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凭什么我坚定地认为特朗普能得大选

2016-11-27 08:57:37

【留美学人陈力简之《美国大选八卦阵》,今天为观察者网读者朋友第二次分析特朗普当选的原因。作为一名川粉和特朗普华裔助选团成员,陈力简在今年5月就做出预判,《事情正在起变化,希拉里的白宫梦悬了》,随后一步步坚信特朗普能赢。

参与到美国大选实践中的陈力简,获取信息的渠道不是大多数人所看到的主流媒体,以及传统民调机构的调查,而是大数据分析里的大样本匿名调查,当然也包括每次助选时的美国民众的热情和氛围。虽然,事后来说,大家会觉得作者有点显摆,不过,也有助于我们了解美国大选的另一个小侧面。】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力简】

美国大选数据终于完整地呈现在我们面前了,从11月9日至今,虽然特朗普已经当选并开始组建新政府。由于密歇根州的选票极为接近,密歇根各地进行了对选票的重新统计。

截止美国东部时间11月24日早晨九点为止,密歇根州最后的计票终于完成。结果是特朗普赢得了10704张,也就是0.3%的选票。根据美国选举法,特朗普赢得密歇根16张选举人票。最终的结果是,特朗普赢得306张选举人票,碾压希拉里的232张选举人票,成功当选美国第45位总统。

从2015年8月我正式成为特朗普支持者,从2015年12月开始认为特朗普能赢得共和党初选。从2016年4月开始觉得特朗普如果遭遇希拉里,将会最终赢得总统大位。在特朗普选情最“艰难”的时刻,也坚定地认为他能碾压希拉里,从未动摇过。

当大选结果公布的时候,很多朋友都祝贺我。说我居然能这样准确预测大选结果,真的了不起。对于朋友的恭维,我却不敢承受。之所以我们在第一线的观众能准确预测美国大选结果,完全是拜我们在中国上学学到的实事求是原则。

我骄傲地说,从共和党初选以来的预测,以及后来大选以来,我一切的预测都是有可靠的数据和事实作为支撑的。有了这些可靠的数据,并应用一定分析,我相信很多人都能得到这样的结果。

准确地说,不是我们预测了美国大选的结果,是我们正确解读了美国大选中的各种数据信息。下面我们就来仔细说说。

初选数据基本依靠民调

我在此前几个文章中指出,民调数据在大选中出现了严重偏差。错误的民调直接导致了各大媒体和新闻机构对大选结果的误判。其根本原因是,民调机构在做选民抽样的时候,严重倾向于民主党选民而共和党选民数量被低估。如果选民比例估计得当,民调还是相当准确的,比如洛杉矶时报民调就非常精准地预测了特朗普的领先地位。

在共和党初选中,由于选民都是以前曾经投票给共和党的人,不存在抽样不合理这个问题。于是民调也就成为我们估计共和党初选结果的重要指标。

共和党初选基本上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共和党总统初选第一次辩论会(2015年8月6日)到共和党总统初选第六次辩论会(2016年1月14日)。

这个阶段中,共和党候选人中的绝大多数都在积极竞选,这时候全国民调成为谁能当选的重要指标,咱们来看下图数据。

这是共和党总统初选开始前全国各大民调平均值的追踪。从这个数据来看,我认为一个没有偏见的正常人都会得出特朗普将获得共和党提名这一结论。只有在10月初,卡尔森医生一度超过特朗普,而其他人完全没有起色。尤其是共和党大佬帮助下的布什,民调数据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初选第二阶段是从艾奥瓦(Iowa)州初选(2016年2月1日)开始到超级星期二(2016年3月15日)以前。

这段时间里面,各州选举人票总共1122张票是按照比例分配的,在这个阶段进行中,很多候选人会黯然退出选举,这样就会让分流一些候选人的票给剩余的候选人。这样各州实时民调就成为主要的风向标。

在按照比例分票的选举中,理论上说,特朗普不应当建立太大的领先优势。可是,事实是:特朗普在3月14日时候,手里已经拥有了471张票。遥遥领先党内其他对手。距离需要票数还差766票。

第三阶段是从超级星期二(2016年3月15日)到5月3日。

这个阶段可以说是近身肉搏阶段,布什和卡尔森等人纷纷退出选举。选票的流向集中在特朗普、科鲁兹和卡西齐三个人身上。而且这个阶段开始各州选票数量按照选区赢者通吃。哪怕赢一票也会获得相应选区中的所有票。这时候的纽约州的民调数据是这样的:

宾夕法尼亚的民调是这样的:

加利福尼亚共和党初选民调是这样的:

好了,不用我多说了吧,特朗普赢得共和党初选获得提名这个结论难道就这样难吗?果然,在印第安纳州初选结束以后,特朗普获得需要的1237票而成为共和党默认总统候选人,候选人身份要在七月召开的大会上确认。

现在进入大选模式。在谈大选结果分析前,我们需要澄清两个常见的关于选民的误区。

误区一:选民可能跳槽

很多人包括政治分析师都会在电视上炒作所谓选民的变化。这里我们要明确说明,对于个别选民,可能出现上次投民主党这次投共和党的情况。但是,这样的选民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

更加合理的情况是,各党都有自己的基本盘。基本盘民众基本上绝无可能去投对手党的候选人。如果对本党候选人不满,这些基本盘选民会选择在投票日当天待在家里,不去投票。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2016年大选中,一方面是人山人海的特朗普竞选造势大会,另一方面是全国总投票数量的下降。根本原因是,很多的民主党人对自己的候选人希拉里不断爆发的丑闻感觉羞愧。

很多人选择不去投票,这样就直接造成了民主党基本盘选票严重萎缩。虽然这些民主党人不会投票给特朗普,但是不投票给希拉里也算事实上增强了特朗普的优势。

类似情况发生在2012年,由于罗姆尼的摩门教背景,很多共和党的基本盘——福音派基督徒虽然不去投民主党,却选择不去投票而造成罗姆尼在大选中惨败。下图是衡量两党基本盘投票热情的统计。特朗普在选民参与热情上碾压希拉里毫无悬念。

误区二:中间选民是容易被改变的选民

在关于大选的文章中,很多关于争取中间选民的分析。中间选民Independent,让人自然联想成是通过聆听候选人政策陈述,而决定自己选票的可改变选民。在基本盘旗鼓相当时,中间选民就成为决定大选成败的关键力量。这种想法可以说是天真和肤浅的。

所谓中间选民其实是一些不愿意将自己的政见用选票表达出来的人。或者是认为自己这一票无足轻重,也不会决定大选的结果,就算选出自己不喜欢的候选人,美国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虽然传统政客们都争相拉拢所谓中间选民,但是收效甚微。

特朗普从初选开始,在内政外交贸易移民等方面对奥巴马政府七年以来的政策提出了严重批评,并且提出了很多选民想说但是又不敢说的政策,例如在墨西哥边境建设隔离墙,严厉打击政客腐败行为等,唤醒了很多所谓披着中间选民外衣的倾向共和党选民。

很多从未投票的选民,由于不堪民主党这些年失败的政策,决定用选票来对表达自己对民主党政府的强烈不满。著名民主党导演迈克尔·摩尔(Michael moore)在大选前夕预测特朗普将拿下共和党丢掉三十年的铁锈带: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宾夕法尼亚和俄亥俄州。因为很多原来不关心政治的小民百姓也加入到支持特朗普的大军中。

当搞清了这些事实以后,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希拉里在中间选民中的表现一直非常差的根本原因了。

大数据分析一直显示特朗普会碾压希拉里

在自媒体兴起,传统媒体不被信任的背景下,大数据分析成为我预测大选结果的重要依据。所谓大数据就是根据海量的选民数据进行建模,通过行为模式模型来预测选举结果。据我所知,从8月以来的所有大数据结果都显示特朗普将会毫无悬念赢得大选。我们举例说明:

在这家手机软件(zip question and answer)公司的调查中,每天有十万人匿名参与。特朗普的支持率长期维持64%对36%的优势地位。这和当时的民调结果希拉里48%对42%领先的结果完全相反。当我们知道民调数据是严重扭曲的情况下,我们更加倾向于相信这样的大样本匿名调查。

下面的分析来自于8月中旬谷歌的趋势分析,数据显示更多选民对于特朗普的政策和言论更加关注。这些关注表现在大量的网络搜索上,特朗普完全碾压希拉里的搜索数量。同样的分析曾经准确地预测了2004、2008及2012年大选的结果。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下面是人工智能方法预测特朗普碾压希拉里的文章,文章的大意是人工智能模型通过海量用户数据分析发现,特朗普在受欢迎程度上居然超过2008年的奥巴马。

这个人工智能拥有超过两千万用户追踪数据。这些数据包括用户在社交网站和论坛发帖、点赞和加朋友圈等行为来作出判断的。

造势大会的差距

最后一条令人信服的理由是,对比一下特朗普和希拉里的竞选造势大会的频率和参加人数。纵观整个大选,特朗普表现出了极强的敬业精神。下面的表格是8月和9月两个月中候选人造势大会数量和听众数量。

特朗普总共举行了59次造势大会,听众超过33万人,平均参与人数是5728人。而希拉里仅仅组织了22个大会,平均参与人数是635人。

十一月七日晚特朗普在密歇根州最后一次大会持续到了次日,也就是选举日凌晨三点,参加人数居然超过两万。这些选民宁愿聆听特朗普演讲,也不愿早早睡去,这也就从侧面验证了大数据分析的准确性。下面两张造势大会的照片就更加说明了特朗普巨大的领先优势。同样是在摇摆州佛罗里达州十月底,特朗普的竞选大会是这样的:

而希拉里同期的造势大会是这样的:

这样的数据还有很多,难道得出客观的结果就这样难吗?

不是我们愚蠢,是对方太狡猾

我们在第一线的分析结果就是特朗普将大获全胜,毫无悬念。我想所有本着实事求是原则来观察大选的人都会得到同样的结论。就在这样海量的信息清晰地显示大选结果长达半年之久的情况下,无数美国和国际媒体都对这些事实和信号视而不见。

如果说美国媒体的错误分析是来自于常年的左派政治偏见的话,很难理解中国大陆和日本的很多媒体也一边倒地预测希拉里胜选是什么原理。

其根本原因是媒体摒弃了实事求是这样一个致胜的法宝,而仅仅依赖于已经完全扭曲的美国媒体报道。这是让我彻底无语的地方。鉴于美国大选的重要性,很多国内媒体对形势的误判和扭曲报道,可能会对国家经济和外交产生很多的负面影响。

大选结果揭晓以后,很多媒体的论调是:不是我们媒体愚蠢,而是特朗普太不可预测。这让我联想起了我们小的时候经常听到电影中一句台词。

打了败仗的国民党军官的口头禅就是:不是我军愚蠢,是共军太狡猾。如果套用这个句式,我不禁要问,难道“共军”就这样狡猾,而“我军”真的不是愚蠢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