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戴维·普里斯:预防白宫泄密,中情局有一服“老方子”

2017-08-04 14:52:12

【文章转自参考消息,美国《政治报》网站8月1曰文章 题:为何泄密让总统抓狂(作者戴维·普里斯)】

安东尼•斯卡拉穆奇上周接连在电视上露面,在推特上发帖,使得本届政府的防泄密之战愈演愈烈。

斯卡拉穆奇告诉记者:“我会解雇所有人。你们不能再泄密,不然就会被解雇。”斯卡拉穆奇在创纪录的简短任期当中猛烈抨击了泄密行为。

安东尼•斯卡拉穆奇仅仅上任十天就被开出(图片来自新浪)

当然,这最新一轮泄密恐慌的焦点不是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斯卡拉穆奇发火是因为有关解雇员工和谁与总统共进晚餐的报道以及他的经相状況曝光。

擅自发布的消息(无论是敏感的国家安全信息、宫廷阴谋还是两者兼而有之)令历届总统感到头痛。最令总统及其工作人员抓狂的涉及政治和个人的泄密行为几乎无法制止,而制止此类行为的努力很少能取得成功。

论泄密,谁能比得过特朗普的推特?

在现代社会,困扰理查德·尼克松任期的泄密行为促使他对白宫办公厅主任猛倒苦水,还组建了臭名昭著的白宫“管子工”团队以杜绝此类行为。众所周知,尼克松1971年猛烈抨击丹尼尔·埃尔斯伯格把五角大褛文件交给《纽约时报》的做法。

由于担心给人以软弱可欺的印象(而不是担心国家安全真的遭到损害),尼克松决定惩罚埃尔斯伯格以警示他人。但是,泄密行为仍在继续,导致“水门事件” 丑闻持续发酵,最终迫使尼克松在1974年8月辞去总统职务。

尼克松因“水门事件”最终辞职(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乔治·舒尔茨回忆说,他1982年出任里根总统的国务卿不久,就开始在纸媒上看到自己在高层政策会议上的讲话内容,其中包括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

舒尔茨后来在一次该委员会会议上说:“我再也不在这些会议上发言了,因为我说的话最后都会出现在报纸上。”在接下来的两三次国家安全委员会讨论中,别人在争论关键要点,他却双臂交叉在胸前,一言不发地坐往那儿。不过,后来还是一切照旧。

这些泄密行为确实令人不安。与斯卡拉穆奇上周的谩骂不同,这些泄密者披露的消息涉及舒尔茨的外交政策立场,而不是他的座上宾或者他对手下工作人员的看法。

1985年,里根受够了擅自发布消息的行为,同意实施一项对数千名政府雇员和承包商测谎的计划。舒尔茨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身在国外。他返回美国后告诉媒体:“一旦这届政府有人告诉我,他们不信任我,我马上就会走人。”这引起了里根的注怠。按照舒尔茨的说法:“费用高得吓人,于是总统撤销了这项命令。”泄密行为持续了下去。

里根同样受够了白宫的泄密行为

那么,什么措施能奏效? 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的一些举措似乎减少了泄密行为。

时任中央情报局副局校罗伯特·盖茨找到了一种古老但有效的方式,可以安全地把机密信息传递到舒尔茨手中:他经常把备忘录交给一位中情局官员一一这位官员平日里负责把总统的每日简报交给舒尔茨。盖茨知道,他的备忘录内容绝对不会泄露,因为其他任何工作人员都看不到这些备忘录。

老布什减少了泄密行为,因为他就职后,用小规模协商会取代了里根时期雷打不动的开会方式:桌边坐满高级官员,工作人员则在后排记笔记。当时任国防部长的迪克·切尼回忆老布什的开会风格时说:“国家安全委员会很少召开正式会议……更多的是八人会议,甚至规模更小。他会出席,他会主持。他在这种情况下感到自在得多,我觉得我们也自在得多。”

不过,这些都是例外,比尔·克林顿、小布什和贝拉克·奥巴马政府的白宫官员继续一边泄密,一边抱怨泄密。这种行为从未停止过。

戴维·普里斯

戴维·普里斯

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宋煜昊
专题 > 美国泄密事件
美国泄密事件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