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江西乡人大主席被拆迁户打死 妻子:网上“民意”没良心

2017-03-24 20:10:10

每年3月至5月,冷暖气流会在赣南频繁交汇,天气变化无常,低温阴雨常现。

3月17日,已是赣州这座城市连续的第21天阴雨,“雨势不大,印象里却是特别冷。”也就在这天上午,江西赣州市南康区十八塘乡人大主席卓宇倒在了该乡樟坊村的一处湿冷沙地里。

当日卓宇被袭击后躺在沙地里

卓宇妻子回忆起当天情形,“冷”浸入骨髓。

被村民误以为强拆“空心房”

乡干部遭镰铲袭击致死

23日,是死者卓宇的“头七”。雨,还没停。

哀悼仪式上,家里又来了很多亲戚好友。在这迎来送往之间,卓宇妻子廖某对丈夫的工作生活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1970年出生的卓宇是南康区横寨乡黄田村人,工作的23年都在乡镇。2011年至2016年6月任十八塘乡任党委委员、副乡长;2016年7月,升任十八塘乡人大主席。

卓宇2016年7月起任十八塘乡人大主席

恰逢此时,赣州市开始大规模推行拆除“空心房”工作。

2016年7月18日,赣州市现代农业攻坚领导小组印发《赣州市农村“空心房”整治实施方案》。在文件附件中,列出了赣州市2016年度农村“空心房”整治任务表。其中,南康区接到的是拆除459466平方米的农村“空心房”整治任务,占全市总任务量的近28%。

作为乡人大主席的卓宇自然站在了“劝拆”一线。

2017年3月17日,南康区十八塘乡有一次集中的“空心房”拆除计划,卓宇领衔前往。

据3月22日赣州市南康区委宣传部官方微信“南康发布”通报的命案情况,3月17日上午9时许,在拆除完犯罪嫌疑人明经国(男,1955年出生,十八塘乡樟坊村村民)邻居明某炳、明某福两户的“空心房”后,挖机停止了作业。律师转述明经国的话称,明经国当时误以为就要拆除自家危旧“空心房”,于是抡起镰铲砸碎了挖机玻璃。卓宇警告其违法行为,并称要报警处理后,明经国先用镰铲击中卓宇右耳上方,接着不顾家人阻挡,又打了3下。通报称,卓宇因伤势过重于3月17日14时许死亡。

事后,律师向红星新闻记者转述明经国的说法,称他之所以会挥起镰铲,是因为卓宇“再砸就送你去派出所”的话刺激了他。就个人而言,他与卓宇之前素未谋面,不存在任何过节。

明经国家的“空心房”屋顶一侧已被破坏

“应该可以认定为误会致死。”23日,南康区国土分局副局长赖新林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如此表态。

其实,置卓宇于死地的也还是源自其身份,“现场他是最大的领导,肯定最先受到攻击。”卓宇妻子如是说。按照她的理解,一个在基层工作20多年的乡镇干部,在方式方法上不可能出现太大偏差。

“对于一个基层干部而言,我们不是政策的制定者,只是政策的执行者。”卓宇的死引起了社会对“空心房”政策的质疑,南康区十八塘乡党委委员、副乡长付声清回应道。

一时意气出击

两个家庭的“支柱”崩塌

当得知丈夫出事时,卓宇妻子还在学校会议室里抹着桌子。

待她赶至医院,丈夫已经入了抢救室。“她就一直跪在地上哭喊祈祷,念叨不要有事不要有事……”卓宇表侄女刘某是当天第一个赶到医院的亲属,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表婶廖某得知卓宇抢救无效时,几近崩溃,抱着儿子在角落里跪着哭……

推出尸体的时候,廖某几次想冲上前去见卓宇最后一面,但都被亲友阻挡。“半个头都没了,怕她看了受不了。”刘某称,卓宇送医时脸已变形,满头是血,不堪入目。

谈起卓宇的事,廖某面色低沉

“顶梁柱断了。”刘某对红星新闻记者说道。

肇事一方的明家,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面对律师,明经国承认他有错误,不应该这么冲动。致人死亡的后果,其大儿子明帮伟说,“肯定不会很乐观。父亲也是为了保护住这个宅基地才那么生气,将来是要为我和弟弟盖房子的。”

据了解,明经国有两个儿子,31岁的大儿子明帮伟,至今未婚;27岁的小儿子明小龙,已经成家,数年前老婆因患白血病死亡,留下两个儿子。明经国夫妻、明帮伟兄弟,明小龙两个儿子和岳母,7口人一起住在一个宅子里。

明家7口住在2013年新建的砖房里

兄弟俩家业不堪,挣钱不多,明经国的拘禁无异于抽掉家庭支柱。

—— 对话卓宇妻子 ——

没有任何过节就被打死

对网上言论感到寒心

红星新闻:简单介绍一下你们家的情况吧。

廖某:我今年47岁,在南康一所中英文学校做临时工,每月1700多元的工资,儿子今年19岁,是高三复读生。家里还有两个80岁的老人。

红星新闻:见他的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

廖某:我清楚记得,那天是3月17日星期五,我们见的最后一面是上个周日。那天儿子也在家,但是上午就去了学校,那也是儿子和老爸见得最后一面。卓宇走之前,我给他做了个碗饭、炒米粉,他吃完就匆忙准备下楼。

红星新闻:还记得你们最后说了什么吗?

廖某:他当时问我是今晚走还是第二天早上?我体谅他去乡里这么远,要起早床,所以就说今晚走。

红星新闻:发生这个事情后,有想过找明经国家理论吗?

廖某:没有。事情发生后,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根本没有力气想其他事。我只相信一点,杀人偿命,法律会给他应有的惩罚和处理。

红星新闻:当天出事,你觉得最大的缘由可能在哪?

廖某:按说他一个20多年基层经验的乡镇干部,不可能和村民有大的冲突,方式方法上不会有太大问题。而且他当时是背过身去,完全没有预料和防备。应该是因为当天现场,他是最大的领导,人家出气肯定找职位最高的。但是明家人也太狠了,打了一下,镰铲夺走了又抢过来打了两下,这是往死里打呀。

红星新闻:你会觉得他的性格有什么缺陷吗?

廖某:那还是有的,比较钻牛角尖吧。就是在家里,跟我讲些事情,我有不同意见,他就觉得跟你讲不通,就有些生气。但是这东西有好有坏,他较真在工作里也可以是好事。

红星新闻:他平时和你、和孩子交流多吗?

廖某:我们是高中同学,自由恋爱,所以感情还是很好的,交流也还挺多的,因为一般都只有周末能见到,吃过晚饭就一起去边上的广场走走。在家,他是不干家务的,所以饭桌上一家人聊的多些。对儿子他期待很高的,每次回来就问他需要买些什么,功课怎么样。因为儿子复读,他大多时候也特别小心翼翼,生怕惹父亲不高兴。

红星新闻:你们家的收入情况怎么样?

廖某:卓宇一个月就3200块钱,也没有其他收入。我们家的房子是2007年买的,100多平今年年初才还完房贷。你看着家里,也没怎么装修,没什么家具。

红星新闻:生活上因此也比较拮据?

廖某:拮据谈不上,毕竟当了那么多年乡镇干部,家境也不会太差。他的生活还是比较简朴的,衣服都是我陪他去买的,都在一百块钱上下。在外他不喝酒,但会抽烟。他每次从乡镇回来,总会问我需要些什么,之后就带回些土蜂蜜什么的。

红星新闻:去世这么突然,你觉得他最牵挂的是什么?

廖某:当然是我们一家四口。两个老人都80多岁了,身体又不好,生前他一两周就会开车去看看,陪老人住一晚。儿子复读压力大,他肯定还是希望他能考个好学校,将来出人头地。现在家里担子都到了我一个人身上,他也不忍心吧。

红星新闻:“空心房”命案,网上一边倒地支持明家,你怎么看?

廖某:我一般都不玩手机的,现在更不看,但还是有很多人来告诉我网上的这些说法。真的,对于网上那些言论,我是觉得他们太无情,太没有良心了。死者为大,他因为工作牺牲了,而且死得那么惨,关键是他和明家人之前都没见过,没有任何过节被打死,这就是恶意的谋杀,大家却都在支持对方,真是太寒心了。

红星新闻丨明廷宝 实习生 潘俊文

分享到
来源:红星新闻 | 责任编辑:张广凯
专题 > 观察者头条
观察者头条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