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方兴东:西方讨伐社交媒体为哪般?

2017-12-11 15:57:13

去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不但改变了美国政治结构和生态,更是改变了欧美对于社交媒体的态度。今年以来,美国和欧洲的主流媒体改变了对脸书和推特等社交媒体一贯的追捧,开始口诛笔伐。日前,澳大利亚指示该国公平竞争和消费委员会,调查脸书、推特等是否有扰乱新闻媒体市场,不利于出版商和消费者的行为。

社交媒体似乎一夜之间从宠儿变成了坏分子,原因是多层次的。首先,的确是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已经开始全面影响政治、经济、社会和生活。脸书第三季度日活跃用户达到13.7亿,与中国人口总数相当,月活跃用户更是高达20.7亿。与此同时,传统媒体、政府掌控的很多公权力,迅速转移到超级网络平台。随着用户个人信息、内容和行为数据等不断积聚,事实上我们个人的私权力也在不断转移到网络平台。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11月份某期封面:社交媒体对民主的威胁

但不断汇聚公权力和私权力的网络平台,除了不可靠的企业自律之外,缺乏基本的权力制衡,相应的有效治理机制并没有跟上。尤其在欧美,与高度合谋、整体“可控”的主流媒体不同,以全球用户为基础的社交媒体越来越超越欧美精英们的控制和主导。

要知道,脸书平台上美国用户大约为2.4亿,整体占比只有11%,也就是说将近90%的用户来自美国之外。“帮助”特朗普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社交媒体粉丝,很可能大部分也不是美国人。你说,这些非美国用户是不是也影响和干扰了美国大选?答案显而易见。

现在为什么西方主流媒体开始恼羞成怒?最根本的还是利益问题。这可能是西方社会第一次遭遇社交媒体根本性的冲击。

事实上,十多年来,西方政治力量一直借助社交媒体干预中东、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的政治和社会,并且以“网络自由”为旗帜,彰显自己行为的“合法性”。而现在,特朗普借助社交媒体坐上总统宝座,这一结果无异于美国版的“颜色革命”,可谓切肤之痛。

12月1日,波兰Bydgoszcz市,twitter的logo和特朗普的嘴嵌在一起(图片来源:东方IC)

过去,西方对中国互联网管理最猛烈的抨击就是针对互联网内容的管理。过几天即将召开的联合国互联网治理论坛,在征集议题阶段,“假新闻”成为一大热门。如何界定假新闻和恶意内容,由谁决定、由谁执行、如何问责等内容管理制度,引起全球性关注。而处于转型时期的中国,早在很多年以前就承受着假新闻、虚假信息的冲击。因此,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当社交媒体真正冲击了政治和社会稳定,有效治理问题就难以回避。

总之,西方对于社交媒体的变脸,标志着“网络自由论”的破产,双重标准也越来越难以为继。社交媒体的全球崛起已经是既成事实,无论中国、西方还是世界,都得直接面对。世界上没有不受治理的信息自由,也没有不受约束的网络自由。社交媒体的是非善恶,最终是在发展与治理中,努力取得有效的平衡。

如何进一步发挥社交媒体进步性和建设性的一面,如何控制和防范冲击性和破坏性的一面,将越来越成为全球性的共同问题。另一方面,各个国家面对的利益冲突与问题,其阶段性和程度都不尽相同。无论是网络恐怖主义还是网络犯罪,或者假新闻和外部势力的政治干预,当中国和西方越来越面临同样挑战的时候,也就能更好理解彼此网络治理的制度和方式。

(本文发表于《环球时报》,作者授权观察者网刊载)

方兴东

方兴东

博客网创始人,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

分享到
来源:作者赐稿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传媒帝国
传媒帝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