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四川省原副省长李成云违纪被撤之后,还在智库岗位上继续收钱

2017-05-07 14:05:30

据微信公众号“ 长安街知事”(ID:capitalnews)5月7日报道,李成云退出副部级领导岗位多年,他之所以为人所知,是因为两次被处分。而此次庭审,则坐实了一个重要事实——

在第一次受处分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之后,退出主要领导岗位的李成云并没有收手。

2011年9月27日,四川省第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决定,李成云因涉嫌违纪,不再担任副省长职务。这一年他56岁。

被免职后,李成云曾低调复出担任四川省工业化城镇化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四川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主任。然而,这一期间,他没有收手。

检方指控,2002年至2015年,李成云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36万余元。受贿的岗位,就包括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

长安街知事APP此前曾介绍过,中纪委对李双开时,主要提到其担任副省长期间的问题。

李成云

不过,也有信源显示,当初李受处分是另有其事。此次被指控的涉腐问题,多是新查处的。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在哪个岗位,李一直没有收手。

对李的查处充分说明了一点,中纪委既查现实腐败,也追过往问题,永远没有安全落地一说。

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2007年退出领导岗位,可他却是一直发挥着“余热”。2007年2014年,他伙同儿子赵晋多次单位行贿,给予济南市委原书记王敏财物。

值得关注的是,赵被立案时,检方对他的指控主要涉及行贿罪、骗购外汇罪,而非受贿罪。但中纪委对赵的双开,则提到他涉及的政治问题。

由此可见,赵在位时有问题,退居二线后又有了新问题。对他的查处,充分体现了纪法分开后的“精确制导”。

国开行首任监事长姚中民2013年底退休,2015年被通报违反八项规定,2016年落马。他被指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受到党纪处分后,仍不思悔改,顶风违纪。

事实上,李成云、赵少麟、姚中民等人的作为,侧面反映了贪官们的一个普遍心态:退出领导岗位就可以为所欲为,不受监督,以前的问题都可以既往不咎。

殊不知,顶风违纪恰恰给纪检部门提供了线索:退了之后胆子还这么大,那在位时能消停么?

李成云就是这样的典型,他贪腐的起点在德阳市委书记任上,有媒体就报道称,在主政德阳期间,李成云习惯于将“周书记说”、“周书记交待”(周永康时任四川省委书记)挂在嘴边。他上任伊始,曾拿“周书记交待我几件事”说事,营造他“上面有人”的气场。

正是所谓的“上面有人”,他在位时搞钱,违纪后还搞钱,就连在智库岗位上也能找出职务便利来。他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落地心态,更是一个理想信念丧失的问题。

中央提出执纪“四种形态”,是逐层递进的。别看第一种形态只是“红脸出汗”,其实这与组织处分一样,都是在给干部改过自新的机会。

从中央近年查处的诸多高级官员问题来看,这些经历了民主生活会,经历了约谈、函询、诫勉的人,完全没有珍惜机会。他们不是不相信组织,而是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还是个共产党员。

根据党纪处分条例,党员违纪坚持不改或者又发现其他应当受到党纪处分的违纪行为的,应当加重处分。

湖北省纪委曾在掌握一名正厅违纪问题后,多次找其谈话,希望其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但他不但不配合,还通过串通造假等手段,对抗组织审查,放弃了组织多次给他主动谈清问题的机会。

当时,这名正厅即将退休,其违纪违法行为也主要发生在十八大之前,不属于重点查处的对象,但基于他完全丧失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起码品格,经省委批准,最终将他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丧失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起码品格”,其实并不是违纪后才丧失。在他们走上违纪之路的那一天起,就把党性抛诸脑后了。以至于最后出现了陈树隆这类毫无政治信仰的高级官员。

分享到
来源:微信公众号“ 长安街知事” | 责任编辑:唐艳飞
专题 > 廉政风暴
廉政风暴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