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弗兰·苏利文:新西兰可以从中国总理的访问中期待些什么?

2017-03-27 07:54:22

【翻译/观察者网马力】想知道新西兰最近有什么外交新动向吗?关注一下澳大利亚的外交新闻就能略知一二。说起来,这真是一句抖机灵的回答。

中国总理对澳大利亚的访问

一段时间以来,我发现澳大利亚主流媒体都在分析他们的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应该与到访的中国总理李克强谈些什么议题。我觉得我们新西兰与澳大利亚真是兄弟国家,因为我们的媒体上讨论的也是同样的话题。只是我们的声音——新西兰希望能与中国通力合作维护开放的全球贸易体系——还未能发出。而此刻,澳大利亚已经把这些话大声讲了出来。

有分析人士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在美中之间扮演中间人角色,以避免贸易战。不过考虑到澳大利亚与美国牢固的联盟关系,这一建议似乎并不可行。中国的李克强总理近期在北京的一场年度记者招待会上则表示,他对与美国特朗普政府之间保持良好关系感到乐观。

据澳大利亚权威的中国事务记者罗恩·卡利克(Rowan Callick)报道,李克强总理称中国将继续在疲弱的全球经济复苏中扮演发动机角色,而且中国将为捍卫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做出努力。“我们不认为关上大门或者以邻为壑会有什么好处,任何国家都不可能从中获益”,李克强表示。

李克强称中国不会与美国卷入贸易战。人们不会为中国总理的这一表态感到意外,因为特朗普刚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了电话,他向习近平承诺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特朗普曾是一个商人,他一定对债权人盯着自己的一幕记忆犹新,因此特朗普不可能对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无动于衷——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人。

澳大利亚中国工商业委员会(the Australian China Business Council)则表示,澳大利亚应努力参与中国版的TPP——TPP的竞争者RCEP(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即“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观察者网注),而且RCEP同样也涵盖东盟国家。

似乎我们新西兰的提议更为大胆,新西兰希望中国能直接参与TPP,据说目前这一提议还只是处于幕后协商阶段,而媒体上也几乎没有关于这一问题的公开讨论。

李克强总理与夫人程虹于当地时间3月26日抵达新西兰首都惠灵顿(图片来源:《新西兰先驱报》)

中国总理访问新西兰得到确认

目前已经确定,我们的总理比尔·英格利希(Bill English)将在下周一(3月27日)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举行正式会谈。据悉,会谈议题将非常丰富,尤其考虑到当下这个不同寻常的时代——中国将很快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

而在此之前,中国总理访问新西兰的消息却迟迟得不到确认。2月8日,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宣布中国的李克强总理将于3月24日访问澳大利亚。而我们的外交部长默里·麦卡利(Murray McCully)也曾在澳大利亚与为李克强总理访澳做准备的王毅外长会面,但他回到新西兰后甚至都没提到过李克强的名字,更遑论这位总理到访新西兰的日期了(其实不难推测,新西兰一定会出现在李克强总理的出访日程表上,因为中国这样大国的领导人出访时,访问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一般会被安排在一起进行)。

路透社是这样引述麦卡利外长的话的:“我们正在为与中国领导人举行一系列高级别会谈做准备”,路透社继而在报道中指出,新西兰外长拒绝透露新中两国哪位领导人会出席会谈,也未提到具体会谈日期。

但麦卡利外长称,他在澳大利亚与中国的王毅外长会面时,提及了两国间自由贸易协定的修订问题,而且还谈到了在中国“一带一路”战略中新西兰可以扮演何种角色的问题。“新西兰和中国在自由贸易谈判方面起步很早,两国应在这方面在世界上发挥领导作用”,麦卡利外长说。

而中国的王毅外长表示,中国和新西兰都是自由贸易的拥护者和实践者,两国应联合维护国际贸易体系,并采取切实措施打造开放的经济,两国还应就修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展开磋商。“中国希望‘一带一路’倡议能与新西兰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实现对接,也希望继续加强两国民间交流和文化、法制合作,以便让两国人民切实感受到合作成果”,王毅说。

在当下这个政客、媒体都在大谈保护主义的时刻,中方的表态令人欣喜。很难相信中国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竟然主张开放市场、维护自由贸易,而且中国的主张对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倾向形成了制衡。

预计新中双方很可能在两国正式发布的新闻公报中提到“应该确保本地区避免陷入保护主义”之类的内容。除此以外,还有如下三个方面值得我们关注。


开放市场与修订自由贸易协定

新西兰和中国于2008年缔结了《新中自由贸易协定》,而如今该协定的修订版也已提上议事日程,预计李总理和英格利希总理将在该修订版的协商方面取得一些进展。

新西兰的乳业游说团体已经发出了很强的呼声,他们希望能将当下《新中自由贸易协定》中的保护条款删除。这些保护条款规定,一旦新西兰乳制品(主要是奶粉)对中国出口超出一定限额,中国将对这些乳制品征收更高的关税。

另外,还有一些农业游说团体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在新经济里,我们有更多利益需要维护。我们的贸易官员非常希望此次《新中自由贸易协定》的修订版能涵盖服务业、电子商务以及数字经济的其他领域。

争论焦点

中国一直以来都对新西兰的外国投资政策颇有微辞。而眼下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Overseas Investment Office)正在以透明的方式着重研究解决这个问题。

另外,新西兰其实对中方也有一些疑虑。我们一些猕猴桃出口商对中国某些非关税壁垒颇有怨言,这些壁垒使他们难以充分进入中国庞大的市场,因此一些新西兰出口商认为自己并未受到公正对待。而一般情况下,都是我们的外交部门代他们向主要出口市场(如中国)表达这些呼声。

向中国市场出口冷冻肉制品是另一个新西兰出口商呼吁解决的问题。

另外,不得不提一下中国向新西兰倾销钢铁制品问题,这个问题去年见诸媒体时曾导致两国关系颇为紧张。

一般情况下,政治领导人倾向于掩饰争议,大家都希望宣布会谈成功的消息,希望联合公报能聚焦积极成果,而非遗留的争议问题。过去我们的官员们过于重视签署新的自贸协定,而一旦达成自贸协定,出了问题反而并未积极关注并解决问题。据悉贸易部长托德·麦克雷(Todd McClay)和外交与通商部官员已经在新西兰贸易政策的升级版中将上述问题纳入考虑。

基础设施建设

中国众多建设企业获得了其国内银行充足的资金支持,他们非常渴望能在新西兰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扮演重要角色。但这些中国建设企业发现,在新西兰现有的建筑商联盟控制的市场格局下,他们很难加入竞争。

新西兰快速的发展对基础设施有很大需求。弗莱彻大楼的建设已经陷入窘境,这意味着其他公司加入竞争将不可避免。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将亚太地区与欧洲大陆通过陆地和海洋两条线联结在一起,这对基础设施建设公司和物流公司来说是非常重大的机遇。

英格利希总理的表态

英格利希总理表示,对与即将到访的中国总理李克强举行会谈充满期待,与此同时他并未忘记提及贸易政策修订问题。很显然,如果新西兰希望在2030年之前将自由贸易协定覆盖的出口产品比例从53%提高到90%,那么对《新中自由贸易协定》进行修订将与跟其他国家签署新的自贸协定同样重要。

英格利希总理承认,与中国之间的确存在一些颇具挑战性的问题,“有些问题很容易解决,但有些问题希望能在李总理来访时有所突破,对此我是乐观的”。他还表示,新西兰的出口产品应该多元化,不应只是集中于乳制品一个行业上,旅游、葡萄酒、信息科技以及教育产业都是值得关注的领域。

英格利希总理还表示,现在的情况不同往常(a rather odd situation),中国主张的政策让我们听起来非常舒服,而美国的政策却正好相反。从新西兰国家利益的角度看,“新西兰应积极寻求与中国合作确保我们的产品可以出口到海外市场,这对维持新西兰经济增长非常重要”,英格利希总理说。

(观察者网马力译自3月22日《新西兰先驱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弗兰·苏利文

弗兰·苏利文

《新西兰先驱报》财经编辑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国外交
中国外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