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通俄门”真相了?这份震惊美国政坛的备忘录说了什么

2018-01-31 14:07:5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力简

在不远的将来,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可能会出现大规模人事变动,很多高级官员会下台甚至面临刑事指控而锒铛入狱,其中可能包括前司法部长林奇、现任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前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以及现任联邦调查局副局长麦克布(Andrew McCabe)。一旦前司法部长林奇入狱,紧接着面临犯罪指控的就很可能是前总统奥巴马等民主党高层。

如果在半年前,这种说法肯定不会有什么人相信,毕竟有点阴谋论的味道。但是1月29日发生的两件事表明上述预测极有可能转为事实,一场政治风暴已然近在咫尺了。第一件事情是联邦调查局副局长麦克布突然宣布辞职。此前他曾经向幕僚们宣布3月辞职,如果早于3月辞职,将不能享受联邦调查局丰厚的养老金。第二件事是,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按党派界限投票支持公布了一份顶级机密的调查报告备忘录。

纽约时报报道麦克布离职一事

这两件事是紧密相关的,因为这份由共和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恩斯(Devin Nunes)众议员起草的备忘录,涉及到了大名鼎鼎的2016年大选中所谓的“通俄门”调查内幕。备忘录写完以后在1月18日向所有的国会众议员公布,读过这份只有四页纸备忘录的众议院们都表示“令人震惊”。例如共和党保守势力中坚的麦道思众议员表示:很难相信这种第三世界国家的把戏居然会在自己深爱的美国发生。保守媒体更是把这个备忘录揭露的丑闻和水门事件相提并论。

由努恩斯起草的备忘录里提到了科米、罗森斯坦和刚离任的麦克布

而麦克布的辞职完全是由于最后一个替他说话的人——现任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ary)。据说克里斯托弗在看完机密的备忘录以后,震惊得无话可说,从众议院出来立刻就要求麦克布辞职。

这份备忘录到底说了什么?

到目前为止,这个备忘录仍旧是国家机密,虽然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决定公布,最终还需要特朗普总统同意。接下来只要特朗普不表示明确反对,5天以后就会公之于众。特朗普政府发言人桑德斯已经暗示特朗普总统支持向全民公布备忘录内容。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备忘录将会在最近5天之内大白于天下。

我们虽然没有看到备忘录,但是已有分析家判断令整个民主党兴奋不已的“通俄门”调查是彻彻底底的政治陷害。“通俄门”文件是共和党反特朗普势力开始,希拉里竞选团队和民主党中央委员会资助英国间谍编造的关于特朗普和俄国洗钱的材料。司法部和调查局在没有确认文件真实性的前提下,依据70年代通过的外国情报监听法(FISA,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向联邦法院申请监听特朗普阵营。第一次申请被联邦法院以证据不足驳回,但第二次申请却神奇地通过了。

即使在特朗普政府就职以后,监听仍旧没有停止,而这次重复授权监听的居然是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这个罗森斯坦先向特朗普建言开除前联邦调查局科米局长,然后又以开除科米为理由展开了针对特朗普的独立调查。特朗普在去年就看出了其中的问题,并在推特上抱怨“这个男人先是建议我开除联邦调查局科米,结果现在我却因为这件事被调查,真是莫须有的政治陷害”。

同时,备忘录可能涉及司法部曾在希拉里“邮件门”调查中徇私枉法的情节。当时的联邦调查局副局长麦克布主抓“邮件门”的调查,而他的妻子却被曝光在竞选州参议员席位时接受了希拉里阵营超过70万美元的竞选献金。特朗普在还是总统候选人的时候,就呼吁针对这项涉及腐败行为展开犯罪调查。

雪崩的起点:情人之间的短信

仅仅二十多天的时间,这份原本疑似阴谋论的备忘录就演变成了爆炸新闻。在去年12月初,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宣布特别检察官穆勒开除了调查局高级官员peter strzok和Lisa Page。开除的直接原因就是由两个人之间的婚外情曝光的政治丑闻。

peter strzok和Lisa Page

这两个身居高位的调查人员在过去两年中,曾经发送了超过5万封手机短信。由于他们使用的是公务手机,所以这些记录是公共记录。众议院调查人员查看这些短信以后,发现除了这两个人对特朗普有污言秽语之外,还谈到了几个更加令人惊悚的内容。比如在大选结果揭晓以前,两人说他们有一个保险方案让特朗普绝无可能当选。在特朗普当选以后,他们又说,有一个秘密的社区(secret society)正在筹划除掉特朗普,就是弹劾特朗普使其下台。作为曾经调查希拉里“邮件门”的高级官员,这两个人居然说一定要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以前结案,以防止影响希拉里的竞选。

无独有偶,民主党前国务卿克里曾经对巴勒斯坦领导人口传心授,说特朗普用不了多久就会黯然下台,不要对特朗普让步。

为什么特朗普会立刻下台?克里当然不会告诉我们。

司法部的表演

司法部作为联邦调查局的主管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自然不用细说。另外,麦克布涉嫌让特工修改审讯材料。

当短信丑闻爆发以后,司法部居然对国会守口如瓶。众议院多次要求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短信,却被司法部直接拒绝。后来迫于压力,司法部仅仅公布了不超过20%的短信内容。不仅如此,司法部居然宣布,由于三星手机质量太差,从2016年12月中旬到2017年5月17日期间的短信完全丢失。特朗普得知这个消息已是出离愤怒了。

中国有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司法部这样拙劣的掩盖只能让事情雪上加霜。终于,司法部共和党势力成功地恢复了这些神奇失踪的短信,不仅还三星手机清白,而且也算扳回一局,华盛顿邮报对此进行了专门报道。

随后共和党马不停蹄,立刻把缴获的短信上交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大家注意,这是上交给参议院,不是众议院。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来自衣阿华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格罗斯里(Grassley)连夜组织人马展开调查。半天以后发表声明,对于神奇失踪短信内容揭示的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表示了更多深切关注。记住,“深切关注”这种措辞已经表示时态非常严重了。

这些短信内容更加坚定了共和党人要求公布调查报告的决心。众议院保守自由联盟(Freedom Caucus)组织了超过63名议员联署要求尽快公布调查报告,给美国人民真相。

事情的发展就是这样,如果特朗普不表示反对,这份备忘录将会掀起异常猛烈的政治风暴,这种徇私枉法陷害政敌的行为让臭名昭著的水门事件都变得微不足道。位于风暴中心的民主党和部分共和党高级官员的命运异数骤增,民主党也可能面临分裂的命运。美国政治重新洗牌的时刻就在眼前。

最后,给大家讲个笑话:奥巴马的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