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专访宽资本董事长关新:中国2000亿美元海外投资不可持续

2017-04-08 08:15:43

中国海外投资在2016年增长迅速,创下了年2000亿美元的历史记录。

不过年初就有报道称,中国近760亿美元海外交易被迫流产,同样创下了历史记录。背后既有欧美国家海外保护主义抬头阻挠的原因,也有中国重拳出击对海外投资项目加大了审核的原因。面对美国以及欧洲众多黑天鹅事件,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路在2017充满不确定性。

中企收购德国企业爱思强,被美国和德国叫停。图为爱思强德国总部

在此背景下,近日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在上海举办的“跨境资本与全球化”午餐会上,宽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关新,做出了中国2000亿美元海外投资不可持续的判断。他认为,中国企业在海外买买买,从买资源,买资产到买技术,突飞猛进,到了认真研究总结的时候了。

关新是中国最早的一批风险投资家,在此领域有超过30年的经验。会后,观察者网采访了关新,他进一步解释说,中国制造从过去的山寨阶段走向对外收购与兼并阶段,而现在,山寨的速度已跟不上科技转型换代的速度,所以我们应该告别山寨, 拥抱对外投资合作与“联合创新”时代。

他说,中国经济增长拥有“五大优势”,即拥有市场、人才、资本、制造及政策,所以,投资“联合创新”的重点是,投资知识产权及在中国的联合产业化,这才是中国“走出去”, “带回来”的创新方法。

中国对外投资增长太快 不可持续

观察者网:2016年中国对外投资超过2000亿美元,不过你认为不可持续?为什么?

关新:路透社估计中国2016年对外投资超过2000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了一倍,这还不算居民通过各种途径的“走出去”, 我个人认为这样的增速是不可持续的。

对外投资快速增长是我国成为经济大国后的必然趋势。我国从2000年之后先是投资能源/资源,2010年后开收购经营性资产,再到2104-2016年之后对金融,先进制造的收购与兼并,我们走出去的速度非常之快,很值得我们认真的研究与总结。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资本总是速度最快的逐利“动物”,嗅觉到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资产价值与经营成本相对较高,加之人民币贬值等都是资本“走出去”的原因。

另外我国资本充足,全球最高的股市估值,都是造成2016年对外投资“大幅增长”的因素。

观察者网:安邦是热门对外投资企业,吴小晖在博鳌论坛上说他们的投资都赚钱了, 您认为这是主要增长因素?

关新:对中国金融行业,尤其像保险公司来讲,对外投资是非常有必要的。“资产荒”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名词,证明在大家对国内投资回报开始担心了。

保险公司如果在国外找可预测并有永久拥有权投资机会,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这是无可厚非的,这种投资是非常必要的。但从另一方面看,2015-2016年我国整体的对外投资多少还是有些有些盲目,出现了一窝蜂的现象。

1989年,我在美国主编了《如何投资美国指南》一书,主要对象是日本公司。当时日本的股市及地产估值全球最高。日本人号称把东京的地产卖了可以买下整个美国。他们争相购买美国地标性资产,完全不顾价值投资,因为在贵的资产都比日本的便宜。当日本股市大调整后,不到几年,日本对美投资以折损50%收盘。

目前中国股市估值全球第一,非常类似当的年日本,所以去年民营企业对外投资同比增长143%,增幅最高,这里既有喜,也有忧。

碰到中国人竞购 就出天价

观察者网:中国企业出海,买酒店买房产还占很大的比例,大家也有很多担忧,海外也把我们拿来跟日本当年比。那么,我们怎么才能避免重蹈日本当年的覆辙?

关新:如果我们要吸取日本企业当年投资美国失败的教训,最主要的是要看准长期资产的价值与经济周期的关系,不要盲目。投资欧美地产与酒店当然有长期拥有权的优势,但在哪里持有资产,将来再卖给谁,税收的问题也是重要的考虑因素。

2016年你在美国经常可以听到“中国价格”的一词,就是指当收购方如果是中国人时,他们会出“天价”来进行收购标,所以最好把手中的资产卖给中国投资人。这就是一些国外公司及富人都把自己多年拥有的资产出卖,应为他们知道这可能是此生的一次绝佳机会。

同时我们也要意识到全球富人在2008年后,对传统资产的拥有观念有了颠覆性的转变。欧美一些富豪担心传统资产的价值与作用不会被下一代(凡事都要创新的一代)继续青睐,也开始出售家族的资产,主要对象是俄国人与中国人。

观察者网:您提到中企出去收购的价格太高了?我也听到类似的案例,比如说美的高溢价收购库卡,PE高达48倍。而其他国际机器人巨头ABB、发那科、安川电机的PE均在20倍以下。

关新:与收购资产不同, 我并不认为美的收购库卡要用价格来衡量成败。如果收购一个企业或核心技术体系比自己从头开始建立划算, 价格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近些年来美国大型公司加大对科技企业的投资与收购,成为制造“独角兽”的主力军, 原因是当前科技发展日新月异, 内部创新已远不能保持企业的竞争力, 所以跨境、跨界、跨学科投资频频出现。

例如脸谱收购Oculus, Intel收购Mobile Eye,腾讯最近投资Tesla, 都是因为发展的需要。 设想联想没有买下IBM 电脑, 高铁不向国际招标, 很难想象为了省钱而无法脱胎换骨的代价。

投资人才、资产、技术才是“走出去”的目的

观察者网: 2016年底国家加强了对外汇管理及对外投资的监管,您觉得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最应该买什么?

关新:中国对外的收购兼并与投资大多围绕着买资产、买营收和买技术。 2016年民营企业对外投资30% 是收购有技术实力企业的。 但无论买什么,海外的收购与母公司的协同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这个方面我们非常需要全球化的人才。

即使是发达国家的跨国企业, 对外投资,收购及合并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所以钱多并不应该成为我们“走出去”的原因, 投资与拥有稀缺人才,资产及技术乃是我们走出去的目的。

用另外一句话, 我们“走出去”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不但要带着智慧、资源与本领回来, 也要带着钱回来。

我本人认为中国跨境投资与收购是非常必要的, 但这并不等于我们一定要出最高的价甚至花掉幸苦换来的积蓄与外汇储备。 相反,我们对外投资更要集中精力在提高全球化能力, 提高在他国赢利能力, 提高母公司管理效率, 同时提高为他国做贡献的能力上。

从这点出发, 我们更应该投资及拥有全球化人才、全球领先技术及可商业化知识产权上。我们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要明确我们自己的内部需求和外部资源的配置。

我们为什么要走出去,是收购资源?收购资产?收购技术呢?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也不只是为了做做表面工作,而是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事情。我们今天的资本公司或者金融公司到国外收购固定资产、资源,因为它代表了拥有权与固定回报或者长期收入稳定的一个结果。

全世界的流动资金,都是在追高之后想更便宜,或者当经济不好的时候到比较安全的地方流动。钱都会向稳定的市场流动,当全球经济趋好的时候,投资者比较乐观,大家才会来到新兴的市场或者说比较便宜的地方。中国目前任何方面的资产都不是很便宜,所以企业也会想要走出去投资。

中国创新具有五大优势

观察者网: 注意到您提出的中国与全球联合创新思路,并且得到科技部的重视,能具体阐述一下吗? 这对中国企业“走出去”有帮助吗?

关新:2008年金融风暴后,其实全球的经济没有真正的复苏。每个国家都将创新科技作为经济发展的主要手段。 就连沙特这样以石油产业为主的国家, 最近都提出自己的“2030计划”, 希望将其建成先进科技进入伊斯兰国家的“新丝绸之路”。

科技的指数型发展不光在挑战中国的传统行业,也在颠覆全球传统经济的格局。 美国最近有个机构预测, 全球40%的世界500强将在10年内被淘汰。

美国的经济看上去很好,但2017年很可能再次出现拐点。主要原因是商业地产及一些实体经济不景气造成的金融市场的动荡, 届时是否会引起资产价格的波动, 我们对外投资要研究,并且提前布局。

我们认为未来经济的主要增长来自于对传统经济的改变与创新, 在这个领域中国将会引领世界。中国现在是创新大国, 但不是强国, 但我们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成为世界第一。那就是中国的市场、人才、资本、制造及政策(我们称“五大优势”)。  

我们提出“中国与世界联合创新”就是利用这五大优势, 将全球先进智慧与科技与中国企业产业化、商业化及全球化的过程。全球的先机科技都需要市场, 中国不光是最大市场而且是最快速的应用市场, 其他国家无法相比。

例如数字金融及移动支付应用方面,中国可能已领先美国5到10 年。我国居民通过手机支付的金额是美国居民的50倍。 所以我国企业“走出去”最好的目的是将全球的先机思路及科技吸引到中国来应用、二次开发、共享及共赢, 这就是“联合创新”的目的。

中国从过去的山寨阶段走向对外收购与兼并段, 我们认为联合创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了。 山寨的速度已跟不上科技转型换代的速度,所以我们应该告别山寨, 拥抱对外投资合作与“联合创新”时代。 如图:

先进的技术国(竖轴),如以色列, 虽有科技,但没有市场。中国市场(横轴)有需要大量的科技。但全球的大部分科技投资与金融服务是为本地化的,只为本地公司服务, 这就是科技应用最大的痛点。

我们提出的全球联合创新, 就是要解决先进科技在中国快速产业化的需求, 这里包括科技跟踪服务、跨境投行服务及投资。

告别山寨,到了吸引外脑与中国公司“联合创新”的时候了

观察者网: 能否分享一下投资“联合创新”与跨境科技并购有什么区别?

关新:投资“联合创新”与跨境科技并购的主要不同是我们认为最先进的科技是人发明的,而且要不断的升级与发展,而人才与创新动力是很难被“并购”的, 何况这些人才又在国外。

科技并购比资产并购难管理,应为人是难管的, 创新人才更不能“管”。 美国奇点大学校长在他的“指数型组织”一书中指出, 未来的企业的组织形式是非常值得创新也是企业生存的重要环节, 因为吸引和留住人才才是科技创新的重点。

“联合创新”首先要鼓励与吸引先进科技发明与拥有者,与中国公司联合开发新产品(优势互补),通过我国在速度、规模及本地化方面的优势提高创新的竞争力与成功率。 这种方法已被世界上很多企业接受, 当然我们也要尊重、保护及共享知识产权。

所以投资“联合创新”的重点是投资知识产权及在中国的联合产业化,我们认为这是我国“走出去”, “带回来”的创新方法。

我们的实践证明, “联合创新”比山寨他人更省时、省钱、长久。 在科技快速更新换代的当下,“联合创新”符合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思路,是智造共享共赢的好方法,值得我们加以研究、应用及发展。

20年之后, 也许全球都会“山寨”我们的创新、科技及速度, 那时是我们带着绿色科技、数字科技、健康科技及人机合作的智慧“走出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关新

关新

宽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海外投资
海外投资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