赛的获奖者,不仅历届在奥赛中获奖的美国学生都如愿进入了名校,中国的留学顾问也会告诉你,美国高校最看重的,第一类就是各类奥赛的成绩。赴美的孩子们如果有这样一个奖项,GPA差点儿也没关系,因为这是你最重要可靠的学术水平与能力的证明。

2010年奥巴马总统在白宫接见奥赛获奖学生

其实,中国队拿第一,也并不能说明我们就如何强大,美国第二也并不能说明他们的数学成就,包括数学教育就一定不如中国,没有什么,只是这两个事件放在一起,倒是值得我们玩味,反思。

奥数在中国近年经历了一场罕见的跌宕起伏的发展过程,近些年备受抨击,乃至被妖魔化,似乎教育的种种罪责,奥数第一。

在小升初取消考试后,中国的家长、学生想找好学校,好学校想找好学生,不能考试了,用什么尺子衡量学生?数学,这个学科之母的位置就凸显出来,而其中有代表性的,就是奥数竞赛成绩,于是在中国掀起了一场奥数热。2009年杨东平教授喊出打倒万恶的奥数,掀起了批判奥数的一场热潮。

奥数万恶吗?奥数本无罪。有罪的是异化奥数背后的东西。但不幸,奥数继高考之后,成为中小学教育的万恶之源并被狂轰滥炸。直至今年,其终于被正式取消了在各级升学考试中的标杆与尺子的价值。有人恨不得对其斩尽杀绝。

在当下,当一个东西成为升学的尺子,就很容易被异化。打倒了奥数,会不会有“奥英”?“奥语”?事实上,已经出现了。比如,现在中学生流行发学术论文,可以获得自主招生资格,获得加分,于是种种舞弊就不断出现。

显然,不是打倒奥数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这甚至会带来更大的负面效应。但是近年的教育改革,却往往在舆论与“公知”的裹挟下,被迫推出了许多值得商榷的做法。

2015年北京高考分数刚刚公布,两位状元都是女生,有意思的是,两位状元都不是各学校日常学业最顶尖的。理科状元来自人大附中一个普通班,文科状元则自嘲:我是学酥,一碰就碎。为什么?

长期以来媒体舆论,以及很多“公知”对各级考试题横加指责批判,认为考试难度推动了负担的加重。无论什么考试,动辄被扣上偏题难题怪题的帽子,于是各级选拔性考试不断退让,降低难度。考试越来越趋于模式化,向水平测试迈进,“万年不变”的基础题分量越来越重。包括高考在内的考试开始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女状元越来越多,高分考生也越来越多。北京今年是历史上参加高考人数最少的一年,但仅以理科考生为例,上650分的人数却创下了历史新高,比去年多出1000来人,各名校录取分数也大幅上扬,分数的竞争愈加残酷。

中国高教学会会长瞿振元透露,北京某著名大学对东部某省新生的长期监测表明,以数学见长的该省学生,数学成绩与水平下降明显。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高考试题难度的大幅度下降。

难度降低,考试水平化,模式化——要得高分,核心就是仔细、不出错——这正适合了女性性格特点。女状元多倒在其次,数学成绩与水平下降也在其次,关键是,在我们还处在以选拔性考试为录取标准、以分数为核心录取依据的背景下,这种选拔性考试水平化,恰恰强化了应试教育,而不是缓解了应试教育。因为考试可应试,容易应试,于是教育学习就变成了刷题。试想,如果试题难度加大,没有了太多“万年不变的题”,还会出现大面积应试吗?

不只考试,太多的教育治理措施值得我们去反省。

在择校的治理上,很多专家认为,根本原因是资源不均衡,不能满足老百姓的需要,其中一种手段就是削峰填谷,肢解名校。

岂不知,美国这个社会教育经济先进发达的国家,至今仍然是不均衡的,能上HYP(美国人梦想中的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的学生,大多数来自1000所左右的高中(美国有3万多所高中)。学区房这个词也不是中国人发明的,而是来自美国。华裔移民在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发达国家,为择校而不惜代价购买好学校所在学区的住宅,让房价大涨,备受当地居民责难。

我们很多专家、“公知”,盲目地把责任推给所谓名校,似乎打倒了名校、肢解了名校,就可以做到资源均衡,解决择校。显然,名校会倒下,随之倒下的可能是教育质量,尤其是优秀人才、拔尖人才培养体系的倒塌,但择校的矛盾依然不会解决。因为中国人到哪里都要择校,无论是美国还是英国。

我们的重点中学已经开始倒下了,我们的中学生数学水平已经开始明显下降,我们的一系列问题得到解决了吗?

奥数的批判与治理,只是代表了我们近年在教育改革上的一个缩影。中国教育,需要改进的还有很多,我们不能妄自尊大,也不应该妄自菲薄,更需要在全面理解、把握先进教育理念以及问题的基础上,结合国情与文化,制定合理的措施,而不是被舆论裹挟、被“公知”绑架,最后盲目照搬。当然,这需要决策机构有担当,能顶住压力,做正确的事情,也需要呼吁专家、“公知”,多接一点地气,多了解一些中国国情,而不是从理论到理论,从理想到理想,从而误导公众、误导舆论、误导政府、误导教育!

陈志文

陈志文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北京家长汇 | 责任编辑:陈佳静
专题 > 中西教育
中西教育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