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克里斯蒂娜·林:对美式民主理念的蔑视正与日俱增

2018-04-20 07:18:56

【翻译/观察者网青年观察者黄郁】2017年,经济学人智库(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调低了对美国民主制度的评级。经济学人智库管理着一个每年更新的民主指数,该指数会根据五个标准对世界各国进行评级,这五个标准分别为:民主选举程序和民主多元状况、公民自由状况、政府运转情况、公民的政治参与以及政治文化。各个国家的政体会根据这五个标准被分为四种类型:完全民主、有缺陷的民主、混合政体和集权政体。

美国被列为有缺陷的民主国家——一个有自由选举权,但由于治理薄弱、政治文化不发达和政治参与程度低而使得民主制度受到削弱的国家。根据皮尤、盖洛普和其他民意调查机构的说法,美国人民与政府之间存在着信任缺失问题,这对民主的运作有着腐蚀作用。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跨大西洋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克里斯蒂娜·林4月10日在《亚洲时报》网站刊发评论文章:《对美国虚假民主理念的蔑视正与日俱增》

国际社会正在崛起的大国和美国之间也出现了越来越严重的信任赤字。事实上,经济学人智库并不是调低美国民主评级的唯一机构,另一个国际舞台成员也下调了美国的评级,说起来可能令人难以置信,这个成员就是中国。

美国是个半民主国家、半独裁国家吗?

现任职中国国防大学的退役大校刘明福在其2010年出版的《中国梦》一书中对美国对非西方国家的外交政策提出了质疑。

该书指出,美国经常绕过国际共识、利用军事力量推翻它不喜欢的“非民主”和“非法”独裁者(例如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国家),同时又支持与美国保持友好关系的“合法”独裁者(例如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刘明福认为,美国的这些举措算不上是民主国家的行为,它没能通过真正“民主”国家的测试。

他认为,美国在国际体系中并非界定“民主”或“合法”的标准制定者,并且谴责了美国推翻那些反对华盛顿的外国政权的倾向。

刘明福还提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说法:美国只是个半民主国家。他认为美国的民主制度只在国内成立,而对国外行使的是霸权和专制权力。他说:“民主国家的本质特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在国内社会实行非极权主义的民主政策;第二,在国际社会实行非霸权主义的民主政策。”

他继续说:“判断一个国家是否民主,需要看它是否在针对国内的治理政策和针对国际的外交政策上都符合民主原则。”由于美国在国际体系中没能通过“民主”的试金石检验,所以刘明福认为美国仅仅是一个“半民主”国家,因此美国无权因为他国政权不民主而对其指手画脚或者试图推翻这些政权。

在美国,只有少数人表达过与上面类似的观点。2015年12月18日的《外交政策》中刊载了一篇文章,在该文中,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莱斯利·盖尔布(Leslie Gelb)、前军备控制与防扩散中心主席罗伯特·加德中将(Robert Gard),以及荣誉退休准将兼美国国防大学教授约翰·约翰斯(John H Johns)联合呼吁美俄在叙利亚问题上展开合作,并呼吁美国尽快结束对于推动他国政权更迭的权力性迷恋。

几位作者说:“过去,华盛顿一直试图推翻叙利亚的阿萨德、利比亚的卡扎菲、伊拉克的萨达姆等独裁者,我们在这些国家提倡民主和人权原则,但结果只给这些国家带去了更多混乱甚至毁灭,而非对民主价值的珍视或是向民主制度的转变。”

此外,美国将人权问题当作外交武器以服务其战略利益的举措,可能会侵蚀国际人权标准以及人权组织的可信度和完整性。

美国日益将人权问题当作外交武器

厄立特里亚是个与埃塞俄比亚有边界争端的国家,在2014年的厄立特里亚事件中,美国试图以“支持恐怖主义”的罪名来制裁这个仅有600万人口的小国,借此来安抚埃塞俄比亚,因为华盛顿认为埃塞俄比亚是美国在继续进行的“反恐战争”中的合作伙伴。

当联合国的索马里—厄立特里亚监测组发现,并没有证据能表明厄立特里亚支持索马里青年党(al-Shabaab)时,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有14个表示美国应当取消制裁,但美国否决了该提议,而后推动建立了联合国厄立特里亚人权调查委员会(COI),以此来挖掘该国损害人权的罪行,为推动该国最终的政权更迭奠定基础。

这促使北欧非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兼副教授Redie Bereketeab对COI可疑的研究方法提出了质疑。他质疑的理由如下:联合国调查委员会从具有政治动机且不满政府的反对派、避难者和与厄立特里亚有争端的邻国那里收集不利于厄立特里亚的信息,并且所有消息来源都是匿名的,联合国根本无法核实他们的证词。

正因为如此,Bereketeab质疑道:如果人们在一个国家内的集体安全、一个国家的主权、一个国家的领土完整和国家边界都难以保全时,个人权利又如何能得到保护呢?

同样地,在叙利亚2013年、2017年和2018年发生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中,美国方面的说法是:叙利亚政府释放毒气来屠戮手无寸铁的平民,这些暴行引起了美国及其盟国作为国际人权体系的道德捍卫者的激烈反应。而事实上,向无辜平民释放毒气作为一种战争罪,美国及其盟国的义务是收集用于起诉的证据,如果叙利亚政府的确被证实有罪,国际方面才能推动对罪犯的惩罚。

2013年发生在大马士革郊外、由叛军控制的古塔地区的化学袭击事件中,没有证据明确指出哪一方犯下了这一罪行。德国报纸《周日画报》(Bild am Sonntag)报道,德国情报机构BND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证明叙利亚政府应当负责任,只表示该政府有可能是罪魁祸首。联合国督察卡拉·德尔·庞特(Carla Del Ponte)指出,也可能是叛军使用了沙林毒气,但双方当前都只有“强烈而具体的怀疑,尚未出现无可争议的证据”。因此,似乎双方都有动用毒气的动机,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确定罪魁祸首。

然而,分别发生在伊德利卜和古塔的2017年与2018年袭击事件中,叛军似乎有更强烈的动机使用沙林毒气。唯一的证据是由英国/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白盔组织提供的视频录像,这些录像片段与武装反对派及其伴随的政治议程一致,与厄立特里亚案相类似。这两起袭击事件都是在叙利亚政府赢得胜利而非失败时发生的,在政治科学研究中,通常是处于弱势的一方会在绝望中发动对人民的攻击。正如反恐专家马克斯·阿布拉姆斯(Max Abrahms)教授所言,这种情况下反叛者使用化学毒气的动机最强。

因此他认为,阿萨德在实际上赢得内战时冒着国际报复的风险攻击自己的人民是不符合正常逻辑的。此外,又发生了一件使得“叙利亚政府毒杀本国人民”的美国叙事更复杂的事件:由沙特资助的伊斯兰军与古塔的白盔组织合作提供了最近的攻击视频录像,但伊斯兰军在2016年曾被指控对阿勒颇的库尔德人使用化学武器。此外还有其他令人生疑的事实,如主流西方媒体都没有适当地报道古塔地区的武装反对派曾进出城市的地下隧道、伊斯兰军化学武器实验室被发现等事件。然而,尽管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叙利亚政府犯下了罪行,但美国仍在鼓动对叙利亚政府的袭击,这类似于2003年美国政府以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来为推翻萨达姆政权、摧毁伊拉克的军事行动辩护的行径。

尽管华盛顿仍将自己包裹在伪善的、自以为正义的外衣之下,但人们不再那么容易被蒙蔽。在2013年的盖洛普国际调查中,来自65个国家的66,000多人被问到他们认为哪个国家对世界和平构成了最大威胁,美国以24%的选票排名第一,其次是巴基斯坦,以8%的比例排在第二。

不断公然藐视国际法、运用选择性的双重道德标准、武器化人权问题、入侵各国和破坏平民生活、服务于外国政府利益而非美国人民的福祉,这些寡头统治集团成员正把美国带上错误的道路。可悲的是,它正冒着进一步加剧人民对政府不信任的风险,将美国民主推向最终的消亡。

本文作者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跨大西洋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克里斯蒂娜·林

(青年观察者黄郁译自4月10日《亚洲时报》网站,观察者网马力校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克里斯蒂娜·林

克里斯蒂娜·林

美国跨大西洋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作者最近文章
对美式民主理念的蔑视正与日俱增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