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弗兰克·施蒂勒:被中国化工收购,我们“遇到好东家了”

2017-02-02 08:31:03

【观察者网特约译者 宋武译】

一年之前,中国化工集团公司收购了克劳斯玛菲集团。如今,这家特种机械制造商已经从中获益匪浅。这次并购没有遭受任何政治阻力,与去年中国美的集团收购德国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库卡(KUKA)集团时完全不一样。

面对外界关于被中国企业收购的各种劝阻,克劳斯玛菲集团CEO弗兰克·施蒂勒(Frank Stieler)的态度是一笑置之,库卡集团CEO蒂尔·劳伊特(Till Reuter)则表示不需要。他们都很清楚需要做什么。

施蒂勒在与新东家中国化工打交道的过程中,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美的集团前不久正式完成了对库卡集团的并购之后,劳伊特仍将担任库卡集团CEO一职。

作为世界领先的塑料注射成型机生产厂商,克劳斯玛菲一年前被中国化工收购。当时来自中国的这个收购要约就已经在德国社会引起了轰动,但是最终没有掀起什么波浪。而到了库卡面临被中国企业收购时,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施蒂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没有任何人对中国化工收购克劳斯玛菲提出异议,政界也没有”。施蒂勒之前曾任德国最大的建筑施工企业豪赫蒂夫公司(Hochtief)的总裁,2015年年中接任已经与军工业务脱钩的克劳斯玛菲集团CEO,他对未来充满希望:“我们企业现在面临着之前根本不可能获得的发展机遇。”

对他本人而言,同样重要的还有中德双方的工作关系,他说“克劳斯玛菲的董事会在工作上是非常独立的”。“董事会和中方母公司之间形成了非常信任的关系;双方的交流很顺利,公开地讨论各种议题。至今为止,中方母公司遵从了我们提出的所有建议。”这一点也得到了劳伊特的证实,他以保持库卡集团的独立性为条件,赞成中国最大的家用电器企业美的集团的收购。

去年一月中旬,中国化工集团以9.25亿欧元(包括2.5亿欧元的债务)的报价收购了加拿大Onex基金拥有的克劳斯玛菲集团100%股权,之后又以430亿美元收购了世界上最大农药企业瑞士先正达公司(Syngenta AG)。联合参加对克劳斯玛菲收购的还有两个中国的投资资金——国新国际和汉德资本(AGIC)。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位于北京的总部

这在当时是中国企业在德国最大的并购案,到了夏天美的集团对库卡集团46亿欧元的收购要约超过了它,而且引起了德国政界的强烈反响。中国化工集团对克劳斯玛菲收购还没有引起德国公众的注意。到了4月份,各项收购工作就已经圆满完成,得到了各方面的批准,甚至由于克劳斯玛菲在美国建有生产基地,也得到了美国官方的批准。中国企业在收购外国企业时需要等待的时间通常是最长的,在竞标各方中排在最后。

2016年底,在美国政府作做出小幅让步后,中国企业对库卡集团的收购终于完成,得到了所有的官方批准。而几乎与此同时进行的另一个收购案,即中国宏芯投资基金对德国半导体设备厂商Aixtron的收购情况就完全不同。

由于美国政府的阻挠,这个收购最终失败。当一家来自中国的神秘财团申请收购德国老牌照明设备制造企业欧司朗(Osram)公司,并由于阻力越来越大而撤回收购要约时,市场上的气氛已经很平静了。对库卡和克劳斯玛菲的收购案体现了中国人的一个战略逻辑。“如今,我们属于一个中国企业集团,在中国的商业文化中,这样的企业隶属关系也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施蒂勒说。

“在我们面前,突然之间就敞开了一些原先对德国或者美国企业关闭的市场机遇大门。”中国化工集团是一个石油化工和农业化工企业,但是也生产轮胎制造设备,因此2015年收购了意大利轮胎制造商倍耐力集团(Pirelli)。

这样,中国化工集团就和克劳斯玛菲集团的业务形成了互补,后者为宝马或者奔驰提供仪表盘或者挡泥板的制造设备,前者为可口可乐提供PET塑料瓶生产设备和塑料挤出机。具体而言,克劳斯玛菲在中国市场上获得了与中国最大的汽车生产商之一比亚迪的合作机会,得到了一个超过25台机械的订单。

施蒂勒说“我们去年就已经感受到了新东家带来的推助力,这主要体现在营业额的增长上,我们在中国的业务发展势头尤其良好”。克劳斯玛菲去年的销售额达到了13亿欧元,比去年增长了9%。

“2016年,我们在销售额和订货量上都创造了历史新高。”作为集团整合工作的一部分,中国化工又将下属的三家机械制造子公司划归克劳斯玛菲,使其销售额增长了约15%。施蒂勒相信,他的企业从长期来看将增长到一个新的量级。

公司今年的投资额大幅增长了20%,达到5000万欧元,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由于盈利状况良好、现金流丰富,筹得这么多的资金毫无问题。无论如何,不需要中方提供资金。中国化工以较低的利率对克劳斯玛菲高昂的金融性负债进行债务重组,为今后的发展创造了更大的施展空间。

与之前的东家相比,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区别。克劳斯玛菲最早隶属于西门子集团,2002年被出售给私募股权投资机构KKR集团,继而又被卖给美国一家投资公司Madison Capital,最后被加拿大Onex基金收购。所有这些买家只想从中获取利润。

“与典型的私募股权基金不一样的是,中国化工遵循目标长远的战略,对于很快退出投资并不感兴趣。”这一点对保持和扩大工作岗位和投资额非常有利。2016年,克劳斯玛菲总共新招了240名员工,其中在德国130人,远超预期。

施蒂勒强调说:“一家企业的成功和未来不仅仅取决于投资人,而且还取决于产品的质量、企业的竞争力以及如何利用政治和经济环境。”

中国化工也充分利用克劳斯玛菲在本行业的世界领先地位,以提高本集团在世界市场上的知名度,为产品出口打开局面。“我们的挑战在于,如何向一家原先主打国内市场的中国国有企业解释世界市场上的游戏规则,”施蒂勒说,这也是库卡集团CEO劳伊特面临的任务。

(文章原载于德国《法兰克福汇报》,观察者网特约译者宋武翻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弗兰克·施蒂勒

弗兰克·施蒂勒

克劳斯玛菲集团CEO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海外投资
海外投资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