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复活节前星期五”与英国退欧“三元悖论”

2019-04-22 15:10:28

【文/崔之元】

2019年4月10日,欧盟27国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英国提出的退欧延期申请,经过激烈辩论,最终同意英国可以延期到今年10月31日退欧。英国提出延期的背景是,2018年11月25日英国和欧盟达成的“退欧协议”(The Withdrawal Agreement)三次没有被英国议会的多数批准,而反对者包括和首相梅同属执政党的三分之一的保守党议员。

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退欧全民公投,支持退欧方获52%票,支持留欧方获48%。发起公投(但预期留欧方胜出)的卡梅隆首相引咎辞职,7月13日梅就任英国新首相。梅的内阁历经波折(包括多次多名部长辞职),终于在2018年底和欧盟达成“退欧协议”,但为何三次无法在议会通过呢?这就涉及爱尔兰外交部长Simon Coveney首先提到的退欧“三元悖论”,牛津大学经济学家Kevin  O’Rourke 将之称为 “The Coveney Trilemma”, 如下图:

“三元悖论”就是三个目标中最多可以同时实现两个,不可能三个目标同时实现。上图顶端的“49条:没有英国北爱尔兰和爱尔兰共和国之间的硬边界”是为了保证1998年“复活节前星期五”的北爱和平协议不因退欧而遭破坏。“49条”是指2017年12月8日英国和欧盟发表的谈判进程的联合报告的第49条,表明了英国政府和欧盟在确保“爱尔兰边界应该保持不可见”(invisible,即没有收取关税的硬设施)的一致意见。上图左下角的“50条:在北爱尔兰和英国其它地区之间不应存在规制屏障”是指英国退欧需要全国一致行动,而不是北爱尔兰单独留在欧盟统一市场之内。上图右下角的“兰卡斯特红线:英国脱离欧盟的关税同盟和统一市场规范”是指2017年1月17日梅首相在Lancaster House 发表的退欧政策演说,明确了英国的同时退出关税同盟和统一市场规范的“硬退欧”立场。(见Kevin O’Rourke, “A Short History of Brexit: From Brentry to Backstop”, Penguin Books, 2019)

简单来说,“三元悖论”蕴含着:如果英国既要退出欧盟的关税同盟和统一市场规范,又要保持爱尔兰和英国的边界(实即北爱尔兰和爱尔兰的边界)是开放的(不可见,没有硬性的收取关税的设施),那么“北爱尔兰和英国其它地区之间不应存在规制屏障”就不可能同时实现,否则第三国的各种走私和违规产品都可以通过爱尔兰的开放边界而进入欧盟。但这种让北爱和英国其它地区不一致行动的方案是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the 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 简称DUP) 坚决反对的。DUP的支持者多是北爱的新教居民,他们在1922年“爱尔兰自由国家”宣布从英国独立的第二天,根据当时英国和爱尔兰达成的协议,行使了脱离爱尔兰的选择权,从而英国国名从1800年以来的“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变为 “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大不列颠和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换一个角度看,“三元悖论”蕴含着:如果英国既要保持爱尔兰和英国的边界(实即北爱尔兰和爱尔兰的边界)是开放的,又要“在北爱尔兰和英国其它地区之间不应存在规制屏障”,那么它就必须放松梅的英国同时脱离欧盟的关税同盟和统一市场规范的红线。而这其实正是2018年11月25日英国和欧盟最终达成的“退欧协议”所做的。

“退欧协议”,按照牛津大学Kevin O’Rourke的说法,其实是 “泽西减”( The Jersey Minus) 方案 (同上书, 第278页)。泽西是英属小岛国,它加入了欧盟的关税同盟和统一市场规范,但只是商品货物加入,服务,资本和人员流动则没有加入。英国和欧盟的最终“退欧协议”之所以还要从“泽西方案”减去一点,是因为英国为了确保爱尔兰边界开放,同意在退欧过渡期仍然整体加入欧盟的关税同盟和统一市场规范(从而保证爱尔兰和英国的硬边界不必要),而只有北爱(而非英国其它地区)的商品货物加入欧盟的统一市场规范(包括食品安全标准等)。如此复杂的制度安排,可见英国和欧盟(特别是其成员国爱尔兰)确保1998年的“复活节前星期五”的北爱和平协议的决心。

在1998年的北爱和平协议(https://zh.wikipedia.org/wiki/贝尔法斯特协议) 中,爱尔兰不再根据1937年宪法要求和北爱尔兰统一,并相应修改了爱尔兰宪法。英国保证北爱尔兰的未来宪法地位必须经过北爱尔兰居民的同意才能确定。同时,英国同意北爱的议会采取比例代表制选举,确保新教居民和天主教居民的各自代表性。北爱居民可以自愿选择英国或爱尔兰国籍,或选择同时拥有英国和爱尔兰双重国籍。因为爱尔兰和英国都是欧盟的关税同盟和统一市场规范的成员,北爱和爱尔兰之间的边界已经开放,再加上和平协议中的北爱居民可以自愿选择国籍,这使得最激进的“北爱尔兰共和军”也不能不支持和平协议。1998年“复活节前星期五”的北爱和平协议的匠心在此充分展现在世人面前。

可见,北爱和平和欧盟密不可分。这应该是让伟大的爱尔兰作家乔伊斯在坟墓中欣慰的。乔伊斯和爱尔兰民族独立运动有深刻的联系,他甚至启发了最激进的独立运动领袖Arthur Griffith用“Sinn Fein”( 古爱尔兰语“我们自己“之意)作为党的名称,现在的爱尔兰执政党Fine Gael是从Sinn Fein分化转变而来的。但同时,乔伊斯认识到,有两座大山必须同时反对,即英国帝国主义和罗马天主教对爱尔兰的精神主宰。用我们中国革命的话语来说,乔伊斯呼吁反帝反封建必须并举,只反帝不行,只反封建也不行。(参加胡绳,”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乔伊斯曾说,“我宁愿当中世纪阿姆斯特丹城市的市民,也不愿当任何帝国的皇帝”。

目前,梅首相还是希望2018年11月25日英国和欧盟达成的“退欧协议”能够在今年5月23日前被议会批准,这样英国就不必再参加欧洲议会的选举并支付费用。不论英国退欧的三元悖论最终如何化解,这一当前国际政治经济格局的重大变化值得我们认真思考和持续关注。

崔之元

崔之元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专注政治经济学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实验主义治理 | 责任编辑:李亢
作者最近文章
焦头烂额的梅,听说过“一国两制”吗?
什么东西把文学家、物理学家和数学家联系了起来?
西方人正在往“一带一路”筐里装东西
金砖国家如何瓦解美元霸权?
崔之元:鞍钢宪法与后福特主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