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司法部内部调查材料颠覆了“通俄门”调查

2018-06-23 08:23:0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力简】

6月14日是特朗普总统的生日,今年这天,特朗普还收到了另外一份特别的礼物,那就是司法部调查官员霍尔维茨(Horowitz)完成的关于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在希拉里邮件门调查中是否存在徇私枉法情节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长达568页,详细地描述了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针对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电子邮件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案件的调查过程。最后得出结论,根据目前证据,无法证明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的偏见对案件的调查产生了影响。

报告公布当天的反应

这个结论貌似不疼不痒,各打五十大板的调查报告。鉴于该调查已经历时将近一年,本应在今年4月就公布的。不断地因为各种原因而拖延,不禁让人联想霍尔维茨是否面临来自各方的压力。保守派很多评论员早在五月初就表示这份报告将会是令人失望的。而且,这份报告看似和通俄门以及特别检察官穆勒调查没有直接关系。可是,当调查报告真正公布以后,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首先我们从报告中公布的事实开始。

第一,司法部在当面审问所有邮件门证人以前,就已经开始起草希拉里无罪的结论文件了。也就是说,邮件门调查是典型的应付差事。司法部高层早就给联邦调查局施加压力,一定要“保护”当时已经锁定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希拉里。在没有关键证人证词的情况下,调查结论已经做好了。

第二,在司法部调查官员在面审希拉里的前4天,主管调查的司法部官员用手机短信通知希拉里阵营,“I am with her”(希拉里竞选的口号)我和她在一起。明确表明了在调查中的严重偏见。

第三,时任联邦调查局科米局长违反司法部内部程序,擅自公布对希拉里的调查结论。这个结论本应是司法部部长公布。除此之外,霍尔维茨还发现了很多科米的越权行为。

第四,联邦调查局超过20位高级官员在整个调查过程中不断向媒体提供各种保密信息。美国新闻机构对机密信息的攫取已经严重威胁了司法部和调查局的信用。

上面这任何一条已经足够对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信用产生重大威胁了。现任联邦调查局局长雷(Wray)看完报告以后,表示对报告中涉及联邦调查局的问题非常失望。可是联邦调查局和司法部的噩梦发生在3天以后。

神秘的失踪短信

在6月18日和19日,霍尔维茨接受了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和众议院调查委员会的质询。在这两天中爆发的问题远远比上面说的四点要严重得多,而且直接把矛头指向了现在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穆勒,以及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事情的所有都要从情人之间的手机短信开始。

观察网曾经报道过关于联邦调查局高级官员Peter Strzok和他的婚外情人Lisa Page之间的短信往来。在短信中有大量对特朗普总统充满污言秽语的谩骂和诅咒。这些短信第一次被发现是在2017年8月,因此Strzok从穆勒的调查组中被除名。联邦调查局一度宣布因为三星手机质量太差,手机短信内容已经无法查询。

后来霍尔维茨带领自己的团队成功地恢复了这些神奇失踪的短信,并且在国会的压力下,这些短信的内容已经公之于众。短信中涉及的人员有联邦调查局副局长麦克布等人已经被开除公职。情妇Lisa Page也于5月辞职。Strzok现在被联邦调查局隔离审查。

包括国会在内的调查人员本来以为事情到这里就已经可以画句号了。可是,在最近的调查报告中出现了“新”的情况。在2016年8月8日,情妇Page给Strzok短信,特朗普不会成为总统吧?不会吧?Strzok回复:不会的,我们会阻止他的。

Strzok发出这个短信七天以后,在另一份短信中说,我们需要为特朗普当选这种小概率事件买个“保险”。这里的保险自然不是保险公司出售的,而是一个就算特朗普当选也要把他拉下马的计划。

这个计划已经在原来发现的另一条短信里面。在2017年5月17日,穆勒成为调查通俄门的特别检察官。穆勒立即雇佣Strzok进入调查组。在2017年5月18日,Strzok在给情妇的另一封短信中夸口,现在是完成使命的时候了,我们要弹劾总统。这可是在通俄门调查开始的第二天的短信,下面是短信的原文。

真正让人惊悚的不是短信的内容,而是关于we will stop it!这条短信。这条短信发送日期是2016年8月8日。此前调查人员的主要精力集中在2016年12月到2017年5月的短信上。这条短信事实上证明了针对特朗普的调查偏见是早在2016年大选期间就存在的。

这条we will stop it!短信居然是在调查报告公布前4天才被霍尔维茨团队确认。事情是这样的,由于联邦调查局宣布短信丢失,霍尔维茨自己找人的同时,还联系了国防部的调查人员,以及私营商用信息恢复公司。对联邦调查局的数据进行了另外三次查询整理。这些查询整理在英文叫Cross Check,意思就是为了查找同一目标而从多方面信息来源下手。国防部和私营公司使用了不同的工具对不同的信息来源进行挖掘。

终于在五月底,私营数据公司调查人员通过商用数据备份发现了这条短信。也就是说,有些重要信息通过政府机构的技术人员查询工具是不可能被发现的。私营公司是通过运营商备份数据才发现,也就是说,有人蓄意在政府信息系统内删除了重要的内容,而国会参众两院各个调查委员会此前对这条短信的存在毫不知情。霍尔维茨得知消息后也为此大为光火,但是由于调查报告已经拖延很久了,于是霍尔维茨决定把这个发现写入报告并按期发表。

愤怒的国会

在国会听证会上参众两院的调查人员愤怒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法制委员会以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法制委员会,政府监管委员会主席纷纷发飙。来自俄亥俄州的Jordan众议员质问霍尔维茨为什么没有及时和国会共享这样重要的信息,并要求霍尔维茨彻查究竟是谁删除了重要的记录。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努奈兹(Nunes)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的时候表示,我们从2017年8月就要求司法部向国会提供通俄门调查开始的各种材料和证据,司法部对此置若罔闻。在司法部内部调查报告中显示居然存在关键证据在政府信息系统中被删除。这种蓄意破坏调查的行为已经让我对司法部失去耐心。

主持人追问:那您能做什么呢?努奈兹主席很坦然地说,我们如果这星期还没有收到司法部上交的材料,我这周三会让司法部好看。

究竟什么是“Hell to pay”?那就是国会可以通过投票宣布司法部主管通俄门调查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藐视国会。国会也可以通过投票方式来罢免罗森斯坦。两种方法对比起来,还是藐视国会这个罪名更重一些,因为一旦罪名成立,罗森斯坦面临的就不仅仅是被免职这样的处分了,很可能等待他的是刑事指控。

弹劾吗?

目前国会因为移民法案吵翻了天,貌似罗森斯坦可以逃过一劫?按照努奈兹的个性,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一份要求罢免罗森斯坦的法律文件已经起草完毕了。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一旦通俄门主管罗森斯坦下台,穆勒整个通俄门调查也就会在不久土崩瓦解。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作者最近文章
“通俄门”要黯然谢幕了,先从调查公布的事实说起
没钱修墙?看特朗普如何从1.3万亿政府拨款法案“挤”钱
美国贸易战的矛头,真能绕过盟友只戳中国?
“通俄门”真相了?这份震惊美国政坛的备忘录是什么
为斗倒特朗普,美媒都高呼“终结两党制”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