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顾屏山:关于“美国对华政策工作组报告”的评述

2017-03-09 07:54:01

【3月8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记者会上说:“只要遵循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秉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原则,中美两国就完全可以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作为两个具有全球影响的大国,中美关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维护好、发展好中美关系,不仅符合两国人民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

而在当地时间3月7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也表示,“美中关系十分重要,美方愿与中国建立更有建设性的关系。美中双方可以扩展各领域合作,例如在经济、朝鲜核问题和其他多边问题上的合作。”

在东北亚阴云密布之际,中美均表达了建设性发展关系的愿望。然而,要发展这样的关系,有必要了解美国对华政策的摇摆空间。近期出台的《美国对华政策:对新政府的建议》综合了鹰派与温和派的观点,提供了一个观察的窗口。

【翻译/青年观察者黄郁】

在奥维尔·谢尔(Orville Schell)与谢淑丽(Susan Shirk)二人的组织下,亚洲协会(the Asia Society)和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联合发表了一份工作组报告(task force report),标题为《美国对华政策:对新政府的建议》。奥维尔·谢尔是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谢淑丽则担任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全球政策与战略学院院长。

这份报告发表于2017年2月,撰写历时两年。报告的目的是为特朗普政府制定对华外交政策提供依据。该报告在摘要的开头部分就明确指出:“正是为了保障美国的国家利益,我们才更需要努力维护与中国之间稳定的互惠关系,并确保美国能在亚太地区维持积极的存在”。

然而,在阅毕这份报告后,特朗普内阁中那些抨击中国的鹰派人士未必能认识到“维护与中国稳定互惠关系”的重要性;而另一方面,白宫内外的对华温和派却可能惊讶地发现,这份报告对中国贯彻始终的语气其实并不友善。

除了上述两位联合起草人之外,该报告工作组还有12位其他参与者。这个工作组的许多人在公开场合都表示过,他们对中国(至少对北京政权)并不抱有好感;与之相反,组内还有6名成员拒绝在这份针对中国的报告上署名——这6位未署名者,在我看来,在某种程度上是较为亲华(empathetic)的人士。

这份报告指出了特朗普政府需要立即着手处理的6大主要问题,其余问题可日后再议。我曾发表文章建议特朗普总统:当前美国别无选择,只能与中国合作该报告涉及的6大议题与我的观点一致。下面,我针对这6项议题逐一进行评述。

2017年2月,历时两年撰写完成的、名为《美国对华政策:对新政府的建议》的报告正式出炉(资料图)

一、与中国合作以遏止朝鲜的核试验和导弹项目

美国国防部前部长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在他的回忆录里写道,在克林顿政府的任期临近结束之际,美国差点与朝鲜达成一份协议,该协议中重要的条款就包括平壤方面须同意立即终止核试验。

而后,继任的布什政府却将与朝鲜方面的谈判搁置了整整两年,而在谈判重启之后,白宫方面又新增了对平壤方面的数项要求。在这两年里,平壤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来完善并测试核武器,并成功跻身于有核国家俱乐部。一旦朝鲜真正拥有了核武器,美国和朝鲜之间的协商就变得更加艰难。

为了从中斡旋,北京方面组织了包括中国、日本、俄罗斯、韩国在内的六方会谈,试图帮助打破美国与朝鲜间的谈判僵局,促进协议的达成。六方会谈并未达到期待的效果,而华盛顿方面却就此有了谴责中国在核问题上纵容朝鲜的依据。

事实上,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就提到过,只要中国仍然坐在美韩两国的谈判桌对面,中国与美韩两国的利益就无法达成一致,中国就不会轻易制裁朝鲜。中国需要朝鲜作为中美间的缓冲区域,不会轻易向朝鲜施加过度的压力。毕竟,任何将平壤政权置于危险之中的举措,都有悖于中国的国家利益。

最近,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她被弹劾之前)已经同意美国在韩国境内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萨德系统能有效拦截长射程、高弹道的导弹,因而在韩国安装该系统可以成功阻截射往美国西雅图或洛杉矶的导弹,却很难拦截射向首尔的短射程、低弹道导弹。朴槿惠这一糊涂的决定使得中韩关系冷却至冰点。自然地,这项决策也打消了北京与美韩联盟合作的意图。

二、重申美国对亚洲的承诺

该报告提及的“对亚洲的承诺”指的是让美国继续扮演世界霸主(world’s hegemon)的角色。总有一天,特朗普政府会意识到,这次“重申”(奥巴马提出的“美国例外论”的另一种说辞)所带来的利益甚至无法抵消美国为此付出的代价。

三、采取有效政策以巩固美中之间的贸易与投资互惠关系

“美国经济从美中两国间的贸易与投资活动中受益良多,但中国方面日益增长的保护主义和美国方面工作机会的减少(部分归因于美国的对华贸易)正在削弱美国公众对美中双边多领域合作关系的支持度”。在双边关系建立的初期,为了吸引美国公司赴华投资,中国为美国企业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政策优惠和税收减免。而现在,中国经济体量已经与美国相当,中国正在逐步收回当初对美国企业的优惠政策。我猜测,很多美国公司感到美中双边经贸关系缺乏互惠性,部分原因在于这些公司在失去外商优惠的情况下与中国本土企业竞争时有着明显的无力感。

美国企业的失落情绪也可能部分地源于对“逝去的好日子”的怀念,但我们要记住,总还是有协商的余地。美国商会和美国国家商务委员会完全有能力为美国在华企业争取更多的利益。我们都清楚,在中国,几乎一切都是可以通过协商解决的。

我发表在《亚洲时报》上的一篇文章曾指出,美国工作岗位的流失与美中贸易并没有直接关联。比起谴责中国政府,特朗普政府更应当转换思路,应该想一想如何为美国新兴的高科技产业(如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提供高质量劳动力。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同样也在为其落户美国的工厂招聘具备熟练技能的工人。这才是美国真正失去的就业岗位,才是新就业岗位应该涌现的地方。

美国百人会前副会长、本文作者顾屏山(后排右数第二位)

四、推动各国依据规则来管理和解决亚太地区海洋争端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恰好是中国南海和东海紧张局势的首要肇因。为平息中方的不满,特朗普政府应撤回长期监视中国海岸的美国军舰和战机。马来西亚,菲律宾和越南也都已表态,他们自己有能力解决与中国之间的争端,无需美国插手。

至于东海问题,白宫方面需要承认,正是1971年华盛顿有意将钓鱼岛的行政控制权移交给日本的行为,埋下了东海问题这颗定时炸弹。因为在当时,日本还不曾拥有任何管理这座东海岛屿的历史依据。在当时,如果说有任何归属权争端的话,也只会存在于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之间。

五、对有损于美国公司、组织或个人之利益以及双边多领域合作关系的中国国内政策(Chinese Civil Society Policies)作出回应

比尔·盖茨曾说过,美国企业要想在其他国家取得成功,就必须遵守当地的规章制度。那些认为美国享有优越地位,其他国家都该采用美国规则的想法,毫无疑问是傲慢而不切实际的。

我相信,两国之间不受限制的经济交往将极大地造福两国人民——当然,这种经济交往背后不该有隐藏的恶意或是其他别有用心的企图。双方的经济往来理应促进相互间的理解与信任,并推动双边文化交流。

这份报告还声称,以当前形势观之,“中国能够通过不受限制的政治宣传向美国公众舆论施加不对称的影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特朗普政府应该继续鼓励中国对美国施加这样的影响。毕竟,当前美国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几乎全部是负面的……在两国舆论战这个问题上,特朗普大可不必担忧。

六、维持并深化美中在全球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

这是一个极好的倡议。当前世界各国普遍认为,中国已经取得了气候变化全球治理的领导权。美国若想夺回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领导权,特朗普政府的部分官员还需补习些基本的科学知识。他们得接受以下事实:世界并非只有6000年历史,达尔文的进化论也不是什么马列主义的政治宣传。除此之外,他们还得考虑好,自己到底想给后代留下什么样的遗产。

(青年观察者黄郁译自《中美聚焦》网站,观察者网马力校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顾屏山

顾屏山

美国百人会前副会长、新美国传媒网前主任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