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如果马克吐温来看今天美国大选

2016-03-01 07:15:19

“党派斗争的积怨对我的无耻迫害达到了自然而然的高潮:有人教唆9个刚刚在学走路的包括各种不同肤色、穿着各种各样的破烂衣服的小孩,冲到一次民众大会的讲台上来,紧紧抱住我的双腿,叫我做爸爸!”

这段我们小时候语文课本中让人耳熟能详的段子摘自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先生在1870年写的一篇叫《竞选州长》的短文,里面的情节可以说让人忍俊不禁。

当然马克吐温先生从未竞选州长,我们如果做一个大胆的假设,马克吐温先生真的竞选过州长的话,我相信这篇小短文会更加有趣,因为现实中的竞选政治更加残酷和肮脏。现在正好是美国大选年,如果说当初的小短文能让我们一百多年以后还能提起兴趣的话,现在的美国竞选政治可以说像烈酒和过山车一样猛烈,一样跌宕起伏。

我们会看到人性非常阴暗和狡猾的一面,很多人会成为竞选政治的牺牲品,不仅竞选失败还会弄得身败名裂。今天美国大选中的招数可是比马克吐温时代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现在先要警告读者,这些招数仅限美国本土使用,中国人民请勿模仿,后果谁也付不起。

第一种常用伎俩就是造谣,持之以恒地造谣,天天造,月月讲,翻来覆去直到把对手彻底打垮为止。

这个咱中国就自古有之。淳朴的中国人民总相信一句古话:谣言不攻自破,清者自清。可是绝对不要以为竞选中的谣言会不攻自破。

造谣能在竞选政治中大行其道的原因是,很多选民只能从媒体的只言片语中获得对候选人的认识,无论获得的信息是真实的还是谣言,一旦形成第一印象就很难修复。比如说,今年共和党热门候选人著名地产商唐纳德特朗普,从参加竞选以来,民调长期居高不下惹人嫉妒。

由于长期在纽约经商,和包括民主党在内方方面面的关系很融洽,于是一条言之凿凿的理论也就出炉了,说他是民主党派来的搅局的内奸。

这个谣言从去年8月第一次出现在MSNBC电视网,直到最近特朗普在初选三州大胜以后才销声匿迹。对这个谣言最有兴趣的就是以前佛罗里达州长杰布·布什为代表的共和党建制派,从去年10月到今年2月杰布·布什退出选举的五个月中,建制派阵营光宣传特朗普是内奸的广告花销就超过了两千一百五十万美元!(数据来自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

第二个常用伎俩就是打时间差。比如在今年共和党艾奥瓦州初选开始前17分钟时候,CNN评论员Chris Moddy声称卡森有退出迹象。

在初选开始20分钟以后,科鲁兹参议员竞选团队成员SteveKing发布一条事后证明是虚假的推特。该消息声称黑人脑外科医生卡森博士已经退出竞选。由于卡森博士和科鲁兹参议员的选民很接近,这条推特的目的是让本来决定投票给卡森的选民改投科鲁兹。

由于艾奥瓦州竞选开始到开票只有两个小时,虽然卡森阵营立即发现问题并辟谣,但为时已晚,损失已经造成。

等到选举结束的时候,科鲁兹参议员出面表示道歉,而且把发布虚假信息的责任一股脑推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记者Chris Moody。

没想到吧,居然有人在CNN这个太岁头上动土。虽然理论上说卡森阵营可以通过法律诉讼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实际中这基本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的法律诉讼很可能会被对手抹黑成输不起的失败者形象而进一步丢分,所以只能自认倒霉。

第三种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桃色事件了。桃色事件是最狠的武器,可以说一击毙命。被攻击的对象一般都是夺魁呼声很高的热门候选人。

比如前两天,一家美国的小报就发布了一条共和党建制派的热门候选人卢比奥(Macro Rubio)参议员和“情妇”的合影。

在合影上居然有马赛克图案来达到欲盖弥彰的效果。

这个消息的真伪至今仍很难分辨,我估计多半是假的,不过已经能对卢比奥的个人声誉造成一定损失。毕竟老百姓都明白英雄难过美人关,各位参议员、州长甚至总统因为桃色事件惹麻烦的也不少。

上世纪90年代最有名的桃色事件就是克林顿的拉链门事件,位高权重的总统克林顿也不能幸免,被国会弹劾,虽然民主党参议员在关键时刻为自己的总统挺身而出,避免了克林顿被弹劾的耻辱,但他还是被吊销了律师资格证书,这也算沉重打击了。

一般来讲,桃色事件的操作过程是这样的:首先是竞选对手找打手先私自爆料给一些影响力一般的小报,这种报纸的记者基本上信用压力小,很喜欢炒作类似题材,如果一旦成功就可能跻身知名记者行列。

不要小看小报记者,他们的耳报神灵得很,通过很多竞选团队内线,会在第一时间获得情报。如果发现的确有问题,主流媒体一拥而上跟进深挖,这时候派人全天候蹲点,收买线人一套就用上了。

一般来讲,在事情发酵的初期,各种评论家分成几派开始口水战,从桃色事件能引申至大到国家民族立国宪法,小到个人修养家庭价值。

在没有板上钉钉的事实以前,支持的和反对的势均力敌,各说各的道理,证据满天飞。第三派评论家就变得很重要了,这些人一般都是脱口秀的主持人,目的是娱乐大众,扩大收视率制造全国性新闻。一旦当事人不堪重负承认桃色事件,下面就是司法部跟上起诉当事人,理由多半是滥用竞选经费,对调查人员撒谎等等。

这个套路在2008年大选时被用在联邦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兹(John Edwards)身上,结果不仅让爱德华兹白宫梦断,而且身败名裂。

爱德华兹生得外貌俊朗,成功的律师出身,两次竞选总统,2004年代表民主党角逐副总统宝座。2007年初开始和当时的参议员奥巴马、纽约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角逐白宫。

在距离第一个初选州投票前的四个月,一家影响力一般的报纸《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发布了一条很隐晦的消息,声称一个候选人在纽约有情妇。仅此而已,但嗅觉灵敏的新闻界立刻闻风而动,通过对候选人逐个筛选,发现爱德华兹可能最大。

不出两个月,在自由派网站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上第一次正式谈到爱德华兹的婚外情,而且指名道姓说出了情妇的名字。这个消息可以说是重磅炸弹,对爱德华兹在一月举行的第一次初选中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

对付桃色事件也不是没有办法,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家人给站台以及当事人否认。爱德华兹为了挽救自己的政治生命,说服当年身患乳腺癌的夫人伊丽莎白出面支持丈夫,被曝光的情妇本人也出面否认。

一般来讲,很多桃色事件到此就为止了,但是爱德华兹的运气实在是太好或者太差,居然情妇怀孕了!在2008年初,正当选战的关键时期,孩子诞生了。

爱德华兹居然决定偷偷去看望情妇和孩子,被早就守在酒店的记者团抓个现行。这下好了,主流媒体如福克斯新闻网、有线电视新闻网等大电视网和各种深夜的脱口秀节目,可以说立刻疯狂起来了,毕竟这种事情是普通民众喜闻乐见的,还能增加收视率,何乐而不为呢?

在媒体公众压力下,爱德华兹终于在中国人民欢庆奥运会成功举办的时候宣布传闻是真实的,他的确对媒体和公众说了谎,但是仍旧否认孩子是他的。

一天之内,他从一个人人敬仰的政治家变成了一个恶棍。民主党取消了他在党代会上的发言并且谴责他不负责任对党的形象造成严重损害。

事情还没完,爱德华兹的运气实在太差,在孩子的出生证上,父亲的名字居然是空白。媒体哪能这样轻松蒙混过去,终于在不断穷追猛打下,爱德华兹在两年后的2010年承认是孩子的生父。而且更加令人气愤的是,人们发现当他的妻子伊丽莎白给他站台支持他的时候,他仍旧在和情妇维持性关系。

而当时他的妻子正在和乳腺癌做痛苦的斗争。在得知一切真相以后,他的妻子终于放弃了抵抗,乳腺癌在羞愤、郁闷和极度失望情绪作用下,夺去了她仅仅61岁的生命。

爱德华兹后来被大陪审团指控,犯有滥用竞选经费和对调查人员隐瞒事实等六项重罪,可能面临三十年的有期徒刑和一百五十万美元的罚款。最后作为交换条件,爱德华兹承认了三项轻罪并服刑六个月,出狱以后还能继续进行法律相关工作。

事后大家发现,爱德华兹一举一动的曝光,以及被记者团在酒店里抓到的一系列事件,完全是自己竞选团队成员所为,也就是我们说的“家贼难防”。现在轮到卢比奥了,刚刚曝光的照片出现在一个不起眼的网站上,谁敢保证几个月以后卢比奥和情妇的照片不会出现在主流媒体的封面上呢?我看很难说。

看到这里,如果您有兴趣再回去看一遍《竞选州长》,就会惊奇地发现,在一百四十六年以后的今天,马克吐温笔下的美国竞选政治依旧是那样肮脏和丑陋。

每次大选就是这些肮脏伎俩的重复上演,不同的是过去的报纸换成了互联网推特脸书,小说里找不同肤色的小孩上台叫爸爸,换成了晚间的脱口秀和在酒店外蹲守的记者团。大选期间固然有很多像爱德华兹这样的伪君子政客被曝光,但是更多的是莫须有的指控和没有根据的推测,以及用时间差来偷窃选票的肮脏伎俩。

而本应受到民主政治维护的诚信等道德操守,却一次次被媒体和政客的尔虞我诈,弄得越来越遥远和可望不可及。选举过程中正常的监察功能被异化,代之而起的是各种利益集团背后对媒体和公众舆论的操纵。对于淳朴的中国人民,我们可能要重新注意一下文章开头的警告,这些招数仅限美国本土使用,中国人民切勿模仿,后果谁能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