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弗朗西斯·福山:西方民主正处于倒退状态

2017-02-14 07:22:37

(本文是华盛顿邮报记者伊沙安·塔鲁尔对弗朗西斯·福山做的一次电话采访)

在冷战结束时,备受赞赏的美国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的预言引发了全球兴趣。当时他预言了“历史的终结”。他认为,共产主义垮台之后,支持自由市场的自由民主制已经最终胜出,并将成为世界“最后的人类政府形式”。如今在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似乎正处于危机之中。此时的福山同样思考着它的未来。

福山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25年前,我不知道民主制度会如何倒退,也没有理论来谈这个问题。现在我认为,民主制度显然可能倒退。

福山的早期观点勾勒出了过去20年的国际思潮。全球化是自由主义向全球传播的工具。法治和各种制度将取代强权政治和部族分裂。欧盟等机构似乎正代表着这些理想。

但是,如果说大萧条造成的破坏,以及俄罗斯等专制国家持续增加的影响力还没有干扰这一历史,去年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两件事肯定做到了。

现在在大西洋两岸,右翼民族主义的对抗性反映正处于高潮。本周,法国极右翼领导人玛丽娜·勒庞尖锐地批评了自由主义的现状。勒庞大声说:“我们的领导人选择了全球化。他们以为这是个好东西。现实却表明,这是个可怕的东西。”

2017法国总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会是法国版的特朗普吗?

福山承认危机的存在。他说:“全球化的确在民主国家中制造了内部紧张,而民主国家却无法调和这些紧张。”加上有人对移民和多元文化主义不满,这就为“煽动性民粹主义”制造了空间,而煽动性民粹主义将特朗普推入了白宫。这让福山深感关切。

福山谈到这位新总统时说:“老实说,我在政治生涯中从来没有遇到过比特朗普更不适合当总统的人了。特朗普太敏感,而且没有安全感,他会在意所有的批评或者攻击,然后反击。”

同很多其他观察家一样,福山为特朗普治下发生的“制度的缓慢侵蚀”和民主原则的削弱感到忧虑。特朗普似乎会怀疑所有可能妨碍他的事物的合法性,无论那是司法制度,他的政治对手还是主流媒体。

但福山争辩说,问题不仅仅在于特朗普和他煽动的分裂。学者们认为,美国政治领域中“最麻烦”的事情在于共和党弄虚作假,并在美国的部分地区实际上达成了一党统治。

福山说:“如果选举系统失去公平的竞争环境,无法将一些党派撵出权力中心,那么问题就来了。共和党人已经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在这四年中他们会加快步伐。”

他说:“如果民主国家开始自生自灭并破坏它们自己的合法性,那么麻烦就大了。”

国际机构的处境似乎也不大妙。福山认为,由于同时犯下一系列错误,欧盟“正在变成散沙”。欧元区的创建“是一场灾难”,而欧盟一直未能就移民问题制定出一个共同政策,这加深了民众的不满。此外,福山说:“从来没有人努力建立起一种共同的欧洲认同感。”

不过,虽然西方正经历一个影响深远的不确定时期,福山却呼吁人们保持耐心,不要惊慌失措。

他说:“我们都不知道这会如何完结。”如果今年重要选举的结果不利于世界各地的勒庞们,那么右翼民族主义浪潮或许会衰退。福山想知道,特朗普是否会在他自己的党派内部遭遇强烈反对,尤其是如果他巴结像俄罗斯总统普京这样的独裁者的话。

去年12月奥地利大选,奥地利自由党的霍菲尔以微弱劣势败给绿党的范德贝伦,差一点成为西欧第一个极右翼总统

福山说:“奥地利大选很有趣。就好像欧洲人说:‘我们不想像粗俗的美国人那样,并选一个像唐纳德·特朗普那样的白痴当总统。’”福山指的是去年奥地利的一次总统选举,在这场选举中,一个极右翼候选人以微弱差距败北。

不必认为目前的混乱是对福山最初观点的反驳。“历史的终结”更多涉及的是思想而不是事件。因为这个原因,多年来福山最激烈的批评者不是右翼民族主义者,而是拒绝自由市场教条的左翼思想家。福山本人则一直认为,未来出现不确定性和危机是可能的。

20多年前他曾写道:“在历史终结之时,正是这样对几个世纪来的厌倦的期望将使一切重头再来。”

(转载自2月13日《参考消息》第10版)

弗朗西斯·福山

弗朗西斯·福山

日裔美国政治学家,《历史的终结》

分享到
来源:参考消息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会诊西式民主
会诊西式民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