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我问你答:十串腰子一瓶啤酒,讲讲你的深夜食堂故事吧

2017-06-17 08:12:23

最近看了中国版的《深夜食堂》,是不是有点憋屈?请问,谁会在大半夜跑到馆子里要碗泡面吃?又有哪个中国人会在失魂落魄时心心念念一碗鱼松饭?

我们的深夜食堂明明是这样的好不好:

“老板,来十串腰子,一瓶啤酒!”

“老板,烤筋多加辣!”

滋滋冒烟的烤串,冰到哆嗦的啤酒,塑料桌椅摆成一片。老板穿着大裤衩人字拖,一条脏脏的毛巾不停地擦汗——

悲欢离合,人生百态,这是最舌尖上的中国,每一个深夜,每一个小摊,都有很多人生故事在发生:

@—————NICOLE—————

一个常去的大排挡,很便宜的大排挡,有天隔壁桌坐下一对衣着朴素整洁的父子,只要了一个肉片菜汤,两碗米饭,一声不响地吃着,老父亲只用汤兑米饭,把肉都给了年轻的儿子,儿子又把肉夹回给他,老父亲不时抬头看看周围的人,眼神黯淡。最后埋单25块,儿子掏了好久才凑够。儿子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我在这很好,我送你去火车站吧。”

@有个小星球哎

北京西城区有个桔子酒店,酒店巷子口有个沙县小吃。出差时候半夜会去点一碗小馄饨。一个深夜碰到一对情侣,女孩子哭到眼线都晕开,对着两人面前仅有的一碗炒面放声大哭,我只听清了一句:“我陪你走不下去了,这碗炒面是我最后的钱。”男生全程无言,但是等女孩子跑出门后,我看见男生手捂住了眼睛。

@手机用户5722563

我曾在一家被称为厦门深夜食堂的店打工,和经常来的客人都很熟。有天晚上曹伯伯喝多了,徘徊于厕所和吧台,犹豫要不要给一个想念很久的人打电话,最终没打。几个月后传来曹伯伯胃癌去世的消息,我时常想起那天晚上,希望那个人知道有这么一个晚上,他那样想念你。


借用文青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不曾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那么,来讲讲你的深夜食堂故事吧。

战呼局上海站情饱处心闻科简报股付股长解读
十年前在淮海路附近的小巷子,深夜进过一家小吃店,老板是微胖、翘脚、平头、白发、年逾古稀,老上海话……我边吃宵夜边有种想问他是否认识杜月笙的冲动!店里坐着泡K房的50岁大叔、下夜班的小妹、结束麻将的小老板、插头司机……吃完已是近两点。然后不知不觉的竟然来到了静安区彭浦新村,一模一样苏轼盒子房林立的地方。那一夜我似乎跨越了旧上海和工人大家做主的新时代两个年代!
老赵观天解读
和女友(现夫人)复习考研,晚上十一点必饿得眼儿蓝。固定去个小店吃煮方便面卧鸡蛋。一次遇到一个大妈带一对小夫妻来,要了盘肉炒面,大妈不吃给小两口吃。男的个子小小,小平头带个大眼镜。妻子大着肚子,特安静,实话说特别好看,白净。俩人你一口我一口分着吃。快吃完了,大妈说‘’再来一盘,看他俩还挺爱吃,以前没吃过‘’。大妈和小伙儿谈的是项目,主要聊了资金和执行的关系。这都十多年了,希望他创业成功了。
w22w22w22w22解读
一般不深夜出去,所以可说的不多,仅有的几条见闻:
1.坐标北理良乡校区,考试前上自习上到11点多,到食堂撸串结果没有了,只能吃包子。看着几对情侣在一起散发出恋爱的酸臭味,只有我自己还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高大起来了。于是吃晚饭后,又受到激励多学了一会,并做梦今年可以干掉二班班长把果酱抱回家~
2.坐标美国东南某“克莱登”大学,考试前复习到半夜12点多,图书馆关门被赶了出来,在赛克斯楼热了自己带来的牛肉青豆饭,坐在长椅上一边看月亮一边吃饭一边想家,外国乡下的月亮又圆又大,可我还是喜欢家乡那朦朦胧胧总有破塑料袋突然飞过来的夜空,外国虽然空气“香甜”,但是雾霾尾气加烤串味道对我来说才营养丰富。吃晚饭一个人回租住的地方,突然想起那句“何夜无月,何处无松柏“来,顿时觉得夜空、人行道、红绿灯以及边走边吐的醉鬼都变得有层次了。那一年,我依然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3.坐标北京正西某楼,开完动员会又加了会班,在领导打着呵欠走了之后迅速拿出中午买的包子热了热就开始啃,窗外长安街延长线的灯光依然璀璨,所处的办公楼的灯随着一个个疲惫身影的离开慢慢暗淡。远处,西山的轮廓起伏如同巨龙横亘,天上少有的明亮月亮把整个天空都照的黑里透亮。家里的胖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饭菜在冰箱里拿微波炉30秒30秒的热云云。回家地铁上,看着到处是腻在一起娇声怯气的男女,想想自己貌似从未有类似经历,总觉得自己貌似遇到了假的情感?回到家里,胖妹正半躺在沙发上追剧发语音,饭菜在桌上,还带着蒸锅的水汽。“那么晚?”“是呀”“先吃饭”“嗯”。果然两条单身狗即使聚在了一起,掀起的味道依然是淡淡清香。
santawang解读
本科宿舍吃散伙饭已过去十多年。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串串,也再也没吃过那么难吃的串串。
duan duan解读
80年代后期,在北京念书。那时北京基本没有夜生活,特别是冬天,老百姓基本上天一擦黑就上炕,想找个吃夜宵的地方很难很难。只有一些来自安徽安庆农民,在那些寒冷的深夜里,架起了一个个小混沌摊,温暖那些饥寒的游子。那时刚改开不久,住店还要介绍信,吃饭还要粮票,经常有管理人员没收他们的摊子,也经常有痞子流氓欺负他们。但这些安庆乡下的农民就这样在京城坚持下来,用辛苦挣钱。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

中国关怀,全球视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