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扬州退休官员被“儿子前女友”举报 :一个“前女友”的反腐战

2018-03-31 14:55:37

据界面新闻3月31日报道,一个“前女友”举报自己的“前男友”,掀起一场反腐大剧。

王燕茹站在黄道龙的一处曾经的房产前,她打听到到这座房产现已出售。刘成伟摄影。 本文配图均来自界面新闻

华灯初上,黄宇带一位女子上了他的凯迪拉克。王燕茹守在餐厅外,悄悄发动奔驰轿跑紧随其后。她怒火中烧,在扬州老街的窄道上,以将近80公里的时速跟踪着前面的凯迪拉克。

黄宇最终把车开进了一个小区里,然后带着那个女人上楼了。这个小区王燕茹无比熟悉,她把车停在黄宇的凯迪拉克车旁,在车里等了一会儿,然后上楼看到她预见的一幕。

那一刻她出奇得冷静,但随后,她摔门而去。

王燕茹和黄宇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两人都是老扬州人。黄宇生于1981年,长王燕茹4岁。黄宇当时是扬州市财政局的公务员,王燕茹是中国银行扬州支行的信贷经理。

2010年,他们认识不久就确立恋爱关系。2015年,王燕茹向黄宇提出结婚。黄宇以两人还年轻不着急结婚为由拒绝了。另外,黄家对儿子的这个女友也“貌似不太满意”。

眼见结婚无望,王燕茹跑到黄家闹了一通。作为协商解决的方案,黄宇送给王燕茹一块玉饰作为补偿。两人结束了五年的恋情。

这块玉饰是父亲黄道龙的收藏品。黄道龙喜好收藏古董,家里藏了很多字画玉器。2012年退休后,他加入扬州收藏家协会,任职副会长。

这家民间协会隶属于扬州市文联,会员多是扬州退休干部。一位与扬州前市长相熟的民主党派人士曾是协会的常客。这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界面新闻称,扬州官场曾有一个文玩字画圈子。主政官员离开扬州的时候,协会都会挑几幅送行。业内很多人知道,落马的南京市市长季建业在扬州任职时曾通过这个圈子大面积收藏字画,扬州一些干部都是送字画拉关系升职的。

季建业落马后,上一任扬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原扬州市政协副主席朱振海曾违纪被纪委处理。那时候黄道龙任扬州市审计局长,也经常出入这个圈子。后来黄道龙任职扬州市国资委的主任,主持扬州亚星集团、扬州柴油机厂等国企的改制。黄宇告诉王燕茹,“玉饰是那时候别人送给黄道龙的礼物”,价值25万元。王燕茹鉴定之后,以5万元价格处理了给一位朋友。

分手两个月之后,黄宇又来找王燕茹复合。多次软磨硬泡之后,王燕茹同意复合。但此后王燕茹没再踏进过黄家。

黄宇在扬州一处名为尚城公寓小区里置办了俩人的爱巢。尚城公寓位于扬州郊区,生活略微不便。黄宇把十套房产的房产证明和工资卡交给王燕茹保管。王燕茹觉得“这是黄宇内心对自己的补偿”,可能是“真心实意想回家了”。

两人和好如初。王燕茹常居尚城,黄宇每周有几天回这座房子住。

2015年12月份,黄宇对王燕茹称,他父亲让他把房产处理掉。黄宇说自己身份不便,希望王燕茹出面处理。王燕茹当时在中国银行扬州支行信贷科负责房产贷款。因为职务之便,王燕茹认识很多房产中介。

当时,中央反腐力度越来越大。

黄宇想以王燕茹的名义和她与中介的关系卖掉房产。这些房产中面积最大的一套约600平方米。这是一套扬州市区沿街的门面房,一年租金28万。按照现在的房价,这个区域的房产价格至少一平方米2万元。

王燕茹不想多管黄宇的这些事。她只提到扬州栖月苑一处三层联排别墅。那栋别墅位于扬州市区,非常适宜居住。但是,这栋别墅因长期无人居住,院子里已经长满荒草。王燕茹觉得“用来长草可惜”不如“价格便宜点儿卖掉”。但黄宇并不想处理掉这个别墅,所以定价相对较高。后来王燕茹举报黄家父子的时候,这套别墅才以总价330万元的低价处理。

处理房产期间,是两人的蜜月期。之后黄宇工作几经变动。他从扬州市财政局调任广陵区沙头镇,挂职一个村的第一书记。后来又经过运作,调任扬州市政府采购处,当了一名科长。

扬州市政府某局的一位公务员告诉界面新闻,他曾在一次采购招标会上见过黄宇,“问他啥也不懂”。

这个单位负责整个扬州市政府各部门的采购招标。虽然是一个处级单位,但权限不小。“黄宇天天在外面吃饭,很晚才回家,或者直接不回家。”上述公务员说。

黄宇的工资并不够自己开支,“买一双鞋子六七千,穿burberry风衣,剪个头发400元。经常去德记吃饭,住五星酒店。像burberry这种奢侈品牌,一件衣服要几万”。王燕茹认为,黄宇的钱都来自她父亲黄道龙。

一次吵架时,王燕茹说,“我陪你从一个职员到了科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黄宇亲口告诉王燕茹,“这是我爸找的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2017年7月6日,王燕茹要去她开的农家乐谈一笔生意。因为她的车送去保养,临时借了黄宇的车。还车时,黄宇正在一家酒店洗浴。王燕茹提出让黄宇送她回家。

黄宇开车时,问王燕茹:“怎么车里有烟味,是不是哪个男的坐过。”王燕茹不服气地反驳,俩人在车里吵了一路。到了尚城公寓,王燕茹不让黄宇离开,硬是坐在车里不出来。黄宇按捺不住火气,把王燕茹从车里硬拖了出来,扔在路边。

王燕茹爬起来用高跟鞋使劲砸黄宇的车玻璃,两人冲突升级,黄宇挥拳殴打王燕茹致其轻伤,王燕茹打了报警电话。

在警察调查笔录里,王燕茹得知黄宇在2017年2月9日和另一名女子已经领证结婚。黄宇的新婚妻子在北京百度公司工作过,后来辞职回扬州开了家美容院。

在黄道龙被宣布调查前,王燕茹已经多日未出门了。刘成伟摄影。

此时,王燕茹才想起黄宇周末经常要去北京参加“党校培训”的事情。她如今才明白,“他周末去北京,不是什么培训,是陪这个女人”。

她气愤地质问黄宇,黄宇说,“反正我结婚了,你能拿我怎么办吧。”

这让王燕茹备受打击。与此同时,她查阅了黄宇一张中国银行信用卡的消费记录。“黄宇平均一个月开房五次,都住五星级酒店,大多数是在上班时间”。更多的朋友告诉王燕茹,黄宇不仅与一位女子保持有不正当关系。

知道女儿的事情后,王燕茹的父亲王元凤找到黄道龙,黄道龙正在车库里整理他的古董,两人发生了口角,黄怒气冲冲地说,黄家从不承认这个媳妇。“玩个把女的怎么了?”

王燕茹站在一边,气得直哭。

她不想忍气吞声,随后,她整理手里的证据,并在微博上发布实名举报黄宇巨额财产来历不明、隐婚玩弄妇女等信息。同时,她一并把材料交给了扬州市纪委。

一时间,满城风雨。

王燕茹悲愤的是,七年青春付之一炬,更令她伤心的是黄宇没有歉意。

黄宇曾告诉王燕茹:“你告,公安不会处理”。黄宇亲口跟王燕茹说,他家有过硬的关系。

2017年9月份,殴打事件两个月后,扬州市邗江分局对黄宇打人做出不予处理的决定。王家向扬州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做轻伤鉴定时,一位医生告诉王燕茹:“黄家找人了,报警没用。”

去年9月6日,王燕茹继续搜集整理材料,举报黄道龙名下有“十套住房,巨额资产来源不明”。

她还举报称,黄道龙父子拥有来历不明的房产、珠宝、书画、成套红木家具、豪华轿车及大量银行卡和现金,资产高达几千万元。举报信晒出了豪车、豪宅、古董的“登记表”,并交代了部分财产的具体情况,如房产中有两套别墅分别为238平方米和180平方米,另有一套别墅已缴纳15万元定金,有两套房产已经售出。

被王燕茹做实的证据还有银行400万流水账和房产证,并都有复印材料。

为了平息风波,黄道龙找了七位调停人,协商解决问题。最初协议同意给王燕茹55万元作为赔偿,交换条件是王燕茹撤销举报。

王燕茹拒绝了。

此后,王燕茹开始常住南京,不断到江苏省纪委、信访办举报。

江苏省纪委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她:“三个月必须给你答复。扬州市纪委不给处理结果,我们就找人下去查”。

此后,外界开始不断有传言说王燕茹精神“偏执”。她还接到过匿名威胁电话,说过一段时间“黑白两道”要教训她。重重压力之下,王燕茹经常和父亲吵架,摔东西。最后,她因精神抑郁住院治疗。

“黄宇在网上发我的病例,四处宣称我是精神病。”王燕茹说。

今年春节过后,一个自媒体公众号发布了她的遭遇,引起广泛关注。2月底,扬州纪委发出公告称,对王燕茹的举报信息进行核查。

这是大半年来,让王燕茹稍微放松一点的消息。

一场小雨淋湿了院子里的青砖地面,气温略显冰冷,王燕茹正对着院子发呆,手机不时响起。

一些陌生人仍在给她发来一些有关黄道龙的材料,这令王燕茹的举报信息更加详细和丰富。

1980年代,黄道龙开始收藏古董字画。那时候,他经常到扬州花鸟市场寻觅。黄道龙那个时候主动结识了陈寿喜。

陈寿喜收藏了不少名家字画,他也经常出没于花鸟市场。陈寿喜告诉界面新闻:“黄道龙比较滑头,谁收藏好字画,他就去和谁认识索取。”

1993年,陈寿喜儿子从部队复员。黄道龙提出要帮陈寿喜的儿子安排工作,附加条件是,陈寿喜要去老杨麟那里帮黄求一幅画。

老杨麟是扬州国画院第三任院长,他的画作在扬州有很有市场。老杨麟听说黄道龙要画,“骂了一句脏话”,但是,他没有驳陈寿喜的面子,帮他画了一幅画。黄道龙象征性的拿100元拿走了老杨麟的画作和陈寿喜收藏的另一张画,但是帮陈寿喜儿子安排工作的事情却从此不提。

1990年代的一天,黄道龙在扬州汶河南路一家工作室相中了一幅陈大羽的三只小鸡。那幅画用红木框镶嵌,宽40厘米左右,高60厘米左右。黄道龙得知陈寿喜与工作室主人陈振(化名)关系不一般,便让陈寿喜带着他去看看。

陈寿喜带着黄道龙去了陈振的工作室。陈寿喜介绍说这是扬州市审计局长,想来看看画。在那次会面中,“黄道龙也许诺帮陈振办事,然后象征性的用300元拿走了那幅画”。

陈振是一位民主党派人士,与扬州市的过往的数位政府高层交往甚密。陈振说,“那次之后,我觉得黄道龙这人比较滑头,再未和他来往。”

1996年,陈寿喜所居住的扬州曲忆门街拆迁。黄道龙跑到陈寿喜家为“没有给他儿子安排工作”的事道歉,并许诺说,这次拆迁,给你运作一套房。

这一次,黄道龙也没有空手而归,他从陈寿喜家里拿走了“一幅潘觐贵的鱼,一幅宗静风的老虎还有一幅肖平的花鸟”。

拆迁之后,陈寿喜打电话找黄道龙。黄道龙没理他。陈寿喜一怒之下,到扬州审计局门口拦住黄道龙要回自己的画。最后,黄道龙让司机拿了三百元钱给了陈寿喜。

黄道龙对陈寿喜说:“你这样,以后还相处不?”

陈寿喜怒道,“五幅画作价才几百元,这样还相处?”

王燕茹的举报材料。刘成伟摄影。

界面新闻查看目前中国书画市场上的行情,像陈大羽的画作,价格多则高达几十万元一平尺。

一位当地收藏界的人士还讲了这样一个事情,扬州的一位叫石勇的处级干部与黄道龙抢购齐白石的《老鼠偷油》。最终石勇购得,还在黄道龙面前炫耀。黄道龙怀恨在心,想办法把石勇送进了监狱。

出狱后,石勇自称自己信佛了,记者联系上他时,他称,“不想多说,他报应都得到了”。

黄道龙退休之后,储存了两汽车库的古董字画。黄宇之前就告诉过王燕茹,黄道龙经常把一些古董带到隔岸的镇江或者浙江交易。

黄道龙在职的时候一直“专事字画古董,国家干部精力全用在这里了”。几位当地的离休官员说。原扬州机关事务局局长潘永琪也是收藏协会副会长,他熟悉黄道龙,“十年前,黄家被盗,字画不少被偷。小偷抓住了,黄不敢承认字画是他的。”

王燕茹举报黄道龙后,很多官员都不再参加收藏家协会的活动。收藏家协会秘书长丁道民对界面新闻称,黄道龙已不在协会。“他在前几个月,说身体原因,协会的活动他不参加了”。

“黄道龙的古董交易跟协会没关系。黄道龙之前就搞收藏,退休之后加入了收藏家协会。大家只是切磋和文化的交流。”丁道民说。

举报之下,黄宇已经停职接受调查。2018年3月20日,扬州市纪委监察委微信公众号“清风扬州”发布消息,扬州市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原主任黄道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阳春三月,小秦淮河岸旧柳新绿。王燕茹结束连续8个月在南京的举报,回到扬州生活。

自家的小院子已经被改造成民宿,大多时候,王燕茹住在这里。此时,院子大门紧闭,院子幽静。

阳光透过窗棂射到窗边的桌子上。桌上是一摞厚厚的举报材料。王燕茹坐在凳子上,半倚着桌子低头刷着手机。

仍有各种短信发给她,有匿名者发给她有关黄道龙的信息,也有用语不堪入目的威胁骚扰短信。

这几日,王燕茹呆在家里大门不出,她时常彻夜难眠。王燕茹的妈妈因为医疗事故瘫痪在床,王元凤请了护工在家照料。

王元凤不言不语,一颗一颗抽着闷烟。青烟飘出窗口,飘到院子里。扬州老巷的一座古寺里,正传来熟悉的诵经声。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于文凯
专题 > 廉政风暴
廉政风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