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法里德·扎卡里亚: 愤怒,恶意与谎言——被网络“钓鱼”的亲身经历

2016-01-25 07:58:33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曾一再提出,受到良好教育的公众对政府自治的生存与延续至关重要。如今生活的这个时代,我们常常通过一些相对新颖的平台方式来接受教育。一些社交网络,诸如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照片分享(Instagram)等等,都演化成为了公众接受和分享事实、想法和观点的主要平台与渠道。但是,如果这些媒介纵容了虚假信息、谣传与谎言的肆意扩散呢?

一群专家学者全面深入地研究了脸书上2010年至2014年的发帖内容,发现网民分享的主要是那些能证实他们偏见的信息,而极少顾及事实与信息的准确性(在此向本领域的首席专家卡斯·桑斯坦聊表敬意)。报告得出的结论是,“有失偏颇的言论之所以广泛传播,其背后是由未经证实的谣传、猜疑与妄想所煽动导致的。”这群研究人员专门研究了网络中的“钓鱼”行为,即故意制造一些具有煽动性的言论,其中往往包含虚假信息,并且希望这些言论能广泛传播,以“一石”之力激起千层浪。报告也表示,“许多传播机制导致错误信息被大众接受与认可,从而导致公众产生不正确的信念与认知,而这类信念一旦被个人采纳接受,就极难通过辟谣重回正轨。”

最近几周,我恰巧成为了网络谣言的目标,真切地领悟到了其中的运作规则。这一行动最初始于一个不清不楚的网站,其发文的标题是“CNN主持人法里德·扎卡瑞亚呼吁以‘圣战’名义强奸白人女性”。这篇文章声称,我在“私人博客”里曾主张让美国女性充当“性奴”来减少白种人的人口数量。文章继续证明这一信息来自我的推特账号,我曾发布过以下言论:“每一个白种人的死亡,都令我的眼眶满含欣喜的泪水。”

这则令人作呕的谣言会淹没在网络中吗?不!紧随其后的是成百上千的人开始点击链接,推文和转发这一信息,并且附上自己的评论,这些评论由于过于恶意与充满种族主义,故不赘述。一些极右翼的网站重新将这个故事包装成为事实。每一轮新的流言散播开启,对我歇斯底里的声讨就更上一层,人们开始要求CNN辞退我,要求美国驱逐我出境,甚至判处我死刑。有一段时间,恐吓甚至从虚拟世界侵入了现实生活。一些人曾在深夜打电话到我家中,吵醒并威胁我那两个年幼的女儿,她们一个7岁、一个12岁。

这整件事原本只需要花一分钟点进链接查看原始发帖,就可以知道这消息来自一个专门发假新闻、定位为“恶搞讽刺”的网站。原本只要诉诸于常识,人们便能意识到这个无端指控有多么荒唐之处。然而在网上,这些都无关紧要。散播这则故事的人对事实毫无兴趣,只热衷于喂饱自己的“偏见之腹”。那篇文章写得极为巧妙,给那些阴谋论者提供了充足的“弹药”来忽略事实与证据。它声称我意识到该言论“受到了负面的关注与评论”,所以在发文几小时后就撤下了这篇帖子。因此,即使碰巧有些人去辟谣,指出我根本没有那样的言论,也于事无补,哪怕你有充分的证据去证明这个故事完全编造,人们也只会相信阴谋论的存在,并认为你在掩饰。

从我个人经验上看,脸书上的言论在某种程度上更加文明,因为人们往往标明了真实身份。但是在推特和其他网络平台,例如《华盛顿邮报》的在线评论功能,人们可以匿名或者用假名来发布评论。这就给愤怒和恶意的肆意滋长创造了条件。《华盛顿邮报》的专栏作家米班克近期曾引用了推特上对他专栏的评价:“别闪烁其词了:米班克是一个反白种人的寄生虫,一个顽固的犹太主义至上者。”关于我的评论往往更加不堪入目。

伊丽莎白·科尔伯特在《纽约客》上曾回顾了1970年由两个心理学家所做的实验。他们基于问卷的答案将学生分为高偏见组和低偏见组,并且让每个组都讨论一些富有争议性的话题,例如校车制与房屋整合化。之后问题又再次被问了一遍。“这项研究揭示了一个引人注意的现象”,科尔伯特表示,“仅仅通过与同类人对话沟通,顽固的一方对自己的观点更加固执,而包容的一方则更显通融。”这种“群体极化”现象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在世界范围内蔓延,这恰恰解释了激进化如何发生,以及极端主义如何散播。

我热爱社交媒体,但是我们必须为其设立更好的机制去辨别真假。不论人们有多么热诚,也不管人们可以将博客、推特或谣言写得多么巧妙,不管病毒化传播有多大的为例,谎言永远都是谎言。

(青年观察者网宋祎琳译自《华盛顿邮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法里德·扎卡里亚

法里德·扎卡里亚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后美国世界》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楚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