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冈特·舒赫:作为德国人,我如何看待移民问题?

2017-12-18 07:57:39

在中国,我曾多次被问到对移民或难民涌入德国有何看法,也有中国朋友询问目前这一状况是否是德国政府有意为之。

经济移民和政治难民是完全出于自己的意愿来才来到西欧国家的,这背后的原因并不难理解。在新的环境里,他们中有些人为生计担忧,但也有很多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虽然移民潮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但德国政治人物们对这一问题所做的准备并不充分。事实上,很多德国非政府机构和相关人士多年来一直在提出预警,他们认为来自北非和中东的贫困人口早晚会涌入欧洲。多年来,无论联合执政时期,还是在野时期,德国自由民主党(FDP)都曾多次提出应该就移民问题制定专项法律。

加拿大等移民国家已经制定了此类法律,移民法规定了移民配额、移民来源以及移民应符合怎样的申请条件。当然,移民法与政治避难法是两回事,人们不应将两者混淆。对于那些因宗教信仰、种族身份、政治主张在本国受到迫害甚至生命受到威胁的人来说,他们进入欧洲不应受到移民法的限制。

然而,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CDU,也就是默克尔总理所在的党派——原注)和德国基督教社会联盟(CSU)就制定移民法一事表达了反对态度。他们认为制定专门的移民法律将给人一种“德国是移民国家”的印象,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德国的确曾接纳过来自前苏联国家的德裔居民,但此类人士大多已经移居德国,仍生活在国外的很少——原注)。

不过,当移民到达德国边境时,政客们却毫无对策,他们并不想动用暴力来阻止移民的涌入。德国历史上曾是一个分裂的国家,东德人曾为了进入西德而遭到边防警察的枪击,现在没人希望再看到这一幕重演。而且,不要忘了,默克尔总理本人就出身于东德地区。

柏林墙老照片

在我个人看来,允许移民进入德国并非政府为了体现人道主义关怀而有意为之。目前的局面是大势所趋的必然结果。我们的默克尔总理非常高明。一方面,她的支持者认为接纳移民是她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有利因素;另一方面,她的反对者也认为,从长期来看这对维持德国经济繁荣十分重要。不过,我认为这两点都很难成立。

那些难民都希望前往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主要是德国,其次是瑞典。下图展示了截至2015年7月叙利亚人向欧洲国家提出的政治避难申请的情况。

一些难民到达德国后用手机自拍了与默克尔总理的合影,照片很快就传遍了全世界。也许他们这样做并无恶意,但对这样做的影响却估计不足。他们并不知道,其实很多难民手中都有智能手机,即使是价格便宜、质量低劣的智能手机。就这样,移民大量涌入德国。他们的平均受教育程度大多不高,当然其中不排除也有医生这样的高技能人士。

默克尔和难民合照(图/The Red Elephants)

德国不可能用国家福利白白养活他们,在我看来,政府在这方面已经做得很过分了:这会剥夺他们做人的尊严。如果难民无法获得合法的工作许可,他们慢慢地就会产生某些不良想法。融入德国社会,首先便是自食其力,要找一份工作让自己吃饱,这甚至比学习德语还重要。当然,精通德语将是他们找到一份好工作的优势。据媒体报道,2016年,仅有3.4万难民在德国找到了工作。

据报道,涌入的难民将为德国社会创造5万至6万个工作岗位。另外,教师和社工等岗位也将因此有所增加。

在我看来,如果一个人愿意放弃习以为常的生活,赌上自己的未来,跳上一条很可能倾覆在茫茫大海上的小船,到达一个可能不太欢迎自己的国家,原因只能有两个:绝望和勇气。到达北美大陆并将美利坚合众国打造成超级大国的不正是这样一群人吗?他们大多身无分文,但他们有勇气、有盼望,很多德国人希望能给他们一个机会,对此我也是支持的。

在德国,最低工资是8.84欧元(约合66元人民币)/小时。如果那些难民能够获得合法工作许可,他们也将获得这样的收入。或者换一个说法,即便劳动供给增加,现有最低工资水平也不会降低。不过,廉价劳动力供给的增加也将为德国保持较低的失业率带来压力。

从另一方面来说,德国产业界和养老保障体系已经受到德国人口结构变化的很大影响。中国过去曾施行独生子女政策,而德国现在的出生率甚至比那时的中国还要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德国的出生率为1.2,现在仅提高到1.5,与日本处于同一水平,而结束独生子女政策时中国的出生率为1.57——原注),德国的确非常需要移民。

不过,在德国,没人讨论移民为社会带来的积极影响。关于移民问题,观点的交锋是存在的。辩论的一方认为,不应考虑经济因素,即便出于社会责任感,德国也应该接纳移民;而另一方则认为,那些移民(尤其贫穷的移民)对德国社会来说将是个大麻烦。

很多德国人从宗教角度讨论移民问题:德国人信奉基督教而大多数移民信奉伊斯兰教。不过,他们只是利用宗教信仰这个话题将经济方面的担忧隐藏起来。因为据我所知,很多德国人平时在宗教信仰或民族文化方面并没有花多少心思,直到移民到来,他们才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基督徒身份。

当下的现实情况是,德国选民中出现了极右翼分子,他们的势力在不断增长。而且自二战结束以来,德国首次有极右翼政党进入了议会。这一政治势力的基本盘分布在外国游客和移民都极少涉足的地区。在原东德地区,那里的民众对“穆斯林入侵”极为恐慌。这种恐惧感并无事实根据,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因为德国有8200万人口,将120万移民融入德国社会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下面,我为自己的观点做一下总结。德国其实并不欢迎难民的到来,故意吸引他们来到德国更是无从谈起。而当他们来了之后,德国社会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一局面。部分德国人在难民面前展现了慷慨、善良的一面,而另一些德国人则充满强烈的排外情绪。

从现实角度来说,我们只能向前看,尽量使问题获得完满解决。我并不担心难民会对德国社会有什么破坏性影响,我最担心的其实是德国社会执着于维持现状的惰性,是德国人不愿为问题解决做出努力的惰性。

德国政坛新的政党光谱意味着组建联合政府已十分困难,过去几个月的情况已说明了这一点。与德国总人口相比人数很少的难民已经撕裂了这个社会,这是德国自己的问题,难民是没有责任的。

(本文为作者赐稿,原文为英文,观察者网马力翻译)

冈特·舒赫(Gunter Schoech)先生其他回答详见https://www.zhihu.com/people/gunter-schoech/activities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冈特·舒赫

冈特·舒赫

战略管理咨询公司Debrouillage创始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德意志
德意志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