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跳山羊”等传统体育项目退出体育课 海外教学如何协调运动与安全

2017-01-22 15:44:01

此前,一篇名为《别让学生踢“软球”》的文章,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报道称,为保护学生不受伤害,部分学校用上了软式足球、软式排球等器具。而据《北京日报》1月20日报道,更有一些体育老师因担心学生出现意外伤害,不敢让学生上像“跳山羊”、单双杠等传统项目,致使这些项目正悄悄退出中小学体育课堂。

怕学生受伤不敢上项目

北京城区一位体育老师表示,他所在的学校已经有好多年没上过跳箱项目了,表面上看是课前准备比较麻烦,又是垫子又是箱子的,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怕学生受伤,“特别是小学生,看不住,一错眼儿的工夫就能摔出个好歹来。”

这位老师所说的“跳箱”俗称“跳山羊”,三十岁以上的人大多在学生时代的体育课上练习过。这个项目主要是锻炼学生越过障碍的能力,同时也考验学生的心理素质。正常情况下,小学高年级学生应该学“山羊分腿腾越”,初中学生和高中女生应该学习“横箱分腿腾越”和“横箱屈腿腾越”,高中男生则应该学习“纵箱分腿腾越”和“纵箱屈腿腾越”。然而时至今日,鲜有学校开设这一项目。

和“跳箱”命运相同的项目还有单双杠。一位有着20多年教学经验的体育老师说,他自入行以来就没开过这个项目,起初是学校不具备场地条件,后来就不敢上了,怕学生受伤。“现在的小孩儿真没法说,跳上去没撑几秒,不是胳膊扭了,就是肩扭了,还有手腕骨折的,课没法上……”这位老师连连感慨。

为避纠纷自行改换内容

体育老师不敢上项目,顾忌的是学生锻炼受伤后可能引发的纠纷。

一位体育老师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有一次,他给五年级学生上课,一名学生在跑50米时摔倒了,当时他询问孩子是否受伤,孩子表示没事,但回班后胳膊红肿,班主任打电话告知了家长。后来,家长不依不饶,先是埋怨老师没在第一时间把孩子送到医院,之后又说自己孩子是当空军的料,受伤会影响将来当兵。这位体育老师无奈,只得三天两头上门赔不是,直到家长消了气。

据了解,学校碰到这种纠纷,处理方式不尽相同。有的会由学校支付孩子的医药费等花销,但有的学校会让体育老师自己承担后果,无形中给体育老师带来压力。

为避免纠纷,很多体育老师只好在不违背教学大纲的前提下自行降低风险。比如大纲中规定有体操教学内容,但老师们不再上单、双杠项目,只用前滚翻、后滚翻、横叉、竖叉等相对简单的动作替代。就连最常见的冬季中长跑项目,很多学校也要在开跑之前下达“家长告知书”,让家长确认孩子是否能参加这项运动,以免出事儿之后再被“找后账”。

新监测评价标准正在酝酿

怕孩子受伤不敢上项目,这到底是为了孩子还是坑了孩子?

对此,首都体育学院教授李相如认为,现在中小学生体质下降、适应社会能力下降与体育课上缺乏挑战性项目有关,不能把体育课看成是单纯的体育课,而要把体育课与青少年的全面发展联系起来。

在他看来,中小学体育课程应该围绕着“培养什么样的青少年”进行改革,在这个过程中,要让青少年在体育锻炼中增强抗打击、抗挫折和抗伤病的能力,从某种角度来说,上不上“危险项目”考验着中小学校长、体育老师的责任心。

至于怕学生受伤一事,他觉得,在所有学科中,体育课属于高危课程,运动难免出现小伤害,只要体育老师没有玩忽职守,就不该对体育老师实施问责,“学生受伤要客观地看待,不一定都是学校、老师的问题。”

另外,相关部门表示,北京市教委、市体育局、市疾控中心三部门正在酝酿《北京市中小学生体育课运动负荷评价规范》,以期通过出台地方标准的方式,对中小学体育课的质量进行监测和评价。如果进展顺利,该标准有望明年正式出台。

给学校体育建一条康庄大道

据悉,体育和安全的矛盾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媒体提及,早在2012年,中国青年报就发文呼吁给学校体育建造一条康庄大道。

报道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小平的《学校体育伤害事故的法律对策研究》专著显示,近2000名中学生参加的问卷调查显示,认为学生在学校发生体育伤害事故后,校方有无责任均需承担赔偿的占到八成以上,仅有17.67%的学生认为,学校有过错才承担责任。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表示,学校的无限责任成为阻碍学校体育活动正常开展的“猛虎”。

教育部2002年出台的《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中规定,在有些情况下造成学生伤害事故,学校已履行了相应职责,行为并无不当的,无法律责任。其中与学校体育活动密切相关两种情况为“学生有特异体质、特定疾病或者异常心理状态,学校不知道或者难于知道的”以及“在对抗性或者具有风险性的体育竞赛活动中发生意外伤害的”。

不过,学生、家长和社会舆论已经形成了校方必须为学生参加任何学校体育活动的意外伤害负责的观念。近些年来,学校体育意外伤害事故的纠纷有增无减。无论学校有无过错,一旦学生在上体育课或参加体育活动时发生意外伤害,都面临着少则十几万元多则上百万元的索赔。由于《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仅仅是教育部的规章,其法律层级很低,虽然对法院在判决学校体育伤害纠纷案件时起到了一定引导作用,但在社会层面,其影响依然有限。

文章呼吁,应该像体育法规较为完善的国家学习,设立明确的法律规定,在发生学校体育伤害事件后,以学校有过错作为追究学校责任的依据。

同时,为避免学校和体育教师因惧怕组织学生参加体育活动的风险而不组织体育活动,应将学校和体育教师的有责任赔偿以国家赔偿的形式体现,以此完全消除学校和体育教师的后顾之忧。

海外教育如何协调安全与运动

对此,央广网1月21日报道称,体育老师不敢上项目,顾忌的是学生锻炼受伤后可能引发的纠纷。一旦遇到学生受伤,有的会由学校支付孩子的医药费等花销,但也有的学校会让体育老师自己承担后果,无形中给体育老师带来压力。为了避免纠纷,很多体育老师只好在不违背教学大纲的前提下自行降低风险,悄悄让教学内容“打折扣”。

对此,首都体育学院教授李相如认为,如今中小学生体质下降、适应社会能力下降与体育课上缺乏挑战性项目有关。在其他国家,体育课中一些“挑战性”的项目是否也会被人规避?学校教学如何看待学生的“安全问题”?

首先来看俄罗斯。作为一个体育强国,包括体操在内的一些项目,可以说享誉全世界。全球华语广播网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介绍,俄罗斯的体育课堂,同样因为学生安全问题让老师有些为难。2016年10月18日,在俄罗斯新莫斯科州,一名15岁女生体育课期间失去知觉而逝世,具体原因至今没有查明。10月21日,俄罗斯11岁男孩在练习跆拳道过程中,因为错误培训导致猝死。短短4天内,2名俄罗斯儿童因为上体育课而死亡,舆论顿时哗然。

据统计,俄罗斯每年大约有10名青少年,仅仅因为参加体育课而去世俄罗斯某媒体甚至声称体育课已经成为俄罗斯的死亡课程。难逃其咎的俄罗斯各级教育部门每年召开专门会议,颁布新条例,试图全面建立体育活动安全预防体系,结果似乎都只停留在了纸面,事故发生水平和家长愤怒反而有增无减。甚至有些不负责任的教育部门领导亲历过或听闻安全事故处理的麻烦,对体育课如何实施课改,如何提高质量并不十分关注,而是确保体育课上不发生伤害事故,稍有危险的项目采取完全不教的态度。

接下来看韩国情况。和注重体育技能培养的俄罗斯有所不同,韩国的体育课程更侧重“生活体育”,难度不大,因此在安全方面争议也不大。不过,这也导致不少家长让孩子“校外补课”。

全球华语广播网韩国观察员南黎明介绍,韩国体育教学近年来加入了游泳课程,其目的是为了提高孩子在校外的“安全系数”。在韩国,体育教育在学校里进行的并不多,主要是靠个人在校外培养。韩国学校十分注重孩子的社会生活能力,对于体育课程学校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但韩国的孩子不管男孩还是女孩,父母都让孩子去学习跆拳道,尤其是男孩,人人都要从小学开始学几年跆拳道,每个居住区附近都有几个跆拳道场。晚上放学之后会从这些跆拳道场传来孩子打跆拳道的洪亮喊声。自从“世越号”沉船事故发生后,韩国教育部要求韩国小学必须教会孩子游泳,把教授游泳课当做生命保护的一种手段。目前韩国的小学校都增加了游泳课时,要求每个学校的小学生毕业时要学会游泳。韩国教育部宣称这种做法是借鉴西方国家。总体上韩国学校体育主要以生活体育为主,主要目的是增强孩子的健康、同时维护生命。

最后来看法国。法国中小学对体育教学相当重视,甚至连法国的“高考”,体育分数也占据一定的比重。法国体育课是否也有相对难度较大的课程?学校又如何处理教学与安全的问题?

据全球华语广播网法国观察员魏伟琼介绍,法国学校安排学生体育课时间有严格要求,只能多不能少,小学阶段每周保证有3小时的体育课,到初一增加到每周4小时,初二以后每周3小时,高中每周2小时。学校根据学生生长发育特点,每年安排不同的体育活动项目,初中阶段有26个活动项目,放在首位的是游泳,要求学生在初中毕业之前学会游泳,平时体育课、体操、田径、球类等都会涉及。老师并不会因为害怕学生受伤而刻意避开一些有危险的项目,相反他们认为加强体育锻炼是一种非常好的安全教育,在有保护的前提下进行一些有难度的活动,恰恰可以让学生的身体变得更灵活,反应更快,面对危险时可以更快应对。另外也可以让学生学会尊重规则,培养与他人合作的精神。

法国的初中必须成立校运动协会,组织课外体育活动,让学生在课后选择参加,让学生养成每周保持运动的习惯。一般安排在周三下午,因为学校不上课,常见的课后活动有网球、跆拳道、足球、篮球等,这些项目付费,但家长都非常乐意花这个钱。到了高中虽然体育课的时间少了一点只有2小时,但学生对体育运动的重视程度一点没少,高考时体育和其他文化科目一样,是必考项目,满分20分。考试分两部分,一是运动技能考核占16分,二是口试占4分,考核学生对体育项目的认识,竞技、技巧和规则。每年高考前学生就会拿到一张项目组合清单,两个体育项目为一组,例如乒乓球加体操,或者羽毛球加游泳等,学生根据自己擅长的项目来选择。

(观察者网综合央广网等)

null解读
家长靠受伤的孩子“碰瓷”学校,不赔个几万几十万就不停地闹……“碰瓷”已经成了中国当今社会的恶瘤,但当今社会的民意对此却是态度暧昧的,也许人们嘴上说厌恶碰瓷,但一旦真遇到这种事,个个却又都想靠“闹”获取最大利益……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王佳璐
专题 > 中西教育
中西教育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