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挥泪斩弗林 特朗普和民主党的战争

2017-02-15 17:26:02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力简/文】

从1月20日就职以来,特朗普政府就没有轻松过。新总统入职总要被在野党修理一番。当年奥巴马内阁就被共和党爆料曾经严重偷税漏税,最后逼着奥巴马说出了:“我们搞砸了(we screw up)”这句话。特朗普这样和媒体针锋相对,不买利益集团帐的非典型性总统当然只会吸引更多媒体的怒火。

最近这三天特朗普政府可以说是疲于应付。相比之下前些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移民行政令被联邦法官否决的案子简直不值一提。

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对付联邦法院的判决相对简单,首先要避免上诉到最高法院,因为现在最高法院法官的组成仍旧有利于民主党。上诉所能得到最好的结果就是4:4维持下级联邦法院的原判。这样会成为特朗普政府的重大挫折,因为这样将会是最高法院用判例的方式第一次对总统管理移民事务的权力进行干涉。

精明的特朗普政府当然不会钻这个圈套,他的方法是发布新的关于移民的行政令来绕过法院的判决。新的行政令将会由新的司法部长塞申斯团队起草,这样,一次险些限制总统重要权力的法律诉讼就会不了了之。

鹰派弗林将军落马

可是,就在不到二十四小时以前,白宫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退役的麦克·弗林将军在特朗普的要求下,向特朗普和副总统彭斯递交了辞职申请,并为自己误导和隐瞒事实而道歉。特朗普已经接受了弗林将军的辞职并且委任吉斯凯洛格(Keith Kellogg)接任弗林将军的职位。

这一人事变动可以说是酝酿已久而且创纪录的。首先弗林将军成为任期最短,仅仅有26天的白宫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要知道这个职位平均的任期是2.6年,布热津斯基和基辛格等政界大佬都干过这个职位。

弗林将军被迫辞职的原因很简单:他在去年12月特朗普接班团队联系外国政要的时候,和俄罗斯大使谈到了关于对俄国制裁的事宜。从去年十二月开始弗林将军就不停地被新闻界追问他和俄国的关系。他对这个问题一再矢口否认。

弗林将军也对副总统彭斯隐瞒了他和俄国大使谈到制裁的事实,导致彭斯在接受电视媒体采访的时候坚持声称特朗普政府从未和俄国政府进行关于制裁方面的沟通。

新闻界的证据可以说是铁证如山。有九家独立的信息来源纷纷确认弗林曾经在和俄国大使谈话过程中谈到美国对俄国的制裁,甚至联邦调查局公布了电话谈话文本。就在特朗普就职前几天,仍旧是民主党当家的中央情报局和司法部曾经明确知会特朗普关于弗林和俄国关系的问题。

在美国文化圈里面,撒谎和误导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一旦被人抓包,有可能政治前途完全毁灭。用挥泪斩马谡来形容特朗普对弗林的处理应当不过分。

教育部长涉险过关,劳工部长候选人普兹德提名要悬

特朗普内阁虽然面临很多民主党参议员的激烈反对,目前为止还算是有惊无险。比如说,教育部长贝丝·达沃斯在参议院投票中获得了史无前例的50-50,其中有两个共和党参议员跨越党派界限公开反对教育部长的提名。对于这样的僵局,副总统在参议院历史上第一次加入投票人行列。由于彭斯副总统的支持,教育部长提名涉险过关。

接下来财政部长、老兵事务部长也获得了确认。民主党急得摩拳擦掌,一定要灭掉一个特朗普的提名不可。就在这个当口,一向和民主党步调一致的好莱坞媒体开始行动了,目标是劳工部长人选——安德鲁·普兹德(Andrew Puzder)。

著名黑人节目主持人奥普拉,就在2月13日向参议院提交了一份在1980年代录制的录像带。这种资料除非业内专业人士是绝对找不到的。录像带里面是普兹德前妻声泪俱下控诉普兹德对她进行家庭暴力。这个事情当年曾经闹得沸沸扬扬,可是当时没有互联网,随时间人们也就淡忘了。这次旧事重提,动机不言自明。

工会也不闲着,就在普兹德前妻录像带在参议院公开播放的时候,洛杉矶饭店从业人员也对普兹德提出了关于薪酬和劳务的法律诉讼。虽然作为成功商人的普兹德一辈子应付法律诉讼可以说是驾轻就熟,可是在提名劳工部长的当口,一件件旧事被人挖出来炒作,只能说普兹德已经成为民主党、媒体、工会组成的强大宣传机器下的一个牺牲品,成了毁灭特朗普的总统事业的一个借力点。

截至目前,已经有四个共和党参议员表示要重新考虑支持普兹德提名的可能性。如果这四个共和党参议员最后反水的话,投票结果将会是48-52,即使副总统彭斯也无能为力。这样的话,普兹德将成为第一个特朗普提名、但遭参议院否决的内阁人选。

斯诺登要“被回家”了

当年曝光美国国家安全局侵犯公民隐私的棱镜计划的泄密者,爱德华·斯诺登,最近据说要被普京当做一个礼物“送还”美国。这个新闻当即成为头版头条。斯诺登在美国人民心目中可以说要么是天使,要么是魔鬼。很多忠实的美国宪法支持者认为,斯诺登是一个捍卫宪法保护公民自由的英雄,而另一些美国人民却认为他向外国政府通风报信导致美国机密的重大泄漏,是个十恶不赦的恶棍。

特朗普在竞选前的两年就曾经声称要把斯诺登要回来并绳之以法。可是,现在斯诺登回国却并不是特朗普政府所希望看到的。原因很简单,媒体炒作斯诺登回家完全是想把普京和特朗普建立起关系,让人觉得普京是因为特朗普之间的特殊关系才送大礼的。

民主党的招数:塑造一个负面的特朗普总统

当我们把上面的事情放在一起考虑就会发现很多潜在的问题,我们一个个说说:

第一,弗林将军和俄国大使的电话肯定是被民主党政府司法部和情报官员窃听的,而这种针对即将就职的政府官员的窃听应当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如果有先例的话,曾经从事军事情报工作超过三十年的老鸟弗林将军绝对不会冒着被人揭穿的危险对媒体撒谎。也就是说,奥巴马政府在下台前夕,用行政权想黑特朗普,可是中枪的是弗林。

第二,媒体(不包括右翼的福克斯新闻网)、工会和民主党应当是共同进退的。无论是斯诺登回国,还是普兹德的家暴和法律诉讼,都在同一时间爆发。这时机的掌握真是恰到好处。目的仅仅有两个,那就是一定要废掉特朗普提名的内阁官员以证明特朗普政府没有行政能力,再有就是一定要把特朗普政府和俄国这一很多美国人恨之入骨又害怕的外国势力挂上钩。

第三,无论是斯诺登回国,弗林辞职还是普兹德提名被否决,目的很简单,就是在美国公众面前塑造一个负面的特朗普总统。让选民们在潜意识里产生一个特朗普和俄国关系不清不楚,任命的内阁成员品德败坏的默认环境。日后一旦出现什么新发展,就会成为特朗普的罪证,甚至导致弹劾总统的重大政治事件。

特朗普应战:分化瓦解民主党议员

特朗普当然也不是吃素的。从之前他对联邦法院关于移民令判决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避免在一些细节上面和媒体纠缠不清,直接提名保守派大法官,就算民主党恨得牙根痒痒也毫无办法。

在下面的2018年,将有23名民主党参议员面临选举压力。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人绝大多数来自特朗普在2016年大比分胜利的俄亥俄州、密苏里州、爱达荷州。这些州的保守势力很强大。特朗普明白这些民主党参议员在2018年选举以前绝对不敢越雷池,从中分化瓦解个把人希望很大。

特朗普就使出了萝卜加大棒的招式,先威胁那些要竞选的参议员老实点,别嘚瑟。

第二招也切中要害。那就是提名的大法官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和两位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安东尼-肯尼迪(Antony M. Kennedy)关系都非同寻常。戈萨奇居然在很多议题上比已去世的斯卡利亚法官还要保守和坚定。

外界猜测新提名的大法官一旦获得参议院确认,不仅会填补著名保守派法官斯卡利亚的空缺,更重要的是,对肯尼迪法官进行劝退。肯尼迪已经年逾八旬,退休是早晚的事情,如果戈萨奇能劝退肯尼迪,加上另一个年逾八旬的女性大法官露丝·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为身体原因退休,特朗普将会在第一届任期内委任三名最高法院法官。

这些法官将会是共和党和保守派的中坚力量,而最高法院的力量对比将发生彻底的倾斜,形成共和党一边倒的优势。

如果特朗普各项竞选承诺能顺利实施,同时民主党自己更加极端化,下一次的总统和参院大选,民主党可能迎来更大的灾难。

非典型性总统特朗普和民主党之间的战争,究竟鹿死谁手?咱们拭目以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