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凯奇莱千亿矿权争夺最高法院落槌 民企维权12年终胜诉

2018-01-15 08:41:12

一场事关价值千亿元煤田产权的案件,近日在最高法层面落槌。《中国经营报》记者14日核实,就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次日,最高院对凯奇莱与西勘院诉讼案作出终审宣判,维权近十二年的民营企业胜诉。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落实保护产权政策,依法甄别纠正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案件。而此案在过去十年间,屡次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影响深远。

被各方势力觊觎、可带来天价收益的“波罗—红石桥矿区”处在毛乌苏沙漠当中 时代周报记者 何亮 摄

该案当事双方为:上诉人榆林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奇莱”);被上诉人为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以下简称“西勘院”)。该案涉及的菠萝井田煤田,价值千亿元之上,且历经中国各级法院审理,历时十二年,其间更有陕西省政府发密函干预等罕见情节,颇为传奇。

20亿吨煤田“一女两嫁” 陕西省政府通缉民企法人代表

2003年8月25日,民营企业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凯奇莱探明波罗井田储煤20亿吨后,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况下,2006年4月12日,与香港益业在同一标的上签订合作勘查协议,至此出现“一女两嫁”情况。

凯奇莱在2006年5月16日向陕西省高院起诉西勘院违约,获得受理。当年11月份,陕西省高院判决双方合同合法有效、继续履行。西勘院随即上诉至最高法院,审理期间,2008年5月4日,陕西省政府向最高院发函,称“如果最高院维持一审判决,将造成陕西省国有资产流失,社会不稳定”,以此施压。最高院在2009年11月将此案发回陕西省高院重审。

在陕西省高院重审此案开庭前,2010年9月31日、10月3日陕西省政府曾两次召开党组扩大会议,认定合同无效,并决定撤销凯奇莱工商营业执照,对凯奇莱法人代表以虚报注册资金进行通缉。这两次会议参会单位包括陕西省政府办公厅、陕西省高院、陕西省纪委、陕西省公安厅、陕西省工商局、陕西省国土资源厅等部门。

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2011年8月19日被榆林市公安局抓捕,在看守所133天后,以取保候审放出,后判无罪。其间,凯奇莱方面就撤销营业执照等发起行政诉讼,2013年营业执照获恢复。

十二年马拉松式维权最终获胜

重审后,陕西省高院于2011年3月30日作出判决,认定合同无效。判决核心为四项:1.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无效;2.西勘院返还凯奇莱910万元及利息;3.驳回凯奇莱的诉讼请求;4.驳回西勘院的反诉请求。

凯奇莱上诉至最高院,六年半后,2017年末,最高院作出(2011)民一终字第81号判决,认定凯奇莱与西勘院合同有效,继续履行。具体而言,最高院撤销了陕西省高院作出的上述第1、2、3项,维持第4项。

至此,凯奇莱十二年马拉松式维权,获得法律层面全面胜利。十二年间,凯奇莱历经民事、行政、刑事三方面法律问题,更“走过”区、市、省、最高院四级法院,法定代表人赵发琦更曾公开实名举报多名高官。

记者注意到,此次判决中,西勘院法定代表人仍写明为陈磊,而此前《中国经营报》曾独家报道,陈磊已于2017年被带走调查。更早前,陕西省国土厅原厅长王登记、陕西省地矿局原局长梁枫、副局长张宽民等人,均已落马并或被判刑、或被双开。

当事人:我感谢依法治国

1月14日,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凯奇莱这么十几年的诉讼,目的就是要维护契约精神,国家的稳定和社会的秩序需要规则,要有规矩。规则的破坏,对社会是一个根本性的损伤。我十几年这个过程,无论对个人还是企业,都是巨大的损伤,这方面我无以言表。我特别感谢习主席提倡以法治国,正如习主席所说的,依法治国、公平正义应该体现在每个个案上。”

日前,界面新闻也对赵发琦进行了专访。

界面新闻:判决结果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赵发琦:这个判决结果是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次日也就是2017年12月21日出来的。至今近一个月了,我并没有主动对外公布,直到有媒体关注到判决书。

界面新闻:最高院作出判决,认定凯奇莱与西勘院合同有效,令后者继续履行。您对这个结果满意吗?

赵发琦:谈不上满意或不满意。你也看到,这个判决结果是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落幕次日出来的,也就是2017年底。判决书出来后,我没有大肆庆祝。

界面新闻:为什么?

赵发琦:想想看,一个案子,二审本来3个月就能完成,结果审理了十几年。这个案子经历了6任省长、3任省高院院长。一个民企耗了十几年,我能说满意吗?我对很多人说过,我对这个结果,表示沉默。

界面新闻:拿到判决结果后,你自己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赵发琦:社会应该遵从契约精神,法治与公平的前提是契约精神。

界面新闻:这个案子对您个人和公司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赵发琦:这十几年来,能支撑到现在全靠我自己心态比较好。从2006年开始,我一次都没上访。我知道我只是个草根,知道力量对比的悬殊,所以我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活得越健康就越有战斗力。我是1966年出生的,现在只有四五根白头发。

界面新闻:最高法判决书出来后,接下来做作什么?

赵发琦:接下来我就按照最高法院的判决,继续履新合同,要回我的权益,加快煤矿开采、经营的步伐。

界面新闻:千亿元凯奇莱矿权争夺案,中间波折不断,这次最高法能最终判定凯奇莱胜诉,你认为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赵发琦:我只能这么说,感谢本届中央领导提倡的依法治国。

新闻链接:吊诡的合同 意外的发现

界面新闻曾在去年1月12日详细介绍了凯奇莱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协议的详情,以及如何出现“一女两嫁” 的情况。

据当年的合同显示,2003年8月25日,凯奇莱与西勘院就横山县波罗-红石桥地区煤矿资源签订合作勘查协议。按共同确定探矿权价值1500万元计算,由于当时西勘院已独立投资做完普查,因此合同约定,先由凯奇莱向西勘院支付1200万元,获取普查成果80%的权益。

在此基础上,西勘院与凯奇莱双方按二八比例出资进行详查、精查,并以此比例分享后续收益。合同还约定,对双方取得的勘查成果,由双方按所占权益比例成立公司联合开发,或由双方协商,西勘院将所占权益转让给凯奇莱公司,由后者独自开发。

但吊诡的是,据《时代周报》此前报道,在这份合同签订4个月后,2003年12月,凯奇莱才宣告成立,并在合作勘查合同书上补盖公章。

出乎意外的是,协议签署一年多后,双方宣布勘查区获得重大发现。凯奇莱初步获得的勘查数据显示,在该协议勘查区的279.24平方公里区块下,储藏着约19亿吨优质动力煤——这意味着,以动力煤坑口价计算,当年这片矿区估价高达3800亿元。尽管当时他们尚未拿到采矿权,但其应得的探矿权转让收入亦有20亿元以上。

倒签合同日期 避开省政府文件

按照双方约定,2005年3月22日,凯奇莱向西勘院转款1200万元,用于前期勘探。但三天后,西勘院突然致函称:因“合同内容与2003年10月22日陕西省人民政府召开的21次会议纪要有关政策不相一致,无法按照合同约定实施,不收取约定费用”。在退回1200万元转款后,西勘院提出与凯奇莱终止合同。

西勘院所指的“21次会议纪要”,是2003年10月22日当天陕西省政府第21次常务会议纪要。这次会议决定:陕北尚未登记探矿权的煤炭资源,一律由省政府安排登记直接掌握,由省政府安排财政资金开展勘查;对于此前已给予探矿权的单位,一律视作代表政府实施勘查,探矿权人无权处置探矿权,其探矿权是否转让、转让给谁、如何转让,一律由省政府根据基地建设总体规划和转化项目落实情况作出决策。

据《财经》杂志报道,因引发纠纷,省政府介入调查后认定,在签订合同之时,已是21次会议纪要出台的半年以后,双方都清楚,这与省政府文件“无下游转化项目,不得转让探矿权”的精神相悖,于是达成默契,将合同日期倒签至纪要出台前的2003年8月25日。

在省政府部门协调下,双方同意继续履行合同。2005年5月26日,“凯奇莱公司”按要求向“西勘院”支付勘查费用900万元。

同年11月,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多次介入协调,并下发65号文,同意双方合作勘查,并同意勘查工作结束后,将探矿权转入双方合资成立的新公司或转入“凯奇莱公司”,进行后期开发。

但合同瑕疵与巨额利益,为后来的纷争埋下伏笔。

千亿煤矿被第三方“横插一脚”

65号文下达当月,在香港陕西省招商经洽会上,中化工程、香港益业与榆林市政府签订了陕北能源化工基地榆横240万吨甲醇MTO项目合作协议,涉及的投资额达150亿元。

2005年1月26日,两家公司又与陕西省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随后,两家公司开始投入各类前期工作。同年10月10日,省发改委下发批文,明确“该项目的配套井田为波罗井田,面积339.2平方公里,地质储量15.68亿吨,可开采量10.98亿吨”。

批文导致的结果是:2006年4月14日,在与凯奇莱的合同未得到妥善处理的情况下,西勘院与香港益业签订关于“波罗井田”合作勘查合同书,“一女两嫁”局面出现。而在这个“配套井田”资源开发项目里,又没有中化工程的身影。

在西勘院与香港益业签订的合作勘查合同书中,双方合同约定,精查工作由香港益业出资,西勘院只负责勘查,所取得的勘查成果和由此所产生的探矿权增值全部为香港益业所有。

这意味着,香港益业不仅取代了凱奇莱的利益,也让西勘院无法获得该项目的任何收益。

数月后,事情又起了新变化。在再次下发、上报的相关批文中,与西勘院完成勘查的合作者,变更为“中化益业投资”。

凯奇莱公司就此在2006年上诉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继续履行2003年签署的合同,12年的维权之路就此开始。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李焕宇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