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菲利普·斯蒂芬斯:教派冲突为欧洲恐袭“火上浇油”

2017-06-07 15:45:26

【翻译/观察者网青年观察者张成】利雅得和曼彻斯特近期发生的事件之间并无线性联系——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特朗普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对阿拉伯领导人的演讲与英格兰北部城市曼彻斯特一场流行音乐会上的邪恶恐怖袭击之间存在明显的关联。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对这种巧合感到有些不适。恐怖袭击的制造者们应对发生在曼彻斯特等地的凶残爆炸袭击承担全部责任。在这些事件中没有“如果”、“但是”的可能,也没有站不住脚的道德类比。如果假装伊斯兰极端主义对西方国家政府的政策漠不关心的话,那也是个错误。

从最基本的层面来看,近期欧洲城市所遭受的无差别攻击提醒我们,我们无法通过修墙把外部世界隔离开来。袭击者手持英国护照,但是却受到中东教派冲突烈火的激励而制造爆炸案。我们在边境上建造的高墙无力抵御年轻人受到扭曲的意识形态的腐蚀,也无法阻止专业的杀人手法以数字途径传播。

特朗普在利雅得向一群阿拉伯国家独裁者演讲时或多或少提到了这一点。不久之前。美国总统公开宣称“穆斯林痛恨我们”,并签署行政命令禁止一些伊斯兰国家旅行者入境。现在他又说,沙特等海湾国家应当加大对更接近本土的恐怖主义的打击力度。

接着便出现了人们熟悉的伪善,尽管毫无疑问的是,总统的顾问们一定会想要把它们描绘成现实的外交政策。记住,特朗普是在沙特阿拉伯进行演讲的,而沙特是伊斯兰教逊尼派中极端的瓦哈比派的输出国,逊尼派的支脉瓦哈比派为许多圣战分子提供神学理论基础。2001年发生在纽约和华盛顿的9.11恐怖袭击的幕后凶手大多数都是沙特公民。

这位美国总统的演讲并没有提及其中的联系,他也没有谈到东道国沙特阿拉伯对人权的侵害和压迫。特朗普此行的目的是兜售美国的武器系统(总值高达1100亿美元),并吸引沙特对美投资。他强调了三次,这一切都是为了“就业、就业、就业”,并承诺本届政府绝不会寻求介入盟友内政。

相反,特朗普把美国置于阿拉伯逊尼派对抗伊朗联盟的最前沿。特朗普并未能够如承诺般撤销与德黑兰达成的核协议,他正在寻求联合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反对阿亚图拉。参与“伊斯兰国”的圣战分子可能是逊尼派的,但是在特朗普的眼中,造成中东大部分地区形象受损的宗派主义的责任,要由伊朗来背负。

这种情况以前曾出现过。上世纪80年代,美国支持了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侯赛因对伊朗发动的战争。与海湾君主制国家维持密切的关系是美国中东外交政策的基础。

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总统曾做出过一个明智的判断,即中东地区的和平(以及最终战胜极端势力)需要逊尼派和什叶派的主要国家沙特阿拉伯和伊朗达成和解。为了维系伊朗核协议,奥巴马在推动德黑兰重返国际社会的时候,曾精心设计了一条平衡的外交路径,而如今特朗普更倾向于给教派冲突火上浇油。

在支持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以及扶植代理人扰乱逊尼派政权这些事上,伊朗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除非是在和沙特阿拉伯或埃及比较的时候,几乎没有人会把它视为自由和法治的典范。然而,伊朗已在朝着某种类似民主的目标缓慢前进了。特朗普在沙特接受封建式的招待时,伊朗人民则在通过选票支持改革派的哈桑·鲁哈尼连任总统,公然挑战神权政治。

美国及其西方国家盟友很久之前就知道自己无法“摆平”中东的乱局。乔治·沃克·布什总统和托尼·布莱尔首相相信他们可以用巡航导弹向中东国家移植西方民主制度。而时下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暴力冲突证明他们的观点是错误的,但是支持阿拉伯国家的独裁者也没有用。压制人民的政权为伊斯兰暴恐提供了滋生的温床。我们认为未来的情况不会有太多的改变。

但是,西方世界至少应当让自己避免受到伤害。我们能够确定的有两件事情——不管沙特阿拉伯和海湾国家从美国采购多少高精尖的武器装备,它们都无法打败伊朗;另外,只要利雅得和德黑兰挑起逊尼派和什叶派间的战争,那么就不会有达成地区和解、让圣战分子丧失安全据点的可能性。

再回到曼彻斯特恐袭事件,我们没有人能够想象当萨尔曼·阿比迪引爆炸弹、伤害晚上出门聆听演唱会的无辜家庭时,他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我们所知道的是,对这种胡作非为唯一的回应方式是立即下定决心,打击恐袭者,并维护他们想要摧毁的自由民主价值观。遗憾的是,我们也必须明白,在教派权力斗争中“选边站”只会使最终消灭极端分子的时间被大大推迟。

(青年观察者张成译自5月25日英国《金融时报》,观察者网马力校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菲利普·斯蒂芬斯

菲利普·斯蒂芬斯

《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政治评论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欧洲乱局
欧洲乱局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