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法官要废移民令 特朗普总统令执行力有多大?

2017-02-08 07:15:58

【特朗普对七国移民的审查禁令一出,全球愕然。在美国国内,特朗普行政令正遭遇法官们的抗议。美国上诉法院定于2月7号下午3点通过电话审理特朗普移民禁令案。2月3日西雅图的联邦法官罗巴特(James Robart)宣布在全国范围暂停特朗普总统令的执行。此外,民主党也于1月30日,以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名义起诉联邦总统令违反宪法。截止目前,美国已有16个州提交法律文件,力挺华盛顿州等对特朗普政令的诉状。

特朗普的行政令遭遇滑铁卢,但最终究竟能不能顺利执行?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川普“粉丝”陈力简,与国内学者看法有所不同,供读者参考甄别。毕竟,对于特朗普这样的非典型总统,中国要时刻保持警惕。】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力简)

特朗普已经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就是一个非典型性美国总统。

从1月20日就职当天在观礼台上开始大骂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客,不出三小时就签署第一个行政命令指示联邦各级官员在执行奥巴马医保的时候要拖延懈怠,这是正式废除奥巴马医保的重要一步。

几天之后,特朗普宣布退出泛太平洋伙伴协议TPP(这个不是法案,行政命令就可以废除)。很多美国左派政治分析家都指出,以往很多总统都没有能够实现自己的竞选承诺,暗指那些选择特朗普的选民也不要对他抱太大的希望。

可是这次废除医保法案和废除TPP可以说清楚地证明了特朗普至少在当政初期,对其竞选承诺的尊重。

2月4日,法国也掀起抗议特朗普极端移民令行动 图片|今日美国

另一个重要的竞选承诺,1月27日也被以行政命令的方式下发全国和海外基地。这就是极端审查令(extreme vetting),指对来自恐怖分子影响大的七个国家移民实施严格检查,该禁令有效期120天。和前面的总统令不同的是,这一政令遭遇了以民主党为首的在野势力的强烈抵抗。双方就这个总统令展开了激烈的法律诉讼争夺战。

特朗普行政令遭遇了滑铁卢

总统令由国土安全部和国务院在全球执行,立即吊销了近10万份签证,包括这七个国家持有美国永久居民身份的公民入境都被禁止。

已经登上飞机飞到美国的七国公民在下飞机时被在海关拦截,直接用下一班飞机立即遣返。当日到达美国的外国公民有超过32万人,而受到该禁令影响的公民仅有109人。

即便如此,民主党大本营纽约东区联邦法官安·唐纳利(Ann Donnelly)裁定临时叫停特朗普的行政命令。

纽约东区联邦法院处于人道主义考虑要求不再把相关人士立即递解出境,而是让他们滞留在机场中转区、不被驱逐。虽然这个禁令不让国土安全部立即遣返七国公民,但他们也是无法入境美国的。

美国媒体曾经说特朗普草率,没有给七国公民准备的时间,特朗普第一时间通过推特解释了原因。

这种美国机场扣人的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因为国土安全部和国务院已经吊销了所有这七国入境人员的签证并且会和航空公司协调,在出发国机场就阻止七国公民上飞机。到此为止,纽约东区联邦法官裁决的影响就是第一天滞留机场的109人不被立即遣返。

接下来,民主党动用基本盘于1月30日,以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名义起诉联邦总统令违反宪法,2月3日西雅图的联邦法官罗巴特(James Robart)宣布在全国范围暂停特朗普总统令的执行。

西雅图的联邦法官罗巴特(James Robart)

注意,这个判决适用范围是美国全国,同时这个法官的决定和总统令没有直接关系。罗巴特法官裁决是基于华盛顿和明尼苏达两州对联邦的诉讼而言的。

理由是,这样的诉讼可能会被最高法院裁定违反宪法。如果这样的话,被遣返的七国公民也就会受到伤害,所以他裁定在最高法院得出结论以前,暂停执行总统令。

此外,法官还要求进一步恢复以前被取消的美国签证。国土安全部国务院已经和航空公司联系安排持有合法签证的七国公民登机入境。这不得不说是对于特朗普行政命令的重大打击。特朗普司法部已经向第九巡回法庭提交了挑战判决的申诉,要求法庭收回西雅图法官的判决。

第九巡回法庭审理,结果还没有出来。双方的吵架还在继续。

特朗普遭遇的这一波阻击,是很多中国的美国问题专家即便在大选以后也轻视他的根本原因。不过,在笔者看来,要对特朗普时刻保持应有的警惕。

总统权力有多大?

再说说美国的体制。道理是这样的,由于美国的体制是check and balance(就是所谓的的三权分立),总统权力是并非无限,要受到很多势力掣肘。

比如说,这个联邦法官罗巴特居然是小布什政府任命的,本来应当是共和党一边的,可是却成为反击特朗普的重要一环。我们只能对小布什的能力唏嘘不已了。

这样看,不仅民主党,还有一些共和党也会极力反对特朗普的政策,所以专家们得出结论:特朗普应当在任内没有作为。现在情况的发展的确似乎也验证了这个说法的合理性。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貌似遭遇了滑铁卢。看看,民主党做事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先让两个州黑你,然后法官出来光明正大地终止总统令。丝丝入扣,可称完美,不过……

其实不然,特朗普是一个非典型性的美国总统。他的做事风格、团队组成都是非常独特的。因为独到的风格和精明的算计,笔者估计,特朗普行政命令很可能得到彻底的贯彻实施。让我们一步步看看这个事情的发展。

在分析这个事情以前,我们先粗略地介绍一下美国司法体系。

美国联邦与各州法院之间没有统属关系,各州法律在各州司法框架下实施。而不需要与联邦法院或其他州通报或者保持一致。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州赌博嫖妓合法,而一河之隔的另一个州就是非法产业。

美国联邦法院审理两个或多个州之间的纠纷,同时也涵盖国际条约、美国宪法解释等联邦层面的法律诉讼。联邦法院分成“初审-上诉-终审”的三级系统。美国有总共94个联邦初审法院。前面说的纽约东区和西雅图的联邦法院就是初审法院。

联邦法官都是总统提名、国会确认的,总数大概有3000多个。现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当年就曾经被里根总统提名联邦法官,但被当时民主党掌控的国会否决。

联邦上诉法院接受各种初审法院判决的不服上诉。美国有13个上诉法院,如果上诉法院判决还不服,官司就有可能进入联邦的终审法院,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国最高法院。

现在最高法院的民主共和两党势均力敌,估计又是4:4的判决,如果哪个法官突然反水,就好像罗巴特在2012年反水支持奥巴马医保法案一样,形势会错综复杂很多。

注意,我们用了“可能”这个词,而不是一定能进入最高法院。道理很简单,最高法院的判决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大案,对于国家各方利益的平衡有深远影响。

这样就造成最高法院法官的判决会遭到多方的影响。对于最高法院和法官来说,审理这样的案件都是一个头疼的事情。

七国禁令无法获得最高法院裁决的理由

对于这个七国禁令,我判断绝无可能获得最高法院裁决。理由有两个:

第一,这个禁令的有效期是120天,时间一过就成为历史,这样最高法院法官才没有兴趣对于历史进行评判。

第二,即便是最高法院收到上诉法院的案件,标准的程序也是发回下级联邦法院重审。这样有利于最高法院更谨慎地做决定。

比如奥巴马医保和著名的费舍尔状告德克萨斯大学案件都曾被发回下级联邦法院重审。这样的活动费时费力,120天绝无可能获得结果。

有这样的有利条件,特朗普政府司法部立即向上诉法院提出上诉。果然不出所料,一天之内,第九联邦上诉法院驳回了特朗普政府司法部要求立刻恢复禁令的上诉,维持西雅图联邦法院判决。

这样,这个案件会立即被送到最高法院,送上去也一定会被打下来,而且一定是在时限最后一秒被打下来,也就是中国人熟知的拖字诀。

有了拖字诀,特朗普政府不用担心最高法院会立刻做出裁决。没有裁决就好办了,因为特朗普政府已经在第一时间吊销了所有七国公民的赴美签证。

就算最高法院裁决不利,签证也被吊销了,要来美国也得重新申请。重新申请的时候完全就是行政部门的一亩三分地,签证给不给,法官说了也没戏,不服去国务院申诉。

2月6日,特朗普在首次前往坦帕市麦克迪尔空军基地视察时发表讲话

国务院也是特朗普政府行政机构,一定会坚决贯彻法治精神,虽然会声称遵照联邦法院裁决,至于谁能拿签证,能拿多久,完全是我们说了算。

到时候特朗普政府的extreme vetting已经就位,按照现有程序,签证多久拿到真的是问题,这样以民主党为首的在野党再丝丝入扣的盘算也是徒劳了。

截止目前为止,国务院还没有批准一个七国公民的一个赴美签证。

对于特朗普政府的施政,专家们说的也对也不对,美国的check and balance的确能掣肘总统的行政权力,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到,总统为首的行政部门也会用司法手段来解决很多问题。一定程度上说,法院的判决成为次要的因素。

国内的专家们突出了对总统权力的限制,可能忽略了行政机构即使输掉官司也可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样看来,认为特朗普政府无所作为,可能下结论过早了。正如前面笔者所说,对于特朗普这样的非典型总统,中国要时刻保持警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