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法医撕开“精神病”杀人者面具,破陈年大案

2017-11-28 09:27:07

据司法部官方微信(ID:sfb_sifabu)11月27日消息,五名资深司法鉴定人经历5个月的艰苦工作,破解了一起2004年的陈年大案,该案错综复杂,两人被杀害、一人重伤致残,证据稀少,且犯罪嫌疑人曾被鉴定为患有精神病。

案件评述

2017年9月7日,中华医学会第十五次全国精神医学学术会议召开,司鉴所提交的一份司法精神病鉴定报告获评优秀案例且列在榜首。这例鉴定在外系统的评选活动中获奖,不仅弥补了司鉴所作为“宋慈杯”优秀司法鉴定文书评选活动的“裁判员”、几乎不再有机会参加这类评选的小缺憾,更是为司法精神病鉴定领域应对复杂疑难案件提供了一个鲜活的示范。

这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案例。

陈年大案:案发于2004年,两人被杀害、一人重伤致残,犯罪嫌疑人的归案和鉴定已是7年之后;

证据稀少:指认犯罪嫌疑人的直接证据只有一枚血指纹,有罪供述含糊且翻供;

累犯作案:犯罪嫌疑人曾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本次归案时已经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在狱中服刑;

精神病标签:犯罪嫌疑人有精神病家族史,归案后曾被鉴定为患有精神病,本次鉴定时仍在模拟伪装。

仔细检视11张光盘资料记录22页,周密调查取证涉及4省市,抽丝拨茧鉴定检查留下23页记录……5名资深鉴定人经历5个月的艰苦工作,以匠心打造出一份18页的鉴定报告。客观的鉴定、公正的审判终使凶残狡猾的罪犯伏法。

揭开杀人者装疯卖傻之谜

“我有病,哈哈哈哈,我有精神病……”

他一边怪笑着,一边做出各种古怪瘆人的表情,还会当着警察的面,像女人一样蹲着小便……

此人就是个“神经病”,很多人看到这种情形估计会如此下结论,然而对于面对他的警察来说,心中不禁要打个问号,毕竟此人是个杀人犯,落网后会不会装疯逃罪呢?

2004年一个宁静的午夜,一名歹徒潜入潘小兰家中,杀死了丈夫和姐姐,潘小兰自己也身中13刀,身旁四岁的儿子在熟睡中被她用被子遮住逃过劫难,但孩子在歹徒逃离后醒来,亲眼目睹了血腥的现场,吓得哇哇直哭。

直至7年后,警方抓到了犯罪嫌疑人王伟,然而面对警方指控,他却声称自己患有精神病。

(本文图自司法部微信)

王伟原本就是被通辑的对象,这次杀人后在逃,因入室抢劫被抓获判刑,服刑期间杀人案被侦破,遂被警方带回了上海。在跟王伟的接触中,尽管其一再表现得疯疯癫癫,但办案民警一直感觉这应该是一个“正常人”,期间也找了法医进行了鉴定,鉴定结果是王伟患有精神病。

看着受害人潘小兰一家悲惨的境遇,警方需要一个经得起推敲和检验的真相,公正司法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上海警方把这“活儿”交给了司鉴所,希望办成铁案!

管唯,精神病鉴定领域一名身经百战的法医,接到此案时,他已有19年的鉴定实战经验。

“‘诈病’的我见过不少,但这次面对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我心里也没底。”管唯说,“当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警方调来了王伟之前接受审讯的所有录像资料。总共11张光碟,时长从十几二十分钟到近两个小时不等。”

在后来的一周时间里,管唯抱着记录本,独自研究这些录像资料。

“16分08秒,狂笑中眼神冷静,且偷偷瞄了几眼监控镜头。”

“37分20秒处,停顿,作思考状。”

管唯没有放过一处细节,并作了详细的记录。

“对于精神病鉴定来说,鉴定对象的每一个细节,哪怕是警方看来毫无用处的废话,都有可能是至关重要突破口。”管唯说,因此光看警方的笔录是远远不够的,鉴定人要从录像里面去挖掘鉴定对象的说话语气、表情、动作等等细节,供最后判断之用。

“看完了十一张录像,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人是装的。”管唯告诉记者。但此时他不敢妄下结论,于是,他向公安局提议,让警方派人到王伟曾服刑的呼兰监狱了解情况。

与此同时,管唯又从其它途径做了一些功课,了解到王伟的基本情况。“这个人之前是一名看守所的武警,但期间因拿枪威胁犯人被处理,退伍后又有过多次前科,劫财劫色。”

另一边,警方的调查有了结果。王伟当年的一些狱友,有的已经转移或刑满释放。经过辗转,警方联系到了相关干警和王伟的狱友。而他们的证词,使管唯对自己的猜测更加肯定了。

王伟的狱友说:“我从来没听他讲过自己有精神病,他对自己当过武警特别自豪,还因此看不起别人。”而狱警则透露,王伟在服刑期间表现正常,曾经获得一年零三个月的减刑。

然而王伟依然一口咬定自己“有病”,还提供了家族遗传精神病史,管唯知道,这个对手不好对付。

在做好充分准备后,管唯与王伟开始正面“交锋”了。

“你们上海人合起伙来欺负我。”一进询问室,王伟就主动开口。

“杀了两个人吗,还致残一个,你内心无愧吗?”管唯紧盯王伟的表情变化。

果然,王伟眼角狠狠地抽了一下,旋即转换了话题:“那都是你们整的事,我不知道。”

“你以前讲过‘疑罪从无’、‘零口供’这些法律术语,你愿意针对自己的事情解释一下吗?。”

“你们快走,我烦了,不想说。”王伟两眼一翻,开始颠三倒四地说起疯话。

“哈哈,你们说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阎王老子收了我吧,哈哈哈哈……”管唯至今都记得他那些虽古怪瘆人,但伪装痕迹明显的笑声。

一个多小时询问下来,管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人就是在装疯卖傻!”

他告诉记者:“真正的精神病患者往往不主动讲述病情,伪装的精神病人则会积极暴露自己的症状。”

“我妈有精神病,我的病是遗传她的。”王伟一直强调其精神病家族史,警方到当地调查发现,他的母亲和弟弟确实都患有精神病。

“家族精神病史是一把“双刃剑”,犯罪嫌疑人要么正是因此患上精神病,也有可能以此为借口,其中必有蛛丝马迹可循。”管唯继续寻找真相。

后来经过了解,警方发现王伟只知道他妈妈有精神病,而对弟弟的病情却一无所知,因为弟弟发病是在他到呼兰监狱服刑期间。管唯说,王伟表现出来的“精神病”症状,和他母亲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但和他弟弟的症状却大相径庭。

“这也太巧了!”管唯说,这还不是唯一漏洞。王伟的发病十分突然。“呼兰监狱的狱警证实,他之前还好好的,被押到上海之后,就说自己有精神病了。”

不仅如此,王伟的一系列怪异行为,比如蹲着小便,仅在承办干警面前才表现出来。

经过四个月的鉴定、调查,管唯等人得出结论:犯罪嫌疑人无精神病,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和受审能力。

面对鉴定结果,王伟愤怒地撕碎了通知单,他知道,这次他再也没了狡辩的借口。最终,上海市二中院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

管唯说,给伪装精神病的案例作判断,需要鉴定人有足够的胆识和责任心。因为“有病推定”的临床思维和仅凭送检的现在材料做鉴定会给工作造成很多失误。

(记者:余东明 实习生:张若琂)

分享到
来源:司法部 | 责任编辑:魏其濛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