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力简|通俄门结束了,民主党却还有两根救命稻草

2019-03-25 16:00:06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力简】

2019年3月22日下午五时许,特别检察官穆勒正式向自己的老板、司法部部长巴尔递交了“通俄门”调查报告。从2017年5月17日开始的关于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俄罗斯合谋以及特朗普总统妨碍司法的调查正式落幕。

调查主要结论

从2017年5月以来,“通俄门”调查就长期统治了美国新闻媒体政治版块。自由派媒体以及民主党曾经乐观地认为,“通俄门”调查报告将会对特朗普政府造成致命一击。当时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籍众议员希夫曾经在电视采访中多次声称他个人就拥有特朗普政府通俄的确凿证据。

当然,这些采访都是在CNN或者MSNBC这种极左媒体上播放的。同时,希夫还抱怨共和党阻碍民主党调查。可是,就在希夫成为委员会主席并且穆勒宣布调查结束的时候,他仍旧没有拿出任何特朗普团队通俄的证据。

调查结束后,特朗普总统团队沉浸在一片庆祝氛围中。特朗普也一改每天必发几个推特的习惯,在整个23日,花时间和妻子、岳父母在南方白宫庆祝自己小儿子巴伦的生日。特朗普团队的乐观是有理由的。下面五条事实证明特朗普团队所面临的指控都是子虚乌有、凭空捏造的,整个“通俄门”就是一场赤裸裸的政治迫害。

第一,在穆勒最后的总结报告中,没有任何新的指控。此前很多自由派媒体声称特朗普的儿子和女婿有可能被起诉。现在证明这是不对的,穆勒团队非常清楚地说明,不会有新的,也不会有隐藏在起诉书中的任何形式的指控。

第二,穆勒团队的确起诉了相关涉案人员,其中包括特朗普竞选团队主席曼纳福特等人。但是,起诉这些人的罪名都是调查中发现的超过十年的陈年往事,例如银行诈骗、对联邦官员撒谎等同通俄没有直接关系的情节。特朗普团队没有任何人因为和俄国串通而被起诉。

第三,特朗普总统从头到尾也没有撤销穆勒调查。从开始到结束,特朗普政府都是非常合作的态度。包括新的司法部长上台以后,司法部和白宫官员没有对穆勒团队进行任何形式的施压。穆勒完成调查完全已经水落石出,没有必要继续下去。

第四,穆勒检察官从未对总统发出任何传票。穆勒团队仅仅要求特朗普总统用书面形式回答一些关于“通俄门”调查的问题。

第五,特朗普总统也没有在调查期间赦免任何涉案人员。

这些事实已经清楚地表明,穆勒调查的最终结果将会让民主党非常丢脸。在为自己2016年大选失败找借口,并且,希望通过调查弹劾总统的民主党和自由派媒体,在美国人民心目中成了靠政治陷害和攻讦来回避美国严肃的国内国际问题的一些职业政客。

果然,司法部长巴尔在拿到穆勒调查报告48小时以后,今天致信参众两院法制委员会,汇报自己对“通俄门”以及特朗普政府妨碍司法调查的主要结论。即使是自由派极左媒体,也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国内政治的一个重大胜利。

1.穆勒调查查明,俄国军方和情报机构的确在2016年大选期间对希拉里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实行了黑客攻击并获得了数以万计的电子邮件。这些电子邮件的公布对希拉里竞选造成了恶劣影响。但是,穆勒团队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显示特朗普团队曾经和俄国有任何形式的合谋。也就是说关于特朗普通俄的调查结论是,特朗普团队是被冤枉的。

2.穆勒调查还表明,关于特朗普政府妨碍司法调查,调查人员没有找到充分的证据来显示特朗普关于开除科米局长的行为是妨碍司法行为。同时穆勒团队也声称,调查结果既不能说明特朗普曾经妨碍司法,也不能说明,特朗普从未试图妨碍司法。最终的调查结论是现任司法部正副部长联合做出的:特朗普政府妨碍司法指控也不成立。

这些新闻一出,保守派媒体一片欢腾。民主党曾经寄以厚望的“通俄门”调查不仅没有伤害特朗普总统,却成为民主党人需要向选民们解释的政治包袱。不过民主党和自由派媒体也没有立刻认输。毕竟还有两根救命的稻草:强烈要求司法部向公众公布“通俄门”调查报告全文以及继续纽约南区检察院对特朗普竞选经费使用的调查。这里我们就详细说一下这两棵稻草的价值。

为什么不能公布调查报告全文呢?

大家可能注意到了,穆勒调查报告是呈交给司法部长巴尔的机密文件。之所以这份调查报告是机密文件,主要要从穆勒检察官的头衔谈起。

穆勒的职位在英文中是Special counsel,中文翻译成特别检察官。之所以调查报告不能向公众公布就是因为头衔中的两个部分:“检察官”和“特别”。

检察官是在刑事调查中对被告方进行调查的人员或者团队。检察官的目的是把被告绳之以法,检察官给出的调查报告和证据应该是对于被告相当不利的。在正常的司法程序中,检察官的报告不能成为判决被告的判决书。当检察官做完调查以后,必须要在一个公正法庭环境下和被告方律师唇枪舌剑来说服陪审团。在这个过程中,陪审团可能做出对于检察官不利的判决。在整个刑事诉讼的过程中,为了对被告公平,检察官的报告不能成为公众信息。

实质上,穆勒就是一个检察官,而穆勒报告是一份检察官意见报告而不是最后的判决书。明白这个道理以后,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特别检察官制度要求穆勒报告仅仅呈交给司法部长巴尔而不是直接向全国公众公布。就包括立法机构美国国会,也无权要求司法部公布这份调查报告全文。

再有就是“特别”这两个字。说穆勒调查特别,是因为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要求,没有人被迫回答任何问题,除非有大陪审团在场。这里提到的大陪审团不同于犯罪调查中宣布被告有罪无罪的陪审团。大陪审团的作用是见证检方和被告之间的互动。在大陪审团面前,被询问方必须如实回答问题。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大陪审团制度要求被讯问人员不能有律师到场。也就是说,当穆勒团队询问“通俄门”涉案人员的时候,他们不能有律师在场。这没有律师在场情况下的证词,难免会有检方安插的不利内容在内。

所以,“特别”的“检察官”调查报告是不能作为对被告方的公正客观的材料而公之于众的。

同时,由于本案涉及的面太广,影响太大。公众和国会对司法部必定形成巨大的压力。这就是为什么巴尔部长今天表示,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向美国公众和国会公布尽可能多的事实来保证美国人民对于“通俄门”调查结论作出正确的判断。

除了穆勒调查,对特朗普的其他调查能有结果吗?

现在民主党在用纽约南区法院对特朗普曾经支付色情女星封口费的行为展开调查。我们可以斩钉截铁地说,这些调查对特朗普政府不会造成任何实质伤害。这些调查的唯一目的就是让自由派媒体和民主党有攻击特朗普的谈资,仅此而已。这样说也是有道理的。因为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支付给色情女星以及另外一位女性朋友的封口费是从特朗普私人账户进行的,没有动用竞选经费。这样,滥用竞选经费的罪名是不能成立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现在和民主党合作的特朗普前律师Cohen能证明这两笔钱是通过竞选经费支付的,对于特朗普也不是问题。因为此前两位民主党政客就曾经被联邦法院判决违反选举经费使用规定而做出处罚。第一位是前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爱德华兹,利用自己竞选经费50万美元支付已经怀孕的情妇封口费。最后司法部由于爱德华兹已经身败名裂,宣布取消指控,没有痛打落水狗。

另一个案例就是奥巴马竞选团队,没有向联邦选举委员会汇报180万美元捐款,并把其中90万捐款打入奥巴马竞选经费账户没有申报。由于这项罪名,奥巴马团队被罚款37万5000美元。成为最近十年以来违反竞选法罚款金额冠军。相比之下,特朗普私人账户支付给色情女星的封口费约为13万美元。

说到这里,聪明的读者都明白,特朗普政府已经在美国国内政治博弈中获得重大胜利。过分依赖“通俄门”的民主党人,突然发现美梦惊醒了,事实是冰冷的。更重要的是,在选民的心中,民主党已经成了回避现实问题,热心政治攻讦的一群人。这样的形象对于即将到来的2020年国会选举和总统大选,不是什么好消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力简

陈力简

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系统、运作和决策科学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作者最近文章
通俄门结束,民主党还有两根救命稻草?
看似粗暴的“紧急状态”,背后是这样一盘“细棋”
中期选举为何失败?2022年如何布局?我在共和党检讨会听到这些内幕
为什么说特朗普很有可能拿下参众两院?先从这些数据说起
“通俄门”最高负责人请辞,反特朗普势力要舍车保帅?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