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母亲遭碾压致死肇事者仅获刑一年 留美女生当庭痛哭

2017-12-10 08:50:52

据《法制晚报》公众号“深读”12月10日报道,“碾碎我妈妈的人,在监狱待上几个月就出去了!”美国时间2017年11月15日,听到宣判结果那一刻,来自杭州的姑娘陈轶婧当场崩溃大哭,“我妈妈可是活活疼死的!凶手为什么还活着!她怎么能毫无愧疚地活着!”

一年前,在美留学生陈轶婧和母亲出了一场车祸,陈轶婧左侧小腿断裂,母亲奄奄一息。

撞人后,肇事司机没有立即停车,而是继续开车从陈轶婧母亲身上碾压而过,开出十几米后,司机下车将陈轶婧母亲拖拽至路边,然后逃逸。留下昏迷的母亲和无法站起的陈轶婧。

陈轶婧(中间)一家三口如今只剩一人,图片来源见水印,下同

留美学生妈妈被碾压致死

时间退回到事发当天,美国时间2016年6月5日晚上8点半左右,陈轶婧和母亲前往距离家里只有20分钟路程的超市购物,当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陈轶婧和妈妈很守规矩地等了红灯,“我当时看得清清楚楚,绿灯亮起我和妈妈才过的马路”,陈轶婧说。

走到马路中间时,陈轶婧听到了一声发动机的引擎声,再次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趴在地上,陈轶婧眼睁睁地看到,撞倒自己的皮卡车没有立即停下来,而是从妈妈身上碾压而过……

开出十几米后,皮卡车停下来,司机走到陈轶婧身边,对着她大喊“为什么你们要闯红灯呢?”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吓坏我了”,陈轶婧在电话里描述,“这个女司机把我妈妈拖到路边,然后开起车就逃走了。我妈妈已经被碾压过几次了,这样动我妈妈不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吗?”

倒在高速路上,无助地陈轶婧只能拼尽全力大喊大叫“快打911,快帮帮我们,快救救我妈妈!”几十分钟之后,警车来到了事发现场。据陈轶婧介绍,警车到达后,有人帮他们查看了伤情,陈轶婧的母亲盆骨被碾压、右侧骨头塌陷了,陈轶婧则左侧小腿断裂,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陈轶婧在此次事故中,左侧小腿胫骨和腓骨断裂

到达医院等候手术期间,警察赶来询问陈轶婧事发情况,“警察问我是什么样的车撞了我,我说是一辆雪弗兰的皮卡车,是个穿着长袖长裤的女司机,警察告诉我,那个女司机报警时说她只是目击者”,陈轶婧在电话中讲述,“我听到警察这样说马上疯了一样大喊’她是骗子,是她撞了我,她骗了你们’”。

据妈妈的主治医生介绍,陈轶婧母亲内出血十分严重、很难止住,内脏修复困难,5天后陈轶婧的妈妈还是走了。而陈轶婧左侧小腿胫骨和腓骨断裂,当天做了手术,“里面用钢板固定着”。

就这样过了一年,陈轶婧休学、养伤、搬家、每隔两个星期向警方询问自己案件的侦破情况。

驾车过失杀人肇事者仅判一年

“我这一年做不了任何事,每天借助药物睡眠,我想不了任何东西,突然间我就没有妈妈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陈轶婧搬离了原来和母亲租住的房子,“谁能在这样一个充满回忆的地方生活吗?”

2014年,陈轶婧的父亲因病去世,2015年为了让母亲离开伤心地,开始新的生活,陈轶婧考取了美国研究生。入学后,陈轶婧将母亲接到了美国,和自己一起生活。

2017年7月,陈轶婧收到了警方的案情报告,警方提出了三项指控:交通事故逃逸重罪、欺骗警察篡改证据、驾车过失杀人。“警察对我很同情也很无奈,说他们给出了三项指控,但是检察院只采用了最轻的一项驾车过失杀人”,根据陈轶婧的讲解,检察院所采纳的指控,只能判肇事者1年的时间,陈轶婧认为这不公平。

听到审判结果时,陈轶婧当场崩溃大哭

为了得到公正的审判,陈轶婧参加了开庭审判前的每一次听证会,“我去了很多次检察院,见到了检察官,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真的,每个人看到我的案子都觉得很愤怒,怎么可以这样判?”

2017年11月16日,陈轶婧的案子正式开庭审理,陈轶婧先陈述了案发后对自己的影响,“我当场跟质问对方,为什么那天报警你要说自己是目击者?为什么要把我的妈妈拖拽到路边?你知不知道对我造成的伤害?”,陈轶婧再次回忆时仍然控制不住自己愤怒的情绪,“她当时只说我很抱歉,我本来想去医院看你们,但是我的车被冻结了,她还说当时没打911是因为没有手机,可是警方的供词中明明就说她以目击者的身份打的911”,陈轶婧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她一直在法庭上表演”。

肇事司机在法庭上道歉

“汽车前面的保险杠上有撞击的痕迹、汽车后轴有妈妈的鞋印、在汽车后轴上发现了妈妈的头发”,陈轶婧说,在警方提供的案情报告中,已经能够证明她就是害死妈妈的凶手。

陈轶婧抱着一丝希望,想在法庭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让肇事者得到应有的重罚,然而最终的审判结果仍是“以驾车过失杀人”判处,肇事司机最多判刑1年。

陈轶婧不服。她希望得到公正的对待。

2017年11月19日,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发起了向白宫请愿的签名活动。根据美国相关规定,民众发起请愿后,如果能在一个月内获得10万人的签名,那么政府必须在60天内作出回应。陈轶婧告诉记者,现在她收到了5万多签名,时间已经不多了。她不知道已经判决了是否有机会再次改变,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也要为妈妈讨回公道。

(记者 李阳煜)

分享到
来源:深读 | 责任编辑:奕含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