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特朗普政府的2018年

2018-01-02 07:24:1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力简

年终岁末,美国的左派、右派媒体都在做总结,对特朗普政府一年来的评价也是冰火两重天。其中华盛顿邮报一篇署名Jennifer Rubin的社论可谓道破天机:是时候终结两党制了。对,您没有看错。

曾几何时,两党制是美国民主的大卖点。在东欧和苏联解体事件中,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两党制是一个优越的方案,美国也曾用两党制民主和人权大棒把苏联弄得四分五裂。可是,短短不到30年,美国主流媒体的知名作家居然大声疾呼终结两党制,这究竟是什么原理?

读完文章,您就会发现这并不是一个检讨现有美国政治体制的文章,文章的大意是:按照目前的形势,共和党建制派无力阻止特朗普施政纲领,民主党同样没有可能阻止特朗普。所以,既然两党都不能阻止特朗普,干脆大家一起上,打群架吧。根本目的就是一定要阻止特朗普成功连任。也就是说,民主共和两党精英不惜打破上百年两党轮流坐庄的体制也要阻止特朗普。

整个2017年,充斥着两党建制派对特朗普新政的抵抗。民主党建制派做法很简单,就是动员众议院和参议院中民主党议员做到“逢特必反”,极大限度地阻碍特朗普施政纲领的顺利实施。由于常规立法程序需要参议院60票,而共和党仅能控制52票(还包括最近损失的阿拉巴马州1票)。特朗普第一年的重要法案,例如医改和税改必须通过针对预算的特殊规则(budget reconciliation)才可能通过。为了适应这一特别规则,法案必须满足一系列要求作为妥协。比方说,在最近通过并签署的税改法案中,个人减税条款就不能成为永久条款,有效期仅为十年,十年以后再交给国会来决定。

特朗普和共和党建制派的“战争”形势

共和党建制派的抵抗就更有技术含量了。民主党人可以不理睬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可是共和党却必须要维持基本盘选民支持。当特朗普赢得基本盘压倒多数支持的时候,公开和总统对着干会很难看。俗话说,明枪易躲,自特朗普就职以来,对其有重大威胁的事件背后总有共和党的影子。例如特朗普解除科米局长职务直接导致的司法部启动特别检察官调查“通俄门”。其中涉及到的重要人物——科米、穆勒、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通俄门”文件始作俑者,这些人统统是共和党。还有就是,国会中三个调查俄国干预大选的委员会也都是共和党人为主导。7月底失败的医改法案,也是共和党建制派有组织反对的结果,正是由于医改失败,特朗普阵营才改变拥抱建制派的想法。

兵分两路,班农先胜后败

班农和特朗普分兵两路是特朗普对共和党建制派态度的分水岭。7月底,伴随医改法案的失败,特朗普和班农认识到除了胡萝卜,大棒也是重要的。于是8月中旬,班农辞去了联邦政府的职务,重新开始掌管Breitbart新闻网并声称他和特朗普都是街霸(street fighter),班农辞职是要做特朗普的wingman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对共和党建制派的围剿。

班农的手法相当简单粗暴,如果你作为共和党不支持特朗普总统的政策,那么你就是我的敌人。班农惩罚敌人的方式是在基本盘选民中搞臭这些人,并且掐断共和党建制派的资金来源。

这个策略可谓立竿见影,从8月中旬到10月底,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共和党有人开始落马。其中包括亚利桑那州Flake参议员宣布不谋求连任,宾夕法尼亚州联邦众议员Charlie Dent宣布不谋求连任,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Corker宣布不谋求连任。值得注意的是,Corker参议员是共和党中的富翁,个人资产将近一亿美元。而且他在田纳西州没有党内挑战者,他也没有性骚扰之类的丑闻。这些宣布不谋求连任的议员都有一个共同身份,那就是never trump(永不选特朗普)运动成员。

参议院领袖McConnell和总统召开联合记者会,反复强调他和特朗普为核心的政府保持高度一致。

这一切是因为班农支持的阿拉巴马联邦参议员候选人Roy Moore法官成功地击败了党内建制派支持的候选人Luther Strange。共和党建制派在花费了超过3000万美元以后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候选人居然惨败给一个竞选经费不足200万美元的候选人。由于班农的运作,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对建制派采取了普遍敌视的态度,这让建制派惊慌失措,寝食不安。

建制派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抓住Roy Moore被爆当年和未成年少女有染,在投票前一个月的关键时刻切断了Moore的竞选团队支持,直接导致了由共和党控制25年之久的参议院席位易手。

在建制派眼里,班农对他们的威胁要远远大于参议院的席位甚至整个参议院的控制权,在选举结果揭晓那一刻,共和党高层居然表示解脱。因为Moore败选,班农的攻势受挫,短期不会有什么让建制派头疼的事了。

特朗普怀柔手段,建制派半推半就

如果将班农和特朗普的行动类比成当年楚汉相争中“先入关中者为王”,那班农就是十足的项羽做派。而特朗普的思路是,能拉拢的拉拢,不能拉拢的也要拉拢。特朗普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凑需要的票数。举例来说,来自阿拉斯加的联邦参议员莫寇斯基7月底还在和特朗普就医改一事隔空对战。

特朗普对莫寇斯基的方法也是非常直截了当:莫寇斯基来自阿拉斯加州,北极圈野生动物保护区附近蕴藏丰富的油气资源。在过去的30年时间里,阿拉斯加州多次要求联邦开放油气开采权。这件事情一直在民主党强烈反对下毫无进展。在税改法案公布之初,莫寇斯基也表示可能会反对,特朗普立刻要求把阿拉斯加油气开采条款加入到税改法案里。于是,莫寇斯基从此再也没有表示过一丝一毫的反对。

更加夸张的是,当税改最终法案成功通过两院以后,莫寇斯基被请上台演讲。这位女参议员深情地说:“12月21日,在阿拉斯加,白天是全年最短的,但是今年不一样,在特朗普总统的领导下,给阿拉斯加带来了光明,谢谢您,我们尊敬的总统阁下”。就在短短三个月以前,莫寇斯基还是特朗普最猛烈的批评者之一。

参议院中这样的人还有犹他州参议员Mike Lee以及前面提到的不谋求连任的田纳西州Corker参议员。他们对待特朗普的态度可以说是前倨后恭。

“通俄门”调查将不会对特朗普政府造成威胁

2017年媒体热炒的“通俄门”,最近遭遇了剧情反转,不仅特别检察官穆勒的信用大打折扣,而且被共和党保守派(注意是保守派不是建制派)控制的司法部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税改法案通过以后,也相继重拳出击。首先是来自俄亥俄州的jim jordan众议员质问新任联邦调查局局长,要求公布关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竞选团队炮制伪造特朗普黑材料的细节和联邦调查局扮演的角色。Jordan在众目睽睽下提到了两位联邦调查局高级官员Peter Strzok和Lisa Page的婚外情和反特朗普短信丑闻。这位Strzok曾经是穆勒手下“通俄门”的主要调查人员,曾经领导希拉里电子邮件调查。Strzok和情妇也是希拉里最坚定的支持者。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Nunes众议员立刻跟进,以委员会主席的名义向司法部发出传票以调查所有伪造特朗普通俄材料的涉案律师。这些涉案律师都是特别检察官穆勒调查团组成员。甚至穆勒本人也被爆当年在美俄铀矿交易中扮演不光彩角色。

司法部也没有闲着,司法部长Sessions在税改法案尘埃落定第二天正式对奥巴马政府曾经和贩毒集团内部交易展开调查。

涉案人员包括奥巴马政府前司法部长Lynch、副部长Yates、联合国大使Susan Rice、国务卿Kerry、希拉里,以及奥巴马总统本人。也就是说,在不远的将来,美国政坛存在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前奥巴马政府高级官员,包括奥巴马本人可能会受到刑事指控甚至锒铛入狱。

2018年特朗普政府立法方面应进展不大

现在特朗普和建制派之间的战争处于胶着状态,虽然特朗普已经站稳脚跟,但是建制派也没有分崩离析。双方的战斗将会在2018年继续。更重要的是,2018年是美国中期选举年,议员们纷纷开始各种竞选活动,而且变得异常谨慎,因为任何具有重大影响的立法活动都会产生很多的不确定性。

特朗普新政还有很多法案需要参议院60票通过。例如移民改革、教育改革、基础设施建设等都需要通过常规立法程序完成。鉴于民主党铁板一块的“逢特必反”,除基础设施建设法案以外,其余法案的前途极为渺茫。

在2018年可能会闹得沸沸扬扬的法案只有两个:基础设施建设和移民改革。这两个法案在特朗普政府的作用也是不一样的。基础设施法案应该能有一些民主党跨党派支持,因为民主党一直也是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推动者。两党的主要分歧是基础设施建设中私人资本的地位问题。共和党主张私人资本积极进入并收取回报,而民主党则反对私人资本控制基础设施以免造成乱收费问题。目前特朗普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将耗资10000亿美元。美国联邦政府最多能出2000亿美元,剩下的8000亿完全要靠自筹经费,所以民主党在这次角力中不占上风。

移民改革法案本身通过的可能性很低。不过特朗普热炒移民改革的主要目的不是通过法案本身,而是通过移民法案来调集共和党基本盘选民在中期选举中支持共和党候选人。如果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能获得大胜,那就是拿下参议院超过60个席位并维持众议院中的多数,特朗普的改革将会在2019年开始顺风顺水。要调集共和党基本盘,没有比移民法案更加有效的工具了。

2018年中美关系主要将在贸易和汇率方面

最后说说未来特朗普政府在对华关系上可能关注的重点。特朗普政府要让美国重新强大,必须要打造一个强大的、快速发展的经济。这也是特朗普击败希拉里的重要原因。特朗普的得力助手马努钦部长曾经在2017年5月对华尔街日报说:要打造一个成功的经济,需要三个要素。那就是简化税法、去政府监管、公平贸易。

现在前面两条已经全部或部分成为现实。税改法案已经成功通过并签署成法律,特朗普在整个2017年废除了超过860项政府监管条款来降低商业运行成本。而第三条公平贸易的重中之重就是和中国的关系。毕竟中美之间存在将近4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回流美国的制造业工作很多也是来自中国。所以,我预计在2018年,由于中期选举以前,国内立法方面取得进展的可能性很低,特朗普政府将会在贸易和人民币币值上对中国施加强大的压力。因为即使“逢特必反”的民主党也不会在经贸问题上为中国出头的。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