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龚刚:国有企业的作用在于弥补市场的缺陷

2018-10-25 09:09:54

当前国有企业改革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上。首先,由于国有企业的存在,美国拒绝承认中国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中美贸易摩擦中,美国的指责大量是针对中国的国有企业。其次,国有企业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效益低下,不适合市场经济:如果某个国有企业发展良好,利润超群,那它一定被认为是受到了政府的保护和特殊照顾。第三,许多民营企业目前也确实遇到了诸如贷款难等问题,而国内的个别学者又令人吃惊的抛出了“私营经济撤离”等奇谈怪论,使得人们开始担心所谓的“国进民退”。

对于国有企业的改革,首先必须明确市场经济条件下国有企业到底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厘清国有企业改革的思路和方向。然而,在对此问题进行讨论之前,我们仍需要回答如下两个问题:1)国有企业的存在是否就意味着中国就不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吗?2)市场经济有缺陷吗?

中国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吗?

一个国家的经济体制基本上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去进行甄别:一是它的经济运行机制,或者说是经济资源的分配和调节机制;二是企业制度。就经济运行机制而言,主要有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之分;就企业制度而言,有所谓的不同所有制形式,即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分。

由此可见,所有制形式与经济的运行机制是构成经济体制两个不同的层面。因此,即使参与市场的企业包括不同形式的所有制(如国有企业等),从学理上讲,经济体仍然可以是市场经济,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是市场经济。邓小平同志1979年时就多次反复强调:“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也能搞市场经济。”

就新中国经济发展的历史来看,经过前三十年的艰苦奋斗,中国通过计划经济和城乡分治,走出了贫困陷阱——尽管其中经历了许多曲折,走过了许多弯路。1978年,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中国进行了史无前例的经济体制改革。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不仅放弃了之前的计划经济,同时也伴随对民(私)营经济和外资企业的开放,使它们成长为中国经济中最为主要的成份之一。

必须说明的是,中国对计划经济的放弃不能说不彻底:中国撤销了之前专门制定计划的政府部门——国家计划委员会;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其基本的经济活动,如生产什么、生产多少、为谁生产等都是由企业根据市场的状况自行决定。中国企业的这些基本的经济活动也使得中国经济变量的波动与一般市场经济国家(如美国等)完全相符。例如,中国也存在着商业周期;在商业周期中,经济增长率和通货膨胀率之间也存在着类似菲利普斯曲线的关系等。

对于这样一个几乎找不到任何计划经济的痕迹,并且市场经济特征又如此明显的经济体,怎么能说是非市场经济呢?

市场经济有缺陷吗?

由于传统上国有企业与计划经济相结合,私有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因此,人们会很容易产生某种错觉,认为市场经济不需要国有企业的参与。然而,这样一种认识实际上是建立在“完美市场经济”的假设基础上:如果市场经济确实是完美的,那么,市场经济将不需要国有企业,甚至不需要政府。

与计划经济相比,市场经济无疑更具有魅力。然而,市场经济的魅力到底何在?相信绝大多数的经济学人会异口同声:作为经济资源的调剂机制,市场经济能更有效地调剂着资源的分配!

然而,我想说:错了,全错了!与计划经济相比,市场经济的魅力并不在于它能更有效地调剂着资源的分配,而在于其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更为高效的激励:市场为我们提供了机会,调动了我们参与经济活动的积极性;市场让我们更加勤奋,让我们更加富有创造力;市场使个人更具活力,而不是沦为工具;市场也使企业更勇于创新,而不是完成计划的单位;它使技术更容易进步,生产力更容易提高。中国过去三十多年所取得的成就离不开市场,离不开市场给与我们的激励。

需要说明的是,经济学对于这样一种激励机制却很少进行研究:也许是出于一种不言自明的默认,从而无需进行讨论;但更有可能是无法用漂亮的数学模型对其进行描述。因此,经济学家们在对市场经济的研究上就不得不集中在:市场作为一种资源分配的调节机制是否有效上。出于对市场经济的赞美和崇拜,经济学家们由此而创造出了“完全竞争市场”和“帕累托最优”等描述市场经济在资源分配上的最优之理论。

再次强调,如果市场经济确实如亚当∙斯密所设想的那样,如瓦尔拉斯、阿罗和德布罗等在其高深和复杂的数学模型中所证明的那样,如经济学教科书所精心描述的那样,那么国有企业确实无需存在,政府的干预更是多余。

然而,市场经济绝非是完全竞争型的,垄断和垄断竞争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一般的市场类型。正因为如此,市场作为一种资源的调剂机制往往是失灵的,由此会带来无休无止的波动、萧条、危机和高通膨等,最后,不得不由政府出面干预,收拾残局。市场经济的失灵同时也体现在大量的经济活动所体现出的外部性和在一些新开拓的未知领域所存在的巨大风险。

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的作用

当我们认识到市场经济本身是有缺陷时,国有企业在市场经济的作用就会自然而生。除一般所讨论的弥补外部性之外,市场经济条件下国有企业至少还发挥着如下两大作用。

第一,国有企业是宏观稳定的基石。必须说明的是,民营经济在参与经济活动时,通常是顺周期的,即当经济出现萧条时,会主动退出市场;而当经济好转时,又会潮涌而上。民营经济的这种顺周期行为通常会加剧经济的不稳定。因此,要使经济得以恢复稳定,通常需要其它企业通过逆周期的经济行为来稳定经济。由于逆周期的经济行为通常意味着风险或失去盈利的机会,财务上得不偿失,因此,唯有国有企业才能担当政府稳定经济的责任。

第二,国有企业担负着执行国家战略的重任。中国目前所推行的国家战略,如对外“一带一路”,对内重大项目的攻关和创新等,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民营企业既无能力也不可能愿意承担风险。这些国家战略的推动只能由国有企业承担。习近平主席在2016年11月召开的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强调:“要使国有企业成为党和国家最可信赖的依靠力量,成为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决策部署的重要力量,成为贯彻新发展理念、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力量,成为实施‘走出去’战略、‘一带一路’建设等重大战略的重要力量,成为壮大综合国力、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力量,成为我们党赢得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胜利的重要力量。”习近平的“六个力量”很好地阐释了新常态下国有企业的作用。

总之,国有企业的作用就在于弥补市场的缺陷,在那些存在着巨大风险、民营企业不可为的情况下,勇于承担责任,挑战困难,完成国家所给予的使命。美国对中国国有企业的指责本身就意味着美国对中国国有企业的焦虑:在与美国的竞争当中,中国的国有企业必将起到关键性的加分作用。而当国有企业的作用主要集中在弥补市场缺陷时,国有企业才能真正做到与民营企业共存、不与民营企业争利和成为民营企业强大的后盾。

最后,必须说明的是,当前国有企业的行为并没有完全体现出弥补市场的失灵。也正因为如此,国有企业还存在着大量的与民(营企业)争利的行为。要使国有企业发挥好上述作用,国有企业必须做到如下三点:1)坚持党的领导。唯有如此,才能坚决执行国家交给的任务;2)在对国有企业的考核中,必须坚持以国家利益为重,不以利润挂帅。唯有如此,国有企业才愿意去承担风险,才不会去与民争利;3)必须做强做大。唯有如此,国有企业才能抵抗风险。

龚刚

龚刚

云南财经大学金融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分享到
来源:微信号:经济学的第三种声音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国企备忘录
国企备忘录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指责中国国企,因为他们真懂国企的作用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